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十二1】「约伯回答说:」

【伯十二2】「你们真是子民哪,你们死亡,智慧也就灭没了。」

【伯十二3】「但我也有聪明,与你们一样,并非不及你们。你们所说的,谁不知道呢?」

【伯十二4】「我这求告神、蒙祂应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讥笑的;公义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讥笑。」

【伯十二5】「安逸的人心里藐视灾祸;这灾祸常常等待滑脚的人。」

【伯十二6】「强盗的帐棚兴旺,惹神的人稳固,神多将财物送到他们手中。」

  • 「你们真是子民哪」(2节),原文的意思不能确定,可能是「你们真是重要人物」。既然琐法说神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做什么」(十一8),约伯就回嘴说「你们死亡,智慧也就灭没了」(2节),指责他们自认为像神一样、垄断了智慧。
  • 琐法说约伯是一头毫无知识的「野驴」(十一12),约伯则回嘴说:「我也有聪明,与你们一样,并非不及你们」(3节)。也就是说,如果他是「野驴」,三位朋友也是「野驴」。事实上,三位朋友所说的因果报应只是普通人的常识,「谁不知道呢」(3节)?但这些人云亦云的观念,却不能满足约伯灵里的饥渴(六15)。因此,「你们所说的,谁不知道呢」(3节),这句话实际上是约伯对自己过去的否定,因为这些「谁不知道」的道理,并不能完全解释约伯所观察到的现实(14-25节)。
  • 「我这求告神、蒙祂应允的人竟成了朋友所讥笑的」(4节),可能回应以利法所说的:「你且呼求,有谁答应你」(五1)。
  • 「安逸的人」(5节),可能指三位朋友,他们自认为没有犯罪,所以才蒙神祝福、生活安逸。因此,他们「心里藐视灾祸」(5节),不但无法体会别人的苦难,反而认定受苦者都是因罪受罚。我们若在「安逸」中站着「说话不腰疼」,冷漠、超然地定罪别人,一旦自己落在苦难之中,那套因果报应的肤浅神学必然会「等待滑脚的人」(5节)。
  • 琐法劝告约伯,只要诚心向神祷告(十一13),「就必稳固」(十一18),所以约伯用「惹神的人稳固」(6节)来反驳他。三位朋友的偏见,使他们有选择地列举事实作为论据,却对「强盗的帐棚兴旺」(6节)视而不见。「惹神的人稳固」怎么能算是神的赏赐呢?约伯一针见血地证明,自己的智慧并没有不及三友,反而看出了他们的盲点。
  • 「神多将财物送到他们手中」(6节),也可译为「把他们的神带在手中」(英文ESV译本),意思可能是「强盗手中的武器就是他们的神」。
  • 琐法的无礼大大刺激了约伯,使他从争辩变成了讥讽。这是约伯第一次反唇相讥,琐法说一句(十一1-20,共20节),他竟然反驳了四句(十二1-十四22,共75节)。之前,约伯的情绪汹涌澎湃,有时发言支离破碎。但现在,他的思路突然变得异常清晰,语调变得非常平静,但口气也变得更加尖酸刻薄。这就是人肉体的本相:当我们的智慧之火被点燃时,腐败气息也随之散发。约伯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也会这样没有涵养,竟然会罔顾朋友的善意,把他们的盲点一概看作「讥笑」(4节),冷静而尖刻地嘲讽不远千里来看望他的朋友。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约伯被他的朋友们指责 Job Rebuked by His Friends》,描绘「公义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讥笑」(伯十二4)。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约伯被他的朋友们指责 Job Rebuked by His Friends》,描绘「公义完全人,竟受了人的讥笑」(伯十二4)。

【伯十二7】「你且问走兽,走兽必指教你;又问空中的飞鸟,飞鸟必告诉你;」

【伯十二8】「或与地说话,地必指教你;海中的鱼也必向你说明。」

【伯十二9】「看这一切,谁不知道是耶和华的手做成的呢?」

【伯十二10】「凡活物的生命和人类的气息都在祂手中。」

【伯十二11】「耳朵岂不试验言语,正如上膛尝食物吗?」

【伯十二12】「年老的有智慧;寿高的有知识。」

  • 「走兽」(7节)、「飞鸟」(7节)和「海中的鱼」(8节),是神在大洪水之后神所提到生命的顺序(创九2;诗八7-8)。
  • 7-10节说连禽兽都知道一切都是「耶和华的手做成的」(9节),包括动物之间的弱肉强食,因为「凡活物的生命和人类的气息都在祂手中」(10节)。言下之意,是琐法连禽兽都不如。约伯的挖苦使比勒达耿耿于怀,所以后来责问约伯「我们为何算为畜生」(十八3)。三位朋友在指责别人的时候都觉得很痛快,但受到一点挖苦,就会觉得很痛苦,我们岂不也和他们一样?
  • 第9节是约伯与朋友们的谈论中(三-三十七章)中唯一用「耶和华」来称呼神的地方。
  • 「耳朵岂不试验言语,正如上膛尝食物吗」(11节),可能是一句格言,表示约伯很用心地听三友的话,想明白自己哪里有错,但怎么「试验」也分辨不出正确,怎么「尝」品尝不出滋味(六6-7)。
  • 「年老的有智慧;寿高的有知识」(12节),可能是约伯引用比勒达的话(八8-10),意思是「我怎么看不出年老的就有智慧,寿高的就有知识」?还不如禽兽,能从神的作为中去找答案(7-10节)。

【伯十二13】「在神有智慧和能力;祂有谋略和知识。」

  • 十二2到十三5是一个完整的对称结构,以人的智慧(2节)开始、又以人的智慧(十三5)结束,而本节中神的智慧乃是中心:
    • A. 讽刺三友的智慧(十二2-3);
    •  B. 约伯向神求告(十二4);
    •   C. 约伯的智慧并没有不及三友(十二5-6);
    •    D. 当从神的作为中寻找智慧(十二7-12);
    •     E. 神的智慧和能力(十二13);
    •    D1. 当从神的作为中寻找智慧(十二14-25);
    •   C1. 约伯的智慧并没有不及三友(十三1-2);
    •  B1. 约伯向神求告(十三3);
    • A1. 讽刺三友的智慧(十三4-5)。
  • 在约伯开始列举14-25节神无法测透的作为之前,为了避免别人以为他是埋怨神随心所欲、反覆无常,就首先宣告「在神有智慧和能力;祂有谋略和知识」(13节)。因此,即使人不能明白其意义或正当理由,神的作为也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需要人用自己的逻辑去「编造谎言」(十三4),「为神徇情」、「为祂争论」(十三8),结果越辩越黑。

【伯十二14】「祂拆毁的,就不能再建造;祂捆住人,便不得开释。」

【伯十二15】「祂把水留住,水便枯干;祂再发出水来,水就翻地。」

【伯十二16】「在祂有能力和智慧,被诱惑的与诱惑人的都是属祂。」

【伯十二17】「祂把谋士剥衣掳去,又使审判官变成愚人。」

【伯十二18】「祂放松君王的绑,又用带子捆他们的腰。」

【伯十二19】「祂把祭司剥衣掳去,又使有能的人倾败。」

【伯十二20】「祂废去忠信人的讲论,又夺去老人的聪明。」

【伯十二21】「他使君王蒙羞被辱,放松有力之人的腰带。」

【伯十二22】「祂将深奥的事从黑暗中彰显,使死荫显为光明。」

【伯十二23】「祂使邦国兴旺而又毁灭;祂使邦国开广而又掳去。」

【伯十二24】「祂将地上民中首领的聪明夺去,使他们在荒废无路之地漂流;」

【伯十二25】「他们无光,在黑暗中摸索,又使他们东倒西歪,像醉酒的人一样。」

  • 「放松君王的绑」(18节),意思可能是「除掉君王的朝服」,代表废去权柄。
  • 以利法说「祂打破,又缠裹;祂击伤,用手医治」(五18),但约伯却不提任何积极面,而是描述邦国兴起之后又败落(23节),人只能「在黑暗中摸索」(25节)
  • 琐法说「祂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做什么?深于阴间,你还能知道什么」(十一8),但约伯却针锋相对地说,神能「将深奥的事从黑暗中彰显,使死荫显为光明」(22节),亲自来启示人。
  • 以利法说,恶人「白昼遇见黑暗,午间摸索如在夜间」(五14),但约伯却针锋相对地说,「地上民中首领」(24节)也会「在黑暗中摸索」(25节),并不能断言他们都是恶人。
  • 约伯列举了万物的浮沉(15节、人类的兴衰(17-25节),却不提任何道德因素,而是三次强调了神的「智慧和能力」(13、16、22节)。人若诚实地观察,就会看到神的作为「善恶无分,都是一样」(九22),「被诱惑的与诱惑人的都是属祂」(16节)。但是,人只能承认这些事都在神绝对的主权之下(15-25节),却无法测透「完全人和恶人,祂都灭绝」(九22)的原因,因为只有「在祂有能力和智慧(16节),只有神能「将深奥的事从黑暗中彰显」。因此,人不能用有限的智慧去揣测无限的神,更没有资格要求神按照人肤浅的公义标准赏善罚恶。世事错综复杂,人所认定的善,未必是真善,人所认定的恶,未必是真恶;因此,三位朋友也不能一口咬定约伯是因犯罪受苦,强迫他为认罪而认罪。
  • 14-25节,实际上是约伯宣告自己的「神观」。神使用琐法的无礼,刺激约伯重新思考自己所信的是怎样一位神。三位朋友心目中的神黑白分明、赏善罚恶,貌似合理,但却与世人发明的宗教没有任何区别——「所有的宗教都是劝人为善」,只需要努力、不需要信心。但是,约伯的观察更加诚实、思考更加深刻,他并没有用自己能理解的善恶框框去套神,而是用信心仰望人类智慧无法测透的神:这位神对义人并非一昧施恩,也会「拆毁」(14节)。实际上,约伯对神的第一句宣告,就已经接近了真相:「祂拆毁的,就不能再建造;祂捆住人,便不得开释」(14节)。换句话说,神所「拆毁」的,只有祂能「建造」;既然神已在约伯身上「拆毁」,祂就必要再约伯身上「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