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记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伯一1】「乌斯地有一个人名叫约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

「乌斯地」具体地点不详,可能在摩西牧羊的米甸附近。「完全」可理解为「成熟」,因为约伯并不以为自己是「无罪的」。约伯不是以色列人,但他成熟、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神把约伯、挪亚和但以理作为义人的典型(结十四14, 20)。约伯记可能是圣经中最古老的一卷书,犹太传统认为是摩西写的。书中的内证指向亚伯拉罕的时代,比如:父亲为家人献祭,财富以牲畜计算,称神为「耶和华」,但没有提到出埃及、西奈之约、律法。神藉着亚伯拉罕的后裔带出救恩的计划,但这救恩一开始就是为着全地的人预备的。虽然约伯不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后裔,神那时还没有清楚地启示自己,约伯还不能完全地认识神,但凡是寻求神、敬畏神的人,神都记念。将近四千年前写成的约伯记足以和荷马、莎士比亚的作品媲美,堪称希伯来文学的最高成就。雨果说:「约伯记是人类心灵中所产生出来最伟大的杰作」。在旧约里,可能没有一卷书比约伯记对西方文坛的影响力更大。但丁的《神曲》、弥尔顿的《失乐园》、歌德的《浮士德》、雨果的《悲惨世界》和莎士比亚的《李尔王》里都能找到约伯的痕迹。

【伯一2】「他生了七个儿子,三个女儿。」

【伯一3】「他的家产有七千羊,三千骆驼,五百对牛,五百母驴,并有许多仆婢。这人在东方人中就为至大。」

「东方」约旦河以东。

【伯一4】「他的儿子按着日子各在自己家里设摆筵宴,就打发人去,请了他们的三个姐妹来,与他们一同吃喝。」

「按着日子」原文意义不清,可能是指某个七天的节期,或者特殊的日子(生日一类的)。

【伯一5】「筵宴的日子过了,约伯打发人去叫他们自洁。他清早起来,按着他们众人的数目献燔祭;因为他说:『恐怕我儿子犯了罪,心中弃掉神。』约伯常常这样行。」

约伯对罪恶很谨慎,怕自己的儿女在欢宴中不小心轻浮得罪神,欢宴后就会去警告其儿女要洁净自己。

【伯一6】「有一天,神的众子来侍立在耶和华面前,撒但也来在其中。」

约伯记一开始就揭示天上的事,让我们站在天上看整个事情。今天我们身上所遭遇的,都是天上的事在地上的显露,我们若不了解天上的情况,也就无法了解地上的情况。从天上看我们的遭遇,才不会困惑、不会埋怨、不会放弃。「神的众子」指天使,撒但是个堕落的天使。

【伯一7】「耶和华问撒但说:『你从哪里来?』撒但回答说:『我从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

神不是不知道撒但从哪里来,问的目的只是要撒但有说话的机会,让我们知道撒但的行径。撒但在「地上走来走去,往返而来」,不是闲逛,而是寻找我们的罪证,「在我们的神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启12:20),「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前五8)。

【伯一8】「耶和华问撒但说:『你曾用心察看我的仆人约伯没有?地上再没有人像他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

早就察看过约伯,但是找不到破口,所以不服气。你的生活和生命经得起撒这样来来回回的察看吗?还是根本不必撒费那么大功夫?

【伯一9】「撒但回答耶和华说:『约伯敬畏神,岂是无故呢?」

「岂是无故」哪个偶像灵就拜哪个,这其实是拜偶像的原则。你为了什么而敬畏神?为福气?为平安?为复活?还是单单因为祂是那位唯一的真神、生命的源头,所以「祂即便杀我,我也要信靠祂」(十三15英文译法)?

【伯一10】「祢岂不是四面圈上篱笆围护他和他的家,并他一切所有的吗?他手所作的都蒙祢赐福;他的家产也在地上增多。」

又是装作吼叫的狮子,又是装作光明的天使,我们怎么对付得了?然而约束撒的权柄在天上,属灵的争战由神负责,在我们不知不觉之中,神已经「四面圈上篱笆」,保护我们和我们的家。

【伯一11】「祢且伸手毁他一切所有的;他必当面弃掉祢。』」

神是一切福气的源头,但敬畏神的人若只注目于今生属地的福气,而不定睛于神要我们得着的属天永恒福气,一旦我们失去所执著的成功、健康、财富、社会公义、民族复兴……的时候,我们的信仰必然全然崩溃,「当面弃掉」神。

【伯一12】「耶和华对撒但说:『凡他所有的都在你手中;只是不可伸手加害于他。』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

神不是和撒打赌,也不是听信撒的谗言要考验约伯的信心。神向我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耶二十九11),祂若暂时打开篱笆,容许撒攻击我们、难处临到我们,一定是祂量了又量的,是我们可以靠祂承受的,一定是为了造就我们,使我们的生命变得更像基督:「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效法祂儿子的模样……叫他们得荣耀」(罗八28-29)。苦难不是目的,十字架不是目的,目的是让我们的生命被改变,让我们与神的关系被改变。

【伯一13】「有一天,约伯的儿女正在他们长兄的家里吃饭喝酒,」

【伯一14】「有报信的来见约伯说:『牛正耕地,驴在旁边吃草,」

【伯一15】「示巴人忽然闯来,把牲畜掳去,并用刀杀了仆人;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示巴人」居住在阿拉伯西南部。

【伯一16】「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神从天上降下火来,将群羊和仆人都烧灭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伯一17】「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迦勒底人分作三队忽然闯来,把骆驼掳去,并用刀杀了仆人;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迦勒底人」可能是来自北部的一群游牧民族,不是巴比伦人。

【伯一18】「他还说话的时候,又有人来说:『你的儿女正在他们长兄的家里吃饭喝酒,」

【伯一19】「不料,有狂风从旷野刮来,击打房屋的四角,房屋倒塌在少年人身上,他们就都死了;惟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

接二连三的悲剧,一次比一次严重。撒的工作实在比我们勤奋得多,无所不用其极,得到神的允许后,它一天之内就夺去了约伯全部的身外之物。更坏的是,撒还留下他的妻子继续讥讽、对付他。

【伯一20】「约伯便起来,撕裂外袍,剃了头,伏在地上下拜,」

【伯一21】「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约伯没有咒诅示巴人和迦勒底人,没有咒诅火和风,也没有咒诅准许降下如此不幸的神,却伏在地上下拜称颂神,说明他的敬虔跟利益无关,撒但的控告完全失败。当我们的亲人、财富、事业有如此悲惨遭遇的时候,我们也能说出「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吗?

【伯一22】「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犯罪,也不以神为愚妄(或译:也不妄评神)。」

约伯失去了一切所有的,却既不妄议神,也不犯罪,这样的信心有几人能比?在神与约伯之间,实在没有人有资格代替神来评论约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