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记第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斯七1】「王带着哈曼来赴王后以斯帖的筵席。」

【斯七2】「这第二次在酒席筵前,王又问以斯帖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我必赐给你;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为你成就。』」

【斯七3】「王后以斯帖回答说:『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

【斯七4】「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

【斯七5】「亚哈随鲁王问王后以斯帖说:『擅敢起意如此行的是谁?这人在哪里呢?』」

【斯七6】「以斯帖说:『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哈曼在王和王后面前就甚惊惶。」

  • 王第三次向以斯帖承诺,并再次称她为「王后以斯帖」(2节;五3),表明非常郑重。
  • 「剪除杀戮灭绝」(4节),这些都是哈曼所起草谕旨里的用词(三13)。
  • 「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4节),也可译为「因为我们的苦难不能与王的损失相比」(英文ESV译本)。
  • 「是谁?这人在哪里呢」(5节),这句话原文四个词「ה֥וּא זֶה֙ וְאֵֽי ־זֶ֣ה」的最后一个字母连起来,就是「我是 אֶֽהְיֶ֖ה」。这正是神最初向摩西启示的名字「我是那我是 I AM WHO I AM」(出三14英文ESV译本)。在波斯王的问话里,隐藏着神的名字。
  • 神的时间到了,以斯帖勇敢地公开了自己的籍贯宗族(4节),当面指控「恶人哈曼」(6节)。波斯王的谕旨是不能更改的(一19),但承诺也是不能撤回的(2节),亚哈随鲁若是左右为难、恼羞成怒,后果难以预料。但是,以斯帖只要尽上本分交出自己、与神同工,神自己会负责成就祂所要做的工。
上图:英国画家欧内斯特·诺曼德(Ernest Normand,1857–1923年)1888年的油画作品《以斯帖谴责哈曼 Esther Denouncing Haman》,描绘以斯帖指控「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斯七6)。

上图:英国画家欧内斯特·诺曼德(Ernest Normand,1857–1923年)1888年的油画作品《以斯帖谴责哈曼 Esther Denouncing Haman》,描绘以斯帖指控「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斯七6)。

【斯七7】「王便大怒,起来离开酒席往御园去了。哈曼见王定意要加罪与他,就起来,求王后以斯帖救命。」

【斯七8】「王从御园回到酒席之处,见哈曼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王说:『他竟敢在宫内、在我面前凌辱王后吗?』这话一出王口,人就蒙了哈曼的脸。」

【斯七9】「伺候王的一个太监名叫哈波拿,说:『哈曼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作了五丈高的木架,现今立在哈曼家里。』王说:『把哈曼挂在其上。』」

【斯七10】「于是人将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王的忿怒这才止息。」

  • 哈曼是备受信任的国家重臣,不能随意处置。王忿怒地「离开酒席往御园去了」(7节),可能是细想前因后果,考虑怎样处理,也许还要照例咨询七位大臣(一13)。但是,神却不容人来决定,而是借着哈曼和哈波拿(8-9节),促使王立刻「将哈曼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10节)。
  • 「王定意要加罪与他」(7节),这句话原文四个词「כִּֽי ־כָלְתָ֥ה אֵלָ֛יו הָרָעָ֖ה」的最后一个字母连起来,就是「耶和华 יהוה‎‎」。在对哈曼的审判里,隐藏着神的名字。
  •  波斯人斜倚在榻上用餐。哈曼惊恐之余,破坏了礼节,「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8节)求情,但却适得其反,反而触怒君王、自取灭亡。「伏 נָפַל」的原文和「败落 נָפַל」是同一个字。在原文中,哈曼的智慧人和妻子三次提到「败落」(六13),正好预言了此时的场面:过去,狂傲的哈曼曾经因为犹大人末底改不肯跪拜而「怒气填胸」(三5);现在,哈曼却懦弱地「伏在」(8节)犹大女子以斯帖的面前。这是神对他的讽刺,也是神把他速速推向灭亡。
  • 「蒙了哈曼的脸」(8节),可能是执行死刑的预备。
  • 哈曼在家中「为那救王有功的末底改作了五丈高的木架」(9节),所以太监们从王宫的高坡上看得清清楚楚:这正是「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箴十六18)。「哈波拿」(9节)是七个太监之一(一10),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赶驴的人」,而「哈波拿」在神计划中的作用就像他的名字:过去,他宣召王后瓦实提,使王后被废,为以斯帖的高升开路;现在,他一句及时的话,使王不假思索地「把哈曼挂在其上」(9节),为末底改的高升开路。
  • 在这台属灵的历史剧里,剧中人并不知道一切:以斯帖可能还并不知道末底改被尊荣,王也不知道哈曼造了木架,王和哈曼都不知道以斯帖是犹大人,以斯帖和哈波拿也没有互相交流。他们都是在神的导演之下参与了这台历史大剧,整个事情的反转之快,不容人思想,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历史的方向被神扭转了过来。「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申二十一3),神百姓的仇敌被「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证明「挖陷坑的,自己必掉在其中;拆墙垣的,必为蛇所咬」(传十8),也应验了神向亚伯拉罕的应许:「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创十二3)。
  • 我们在环境的极度黑暗里,常常抱怨「我实在徒然洁净了我的心,徒然洗手表明无辜。因为,我终日遭灾难;每早晨受惩治」(诗七十三13-14)。现在,我们却被神提升到天上导演的位置,观看地上这台恶人自掘坟墓的历史剧,好「等我进了神的圣所,思想他们的结局。祢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诗七十三17-19)。圣灵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又说:『主要审判他的百姓』」(来十30),因此,当我们愤愤不平的时候,也不必关注如何去「伸冤」,而要关注自己能否在神的「审判」面前站立得住。
上图:英国画家爱德华·阿米蒂奇(Edward Armitage,1817-1896)1865年的油画作品《以斯帖的筵席 The Festival of Esther》,描绘「哈曼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斯七8),向她求情。

上图:英国画家爱德华·阿米蒂奇(Edward Armitage,1817-1896)1865年的油画作品《以斯帖的筵席 The Festival of Esther》,描绘「哈曼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斯七8),向她求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