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41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伯四十一1】「你能用鱼钩钓上鳄鱼吗?能用绳子压下它的舌头吗?」

【伯四十一2】「你能用绳索穿它的鼻子吗?能用钩穿它的腮骨吗?」

【伯四十一3】「它岂向你连连恳求,说柔和的话吗?」

【伯四十一4】「岂肯与你立约,使你拿它永远作奴仆吗?」

【伯四十一5】「你岂可拿它当雀鸟玩耍吗?岂可为你的幼女将它拴住吗?」

【伯四十一6】「搭伙的渔夫,岂可拿它当货物吗?能把它分给商人吗?」

【伯四十一7】「你能用倒钩枪扎满它的皮,能用鱼叉叉满它的头吗?」

【伯四十一8】「你按手在它身上,想与它争战,就不再这样行吧!」

【伯四十一9】「人指望捉拿它是徒然的;一见它,岂不丧胆吗?」

【伯四十一10】「没有那么凶猛的人敢惹它。这样,谁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

【伯四十一11】「谁先给我什么,使我偿还呢?天下万物都是我的。」

  • 「鳄鱼」(1节)的音译是「利维坦 Leviathan」,是古代中东神话中巨大的海兽(诗七十四14;赛二十七1),这里可能指一种已经灭绝的水中巨兽。
  • 「鳄鱼」是神给约伯的第二面镜子,让他从鳄鱼的身上看到自己肉体生命的刚硬影子。我们的肉体生命就像鳄鱼,没有人能制伏它(1-4节),没有谁可以占它的便宜(5-6节)。别人若是冒险碰了我们的肉体一次(7节),也再也不想碰第二次(8节);因为谁见了它都「丧胆」(9节),「没有那么凶猛的人敢惹它」(10节)。
  • 「这样,谁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10节),并不是说「人连鳄鱼都怕,为什么不怕创造鳄鱼的神」,因为约伯并没有不「敬畏神」(一8)。这句话是说,人若是连「鳄鱼」般的肉体生命都制伏不了,怎么敢在神面前为自己的无辜辩驳、「好显自己为义」(四十8)呢?
  • 「谁先给我什么,使我偿还呢?天下万物都是我的」(11节),重点不是说神不欠人什么,而是强调「万有都是本于祂,倚靠祂,归于祂」(罗十一36)。一切都是神所造的,不但包含凶猛的鳄鱼,也包括我们刚硬的肉体。神把鳄鱼创造得如此强悍,自然有祂特殊的美意;而神允许我们的肉体生命如此刚硬,在祂救赎的计划里也有特殊的目的。
上图:法国版画家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1832-1883年)1866年的木刻《利维坦的毁灭 The Destruction of Leviathan》。

上图:法国版画家古斯塔夫·多雷(Gustave Doré,1832-1883年)1866年的木刻《利维坦的毁灭 The Destruction of Leviathan》。

【伯四十一12】「论到鳄鱼的肢体和其大力,并美好的骨骼,我不能缄默不言。」

【伯四十一13】「谁能剥它的外衣?谁能进它上下牙骨之间呢?」

【伯四十一14】「谁能开它的腮颊?它牙齿四围是可畏的。」

【伯四十一15】「它以坚固的鳞甲为可夸,紧紧合闭,封得严密。」

【伯四十一16】「这鳞甲一一相连,甚至气不得透入其间,」

【伯四十一17】「都是互相联络、胶结,不能分离。」

【伯四十一18】「它打喷嚏就发出光来;它眼睛好像早晨的光线(原文是眼皮)。」

【伯四十一19】「从它口中发出烧着的火把,与飞迸的火星;」

【伯四十一20】「从它鼻孔冒出烟来,如烧开的锅和点着的芦苇。」

【伯四十一21】「它的气点着煤炭,有火焰从它口中发出。」

【伯四十一22】「它颈项中存着劲力;在它面前的都恐吓蹦跳。」

【伯四十一23】「它的肉块互相联络,紧贴其身,不能摇动。」

【伯四十一24】「它的心结实如石头,如下磨石那样结实。」

【伯四十一25】「它一起来,勇士都惊恐,心里慌乱,便都昏迷。」

【伯四十一26】「人若用刀,用枪,用标枪,用尖枪扎它,都是无用。」

【伯四十一27】「它以铁为干草,以铜为烂木。」

【伯四十一28】「箭不能恐吓它使它逃避;弹石在它看为碎秸。」

【伯四十一29】「棍棒算为禾秸;它嗤笑短枪飕的响声。」

【伯四十一30】「它肚腹下如尖瓦片;它如钉耙经过淤泥。」

【伯四十一31】「它使深渊开滚如锅,使洋海如锅中的膏油。」

【伯四十一32】「它行的路随后发光,令人想深渊如同白发。」

【伯四十一33】「在地上没有像它造的那样,无所惧怕。」

【伯四十一34】「凡高大的,它无不藐视;它在骄傲的水族上作王。」

  • 「我不能缄默不言」(12节),这是神提醒约伯,要注意祂对鳄鱼的匠心设计。「各类的走兽、飞禽、昆虫、水族,本来都可以制伏,也已经被人制伏了;惟独舌头没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恶物,满了害死人的毒气」(雅三7-8),但神也提醒我们注意:这样厉害的舌头,也是神精心设计的,我们只有明白神设计的目的,才能真正制伏舌头。
  • 「从它口中发出烧着的火把,与飞迸的火星」(19节),可能是形容鳄鱼喷出的水气折射了红色的阳光。「烟」(20节)、「火焰」(21节)都是诗歌的语言,不一定指鳄鱼真的能喷火。
  • 「它一起来,勇士都惊恐」(25节),原文是「它一起来,神明都恐惧,因崩溃而惊慌失措」(和合本修订版,英文ESV译本),呼应前面的「没有那么凶猛的人敢惹它」(10节)。
  • 「下磨石」(24节)指圆形石磨的下面一块。古代中东人磨面粉的磨石包括上下两块石头,下磨石比上磨石更重。
  • 「它在骄傲的水族上作王」(34节),原文是「它在一切骄傲之子上面作王」(英文ESV译本)。
  • 我们的肉体生命就像鳄鱼,「以坚固的鳞甲为可夸,紧紧合闭,封得严密」(15节),外面保护得严严实实(13-17节),藐视一切武器(26-29节)。里面的「心结实如石头,如下磨石那样结实」(24节)。人若不被神破碎,「从他们肉体中除掉石心」(结十一19;三十六16),就会像鳄鱼一样刚硬,连听道都是帮别人听的,神的话语完全进不到自己的心里。
  • 我们的肉体生命就像鳄鱼,「有火焰从它口中发出」(21节),经过之处,都会造成伤害(30-32节)。我们的「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雅三7)。虽说人「两年学说话,六十年学闭嘴 It takes two years to learn to speak and sixty to learn to keep quiet」(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1899-1961年),但实际上一生也学不会。
  • 我们的肉体生命就像鳄鱼,「在地上没有像它造的那样,无所惧怕」(33节),「凡高大的,它无不藐视;它在一切骄傲之子上面作王」(34节原文)。
  • 神详细描述了鳄鱼的创造(12-34节),让约伯仔细思想:神为什么要把它造成这样? 神创造无人能够制伏的河马和鳄鱼,是为了显示祂的能力吗?是为了反映神的荣耀吗?是为了提醒人的有限、软弱和无能吗?是为了警告人不要抵挡神吗?宇宙的创造已经足以显明神的能力和荣耀(三十八4-38),约伯早就承认神「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谁向神刚硬而得亨通」(九4)。如果是为了向约伯显示神有能力控制宇宙的混乱,让约伯在苦难中只管信靠神,那么为什么不干脆不要创造带来混乱的河马和鳄鱼呢?神自己给出了答案:这两种受造之物,乃是两面镜子,让人看到自己的肉体「在一切骄傲之子上面作王」(34节),让人看到倚靠肉体不能制伏骄傲的肉体(四十12),因此应当「厌恶自己」(四十二7),转而等候「被更新的时候来到」(英文ESV、NIV译本)
上图:古代以色列家用的磨石包括上下两块石头,通常用玄武岩制造。下磨石很重,谷粒放在上面平或微弯之处,以较轻的上磨石磨成面粉。一般人必须每天自己磨麦,如果拿磨石作为抵押品,他就不能做饭了。

上图:古代以色列家用的磨石包括上下两块石头,通常用玄武岩制造。下磨石很重,谷粒放在上面平或微弯之处,以较轻的上磨石磨成面粉。一般人必须每天自己磨麦,如果拿磨石作为抵押品,他就不能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