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记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斯六1】「那夜王睡不着觉,就吩咐人取历史来,念给他听。」

【斯六2】「正遇见书上写着说:王的太监中有两个守门的,辟探和提列,想要下手害亚哈随鲁王,末底改将这事告诉王后。」

【斯六3】「王说:『末底改行了这事,赐他什么尊荣爵位没有?』伺候王的臣仆回答说:『没有赐他什么。』」

  • 本书整体是一个交错平行结构,而1-3节是本书的中心和转折点:
    • A. 王后的废立(一1-二23);
    •  B. 波斯王第一次下旨,百姓面临危机(三1-15);
    •   C. 哈曼谋害末底改(四1-五14);
    •     D. 波斯王的不眠之夜(六1-3);
    •   C1. 末底改胜过哈曼(六4-七10);
    •  B1. 波斯王第二次下旨,百姓得着拯救(八1-九32);
    • A1. 末底改的高升(十1-3)。
  • 「王睡不着觉」(1节),原文是「王的睡眠离开他」。这是神手的工作,所以希腊文七十士译本和亚兰文他尔根译本译成「主从王那里取走了睡眠」。
  • 「历史」(1节)原文是「纪念之书」,也就是宫廷年鉴。当以斯帖交出自己、等候在神面前的时候,神启用了最关键的伏笔,使整个局面峰回路转。「王睡不着觉」不是偶然失眠,「吩咐人取历史来,念给他听」(1节)也不是随意消遣,「正遇见」(2节)末底改的事迹更不是巧合,在神的护理之下,并没有真正的偶然。
  • 公正地论功行赏,事关波斯王的名誉。亚哈随鲁曾经用土地和总督职位奖赏「王的恩人 benefactor of the king」(波斯文orosangae,《历史 Histories》卷8第85章;卷9第107章),所以现在也立即决定赐给末底改「尊荣爵位」(3节)。
  • 今天,世人总以为「神竟忘记了;祂掩面永不观看」(诗十11),连信徒也常常问神:「祢为何忘记我呢」(诗四十二9;赛四十九14)?但是,只有人会「忘记神」(诗九17;申八14)、忘记恩典(申四9)、忘记誓约(申四23)、忘记密友(伯九14),而神却「总不撇下你,不灭绝你,也不忘记祂起誓与你列祖所立的约」(申四31)。神是从不误事的神,祂绝不会让我们白白受苦,也不会让我们枉然等候,正如大卫所唱的:「我几次流离,祢都记数;求祢把我眼泪装在祢的皮袋里。这不都记在祢册子上吗」(诗五十六8)?神让「万事都互相效力」(罗八28),也包括人的忘记和疏忽;祂迟迟不让末底改得着赏赐,正是为了此时让失眠的波斯王想起他的忠心,让他在最好的时间得荣耀,大大地羞辱仇敌,使百姓绝处逢生。

【斯六4】「王说:『谁在院子里?』(那时哈曼正进王宫的外院,要求王将末底改挂在他所预备的木架上。)」

【斯六5】「臣仆说:『哈曼站在院内。』王说:『叫他进来。』」

【斯六6】「哈曼就进去。王问他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当如何待他呢?』哈曼心里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不是我是谁呢?』」

  • 「谁在院子里」(4节),意思是「有哪个官员在场可以商讨此事」。这一夜,神激动亚哈随鲁王的心,撒但也激动哈曼的心。他连夜赶造木架,一大早就入宫,不除掉末底改就寝食难安。当王正准备商议如何奖赏末底改的时候(4-5节),哈曼「正进王宫的外院」(4节),准备求王处死末底改。这样的巧合,乃是神在审判之中的讽刺。
  • 之前,哈曼自以为聪明,对王避而不提「有一种民」(三8)是谁;现在,貌似糊涂的波斯王也不透露「王所喜悦尊荣的人」(6节)是谁。这也是对哈曼的讽刺,仇敌再自以为缜密,也逃不过神的鉴察,所以祂「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林前一27)。

【斯六7】「哈曼就回答说:『王所喜悦尊荣的,」

【斯六8】「当将王常穿的朝服和戴冠的御马,」

【斯六9】「都交给王极尊贵的一个大臣,命他将衣服给王所喜悦尊荣的人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斯六10】「王对哈曼说:『你速速将这衣服和马,照你所说的,向坐在朝门的犹大人末底改去行。凡你所说的,一样不可缺。』」

【斯六11】「于是哈曼将朝服给末底改穿上,使他骑上马,走遍城里的街市,在他面前宣告说:『王所喜悦尊荣的人,就如此待他。』」

  • 「王常穿的朝服」(8节),是波斯王权力和荣耀的象征,「戴冠的御马」(8节)也是波斯王的标志。哈曼的建议暴露了他觊觎王位的野心,因为他已经不满足于升官发财,而是寻求君王的尊荣(8节)。神可以「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诗八2),也可以借着哈曼的口,把尊荣大大地加在末底改的身上,叫仇敌大大蒙羞。
  • 王特别提到「犹大人末底改」(10节),表明末底改的籍贯宗族可能记在历史上,而王之前可能根本没有看过那份灭绝犹大人的谕旨(三13)。
  • 「凡你所说的,一样不可缺」(10节),对于哈曼来说,这是一个黑色幽默。口若悬河的哈曼顿时哑口无言、后悔莫及。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不但亲口提议(7-9节),而且要亲手把自己最盼望的尊荣加给最痛恨的敌人(11节)。这个世界充满了抵挡神的「哈曼」,他们虽然可能得势一时,但在公义之神的管理之下,最终都要交出自己的尊荣,因为「夏天落雪,收割时下雨,都不相宜;愚昧人得尊荣也是如此」(箴二十六1)。
上图:波斯波利斯王宫浮雕的复原图,展现了波斯宫廷的礼仪。国王穿着朝服,手持金杖。

上图:波斯波利斯王宫浮雕的复原图,展现了波斯宫廷的礼仪。国王穿着朝服,手持金杖。

【斯六12】「末底改仍回到朝门,哈曼却忧忧闷闷地蒙着头,急忙回家去了,」

【斯六13】「将所遇的一切事详细说给他的妻细利斯和他的众朋友听。他的智慧人和他的妻细利斯对他说:『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

  • 「蒙着头」,表示悲哀(撒下十五30)。
  • 「末底改仍回到朝门」(12节),心中可能充满疑惑。犹大人即将被灭族,他却莫名其妙地从仇敌那里接受了最高的尊荣(11节),只能赞叹神「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贵。祂从灰尘里抬举贫寒人,从粪堆中提拔穷乏人,使他们与王子同坐,得着荣耀的座位」(撒上二7-8)。今天,信徒在世界也处于夹缝之中,一面因着为世人谋福而受欢迎,一面因着不与世界认同而被排斥。但我们若知道「耶和华是我的力量,是我的盾牌」(诗二十八7),逼迫就不能叫我们胆寒,荣耀也不能让我们昏头,「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四12-13),凡事都能荣耀神(林前六20)。
  • 我们见证神,并不是见证自己如何爱神、如何爱人,而是见证神在我们身上的工作;因此,神的百姓并不是一帆风顺、刚强壮胆才能见证神,即使是被掳、被管教,也能在世人面前见证神的作为,因为神自己会显出祂的见证:「我必显为大,显为圣,在多国人的眼前显现;他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三十八23)。哈曼的「智慧人」(13节)可能原来不知道末底改是犹大人,所以断言「他如果是犹大人,你必不能胜他,终必在他面前败落」(13节)。神能「因敌人的缘故,从婴孩和吃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使仇敌和报仇的闭口无言」(诗八2),也能借着仇敌的口说出真相:哈曼不是在对付末底改,而是在抵挡神;「犹大人」(13节)既是神所拣选的百姓,谁想对付他们,就是「摸祂眼中的瞳人」(亚二8),所以哈曼「必不能胜他」(13节)。「恶人设谋害义人,又向他咬牙。主要笑他,因见他受罚的日子将要来到」(诗三十七12-13)
  • 「你在末底改面前始而败落」(13节),原文是「你在末底改面前已经开始败落」(英文ESV译本)。第13节原文三次提到「败落 נָפַל」,和「伏 נָפַל」是同一个字。神不但借着哈曼的口(7-8节),把尊荣加给末底改;也借着哈曼妻子的口(13节),预言了哈曼「伏在以斯帖所靠的榻上」(六8)求情的结局。
上图:大流士门中的两个立柱基石,两个柱子之间的距离超过7米。书珊波斯王宫东面的大流士门遗址,可能就是末底改所任职的朝门(斯二19;三2;四2;五9;六10)。这是一个1120平方米的泥砖建筑,位于大厅(apadana)的东侧。可能是由大流士一世提议,亚哈随鲁建造的。

上图:大流士门中的两个立柱基石,两个柱子之间的距离超过7米。书珊波斯王宫东面的大流士门遗址,可能就是末底改所任职的朝门(斯二19;三2;四2;五9;六10)。这是一个1120平方米的泥砖建筑,位于大厅(apadana)的东侧。可能是由大流士一世提议,亚哈随鲁建造的。

【斯六14】「他们还与哈曼说话的时候,王的太监来催哈曼快去赴以斯帖所预备的筵席。」

  • 古代中东人举办宴会,主人会派人催促客人赴宴(太二十二4),所以「王的太监来催哈曼」(14节)。王催着哈曼「速速」(10节)第一次赴宴,又催着哈曼「速速」(10节)去尊荣末底改,现在又催着他第二次赴宴,实际上,是神的时间赶上他了:「祂叫有智慧的中了自己的诡计,使狡诈人的计谋速速灭亡」(伯五13)。
  • 今天,当我们感到孤单、压力,求神「速速帮助我」(诗四十13;七十1;七十一12)、「速速应允我」(诗一百四十三7;六十九17)的时候,圣灵让我们从圣经的历史中看到:神护理的手从来没有离开过我们,「还有片时,恶人要归于无有;你就是细察他的住处也要归于无有。但谦卑人必承受地土,以丰盛的平安为乐」(诗三十七10-11)。所以,我们「要把下垂的手、发酸的腿挺起来;也要为自己的脚,把道路修直了,使瘸子不致歪脚,反得痊愈」(来十二12-13),因为「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赛三十七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