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二十一1】「约伯回答说:」

约伯反驳三友:恶人并没有遭报。

【伯二十一2】「你们要细听我的言语,就算是你们安慰我。」

以利法曾把自己的话说成是神的安慰(十五11),约伯实在不希望再听他们说教了。倾听往往比说教能带来更大的安慰。

【伯二十一3】「请宽容我,我又要说话;说了以后,任凭你们嗤笑吧!」

「说了以后」约伯后面还要接着说,几次想不说都停不下来。

【伯二十一4】「我岂是向人诉冤,为何不焦急呢?」

【伯二十一5】「你们要看着我而惊奇,用手捂口。」

「用手摀口」即不作声。

【伯二十一6】「我每逢思想,心就惊惶,浑身战兢。」

约伯想到自己将说之话的含义时,就十分惊惶,因为他即将表达一种与一般人的观念相抵触的道理。

【伯二十一7】「恶人为何存活,享大寿数,势力强盛呢?」

琐法认为恶人的胜利是暂时的(二十5),约伯却看到恶人的兴旺可能持续到终生。

【伯二十一8】「他们眼见儿孙,和他们一同坚立。」

比勒达认为恶人将会断子绝孙(十八19),约伯却看到相反的情况。

【伯二十一9】「他们的家宅平安无惧;神的杖也不加在他们身上。」

约伯看法与以利法和琐法相反(十五21-24;二十27,28)。

【伯二十一10】「他们的公牛孳生而不断绝;母牛下犊而不掉胎。」

【伯二十一11】「他们打发小孩子出去,多如羊群;他们的儿女踊跃跳舞。」

【伯二十一12】「他们随着琴鼓歌唱,又因箫声欢喜。」

【伯二十一13】「他们度日诸事亨通,转眼下入阴间。」

恶人度过无忧无虑,兴旺发达的一生,死时没有痛苦,也没有经历长期患病。约伯不是说恶人的命运一定是这样。但他阅历丰富,经常看到这种情况。而三个朋友却认为恶人肯定会饱受良心的折磨(十五20)、无子无孙(十八19)、悲惨死亡(二十24)。

【伯二十一14】「他们对 神说:‘离开我们吧!我们不愿晓得你的道。」

【伯二十一15】「全能者是谁,我们何必事奉他呢?求告他有什么益处呢?’」

14-15节这句话是世人普遍的观点,他们不觉得需要神,不想知道神的旨意,不愿承认神的权柄。他们只关心自己眼前的利益,其他的事一概不感兴趣。

【伯二十一16】「看哪,他们亨通不在乎自己;恶人所谋定的离我好远。」

「恶人所谋定的离我好远」约伯不会因为羡慕恶人而行恶。

【伯二十一17】「恶人的灯何尝熄灭?患难何尝临到他们呢?神何尝发怒,向他们分散灾祸呢?」

【伯二十一18】「他们何尝像风前的碎秸,如暴风刮去的糠秕呢?」

【伯二十一19】「你们说:神为恶人的儿女积蓄罪孽;我说:不如本人受报,好使他亲自知道。」

三友认为恶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约伯认为应该「现场报」,由罪人自己而不是他们的儿女来承受犯罪的后果。

【伯二十一20】「愿他亲眼看见自己败亡,亲自饮全能者的忿怒。」

【伯二十一21】「他的岁月既尽,他还顾他本家吗?」

恶人死后,并不理会自己的后代会否遭受报应。

【伯二十一22】「神既审判那在高位的,谁能将知识教训祂呢?」

神的智慧高深莫测,人若用因果报应律来解释神的作为,实属不智。

【伯二十一23】「有人至死身体强壮,尽得平靖安逸;」

【伯二十一24】「他的奶桶充满,他的骨髓滋润。」

【伯二十一25】「有人至死心中痛苦,终身未尝福乐的滋味;」

【伯二十一26】「他们一样躺卧在尘土中,都被虫子遮盖。」

三友认为死亡是恶人所得的最大刑罚,但约伯却看到人生比这更复杂,因为义人恶人都同样难逃一死,死亡对他们没有区别,生前的苦乐又与善恶没有直接关系。

【伯二十一27】「我知道你们的意思,并诬害我的计谋。」

约伯知道朋友们认为他很坏,不会同情他。「诬害」原文是「错误对待」,约伯知道朋友由他的遭遇推论他是恶人,这对他就是一种「诬害」。

【伯二十一28】「你们说:霸者的房屋在哪里?恶人住过的帐棚在哪里?」

【伯二十一29】「你们岂没有询问过路的人吗?不知道他们所引的证据吗?」

连过路人都知道「霸者的房屋」、「恶人住过的帐棚」在哪里,因为这些都还存留得好好的。

【伯二十一30】「就是恶人在祸患的日子得存留,在发怒的日子得逃脱。」

【伯二十一31】「他所行的,有谁当面给他说明?他所作的,有谁报应他呢?」

恶人掌权的时候,没有人敢当面指责他,或惩罚他的罪恶。

【伯二十一32】「然而他要被抬到茔地,并有人看守坟墓。」

【伯二十一33】「他要以谷中的土块为甘甜;在他以先去的无数,在他以后去的更多。」

「谷中的土块」形容精选的坟地。恶人的善终鼓励更多人效法他。

【伯二十一34】「你们对答的话中既都错谬,怎么徒然安慰我呢?」

如果我们的话都是一些空洞的标准答案,脱离人生经验的事实,前后不一致,又怎么能安慰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