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1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十一1】「拿玛人琐法回答说:」

【伯十一2】「这许多的言语岂不该回答吗?多嘴多舌的人岂可称为义吗?」

【伯十一3】「你夸大的话岂能使人不作声吗?你戏笑的时候岂没有人叫你害羞吗?」

【伯十一4】「你说:我的道理纯全;我在祢眼前洁净。」

【伯十一5】「惟愿神说话;愿祂开口攻击你,」

【伯十一6】「并将智慧的奥秘指示你;祂有诸般的智识。所以当知道神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

  • 「琐法」(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麻雀」,他是三位朋友中最无礼的一位,别人在过招之前还要先铺垫几句场面话、讲究招式礼数,他却是劈头就砍。比勒达说了一句话(八1-22),约伯却回了两句半(九1-十22),所以琐法已经憋了很久,一张口就指责说约伯说了「许多的言语」、「多嘴多舌」(2节)。
  • 「多嘴多舌的人岂可称为义」(2节),意思是话多就是犯罪,所以不需要再有什么理由了。但是,约伯虽然坚持自己无罪,但并没有琐法所指责的「夸大」(3节)、「戏笑」(3节),也没有说过「我的道理纯全;我在祢眼前洁净」(4节)。约伯向朋友们表达过失望(六14-21),但语气却是伤心、而不是嘲笑。
  • 「惟愿」(5节)原文是模仿约伯的口气(六8)。约伯说「惟愿我得着所求的」(六8),琐法就说「惟愿神说话;愿祂开口攻击你」(5节)。琐法自己想攻击约伯,却以为是替神说话,这也许我们常有的错误:借神之名,行血气之事。
  • 「将智慧的奥秘指示你」(6节),意思可能是将约伯暗中所犯的罪、隐而未现的罪都揭露出来。
  • 「祂有诸般的智识」(6节),原文是「因为智慧是两面的」。
  • 「当知道神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6节),这句话本来是有道理的,但约伯所受的苦已经是撒但竭尽全力了,琐法却认为约伯所受的还不够重;我们若凭私意随便替神解释,也会和琐法一样毫无怜悯,把真理变成残忍的钝刀。
上图:以色列南地旷野Mitzpeh Ramon附近的野驴,是一种固执而难以驯养的野生动物。

上图:以色列南地旷野Mitzpeh Ramon附近的野驴,是一种固执而难以驯养的野生动物。

【伯十一7】「你考察就能测透神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

【伯十一8】「祂的智慧高于天,你还能做什么?深于阴间,你还能知道什么?」

【伯十一9】「其量比地长,比海宽。」

【伯十一10】「祂若经过,将人拘禁,招人受审,谁能阻挡祂呢?」

【伯十一11】「祂本知道虚妄的人;人的罪孽,祂虽不留意,还是无所不见。」

【伯十一12】「空虚的人却毫无知识;人生在世好像野驴的驹子。」

  • 约伯已经说神「不可测度」(九10),自己并「不知觉」(九11),从来不敢说自己能测透神的心意。但琐法既没有倾听约伯的心声,也没有兴趣探讨神的作为,却责备约伯「毫无知识」(12节),断言说:「你考察就能测透神吗?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7节)。殊不知这话恰好是驳斥了以利法所说的 「这理,我们已经考察,本是如此」(五27),也驳斥了比勒达所倚赖的古人传统(八8-10)。
  • 「祂本知道虚妄的人;人的罪孽,祂虽不留意,还是无所不见」(11节),意思是神的定罪必然是准确,所以约伯一定是犯了罪。琐法从来不去想一想,约伯的苦难是不是神的定罪。
  • 「空虚的人却毫无知识;人生在世好像野驴的驹子」(12节),也可译为「当驴驹子生而为人的时候,愚人也将得着智慧」(英文ESV译本),这是针对约伯所说的「野驴有草岂能叫唤」(六5),讽刺他就像那野驴一样愚不可及。
  • 7-12节的道理本来都是对的,约伯也承认自己无法完全明白神的作为。但琐法却自相矛盾,一面指出人不能完全了解神(7-8节),一面却忘了自己也是人,自以为可以解释约伯与神之间的关系,认定约伯应当认罪悔改(13-20)。人若撇开圣经、体贴肉体,就会自说自话,认为别人没理、自己有理,别人有盲点、自己没盲点;结果不是陷入不可知论,就是随己意解经,或者自任解释圣经的权威。所以主耶稣说:「你这假冒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后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太七5)。

【伯十一13】「你若将心安正,又向主举手;」

【伯十一14】「你手里若有罪孽,就当远远地除掉,也不容非义住在你帐棚之中。」

【伯十一15】「那时,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

【伯十一16】「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伯十一17】「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伯十一18】「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四围巡查,坦然安息。」

【伯十一19】「你躺卧,无人惊吓,且有许多人向你求恩。」

【伯十一20】「但恶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们无路可逃;他们的指望就是气绝。」

  • 「将心安正」(13节),意思是认罪悔改,把心思摆正。
  • 「向主举手」(13节),原文是「向主张开手」,意思是求神赐福。
  • 约伯曾说自己的结局是一片「幽暗」(十22),琐法却说只要悔改,「虽有黑暗仍像早晨」(17节),再一次劝诱照着撒但所指控的、用敬虔来交换祝福(一9-11)。但神从来都没有应许信徒「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17节),相反,「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十四22)。
  • 「四围巡查」(18节),意思是「四围巡查,发现平安无事」。
  • 13-20节的话表面上是正面的劝勉,实际上却绵里藏针,原文每节都引用了约伯的用词。这表明琐法并非没有听约伯的话,而是没有体会约伯的心声,只顾如何反驳,所以处处针锋相对:
    1. 「将『心』安正」(13节),是针对「将他放在『心』上」(七17);
    2. 「不容『非义』住在你帐棚之中」(14节),是针对「我的舌上岂有『不义』吗」(六30);
    3. 「你必『仰起』脸来」(15节),是针对「不敢『抬』头」(十15);
    4. 「你必忘记你的『苦楚』」(16节),是针对「夜间的『疲乏』为我而定」(七3);
    5. 「虽有黑暗仍像『早晨』」(17节),是针对「每『早』鉴察他」(十22);
    6. 「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18节),是针对「消耗在无『指望』之中」(七6);
    7. 「坦然『安息』」(18节),是针对「『躺卧』在尘土中」(七21);
    8. 「四围『巡查』」(18节),是针对「『求』死」(三21);
    9. 「『无人』惊吓」(19节),是针对「并『没有』能救我脱离你手的」(十7);
    10. 「恶人的眼目必要『失明』」(20节),是针对「 云彩『消散』而过」(三21)。
  • 琐法是神用来对付约伯、造作约伯的第三个工具,他的立论不需要任何根据,既不是经验,也不是传统,而是自己的直觉。他的权威就是他自己,他认为对的就是对的,所以武断地定罪约伯(5节)。虽然他的话最短,但却和「麻雀」一样叽叽喳喳,毫无意义。琐法所描绘的美好生活(15-19节),与以利法(五17-26)和比勒达(八20-22)所勾画的相似,都是同一个「认罪-赦免-蒙福」的「属灵公式」。
  • 三位朋友都认定约伯有罪,但以利法说话比较婉转,只是说:「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四7),而琐法的话根本就是定罪:「但恶人的眼目必要失明。他们无路可逃;他们的指望就是气绝」(20节)。这三位朋友都是好心人,但对神的认识都不够全面,所以说话既有正确的成分,也有不准确的成分。他们虽然有出于肉体的「好心」,但却坚持自己的盲点和偏见,连仅有的正确也会失去劝勉人、安慰人的功效。我们若认同所谓的「成功神学」、「恩典福音」,也会和三位朋友一样由果溯因,把受苦者当作信心不足、不够敬虔的人,使劝勉变成了定罪、安慰变成了控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