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六1】「约伯回答说:」

每一个回合的辩论,都是以利法先讲,约伯辩白,然后比勒达再讲,约伯再辩白,琐法最后讲,约伯最后辩白。朋友说一句,约伯就要回两句,所以在二十九章的辩论中,约伯一个人就讲了二十章。神藉着约伯滔滔不绝回应朋友对他不公正的论断,让他把自己最深之处真正的思想发表出来,让他认识自己里面真实的情形。其实神早就知道他,可是约伯却不知道自己,他需要经过这一段藉由三友的激怒,使他经历洋葱被层层剥皮的痛苦过程,才能看清楚自己的本相,迈向神为他预备的荣耀结局。

【伯六2】「惟愿我的烦恼称一称,我一切的灾害放在天平里;」

【伯六3】「现今都比海沙更重,所以我的言语急躁。」

朋友们虽然已经表达出极大的同情,但他们主观的感觉还是不能完全进入约伯的痛苦。所以约伯巴不得有一个客观的天平,能把他的苦难都称给朋友看,这样他们就不会这样指责他,一上来就认定他是因犯罪受苦。

【伯六4】「因全能者的箭射入我身;其毒,我的灵喝尽了; 神的惊吓摆阵攻击我。」

约伯认为是神造成了他的苦难,但他完全不明白神为什么这样对待他。

【伯六5】「野驴有草岂能叫唤?牛有料岂能吼叫?」

动物吃饱了便不会叫唤,人若无痛苦岂会埋怨?

【伯六6】「物淡而无盐岂可吃吗?蛋青有什么滋味呢?」

【伯六7】「看为可厌的食物,我心不肯挨近。」

我们的话是否也常常象以利法的话一样空泛无味,如可厌的食物,既不能满足人内心的饥渴,又不能成为人的安慰?我们在指责别人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劝勉」之前,应该先反省一下自己的话为什么让人的「心不肯挨近」。

【伯六8】「惟愿我得着所求的,愿神赐我所切望的;」

「所求的……所切望的」就是求死。

【伯六9】「就是愿 神把我压碎,伸手将我剪除。」

【伯六10】「我因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就仍以此为安慰,在不止息的痛苦中还可踊跃。」

约伯坚信自己的无辜,因为他知道自己向神持守纯正,这是他心里的力量、心里的安慰。这也是许多无辜者被人误会、攻击的时候心中最大的安慰,因为我们与人争辩没有用,越争辩痛苦越大,越盼望有人了解失望越大。「圣者」指「神」(赛一4,五19)。

【伯六11】「我有什么气力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

【伯六12】「我的气力岂是石头的气力?我的肉身岂是铜的呢?」

【伯六13】「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吗?」

约伯已经无力继续撑下去。人靠自己的力量行走属灵的路,是走不了多远的,唯一的盼望就是有怜悯他、同情他的人用慈爱对待他,让他能够继续前行,可是他的朋友却让他失望了。主耶稣基督是真正能给人安慰的朋友,愿我们也因着有主的生命成为人这样的朋友。

【伯六14】「那将要灰心、离弃全能者、不敬畏神的人,他的朋友当以慈爱待他。」

本节可以直译为「那将要绝望的人,他的朋友当以慈爱待他,即便他离弃了对全能者的敬畏」。约伯所盼望的是朋友对他有理解、有爱心。

【伯六15】「我的弟兄诡诈,好像溪水,又像溪水流干的河道。」

「流干的河道」当地有许多河道,冬天水涨流急,酷暑缺水时却干涸而没了踪影。约伯把他的朋友比作溪水,当夏天最需要水(安慰)的时候,却干涸了。我们的生命是这样「溪水流干的河道」吗,我们的话语能解决人的干渴吗?

【伯六16】「这河因结冰发黑,有雪藏在其中;」

【伯六17】「天气渐暖就随时消化,日头炎热便从原处干涸。」

【伯六18】「结伴的客旅离弃大道,顺河偏行,到荒野之地死亡。」

朋友们为了帮助约伯,就坚持要约伯跟着他们的路走,可是这路是没有水的「诡诈」的河道,是会让人渴死在荒野的一条死路。当我们安慰人的时候,常常过不了几分钟就开始帮人出主意,当心这主意也是带人「到荒野之地死亡」。在难处中的人最需要的是理解、同情和安慰,而不是别人出主意。

【伯六19】「提玛结伴的客旅瞻望;示巴同伙的人等候。」

「提玛」是当时的贸易大都市,位于阿拉伯的西北。「示巴」也是当时的贸易大都市,位于阿拉伯的西南。

【伯六20】「他们因失了盼望就抱愧,来到那里便蒙羞。」

【伯六21】「现在你们正是这样,看见惊吓的事便惧怕。」

可能指三友看到约伯的惨状,认为他遭神惩治,所以要划清界限。

【伯六22】「我岂说:请你们供给我,从你们的财物中送礼物给我?」

【伯六23】「岂说:拯救我脱离敌人的手吗?救赎我脱离强暴人的手吗?」

约伯此时盼望的不是物质上的帮助,而是希望三友对他有了解、同情和安慰,用慈爱待他。

【伯六24】「请你们教导我,我便不作声;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错。」

【伯六25】「正直的言语力量何其大!但你们责备是责备什么呢?」

约伯不是不愿意认罪,他愿意被责备、被指正,但他盼望得到正确的答案。

【伯六26】「绝望人的讲论既然如风,你们还想要驳正言语吗?」

约伯是说:「你们难道要抓住我在情绪激动时所说的话,而不看我无可指责的行为吗?」

【伯六27】「你们想为孤儿拈阄,以朋友当货物。」

「拈阄」是把孤儿卖了以抵亡父债务。

【伯六28】「现在请你们看看我,我决不当面说谎。」

【伯六29】「请你们转意,不要不公;请再转意,我的事有理。」

【伯六30】「我的舌上岂有不义吗?我的口里岂不辨奸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