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九1】「约伯回答说:」

1-24节是约伯对神的无奈之言。约伯在经历极大的苦难中,他对神的爱也产生了极大的误会。约伯认为神太高贵了、太全能了,没有人敢与祂争辩,没有人拿祂有办法。当我们不明白神的旨意的时候,也常常这样用埋怨、困惑、小信来对待神。

【伯九2】「我真知道是这样;但人在神面前怎能成为义呢?」

约伯承认比勒达的观点:神是公义的。但他看不到一条能使罪人成为义的路。

【伯九3】「若愿意与祂争辩,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

比勒达在上一章说约伯话说得太多,结果约伯争辩了两章。

【伯九4】「祂心里有智慧,且大有能力。谁向神刚硬而得亨通呢?」

【伯九5】「祂发怒,把山翻倒挪移,山并不知觉。」

【伯九6】「祂使地震动,离其本位,地的柱子就摇撼。」

【伯九7】「祂吩咐日头不出来,就不出来,又封闭众星。」

【伯九8】「祂独自铺张苍天,步行在海浪之上。」

【伯九9】「祂造北斗、参星、昴星,并南方的密宫;」

「北斗、参星、昴星」是秋天在北方天空特别明亮的三大星群。「密宫」可能是星座的意思。

【伯九10】「祂行大事,不可测度,行奇事,不可胜数。」

【伯九11】「祂从我旁边经过,我却不看见;祂在我面前行走,我倒不知觉。」

以利法宣称自己亲身体验过灵的造访(四15-16),约伯则说自己没有没有这样的体验,即使灵在他旁边经过,他也看不见,感觉不到。

【伯九12】「祂夺取,谁能阻挡?谁敢问祂:你做什么?」

当灾难刚临到时,约伯信心的回应是:「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一21)。但时间和无休止的痛苦折磨着约伯的意志,无奈代替了信靠。现在他仍然认为自己没有罪,但既然神喜欢定他的罪,他又有什么办法?

【伯九13】「神必不收回祂的怒气;扶助拉哈伯的,屈身在祂以下。」

「拉哈伯」是古代神话中的海怪(赛三十7)。圣经中用神话里的事物作比喻,就象中国诗词中用典,只是藉此帮助理解,增强表达效果。「扶助拉哈伯的」指海怪的党羽,他们也在神面前低头。

【伯九14】「既是这样,我怎敢回答祂,怎敢选择言语与祂辩论呢?」

【伯九15】「我虽有义,也不回答祂,只要向那审判我的恳求。」

【伯九16】「我若呼吁,祂应允我;我仍不信祂真听我的声音。」

约伯认为,即使神同意他辩白,但他还是不能断定神是否真的允许他大胆申诉。

【伯九17】「祂用暴风折断我,无故地加增我的损伤。」

「无故的」约伯不知道在天上所发生的事。

【伯九18】「我就是喘一口气,祂都不容,倒使我满心苦恼。」

【伯九19】「若论力量,祂真有能力;若论审判,祂说谁能将我传来呢?」

「谁能将我传来呢」谁能将神传到法庭上呢?

【伯九20】「我虽有义,自己的口要定我为有罪;我虽完全,我口必显我为弯曲。」

约伯认为自己无辜,但却被神强逼认罪。

【伯九21】「我本完全,不顾自己;我厌恶我的性命。」

「不顾自己」意译为「我不理解自己」,不理解自己的境遇。

【伯九22】「善恶无分,都是一样;所以我说,完全人和恶人,祂都灭绝。」

约伯认识神是创造的、公义的、有权柄的神,但他却不能准确地认识神的怜悯和慈爱。既然没有路使罪人成为义,义人有理也无处申述,所以约伯只能看见无论行善行恶,到头来都是一死的结局。

【伯九23】「若忽然遭杀害之祸,祂必戏笑无辜的人遇难。」

「戏笑」这些对神无礼、尖刻的话,是约伯后来在「尘土和炉灰」中忏悔的内容之一(四十二6)。

【伯九24】「世界交在恶人手中;蒙蔽世界审判官的脸,若不是祂,是谁呢?」

约伯说这个世界好像坏人得势,神主动把世界交给恶人,或被动地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神好像冷漠的看着人灭亡,无辜的人绝望。约伯反驳朋友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论,他认为好人、坏人都可能被神灭绝。

【伯九25】「我的日子比跑信的更快,急速过去,不见福乐。」

25到十22节,都是约伯对神直接的埋怨,述说的对象都是「你」。

【伯九26】「我的日子过去如快船,如急落抓食的鹰。」

【伯九27】「我若说:我要忘记我的哀情,除去我的愁容,心中畅快;」

约伯认为自己即使振作精神、努力乐观也没有用。

【伯九28】「我因愁苦而惧怕,知道祢必不以我为无辜。」

【伯九29】「我必被祢定为有罪,我何必徒然劳苦呢?」

【伯九30】「我若用雪水洗身,用碱洁净我的手,」

【伯九31】「祢还要扔我在坑里,我的衣服都憎恶我。」

「我的衣服都憎恶我」约伯认为自己虽然清白,但神却使他在坑中染污,使他不配穿上干净的衣裳。

【伯九32】「祂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祂,又使我们可以同听审判。」

【伯九33】「我们中间没有听讼的人可以向我们两造按手。」

约伯巴不得有一个既明白神,又明白人的中保。神预备了这样一个人物,祂就是神的儿子,同时具有神和人之特性的耶稣基督(提前二5)。「双方按手」听讼者向诉讼两方按手,表示他们在他的权柄和保护下。

【伯九34】「愿祂把杖离开我,不使惊惶威吓我。」

【伯九35】「我就说话,也不惧怕祂,现在我却不是那样。」

约伯认为只有神停止向他施加苦难,他才有机会为自己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