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尼四1】「参巴拉听见我们修造城墙就发怒,大大恼恨,嗤笑犹大人,」

【尼四2】「对他弟兄和撒马利亚的军兵说:『这些软弱的犹大人做什么呢?要保护自己吗?要献祭吗?要一日成功吗?要从土堆里拿出火烧的石头再立墙吗?』」

【尼四3】「亚扪人多比雅站在旁边,说:『他们所修造的石墙,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

【尼四4】「我们的神啊,求祢垂听,因为我们被藐视。求祢使他们的毁谤归于他们的头上,使他们在掳到之地作为掠物。」

「藐视」是世界惯用的手段,为要打击人的自尊心,使人丧胆丧志。神所看重的,常常是被人「藐视」的,所以跟随主的人不必留心人的藐视,只要留心神的重视,因为基督也是「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赛五十三3)。仇敌不是藐视人,而是藐视神,所以尼希米在祷告中把仇敌的藐视带到神的面前,在祷告里化解了藐视。

【尼四5】「不要遮掩他们的罪孽,不要使他们的罪恶从你面前涂抹,因为他们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动祢的怒气。」

【尼四6】「这样,我们修造城墙,城墙就都连络,高至一半,因为百姓专心做工。」

神让百姓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为谁劳苦,所以他们能轻看藐视,专心做合神心意的工作。

【尼四7】「参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亚扪人、亚实突人听见修造耶路撒冷城墙,着手进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发怒。」

耶路撒冷此时四面受敌。北面有参巴拉和撒马利亚人,东面有多比雅和亚扪人,南边有阿拉伯人,西面有亚实突人(非利士地的居民)。

【尼四8】「大家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使城内扰乱。」

【尼四9】「然而,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又因他们的缘故,就派人看守,昼夜防备。」

神的百姓一面藉着祷告,让神去对付仇敌,一面尽上本分,醒不在自己这一面留下破口。

【尼四10】「犹大人说:『灰土尚多,扛抬的人力气已经衰败,所以我们不能建造城墙。』」

「灰土尚多,扛抬的人力气已经衰败」人一看难处、一看自己,立刻就发软,结果就是放弃神的见证,「所以我们不能建造城墙」,撒所盼望的结果就是这个「所以」。撒总是用各种方法叫人把眼睛从神的旨意上挪开,只看环境(「敌人」)、看难处(「灰土」)、看自己(「扛抬的人」)。人若是只看环境和难处,环境和难处就会把人压死。人若是只看自己,不是自高自大,就是自怜自卑,不是跑在神的前头,就是落在神的后头,感觉无力跟随神。

【尼四11】「我们的敌人且说:『趁他们不知不见,我们进入他们中间,杀他们,使工作止住。』」

【尼四12】「那靠近敌人居住的犹大人十次从各处来见我们,说:『你们必要回到我们那里。』」

【尼四13】「所以我使百姓各按宗族拿刀、拿枪、拿弓站在城墙后边低洼的空处。」

【尼四14】「我察看了,就起来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

神的百姓胜过环境和难处的方法,是单单仰望神,又明白自己争战的目的。

【尼四15】「仇敌听见我们知道他们的心意,见神也破坏他们的计谋,就不来了。我们都回到城墙那里,各做各的工。」

这些仇敌主要是采用心理攻势,他们也不敢公然违抗波斯王的谕旨。

【尼四16】「从那日起,我的仆人一半做工,一半拿枪、拿盾牌、拿弓、穿(或译:拿)铠甲,官长都站在犹大众人的后边。」

「我的仆人」是尼希米的卫队。

【尼四17】「修造城墙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

神国的建造就是争战,争战是为了建造神国。

【尼四18】「修造的人都腰间佩刀修造,吹角的人在我旁边。」

【尼四19】「我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这工程浩大,我们在城墙上相离甚远;」

【尼四20】「你们听见角声在哪里,就聚集到我们那里去。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

先是人聚集在一起,然后是神为人争战。基督身体的见证显出来,作头的基督得胜的能力也显出来。

【尼四21】「于是,我们做工,一半拿兵器,从天亮直到星宿出现的时候。」

他们最大限度地利用了白天可工作的时间。今天犹太人的安息日在周六晚上星宿出现的时候才结束。

【尼四22】「那时,我又对百姓说:『各人和他的仆人当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间保守我们,白昼做工。』」

神的百姓不是紧紧抓住自己合理的权利不放手,而是为了神的见证甘心放下合理的权利。我们要为主吃喝,也要为主不吃喝,要为主睡眠,也要为主不睡眠。

【尼四23】「这样,我和弟兄仆人,并跟从我的护兵都不脱衣服,出去打水也带兵器。」

会以「咆哮的狮子」的面目出现,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我们若象尼希米一样随时醒准备争战,仇敌就无机可趁,我们就不会被属世的事物所牵引、所陶醉,而是一心一意要完成神所做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