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记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斯二1】「这事以后,亚哈随鲁王的忿怒止息,就想念瓦实提和她所行的,并怎样降旨办她。」

【斯二2】「于是王的侍臣对王说:『不如为王寻找美貌的处女。」

【斯二3】「王可以派官在国中的各省招聚美貌的处女到书珊城(或译:宫)的女院,交给掌管女子的太监希该,给她们当用的香品。」

【斯二4】「王所喜爱的女子可以立为王后,代替瓦实提。』王以这事为美,就如此行。」

  • 「这事以后」(1节),大约是主前479年冬天。主前482-481年,亚哈随鲁王平定巴比伦叛乱之后,率领百万大军远征希腊。主前480年9月,波斯海军在萨拉米斯战役中大败,亚哈随鲁撤离希腊,在小亚细亚的撒狄过冬。他可能在撒狄期间郁郁寡欢,所以想起王后。
  • 亚哈随鲁王「想念瓦实提和她所行的」(1节),但又不能更改当年废黜王后的诏书,因此侍臣提议另选新后。「王以这事为美」(4节),实际上,是「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二十一1),为要打开以斯帖高升的路,给百姓预备拯救的出口。
上图:萨拉米斯战役(Battle of Salamis)艺术想象图。主前480年,亚哈随鲁王远征希腊。在温泉关战役中,希腊重装步兵坚守了7天,斯巴达国王及300勇士战死。9月,兵力处于劣势的希腊联军诱使波斯舰队试图封锁狭窄的萨拉米斯海峡。庞大的波斯舰队在海峡内的狭窄水域后难以展开,被早已等待于此的希腊舰队一举击溃,成为第二次希波战争的战略转折点。

上图:萨拉米斯战役(Battle of Salamis)艺术想象图。主前480年,亚哈随鲁王远征希腊。在温泉关战役中,希腊重装步兵坚守了7天,斯巴达国王及300勇士战死。9月,兵力处于劣势的希腊联军诱使波斯舰队试图封锁狭窄的萨拉米斯海峡。庞大的波斯舰队在海峡内的狭窄水域后难以展开,被早已等待于此的希腊舰队一举击溃,成为第二次希波战争的战略转折点。

【斯二5】「书珊城有一个犹大人,名叫末底改,是便雅悯人基士的曾孙,示每的孙子,睚珥的儿子。」

【斯二6】「从前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将犹大王耶哥尼雅(又名约雅斤)和百姓从耶路撒冷掳去,末底改也在其内。」

【斯二7】「末底改抚养他叔叔的女儿哈大沙(后名以斯帖),因为她没有父母。这女子又容貌俊美;她父母死了,末底改就收她为自己的女儿。」

  • 「末底改也在其内」(6节),根据原文的语法,既可以指「基士也在其内」(5节),也可以指「末底改也在其内」。「犹大王耶哥尼雅」(6节)在118年之前的「巴比伦王第八年」(王上二十四12)被掳,所以这里的意思是「末底改的家族也在其内」。
  • 「末底改」(7节)这个名字的意思可能是「微小的人」,有可能源于当时的巴比伦名字。
  • 「哈大沙」(7节)是希伯来名字,意思是「番石榴」。「番石榴」代替沙漠中的蒺藜荆棘,象征神对百姓的赦免(赛四十一19;五十五13)。「以斯帖」(7节)是波斯名字,意思是「星星」。「以斯帖 אֶסְתֵּר/es·tār’」和「哈大沙 הֲדַסָה/had·as·sä’」原文的发音接近,而番石榴的花也很像星星。
上图:以色列的番石榴花,就像一颗星星。波斯名「以斯帖」的意思是星星,希伯来名「哈大沙」的意思是番石榴。

上图:以色列的番石榴花,就像一颗星星。波斯名「以斯帖」的意思是星星,希伯来名「哈大沙」的意思是番石榴。

【斯二8】「王的谕旨传出,就招聚许多女子到书珊城,交给掌管女子的希该;以斯帖也送入王宫,交付希该。」

【斯二9】「希该喜悦以斯帖,就恩待她,急忙给她需用的香品和她所当得的分,又派所当得的七个宫女服事她,使她和她的宫女搬入女院上好的房屋。」

【斯二10】「以斯帖未曾将籍贯宗族告诉人,因为末底改嘱咐她不可叫人知道。」

【斯二11】「末底改天天在女院前边行走,要知道以斯帖平安不平安,并后事如何。」

  • 「以斯帖也送入王宫」(8节),原文是「以斯帖也被送入王宫」。民女并不能自己主动入宫,只有波斯王的官员才有权力挑选(3节)。但这里并不提是谁送以斯帖入宫,因为真正把她送入王宫的,乃是神自己。因此,虽然以斯帖是无父无母、无权无势的孤女(7节),但「希该喜悦以斯帖,就恩待她」(9节)。一切都在神的掌管之中,神若要叫以斯帖升高,什么都不能阻拦。
  • 末底改吩咐以斯帖不透露「籍贯宗族」(10节),可能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对神的百姓并不友好(拉四6)。虽然末底改并没有隐瞒自己的身分(三5),只是保护以斯帖,但也不是一个刚强的见证;因为这样,以斯帖就不能像但以理那样「立志不以王的膳和王所饮的酒玷污自己」(但一8)。
  • 希罗多德指出,波斯王必须在七个联盟的家族中挑选王后(《历史The Histories》卷3第84章)。虽然也有不少例外,但毫无背景的以斯帖即使被选中,很可能也只是长住冷宫、孤老终身的「妃嫔」(14节)。所以末底改天天挂心,「要知道以斯帖平安不平安,并后事如何」(11节)。

【斯二12】「众女子照例先洁净身体十二个月:六个月用没药油,六个月用香料和洁身之物。满了日期,然后挨次进去见亚哈随鲁王。」

【斯二13】「女子进去见王是这样:从女院到王宫的时候,凡她所要的都必给她。」

【斯二14】「晚上进去,次日回到女子第二院,交给掌管妃嫔的太监沙甲;除非王喜爱她,再提名召她,就不再进去见王。」

【斯二15】「末底改叔叔亚比孩的女儿,就是末底改收为自己女儿的以斯帖,按次序当进去见王的时候,除了掌管女子的太监希该所派定给她的,她别无所求。凡看见以斯帖的都喜悦她。」

【斯二16】「亚哈随鲁王第七年十月,就是提别月,以斯帖被引入宫见王。」

【斯二17】「王爱以斯帖过于爱众女,她在王眼前蒙宠爱比众处女更甚。王就把王后的冠冕戴在她头上,立她为王后,代替瓦实提。」

【斯二18】「王因以斯帖的缘故给众首领和臣仆设摆大筵席,又豁免各省的租税,并照王的厚意大颁赏赐。」

  • 以斯帖并没有借机要求衣服珠宝(13节),而是「别无所求」(15节),所以「凡看见以斯帖的都喜悦她」(15节)。表面上,是因为以斯帖谦卑顺服,与瓦实提的任性倔强截然不同,所以「王爱以斯帖过于爱众女」(17节),并没有考察家族的背景(20节),就「立她为王后,代替瓦实提」(17节)。但实际上,单凭人出于肉体的决定,并不能使「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五5)。宿命论者相信冥冥中有一股盲目的力量,但我们却相信凡事背后都有神旨意的管理。
  • 「提别月」(16节)是犹太历的十月,大约是阳历十二月到一月间。
  • 「亚哈随鲁王第七年十月」(16节),大约是主前479年12月,亚哈随鲁于这年秋季从撒狄回到书珊过冬,立以斯帖为王后。而「设摆大筵席,又豁免各省的租税,并照王的厚意大颁赏赐」(18节),可能是为了借机消除远征失败的影响。
  • 以斯帖的高升,给众民带来了欢乐。此时百姓还看不到神,也看不到危机的临近,但神已经暗暗为他们预备了拯救。正如「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五8);当我们还在「说恶言顶撞」祂的时候(诗一百三十九20),圣灵的工作早已在「预定得永生的人」(徒十三48)身上开始了。
上图:英国画家埃德温·朗斯登·朗(Edwin Longsden Long,1829–1891年)1878年的油画作品《以斯帖王后 Queen Esther》。

上图:英国画家埃德温·朗斯登·朗(Edwin Longsden Long,1829–1891年)1878年的油画作品《以斯帖王后 Queen Esther》。

【斯二19】「第二次招聚处女的时候,末底改坐在朝门。」

【斯二20】「以斯帖照着末底改所嘱咐的,还没有将籍贯宗族告诉人;因为以斯帖遵末底改的命,如抚养她的时候一样。」

【斯二21】「当那时候,末底改坐在朝门,王的太监中有两个守门的,辟探和提列,恼恨亚哈随鲁王,想要下手害他。」

【斯二22】「末底改知道了,就告诉王后以斯帖。以斯帖奉末底改的名,报告于王;」

【斯二23】「究察这事,果然是实,就把二人挂在木头上,将这事在王面前写于历史上。」

  • 「第二次招聚处女的时候」(19节),意思不能确定。
  • 「坐在朝门」(19节),指末底改在朝中任职。书珊城王宫的门被称为「大流士门」,是一个1120平方米的泥砖建筑,两侧设有官员办公的房间。
  • 「以斯帖照着末底改所嘱咐的,还没有将籍贯宗族告诉人」(20节),所以末底改并没有因为以斯帖而升官。他的低调谨慎,却为将来以斯帖向波斯王申诉(七3)埋下了伏笔。
  • 亚哈随鲁王树敌不少,虽然躲过了这次刺杀(23节),最终还是在主前465年被刺身亡。但到了那个时候,神已经使用亚哈随鲁成就了祂的旨意。
  • 末底改凑巧揭发了阴谋,立了大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奖赏,只是「将这事在王面前写于历史上」(23节)。无论是凑巧、遗忘、还是记录,每件事都在神的管理之中。正如神允许埃及的酒政忘记约瑟(创四十23),神也不叫末底改在这个时候显露,为要埋下将来得胜最关键的伏笔(六1-3)。神所要做的事,总是比撒但先行一步;撒但虽然可以骚扰救赎的计划,却不能改变神旨意的成就。
  • 末底改和以斯帖都是普通人,都是失败者的后代。他们的软弱正像他们的名字,只是「微小的人」,只是夜空中的小「星星」,甚至软弱到不得不使用外邦名字,被迫藏身于外邦人中间。以斯帖在宫中隐瞒了「籍贯宗族」(10、20节),既不能谨守律法,也不能显出神百姓的见证。但是,过去神使用了不守律法的参孙(士十四9),现在神也照样使用软弱微小的末底改和以斯帖。神既能使用但以理的刚强(但一8)来高抬他(但一15-18),在巴比伦王面前荣耀神(但二28);也能使用以斯帖的软弱来隐藏她,在波斯王身边埋下伏兵(七3)。当神要使用一个人的时候,并不在乎他们的地位高低或能力大小,也不在乎他们刚强还是软弱,而是单单在于神自己的权能和拣选,因为「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所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罗九16)。
上图:书珊波斯王宫东面的大流士门遗址,可能就是末底改所任职的朝门(斯二19;三2;四2;五9;六10)。这是一个1120平方米的泥砖建筑,位于大厅(apadana)的东侧。可能是由大流士一世提议,亚哈随鲁建造的。

上图:书珊波斯王宫东面的大流士门遗址,可能就是末底改所任职的朝门(斯二19;三2;四2;五9;六10)。这是一个1120平方米的泥砖建筑,位于大厅(apadana)的东侧。可能是由大流士一世提议,亚哈随鲁建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