诗篇第7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七1】「(大卫指着便雅悯人古实说的话,向耶和华唱的流离歌。)耶和华——我的神啊,我投靠祢!求祢救我脱离一切追赶我的人,将我救拔出来!」

大卫的一生,是被人「追赶」的一生,作王之前被扫罗追赶(撒上十九12),作王之后又被他儿子押沙龙追赶(撒下十五14)。从外面看,是人在「追赶」他,从里面看,是神在「追赶」他。神使大卫的一生都成为被追赶的人,在追赶中显露出许多缺欠,在追赶中不住地在神的光中悔改,在追赶中不住地经历神是他的一切。大卫在神的追赶中成熟起来,不断学习信靠神、对付肉体,成为一个合神心意的人,被「追赶」到宝座上,被「追赶」到主里面。本篇背景不详,「便雅悯人古实」(1节)可能是扫罗王周围诬告大卫的臣仆之一(撒上二十二7)。「流离歌」可能指诗的格式奔放而兴奋(哈三1)。本篇是第一首咒诅诗(包括第七、三十五、五十二、五十八、五十九、六十九、七十九、一百零九、一百三十七篇),主题都是求神伸冤、按公义施行审判。

【诗七2】「恐怕他们像狮子撕裂我,甚至撕碎,无人搭救。」

上图:以色列米吉多(Megiddo)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米吉多印(Megiddo Seal)。印上刻有吼叫的狮子,上方写着「示马」(申六4-9),下方写着「耶罗波安的仆人」,主人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一个高级官员。现代中东已经没有狮子,绝大多数狮子生活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草原。圣经中常常提到狮子,亚述人的浮雕中有大量猎狮的场景,表明古代以色列和美索不达米亚的气候与现在不同,存在大片的草原和大量狮子。

上图:以色列米吉多(Megiddo)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米吉多印(Megiddo Seal)。印上刻有吼叫的狮子,上方写着「示马」(申六4-9),下方写着「耶罗波安的仆人」,主人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一个高级官员。现代中东已经没有狮子,绝大多数狮子生活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草原。圣经中常常提到狮子,亚述人的浮雕中有大量猎狮的场景,表明古代以色列和美索不达米亚的气候与现在不同,存在大片的草原和大量狮子。

【诗七3】「耶和华——我的神啊,我若行了这事,若有罪孽在我手里,」

【诗七4】「我若以恶报那与我交好的人——连那无故与我为敌的,我也救了他,」

【诗七5】「就任凭仇敌追赶我,直到追上,将我的性命踏在地下,使我的荣耀归于灰尘。(细拉)

当信徒遭遇不公义的对待时,与其急于在人面前辩白自己的冤屈,不如先回到神面前,求主鉴察自己,让圣灵光照自己(3-5节)。

【诗七6】「耶和华啊,求祢在怒中起来,挺身而立,抵挡我敌人的暴怒!求祢为我兴起,祢已经命定施行审判!」

【诗七7】「愿众民的会环绕祢!愿祢从其上归于高位!」

【诗七8】「耶和华向众民施行审判;耶和华啊,求祢按我的公义和我心中的纯正判断我。」

大卫并没有得罪神,所以才能放胆地求神「在怒中起来」抵挡仇敌(6节),按公义施行审判。我们在难处中最要紧的,就是确定我们是站在神那一边的,才能求神「为我兴起」(6节)。「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罗七18),「我的公义和我心中的纯正」完全来自我们里面基督的生命,因此只有肉体不动,单单让主的生命来动,我们才有资格求神「按我的公义和我心中的纯正判断我」。

【诗七9】「愿恶人的恶断绝!愿祢坚立义人!因为公义的神察验人的心肠肺腑。」

【诗七10】「神是我的盾牌;祂拯救心里正直的人。」

「神是我的盾牌」,但我们在求神伸张公义之前,一定要先省察自己是不是「心里正直」的真正的「义人」(9节),自己的「心肠肺腑」是否经得起「公义的神察验」(9节),免得也像恶人一样「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15节)。

【诗七11】「神是公义的审判者,又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

【诗七12】「若有人不回头,祂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预备妥当了。」

【诗七13】「祂也预备了杀人的器械;祂所射的是火箭。」

那些在神「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面前「不回头」(12节)的人,都是在天天「为自己积蓄忿怒」(罗二5)。因为神的刑罚已经预备好了,「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二6)。「火箭」指闪电。

【诗七14】「试看恶人因奸恶而劬劳,所怀的是毒害,所生的是虚假。」

罪像癌细胞一样,是一种寄生的生命,结果是使被寄生的人死亡:「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长成,就生出死来」(雅一15)。

【诗七15】「他掘了坑,又挖深了,竟掉在自己所挖的阱里。」

【诗七16】「他的毒害必临到他自己的头上;他的强暴必落到他自己的脑袋上。」

罪人都是在自掘坟墓,罪恶会使人自食其果(15-16节):「恶人必被自己的罪孽捉住;他必被自己的罪恶如绳索缠绕」(箴五22)。「阱」(15节)指猎人诱捕猎物所挖的陷阱。

【诗七17】「我要照着耶和华的公义称谢祂,歌颂耶和华至高者的名。」

当我们被不公义地对待过,才能痛恨不公义,才能渴慕公义、喜爱公义,从心里称谢「耶和华的公义」。「神是公义的审判者」(11节),每一个暂时受冤屈的「义人」(9节)都是有盼望的,因此我们不能不「歌颂耶和华至高者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