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尼四1】「参巴拉听见我们修造城墙就发怒,大大恼恨,嗤笑犹大人,」

【尼四2】「对他弟兄和撒马利亚的军兵说:『这些软弱的犹大人做什么呢?要保护自己吗?要献祭吗?要一日成功吗?要从土堆里拿出火烧的石头再立墙吗?』」

【尼四3】「亚扪人多比雅站在旁边,说:『他们所修造的石墙,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

  • 撒马利亚省长参巴拉在军兵的助威之下,一连发出五个夸张的问题,又安排了一位发言人来捧场(3节),很有演讲的技巧。语言是仇敌最古老的武器(创三1),「嗤笑」(1节)和「毁谤」(4节)既不需要成本、也不需要讲理,就能让神的百姓灰心丧胆(王下十八19-35)。
  • 「要保护自己吗」(2节),原文是「要为自己恢复吗」。
  • 「要献祭吗」(2节),意思是「难道献祭会使城墙产生吗」?
  • 「再立墙」(2节),原文是「使石头复活」(英文ESV译本)。耶路撒冷的城墙是用石灰岩造的,「火烧的石头」(2节)很脆弱、不能再用。但这话实际上是夸张,因为只有城门曾被烧过(一3),大部分被拆毁的石头还是可以重新利用的。
  • 「跐倒」(3节),意思是「击碎」、「爆开」。狐狸体态轻盈,动作灵巧,「就是狐狸上去也必跐倒」(3节),是讽刺城墙不堪一击。
  • 重建城墙,对周围的民族并没有威胁。参巴拉和他的同党可能担心政治、宗教、社会等利益受损,所以一再阻扰重建,但背后却是撒但的推动。今天,教会的复兴也是如此,无论信徒怎样顺服掌权者、怎样向社会表达爱心,世界对教会的兴旺都会「大大恼恨」(1节)。因为主耶稣早已说过:「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十五18-19)。
上图:生活在以色列的丘陵和平原地区的狐狸主要是赤狐(Red Fox)。赤狐又名火狐,腹部白色,腿和耳尖黑色,其他部分都是红色。

上图:生活在以色列的丘陵和平原地区的狐狸主要是赤狐(Red Fox)。赤狐又名火狐,腹部白色,腿和耳尖黑色,其他部分都是红色。

【尼四4】「我们的神啊,求祢垂听,因为我们被藐视。求祢使他们的毁谤归于他们的头上,使他们在掳到之地作为掠物。」

【尼四5】「不要遮掩他们的罪孽,不要使他们的罪恶从祢面前涂抹,因为他们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动祢的怒气。」

【尼四6】「这样,我们修造城墙,城墙就都连络,高至一半,因为百姓专心做工。」

  • 4-5节是尼希米的祷告。仇敌的「嗤笑」(1节)、「藐视」(4节)和「毁谤」(4节)非常刻薄,但尼希米却没有动怒,也没有搬出波斯王的诏书,而是把难处交给神。因为他知道,在属灵的争战中,回击仇敌最好的方式不是反唇相讥,而是恳切祷告(4-5节)和加快建造(6节)。
  • 「藐视」(4节)是仇敌的毒箭,能射进灵魂的深处,比任何的伤害更甚。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被藐视,被人厌弃;多受痛苦,常经忧患。祂被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赛五十三3)。因此,神的百姓不必介意人的「藐视」,只要留心神的重视。仇敌藐视神的百姓、阻止重建城墙,不是在藐视人,而是在藐视神、抵挡神,所以尼希米把仇敌的「藐视」带到神的面前。
  • 尼希米求神「使他们的毁谤归于他们的头上」(4节),是凭信心求神报应(来十30),与新约「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的教导并不冲突(罗十二19-21)。对于一切藐视神、抵挡神的人,我们都应当求神「不要遮掩他们的罪孽,不要使他们的罪恶从祢面前涂抹」(5节;耶十八23),因为神说过:「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撒上二30)。因为世人只有惧怕神的咒诅,才会「悔改归正」、使他们的罪「得以涂抹」(徒三19);一切用回避审判来体现爱心的做法,都是真正的残忍,实际上是把罪人推向灭亡。
  • 「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动祢的怒气」(5节),原文是「在修造的人眼前惹动许多怒气」。
  • 尼希米祷告的结果是「这样,我们修造城墙」(6节)。「百姓专心做工」(6节),是对仇敌的「藐视」最好的鄙视。
  • 虽然城墙还不够高,但百姓并没有先加高、再连接,而是先连接、再加高,「城墙就都连络,高至一半」(6节),不给仇敌留出破口。教会的复兴,也要先「堵塞破裂的地方」(7节),然后再一起往上建造。
上图:希西家时代的中坡墙(mid-slope wall),位于基训泉附近,被尼希米所修复,这段墙有8米宽。图中可见当时所用来修造的石头。英国考古学家肯扬(Kathleen Kenyon)拍摄。

上图:希西家时代的中坡墙(mid-slope wall),位于基训泉附近,被尼希米所修复,这段墙有8米宽。图中可见当时所用来修造的石头。英国考古学家肯扬(Kathleen Kenyon)拍摄。

【尼四7】「参巴拉、多比雅、阿拉伯人、亚扪人、亚实突人听见修造耶路撒冷城墙,着手进行堵塞破裂的地方,就甚发怒。」

【尼四8】「大家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使城内扰乱。」

【尼四9】「然而,我们祷告我们的神,又因他们的缘故,就派人看守,昼夜防备。」

  • 仇敌的圈子越来越大。最初只是北面撒马利亚的参巴拉和他的下属多比雅(二10),接着是南边的阿拉伯人基善(二19),现在东面的亚扪人和西面非利士地的亚实突人也加入了(7节)。耶路撒冷和阿拉伯人、亚扪人、亚实突人并不相邻,但重建城墙却使他们莫名其妙地「甚发怒」(7节),这种没来由的怒气是从撒但而来的。同样,世人憎恨教会,并不需要理由,他们绝不会承认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一5)。
  • 「谋」(8节)和「连络」(6节)原文是同一个字,意思是「绑在一起、同盟、共谋」。表明仇敌联手合谋攻击耶路撒冷,是因为看见城墙「都连络,高至一半」(6节),嗤笑已经不够了(1节),必须动手阻挠(8节)。
  • 「派人看守」(9节)原文是单数,表示只派一个哨兵,其他人继续建造。
  • 当耶路撒冷陷入四面楚歌的时候,百姓的领袖们一面借着祷告(9节),求神对付仇敌;一面尽忠防备。仇敌越「发怒」(7节),他们越祷告;仇敌越「扰乱」(9节),他们越警醒。同样,环境里的难处越大,教会的领袖越要祷告、越要冷静,不可给仇敌留下破口。

【尼四10】「犹大人说:『灰土尚多,扛抬的人力气已经衰败,所以我们不能建造城墙。』」

【尼四11】「我们的敌人且说:『趁他们不知不见,我们进入他们中间,杀他们,使工作止住。』」

【尼四12】「那靠近敌人居住的犹大人十次从各处来见我们,说:『你们必要回到我们那里。』」

【尼四13】「所以我使百姓各按宗族拿刀、拿枪、拿弓站在城墙后边低洼的空处。」

【尼四14】「我察看了,就起来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你们要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

  • 第10节原文的形式是一首哀歌。当城墙已经建到一半(6节),百姓对外「派人看守,昼夜防备」(9节)的时候,里面却日益软弱,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完成重建。他们看环境,是「灰土尚多」(10节),工作太多太难;看自己,是「扛抬的人力气已经衰败」(10节),肉体感觉无力。人看环境、看自己所得出的结论,是「所以我们不能建造城墙」(10节)。撒但所要的就是这个「所以」,牠用各种方法叫我们的眼目从神的旨意上挪开,只看环境、只看自己,就是要我们看到这个「所以」,自己给自己一个半途而废的理由。
  • 「十次」(12节),意思是「经常」。
  • 「你们必要回到我们那里」(12节),指靠近仇敌居住的百姓面临仇敌的恐吓(11节),不断催促建造者们放下工作,回去保护家人。亲情不知不觉地成为仇敌扰乱人心的工具,灰心丧胆的情绪渐渐蔓延到全体。所以尼希米告诉百姓,他们「为弟兄、儿女、妻子、家产争战」(14节)最好的方式,不是停止建造,而是尽快完成建造。因为「主是大而可畏的」(14节),百姓只管尽建造的本分,神自己会负责破坏他们的计谋」(15节)。
  • 宗族」(13节)原文是「部族、家族」,是支派与各个父家之间的单位(书七14),由长老领导。现在,尼希米不再只是安排哨兵看守(9节),而是使全民皆兵,准备争战。同一宗族」的百姓彼此扶持、互相鼓励,手拿兵器「站在城墙后边低洼的空处」(13节),故意让外面的仇敌看见城中已有防备。
  • 人若只看环境,就会被难处压垮;人若只看自己,不是跑在神的前头、自高自大,就是落在神的后头、自卑自怜。但尼希米不只是「察看」(14节)周围,更是仰脸往上看,看见「神施恩的手帮助」(二8),看见「主是大而可畏的」。这个看见使他认清了属灵争战的真相,所以有信心宣告:「不要怕他们」(14节)。今天,教会常常忘记「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14节):我们向各个方向看,就是不肯往上看;我们使用各种方法,就是不肯倚靠神。当我们的祷告越来越软弱无力的时候,神就会在我们的生命里兴起各种环境和难处,让我们经历到:信徒越「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就越有信心「不要怕他们」!

【尼四15】「仇敌听见我们知道他们的心意,见神也破坏他们的计谋,就不来了。我们都回到城墙那里,各做各的工。」

【尼四16】「从那日起,我的仆人一半做工,一半拿枪、拿盾牌、拿弓、穿(或译:拿)铠甲,官长都站在犹大众人的后边。」

【尼四17】「修造城墙的,扛抬材料的,都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

【尼四18】「修造的人都腰间佩刀修造,吹角的人在我旁边。」

【尼四19】「我对贵冑、官长,和其余的人说:『这工程浩大,我们在城墙上相离甚远;」

【尼四20】「你们听见角声在哪里,就聚集到我们那里去。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

  • 仇敌既没有勇气违抗波斯王的诏令,也没有决心付上争战的代价。虽然他们大张旗鼓地「同谋要来攻击耶路撒冷」(8节),把消息传得沸沸扬扬(11节),但和「嗤笑」(1节)、「毁谤」(4节)一样,都是想用最少的代价「使城内扰乱」(8节)。现在,他们看到心理战术已经失效,便一哄而散,「就不来了」(15节)。
  • 今天,虽然「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诗二2),但「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诗二4),因为他们只是一帮欺软怕硬的乌合之众。我们若害怕他们的威胁恫吓,环境里的任何一点难处,都会成为我们跟随神的障碍;生活中的任何一点小事,都可以作为不来聚会的理由。我们若「不要怕他们!当记念主是大而可畏的的」(14节),也将发现许多难处只是虚张声势,渐渐「就不来了」。
  • 「我的仆人」(16节),可能是尼希米的卫队。他们「拿枪、拿盾牌、拿弓、穿铠甲」(16节),是当时波斯正规军的配备,与各宗族的民兵(13节)不同。
  • 「吹角的人」(18节),原文是单数,指安排一个人随时吹响羊角报警。
  • 尼希米的祷告都带着行动,一面祷告、一面尽忠;祷告的时候完全交托,尽忠的时候全然摆上。正如英国诗人(William Blacker)所说的:「信靠神,并保持你的火药干燥!Put your trust in God, my boys, and keep your powder dry.」。
  • 仇敌虽然暂时退去了(15节),但尼希米并没有懈怠,而是继续警醒防备(16-20节)。他用角声把百姓聚集在一起(20节),不是倚靠人多势众,而是站在神的一边、紧紧跟随神,因为「我们的神必为我们争战」(20节):「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诗一百二十七1)。
  • 今天,信徒的属灵争战也是为了建造国度,国度的建造就是属灵争战的过程。当我们在基督里聚集在一起、彼此守望的时候,身体的见证才能显明出来,元首的得胜能力也会彰显出来:「因为那在你们里面的,比那在世界上的更大」(约壹四4),「神若帮助我们,谁能敌挡我们呢」(罗八31)?
上图:书珊城(Susa)大流士王宫里的波斯战士浮雕,现藏于柏林别加摩博物馆(Pergamon Museum)。尼希米的卫队,就是类似的武器装备。

上图:书珊城(Susa)大流士王宫里的波斯战士浮雕,现藏于柏林别加摩博物馆(Pergamon Museum)。尼希米的卫队,就是类似的武器装备。

【尼四21】「于是,我们做工,一半拿兵器,从天亮直到星宿出现的时候。」

【尼四22】「那时,我又对百姓说:『各人和他的仆人当在耶路撒冷住宿,好在夜间保守我们,白昼做工。』」

【尼四23】「这样,我和弟兄仆人,并跟从我的护兵都不脱衣服,出去打水也带兵器。」

  • 古人通常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申二十四15;出二十二26),「从天亮直到星宿出现的时候」(21节),指加班到晚上「星宿出现的时候」。仇敌的威胁,反而成了加快重建的动力,使百姓更加懂得「爱惜光阴」(西四5)。今天,世界越是抵挡神,也越会催逼爱神的人抓紧时间广传福音,「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弗五16)。
  • 仇敌随时可能再次乘虚而入。因此,百姓继续警醒防备,「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17节)。尼希米更是身先士卒,晚上「都不脱衣服,出去打水也带兵器」(23节)。今天,撒但会以「吼叫的狮子」(彼前五8)的面目出现,也会「装作光明的天使」(林后十一14)。因此,「趁着白日,我们必须做那差我来者的工」(约九4),也「要穿戴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弗六11)。我们若只顾大使命,却疏忽了争战,「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自己反被弃绝了」(林前九27);我们若只顾争战,却忽略了大使命,恐怕在主面前会成为「又恶又懒的仆人」(太二十五26-30)。因此,我们应当「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在做工的同时警醒祷告,才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