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第1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尼十三1】「当日,人念摩西的律法书给百姓听,遇见书上写着说,亚扪人和摩押人永不可入神的会;」

【尼十三2】「因为他们没有拿食物和水来迎接以色列人,且雇了巴兰咒诅他们,但我们的神使那咒诅变为祝福。」

【尼十三3】「以色列民听见这律法,就与一切闲杂人绝交。」

  • 「当日」(1节),意思是「在那一天」。这个时间不能确定,可能指奉献礼的那天,也可能是后来的某一天。
  • 亚扪人和摩押人是以色列人的亲戚,却在百姓出埃及、进迦南的时候抵挡神的旨意,所以神吩咐:「亚扪人或是摩押人不可入耶和华的会;他们的子孙,虽过十代,也永不可入耶和华的会」(申二十三3)。导致南北分裂的罗波安王,就是所罗门与亚扪人拿玛所生的儿子(王上十四21)。
  • 「神的会」(1节),指敬拜神的聚会,也就是「耶和华的会」(申二十三1)。
  • 「闲杂人」(3节),原文是「混合、掺杂」。「与一切闲杂人绝交」(3节),指不允许他们进入圣殿敬拜。

【尼十三4】「先是蒙派管理我们神殿中库房的祭司以利亚实与多比雅结亲,」

【尼十三5】「便为他预备一间大屋子,就是从前收存素祭、乳香、器皿,和照命令供给利未人、歌唱的、守门的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并归祭司举祭的屋子。」

  • 「先是」(1节),意思是「在….之前」,可能指尼希米回到耶路撒冷之前(7节)。人实在无法倚靠自己维持神的见证,百姓纵然可以在压力下合一重建、在奋兴中「发咒起誓」(十29),但也没有办法在平常的日子里长期持守。十二年后,尼希米一离开耶路撒冷,人的肉体本相马上显露出来;百姓生活中的各种小破口,很快就给神的见证造成了极大的破洞。
  • 管理库房的「祭司以利亚实」(4节),不一定是「大祭司以利亚实」(28节)。但他竟然敢让神和神仆人的物品为「亚扪人多比雅」(四3)让道,不可能没有大祭司的允许。
  • 当尼希米还在耶路撒冷的时候,「祭司以利亚实」只是与多比雅结亲,似乎只是个人家庭的小事;但尼希米一走,他却很快就把多比雅请进了圣殿。当尼希米还在耶路撒冷的时候,多比雅只是与犹大的贵胄来往密切(六17-19),却无法进入耶路撒冷;但尼希米一走,他却不但进入了「圣城」(十一1),还在圣城的中心圣殿里有了「一间大屋子」(5节)。同样,我们的生活中也常常有一些小破口,当外面的约束还在的时候,似乎「人畜无害」;一旦约束挪去了,「亚扪人多比雅」就会很快登堂入室,占据我们的心、我们的教会,也就是圣灵的殿(林前六19;三16;林后六16)。

【尼十三6】「那时我不在耶路撒冷;因为巴比伦王亚达薛西三十二年,我回到王那里。过了多日,我向王告假。」

【尼十三7】「我来到耶路撒冷,就知道以利亚实为多比雅在神殿的院内预备屋子的那件恶事。」

【尼十三8】「我甚恼怒,就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从屋里都抛出去,」

【尼十三9】「吩咐人洁净这屋子,遂将神殿的器皿和素祭、乳香又搬进去。」

  • 「巴比伦王」(6节)是波斯王的称号之一。「巴比伦王亚达薛西三十二年」(6节),是尼希米重建城墙、担任犹大省长之后十二年(二1;五14)。
  • 「过了多日」(6节),原文是「日子结束」,并不能确定多久。
  • 「洁净这屋子」(9节),原文是复数,表明多比雅在圣殿除了有「一间大屋子」(5节),还占用了其他小房间。
  • 「抛出去」(8节)和「搬进去」(8节),原文都是加强语气。「抛出去」(8节)这个动作所表达的忿怒,就像主耶稣洁净圣殿(可十一15-16)。而「搬进去」(8节)这个动作所显出的冷静,也像主耶稣的教导(可十一17)。真正为神发义怒的人,是在圣灵管理之下怒神所怒,而不是以「发义怒」的名义放纵肉体。
  • 在我们的心中、在我们的教会里,什么是占据了圣殿的「多比雅」(7节)呢?如果我们不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8节)统统「抛出去」,将来必有一天,我们的主「必忽然进入祂的殿」(玛三1),替我们把这些取代神的东西「抛出去」。

【尼十三10】「我见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甚至供职的利未人与歌唱的俱各奔回自己的田地去了。」

【尼十三11】「我就斥责官长说:『为何离弃神的殿呢?』我便招聚利未人,使他们照旧供职。」

【尼十三12】「犹大众人就把五谷、新酒,和油的十分之一送入库房。」

【尼十三13】「我派祭司示利米雅、文士撒督,和利未人毗大雅作库官管理库房;副官是哈难。哈难是撒刻的儿子;撒刻是玛他尼的儿子。这些人都是忠信的,他们的职分是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

【尼十三14】「我的神啊,求祢因这事记念我,不要涂抹我为神的殿与其中的礼节所行的善。」

  • 十二年前,百姓曾经立约把他们「地上所产的十分之一奉给利未人」(十37),现在却是「利未人所当得的分无人供给他们」(10节)。
  • 十二年前,百姓曾经立约「不离弃我们神的殿」(十39),现在却「离弃神的殿」(11节)。
  • 虽然尼希米「把多比雅的一切家具从屋里都抛出去」(8节),但却不是一个鲁莽冲动的人。因此,当他看到利未人擅离职守的时候,并没有就事论事、责备逃兵,而是「斥责官长」(11节)。祭司与世俗妥协、官长带头「离弃神的殿」,百姓才把誓约抛到脑后,不肯记念为数不多的利未人。耶路撒冷的歌唱赞美(10节)停止了,事奉的人各寻生路,神的见证就只剩下一个空壳。
  • 有「照管神的教会」(提前三5)责任的人,不但要明察秋毫,也不可停留在指责和说教上。因此,尼希米果断及时地亡羊补牢,安排「忠信」(13节)的人负责「将所供给的分给他们的弟兄」(13节)。
  • 「礼节」(14节),原文是「岗位、看守」,意思是「事奉」(英文ESV译本)。「善」(14节),原文是「良善、慈爱、忠诚」。尼希米求神「记念」(14节),并不是在神面前自夸,而是表明他的这些忠心的行动,实在需要支取神的能力、祈求神的帮助。因为神的「记念」,绝不仅仅是记得而已,而且是祂的干预。

【尼十三15】「那些日子,我在犹大见有人在安息日榨酒(原文是踹酒榨),搬运禾捆驮在驴上,又把酒、葡萄、无花果,和各样的担子在安息日担入耶路撒冷,我就在他们卖食物的那日警戒他们。」

【尼十三16】「又有推罗人住在耶路撒冷;他们把鱼和各样货物运进来,在安息日卖给犹大人。」

【尼十三17】「我就斥责犹大的贵胄说:『你们怎么行这恶事犯了安息日呢?」

【尼十三18】「从前你们列祖岂不是这样行,以致我们神使一切灾祸临到我们和这城吗?现在你们还犯安息日,使忿怒越发临到以色列!』」

  • 十二年前,百姓曾经立约不在安息日做买卖(十31),现在却「行这恶事犯了安息日」(17节)。
  • 「推罗」(16节)是腓尼基的港口城市,航海和商业发达(结二十七12-25)。推罗的鱼都是晒干、腌制的,而鲜鱼是来自加利利海。
  • 神设立安息日,是为了让人在神里面享用安息(出二十10-11;申五15),操练对神供应的信心(出十六4-5)。应许之地是神赐给百姓的安息之地,圣城更是安息之城。但「犹大的贵胄」(17节)却不领会神让人得安息的心意,贪图方便,允许人在安息日做买卖(15-16节)。表面上,安息日做买卖可以让人得方便、得利益,但这些人眼中的利益,最终都会成为网罗,使人用利益代替福气的源头,最终是得罪神、与神的赐福无分无关。
  • 在北国被掳之前,百姓就抱怨「安息日几时过去?我们好摆开麦子」(摩八5),而到了南国被掳之前,百姓也在安息日挑着担子进出城门(耶十七21-23)。因此神宣告:「你们若不听从我,不以安息日为圣日,仍在安息日担担子,进入耶路撒冷的各门,我必在各门中点火;这火也必烧毁耶路撒冷的宫殿,不能熄灭」(耶十七27)。所以,尼希米不能不担心神的「忿怒越发临到以色列」(18节)。
  • 今天,我们的心中有什么进进出出,让我们不能安息在基督里呢?我们以为无伤大雅、方便有利的一些小事,是不是给仇敌留出的破口呢?凡是偏离神的事,起初的涓涓细流,一定会泛滥成洪水,这是千古不变的属灵定律。
上图:1856年耶路撒冷城北的大马士革门。

上图:1856年耶路撒冷城北的大马士革门。

【尼十三19】「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门有黑影的时候,我就吩咐人将门关锁,不过安息日不准开放。我又派我几个仆人管理城门,免得有人在安息日担什么担子进城。」

【尼十三20】「于是商人和贩卖各样货物的,一两次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

【尼十三21】「我就警戒他们说:『你们为何在城外住宿呢?若再这样,我必下手拿办你们。』从此以后,他们在安息日不再来了。」

【尼十三22】「我吩咐利未人洁净自己,来守城门,使安息日为圣。我的神啊,求祢因这事记念我,照祢的大慈爱怜恤我。」

  • 「城门有黑影的时候」(19节),指黄昏。以色列人以日落为一天的结束,所以「在安息日的前一日」(19节)的黄昏,就是安息日的开始。
  • 商人们「住宿在耶路撒冷城外」(20节)等候,是因为他们看透了百姓的心思,所以坐等这阵风过去。百姓若是真从心里遵守安息日,商人们也不会坚持无利之事。
  • 利未人的职责是看守圣殿的门,耶路撒冷的城门本来另有专人看守,目的是防备敌人(七2-3)。现在,尼希米安排利未人长期看守城门,不是为了防备敌人,而是为了「使安息日为圣」(22节),就像看守圣殿的门一样,所以必须「洁净自己,来守城门」(22节)。
上图:耶路撒冷老城大马士革门口的市场。

上图:耶路撒冷老城大马士革门口的市场。

【尼十三23】「那些日子,我也见犹大人娶了亚实突、亚扪、摩押的女子为妻。」

【尼十三24】「他们的儿女说话,一半是亚实突的话,不会说犹大的话,所说的是照着各族的方言。」

【尼十三25】「我就斥责他们,咒诅他们,打了他们几个人,拔下他们的头发,叫他们指着神起誓,必不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外邦人的儿子,也不为自己和儿子娶他们的女儿。」

【尼十三26】「我又说:『以色列王所罗门不是在这样的事上犯罪吗?在多国中并没有一王像他,且蒙他神所爱,神立他作以色列全国的王;然而连他也被外邦女子引诱犯罪。」

【尼十三27】「如此,我岂听你们行这大恶,娶外邦女子干犯我们的神呢?』」

  • 十二年前,百姓曾经立约「不将我们的女儿嫁给这地的居民,也不为我们的儿子娶他们的女儿」(十30),现在却「娶了亚实突、亚扪、摩押的女子为妻」(17节)。
  • 这些人如果是尼希米离开以后结婚的,现在孩子已经能说话了,说明尼希米不在耶路撒冷很可能有两年以上了。他们的儿女「不会说犹大的话」(24节),更谈不上学习律法,几代之后,与外邦人就不会再有分别,「以致圣洁的种类和这些国的民混杂」(拉九2)。
  • 「犹大的话」(24节),指希伯来语。这些人的儿女「不会说犹大的话,所说的是照着各族的方言」(24节),重点不是说什么语言,而是父亲没有办法按照神的吩咐「殷勤教训」(申六5)自己的儿女。虽然人的得救取决于个人与神之间的关系,但立约之民有责任「殷勤教训」自己的儿女,「坐在家里,行在路上,躺下,起来,都要谈论」(申六5)。
  • 同样是面对百姓与外邦人通婚,以斯拉是「撕裂衣服和外袍,拔了头发和胡须,惊惧忧闷而坐」(拉九3),尼希米却是「斥责他们,咒诅他们,打了他们几个人,拔下他们的头发」(25节)。无论是以斯拉的内敛,还是尼希米的火爆,只要不是出于肉体的情绪,都可以成就神的义。而以斯拉和尼希米所做的,就是将来主耶稣所要做的:主耶稣曾经「快到耶路撒冷,看见城,就为它哀哭」(路十九41),也曾经「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可十一15)。
  • 所罗门的衰落,是从他娶了外邦的女子开始的(王上十一1-8)。感情的破口是人最脆弱的破口之一,撒但喜欢用感情来俘虏人,把人隔断在神的见证之外。
  • 「干犯」(27节),原文是「不忠、奸诈」。今天,有些信徒以为可以借着婚姻带领未信主的配偶信主,但这样「不忠、奸诈」的见证,不但很难让配偶信主,子女也常常是跟随不信主的家长。

【尼十三28】「大祭司以利亚实的孙子、耶何耶大的一个儿子是和伦人参巴拉的女婿,我就从我这里把他赶出去。」

【尼十三29】「我的神啊,求祢记念他们的罪;因为他们玷污了祭司的职任,违背祢与祭司利未人所立的约。」

  • 律法规定,祭司「只可娶本民中的处女为妻」(利二十一14),「大祭司以利亚实的孙子」(28节)娶了参巴拉的女儿,是明知故犯。
  • 「赶出去」(28节),意思是免除「祭司的职任」(29节)。

【尼十三30】「这样,我洁净他们,使他们离绝一切外邦人,派定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使他们各尽其职。」

【尼十三31】「我又派百姓按定期献柴和初熟的土产。我的神啊,求祢记念我,施恩与我。」

  • 十二年前,百姓曾经立约「按定期将献祭的柴奉到我们神的殿里」(十34),「又定每年将我们地上初熟的土产和各样树上初熟的果子,都奉到耶和华的殿里」(十35),现在却需要尼希米再次「派百姓按定期献柴和初熟的土产」(17节)。
  • 尼希米第一次回来,是重建「圣城耶路撒冷」(十一1)。而第二次回来,却是洁净「圣城耶路撒冷」。他并不顾虑后果,也不求人的支持,更不看人的情面,而是为神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诗六十九9),一刻也不容许圣洁被玷污、真理被妥协。本章所记录的四次祷告(14、22、29、31节)表明,尼希米不但是一个靠神建造的工人,也是一位靠神争战的战士。
  • 因着人心的堕落善变,刚刚过了十二年,伟大的复兴就变得千疮百孔,「耶路撒冷中的欢声」(十二43)也消失殆尽(10节)。虽然尼希米及时地挽回了局面,重新「洁净他们,使他们离绝一切外邦人,派定祭司和利未人的班次,使他们各尽其职」(30节),百姓在此后的四百多年里也谨守安息日,但里面却越来越走样,最终变成「将薄荷、芸香并各样菜蔬献上十分之一,那公义和爱神的事反倒不行了」(路十一42)。因为人若需要别人在外面看守城门,才能「使安息日为圣」(22节),就永远也不能进入神所预备那「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来四9)。
  • 神百姓的破口从为首的「祭司」(4节)和「官长」(11节)开始,从属地的感情和利益开始,短短几年就「离弃神的殿」(11节;十39)、亏待利未人(10节;十37-39)、不守安息日(15-16节;十31)、与外邦人通婚(23-24节;十30),不按定期献柴和初熟的土产(31节;十34-35),每一样都是对誓约的违背,证明人不管怎样明白律法(八8)、认罪悔改(九2)、发咒起誓(十29)、甘心乐意(十一2)、各尽其职(十二44),都无法长久持守诚心所立的「确实的约」(九38)。因此,我们不得不承认,人需要另外一种救法:「这样,律法是我们训蒙的师傅,引我们到基督那里,使我们因信称义」(加三24)。而尼希米所重建的耶路撒冷,是为了在地上预备人可以看见的记号,等候那位真正的恢复者奉差遣「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太十五24;路十九41)。
  • 本章是旧约历史最后的记录,暂停在「求祢记念我,施恩与我」(31节)的祷告中。这不是一个欢庆的筵席,而是一个仰望的等候,但却是旧约历史最恰当的结尾。因为《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并不是旧历史的结束,而是新历史的序言,是预告「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罗八3)。神并没有长久地维持尼希米的复兴,因为神借着他所要启示的,是神见证的恢复,并不能倚靠第一个亚当里的努力,而要借着第二个亚当里的生命:「在亚当里众人都死了」(林前十五22),而「末后的亚当成了叫人活的灵」(林前十五45),并且「以祂的身体为殿」(约二11),用祂自己作为建造的根基(林前三11),把我们建造在祂的身体里(弗四11-16)。因此,旧约历史的结尾,是等候「及至时候满足,神就差遣祂的儿子,为女子所生,且生在律法以下,要把律法以下的人赎出来,叫我们得着儿子的名分」(加四4-5),用生命代替肉体的努力,把我们领到「天上的耶路撒冷」(来十二22)。等到「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启二十一2)的时候,神亲自带领的恢复就完全成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