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二1】「又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

【伯二2】「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

【伯二3】「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你虽激动我攻击他,无故地毁灭他,他仍然持守他的纯正。』」

  • 「撒但也来在其中」(1节),原文是「撒但也来在其中侍立在耶和华面前」(英文ESV译本)。
  • 虽然直接攻击约伯的是天灾和人祸,背后做工的是撒但,但神却说是自己在「攻击他」(3节)。这清楚地表明,若没有神的允许,一切伤害都不能临到人的身上;而信徒生命中遭受的一切苦难,都是经过神的手仔细量给我们的。
  • 约伯受苦是「无故」(3节)的,敬畏神也是「无故」(一9)的,因果律并不是解释一切的万能公式。

【伯二4】「撒但回答耶和华说:『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

【伯二5】「祢且伸手伤他的骨头和他的肉,他必当面弃掉祢。』」

  • 「人以皮代皮」(4节)可能是一句谚语,具体的内容说法不一,意思都是表达「并非切肤之痛」(5节)。
  • 「当面弃掉祢」(5节),原文是「当面祝福祢」,是「当面咒诅祢」(英文ESV译本)的委婉说法。
  • 约伯的信心比撒但所预期的更为坚韧,但撒但并不承认失败。牠认为对约伯财富和儿女的攻击并非切肤之痛,还不算真正的试验。牠暗示约伯真正关心的是自己,所以只要他的身体遭受痛苦,就会露出本相,「当面弃掉」(5节)神。撒但很清楚,许多人外表无私、内心自私,他们在身外之物发生难处的时候,还能保持属灵的面貌;一旦自己的健康出现问题,内心的软弱、苦毒和小信就全都出来了。

【伯二6】「耶和华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只要存留他的性命。』」

  • 世上的智慧人说:人生就像数字「100000……」,健康是「1」,财富、成就、权力、名誉、地位等等都是「0」,没有前面的这个「1」,后面的拥有再多,也还是等于「0」。然而撒但现在要拿走的,就是前面这个「1」。但是,在神的眼里,短暂有限的健康也不过是「0」,永恒属天的生命才是「1」。
  • 神放心地对撒但说:「他在你手中」(6节),表明祂完全信任约伯。神比约伯更了解他自己,并不需要借着撒但来考验约伯的信心,也不担心自己的荣耀受亏损。

【伯二7】「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

【伯二8】「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

  • 「毒疮」(7节)可能是一种大麻风(申二十八35),所以约伯的朋友们认定他是因犯罪被神惩罚。
  • 「炉灰」(8节),可能是城外的垃圾场。
  • 「拿瓦片刮身体」(8节),可能是为了减轻毒疮的痛苦,因为这种皮肤病奇痒难当。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和约伯的慈善 Satan Going Forth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and Job's Charity》,描绘「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伯二7)。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和约伯的慈善 Satan Going Forth from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and Job’s Charity》,描绘「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伯二7)。

【伯二9】「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

【伯二10】「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

  • 「你弃掉神」(9节),原文是「你祝福神」,是「你咒诅神」(英文ESV译本)的委婉说法。
  • 当撒但的第二次攻击临到的时候,约伯的妻子终于垮了。她的怨言给约伯雪上加霜,实际上是替撒但劝诱约伯「弃掉神」(9节;一11)。但是,我们并没有资格像约伯一样批评她(10节),因为她在丧失财富和儿女之后,还是坚强地忍耐了很久,一直到丈夫全身毒疮才灰心丧志。她的怨言,只是证明这痛苦并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的。
  • 约伯再次得胜了,无论是身外之物的剥夺,还是身体病痛的折磨,「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10节)。他既没有咒诅人,也没有亵渎神,而是承认祸福的主权完全在于神(10节)。但是,约伯的心中仍有许多疑惑,所以撒但不必继续攻击,从此退到后面,等待牠的指控被证实。然而,《约伯记》并不是告诉我们:人类的苦难都是由魔鬼所引起的,约伯和三位朋友也从来没有把受苦归咎于撒但。神允许撒但两次攻击约伯,只是为了开始在约伯身上的拆毁和建造,而不是为了羞辱仇敌。神留着撒但,从来都不是为了和牠争战,而是为了造就「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八28)。

【伯二11】「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

【伯二12】「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

【伯二13】「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

  • 「提幔」(11节)可能位于以东(结二十五13),「书亚」(11节)可能位于幼发拉底河的中部,「拿玛」(11节)可能位于阿拉伯半岛的西北部。这三个地方彼此相距很远,三位朋友中有的年纪比约伯的父亲还大(十五10),从听到消息到相约来乌斯地,中间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约伯已经忍受了几个月的痛苦。而他最痛苦的,是当他一无所有、一身病痛的时候,最需要神以「密友之情」(二十九4)与他同在的时候,神却好像向他隐藏了。
  • 约伯的皮肤病,使他的容貌改变很大,所以朋友们都「认不出他来」(12节)。「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12节),是表示哀悼。三位朋友为约伯的遭遇痛心,默默地陪了他「七天七夜」(13节),相当于为死者哀哭的时间(创五十10;撒上三十一13)。
  • 当约伯被众人弃绝、被妻子埋怨的时候,这三位朋友却不顾年纪老迈、不远千里而来,付上了代价、付出了真情。然而,患难见真情,却未必见真理,三位朋友接下来不但没能安慰约伯,反而认定约伯是因犯罪受苦,使约伯的痛苦雪上加霜。但是,我们并没有资格批评这三位朋友,他们是神给我们的镜子,让我们看见自己;他们也是神打发来的工具,要在约伯身上做成更深的工作。「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二10),神也要在我们的生命中配搭各种环境和工具,为要把我们做成神手中的杰作。
  • 约伯在属灵争战中大大得胜了(10节),但神既没有给他戴上得胜冠冕,也没有让他恢复正常生活,更没有解释义人为何受苦、显明与他同在,而是隐藏了自己,让约伯继续停留在苦难之中,还打发三位朋友来轮番对付他,展开后面几十章冗长的辩论。因为受苦不是目的、争战不是目的,忍耐不是目的、连信心也不是目的。神不是要看看约伯能否像块木头一样不为所动,信心坚固地「七天七夜坐在地上」(13节),而是有更深的工作要做在他身上。连约伯这么成熟的信心伟人,都需要神在他身上做更深的工作,何况我们呢?我们若浪费神量给我们的环境,急着求神让难处过去,就会白白受苦,代价付了、苦也吃了,却没有得着造就。因此,我们在苦难面前不要问「为什么」,而要问神让我们「学什么」;不要让苦难白白过去,而要得着拆毁之后的建造,被神带到更高之处,被带进祂的生命里。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约伯的安慰者 Job's Comforters》,描绘「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伯二12)。

上图:英国诗人、画家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1757-1827年)的版画《约伯的安慰者 Job’s Comforters》,描绘「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伯二12)。

上图:俄国画家列宾(Ilya Repin,1844-1930年)1869年的油画作品《约伯和他的朋友们 Job and His Friends》。

上图:俄国画家列宾(Ilya Repin,1844-1930年)1869年的油画作品《约伯和他的朋友们 Job and His Fri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