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四1】「提幔人以利法回答说:」

四至三十一章是约伯与三个朋友的辩论,分为三个回合:四至十四章是第一个回合,三友要把善恶因果报应论灌输给约伯,强调人是因犯罪而受苦,他们只有一个理论:不是神错就是约伯错,既然神不会错,那当然是约伯错;十五至二十一章是第二个回合,不管约伯如何反驳、喊冤,三友径自称他为「恶人」,甚至开始讲论恶人的结局;二十二至二十六章是第三个回合,三友没有任何新的论点,而是指控约伯一些「可能」犯的罪。二十七至二十八章是约伯的结论,他觉得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二十七1),所以只能选择「死不认罪」:「我断不以你们为是,我至死必不以自己为不正」(二十七5)。二十九至三十一章是约伯的独白。

【伯四2】「“人若想与你说话,你就厌烦吗?但谁能忍住不说呢?」

以利法是个经验主义者,他的立论基于自己的人生体会、个人经验和特殊经历,却偏离了真理。他的观点是:你一定因为犯罪而受苦,所以你一定要悔改,难处才会过去。「你就厌烦吗」或译作「你能忍受吗」,可能表示以利法为自己以下的发言致歉,恐怕约伯厌烦,显示他同情约伯的境况。以利法可能是最年长或者最受尊敬的,也是最温柔的,他从感情出发,就很容易在感情上被伤害和伤害人。

【伯四3】「你素来教导许多的人,又坚固软弱的手。」

【伯四4】「你的言语曾扶助那将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软弱的膝稳固。」

【伯四5】「但现在祸患临到你,你就昏迷;挨近你,你便惊惶。」

以利法先肯定约伯的过去,然后就责备约伯没有以身作则实践自己以前的教导。这些「正确的废话」,此时在约伯的耳中句句都是「风凉话」,一点都不能安慰他。

【伯四6】「你的倚靠,不是在你敬畏神吗?你的盼望,不是在你行事纯正吗?」

以利法不能谅解约伯的埋怨,又褒又贬地想让约伯「正确」面对自己的人生问题。

【伯四7】「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

【伯四8】「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

「按我所见」就是以利法的人生体验,他的结论就是「因果报应」、「种什么就收什么」,因此约伯就是因犯罪而自食其果。这个原则没有错,但以利法认为「没有例外」就出了问题,因为约伯正好是个例外。

【伯四9】「神一出气,他们就灭亡;神一发怒,他们就消没。」

【伯四10】「狮子的吼叫和猛狮的声音尽都止息,少壮狮子的牙齿也都敲掉。」

【伯四11】「老狮子因绝食而死,母狮之子也都离散。」

以利法指出,所有的恶人都将毁灭,即使是一群狮子,包括年轻的,年老的,体弱的,强壮的,也要瓦解。这在约伯的耳中,那群残暴的狮子就是他遭难的家族,这样的「劝勉」对约伯是更深的伤害。

【伯四12】「“我暗暗地得了默示,我耳朵也听其细微的声音。」

【伯四13】「在思念夜中异象之间,世人沉睡的时候,」

【伯四14】「恐惧、战兢临到我身,使我百骨打战。」

【伯四15】「有灵从我面前经过,我身上的毫毛直立。」

【伯四16】「那灵停住,我却不能辨其形状;有影像在我眼前。我在静默中听见有声音说:」

以利法用这样一个毛骨悚然的异象来支持他的观点,但这灵与约伯认识的神完全不同。虽然我们不能说这话不准确,但这个准确却不是把人领到神面前,而是领到另外一个体会里。

【伯四17】「‘必死的人岂能比神公义吗?人岂能比造他的主洁净吗?」

【伯四18】「主不信靠他的臣仆,并且指他的使者为愚昧;」

「他的臣仆」、「他的使者」指天使。以利法认为天使比人尊贵,尚且得不到神的信任,更何况是人。事实恰恰相反,神是全知的,祂若不是信任约伯,怎么能放心把约伯交在撒的手中(一12,二6),让他承受撒这么彻底的对付呢?

【伯四19】「何况那住在土房、根基在尘土里被蠹虫所毁坏的人呢?」

【伯四20】「早晚之间就被毁灭,永归无有,无人理会。」

【伯四21】「他帐棚的绳索岂不从中抽出来呢?他死,且是无智慧而死。’”」

「帐棚….抽出来」比喻「死亡」。「无智慧」因为人生短暂,还来不及累积智慧就死亡。以利法在可疑的异象中听到的话有对的,也有不对的成分,他太高举这个经历,认为这个正确的教训以及其推论可以用在每一个地方:「人不可能比造物者超越、公义,所以人受苦一定是因为犯罪」,把约伯推向更痛苦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