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第1篇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诗一1】「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

  • 「恶人」与神为敌,不从其「计谋」,就是不认同他们的思想。
  • 「罪人」指射箭不中的人,他们偏离正道、习以为常,不站其「道路」,就是不效法他们的行为。
  • 「亵慢人」心高气傲,自以为是,对遵循神的教训的人一味冷嘲热讽,不坐其「座位」,就是不与他们联合。
  • 「计谋、道路、座位」代表「思想、行为、联合」,程度不断加深。
  • 第2节的「有福」原文位于第1节的开头,正如天国八福原文每句都是以「有福了」开头一样(太五3-10)。诗篇第一至四十一篇是诗篇的第一卷,其中最后一篇原文也是以「有福」开始(四十一1),表明诗篇第一卷是要让我们明白,怎样才能得着真正的福气。

【诗一2】「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

  • 真正的读经不是走马观花,而是「昼夜思想」,让神的话语进入自己的生命、建立自己的生命,这是人得福气的唯一道路。
  • 「昼夜思想」才能带出行为,人若不「昼夜思想」神的话语,心思很快就会被各种荆棘杂念所占据,行为就会离福气越来越远。
  • 第1节是有福之人不应该做的事,第2节是有福之人应该做的事。

【诗一3】「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做的尽都顺利。」

  • 「喜爱耶和华的律法」的人就像一棵「栽在溪水旁」的树,不是依靠肉体的努力,而是靠着神话语的「溪水」不断得着生命的供应,自然就能按时候结出生命的「果子」,越来越活出神的生命。
  • 「喜爱耶和华的律法」的人就像一棵「栽在溪水旁」的树,表面上因为敬畏神而受到许多限制,实际上却能不受环境影响而自由生长,生命是有价值的、不会枯干的(耶十七8)。
  • 信徒在人生中遇到的试炼就像环境里的阳光,会叫扎根在神话语里的人生命更加强壮,也会叫没有扎根在神话语里的人生命「枯干」。
上图:以色列南地荒漠中有许多季节性的旱溪(Wadi)。栽种在溪水旁的树生命力尤其突出。

上图:以色列南地荒漠中有许多季节性的旱溪(Wadi)。栽种在溪水旁的树生命力尤其突出。

【诗一4】「恶人并不是这样,乃像糠秕被风吹散。」

不敬畏神的人好像随风飘散的「糠秕」,表面上无拘无束,实际上因为无根而成为环境的奴隶,因为与生命的源头隔绝而枯干空虚。即使他们暂时看起来很强大,也不过像糠秕一样,没有什么永恒的价值和意义。

上图:以色列拿撒勒村演示古代以色列人扬场。农民打谷场上脱粒以后,用木叉把麦粒和脱离的糠秕一起扬在空中,风把比较轻的糠秕吹到远处,而比较重的麦粒则落在近处,这样可以把麦粒和糠秕分开。

上图:以色列拿撒勒村演示古代以色列人扬场。农民打谷场上脱粒以后,用木叉把麦粒和脱离的糠秕一起扬在空中,风把比较轻的糠秕吹到远处,而比较重的麦粒则落在近处,这样可以把麦粒和糠秕分开。

【诗一5】「因此,当审判的时候、恶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义人的会中也是如此;」

【诗一6】「因为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

  • 正「因为」有神,正「因为」神要「审判」(5节),所以「义人」和「恶人」才会有截然不同的结局。而在一个弱肉强食、胜者为王的无神世界里,谈论公义、道德是没有意义的。
  • 人生的道路好像有千千万万,但实际上只有两条道路、两个选择、两个终点、两种人:因拣选神而得生的「义人的道路」,或因拒绝神而灭亡的「恶人的道路」。
  • 正如天国八福是登山宝训的引言(太五3-12),本篇也是整卷诗篇的引言,圣灵在这篇引言里以「有福」开始(2节)、以「灭亡」结尾,一开始就把两条「道路」摆在我们面前,呼唤我们走上蒙福的道路,得着那福气的冠冕,我们还等什么呢?

诗篇背景

诗篇可能于主前三至四世纪由当时的圣殿乐师编辑而成,在圣殿和各地会堂中使用。诗篇的希伯来名字是「תהלים / T’hilim」,意思是「赞美」。希腊文《七十士译本》称之为Psalmoi,意思是「用丝弦乐器伴奏的诗歌」 ,英译本沿用此名称之为Psalms。

诗篇是旧约时代神百姓的灵修和祷告,是神的百姓对神的启示、带领和管教的回应。150篇诗跨越千年,始于摩西,止于以斯拉和尼希米的时代,就像一面镜子,无论什么时代、什么人心里对神有什么感觉,都能在诗篇里返照出来。约伯记带领我们进入神的学校,在那里经过各种教育而认识神;诗篇带领我们进入神的至圣所,借着倾述、默想、安息、赞美,与神交通。诗篇可能是圣经中被读得最多的一卷书,新约圣经中约有两百多处直接引用旧约,其中约有一百多处是直接引自诗篇。

诗篇中有一百篇在诗题中署名:大卫73篇,可拉的后裔12篇,亚萨12篇,所罗门2篇,以探1篇,希幔1篇,摩西1篇。圣经中的诗不只在诗篇中,但诗篇是为了非常确定的目的搜集而成的,它们不是照时间顺序、而是照着特定的计划编排而成的。诗篇被分成五卷,对应于摩西五经,每一卷的第一篇诗是那一卷的钥匙,最后都结束于一首赞美诗,并以一句荣耀颂结束。第一卷是一至四十一篇,与创世记对应,述说神的旨意,大多是大卫所写的。第二卷是四十二至七十二篇,与出埃及记相对应,是述说神的救赎,大多是可拉的后裔的诗。第三卷是七十三至八十九篇,与利未记对应,述说神的道路,以圣所、神的家、神的殿为中心,大多是亚萨的训诲。第四卷是九十至一百零六篇,与民数记对应,述说神的引导,大多是不署名的。第五卷是一百零七至一百五十篇,与申命记对应,述说神的律法,大多数是不署名的。

在许多语言中,诗歌之所以成为诗歌,是由于押韵、节拍或者用词的巧妙关联,但这些特征在翻译成其它语言后,就很难完全再现,比如唐诗译成英文就会逊色许多。希伯来诗歌的主要特点不是形式或韵律,而是诗句或段落之间在意义上的对偶或呼应,被称为「意韵」或「对仗」,比如:诗中的下行重复上一行的意思(同义对仗),或者与上一行的意思相反(反义对仗),或者完成、扩展上一行的意思(综合对仗)。 令人惊讶的是,希伯来诗的这种特点,使诗篇在翻译成其它语言时,几乎可以在任何一种语言中重现原有的魅力,力量与美感几乎毫不受损。这实在是神的奇妙安排,要叫全地的人都来歌唱祂名的荣耀!

诗篇分析得太多会破坏美感,应该一口气把整篇诗读完,然后默想,让神的话语进入我们的心中,然后再读一次。

诗篇中提到的以色列地名

上图:诗篇中提到的以色列地名。

诗篇中提到的以色列之外地名

上图:诗篇中提到的以色列之外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