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尼二1】「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尼散月,在王面前摆酒,我拿起酒来奉给王。我素来在王面前没有愁容。」

神要做的事,神会自己开路,人若跑在神的前头,人就看不见路。虽然尼希米里面有了极重的负担,焦急忧愁,但他没有走在神的前头,而是忍耐等候了四个月,等候那差遣他的神发出命令。「尼散月」是波斯历的正月,阳历三、四月之间,此时仍在亚达薛西执政的第二十年,因为亚达薛西的年份在提斯利月(九、十月间)开始和结束。

【尼二2】「王对我说:『你既没有病,为什么面带愁容呢?这不是别的,必是你心中愁烦。』于是我甚惧怕。」

尼希米里面的负担在煎熬他的心,为神的见证而有的愁烦和忍耐到了极点,就在他的脸上显露出来。这时神的时候就到了,祂在人不经意的时候给尼希米开了路。

【尼二3】「我对王说:『愿王万岁!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荒凉,城门被火焚烧,我岂能面无愁容吗?』」

【尼二4】「王问我说:『你要求什么?』于是我默祷天上的神。」

神早已预告必有人「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但九25),现在神所安排出令的人出现了。尼希米是在祷告中事奉的人,他随时随地藉着祷告紧紧抓住神。

【尼二5】「我对王说:『仆人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喜欢,求王差遣我往犹大,到我列祖坟墓所在的那城去,我好重新建造。』」

神恢复的工作首先是重建圣殿,恢复人和神的交通与事奉;然后是重建城墙,恢复神国的荣耀和权柄。无论是殿的重建,还是城的重建,都需要人接受更多的拆毁,然后让神在自己身上有更多的建造。

【尼二6】「那时王后坐在王的旁边。王问我说:『你去要多少日子?几时回来?』我就定了日期。于是王喜欢差遣我去。」

王后很少出现于公众场所,这事可能发生在后宫内。史家笔下的亚达薛西王特别娇纵后妃,有求必应。可能为了让王后看见他宽宏慷慨,也可能他对尼希米信任逾常,在神所安排的环境中,王竟然答应了尼希米这个又大又敏感的要求。「我就定了日期」尼希米请假不会超过两三年,因为这已经足够往返和完成工作了,但尼希米一去十二年之久(五14),远远超过原计划。

【尼二7】「我又对王说:『王若喜欢,求王赐我诏书,通知大河西的省长准我经过,直到犹大;』

尼希米的敌人在撒马利亚、亚扪和其他犹大周围的省份,属于河西地区,所以他要求得到这一段旅程的特殊保护。

【尼二8】「『又赐诏书,通知管理王园林的亚萨,使他给我木料,做属殿营楼之门的横梁和城墙,与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

「营楼」是圣殿西北的堡垒,可能建于所罗巴伯时代,是希律建造的安东尼亚堡垒的前身。「王就允准我」王毫无保留地答应尼希米的一切要求,尼希米很清楚这后面是「神施恩的手」,是神在出令差遣他。

【尼二9】「王派了军长和马兵护送我。我到了河西的省长那里,将王的诏书交给他们。」

里面有神的差遣,外面有王的诏书,里外都有了保证,人的想法会以为重建的事一定很顺利。然而这不只是一项人间的工程,而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只要是关于神见证的恢复,一定会遇到神仇敌的抵挡。

【尼二10】「和伦人参巴拉,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听见有人来为以色列人求好处,就甚恼怒。」

「参巴拉」是撒马利亚省长,与大祭司以利亚实有姻亲关系(十三28)。「和伦」在以法莲地(书十六3,5),尼希米时代,撒马利亚人住在此城。「多比雅」可能是外约旦亚扪省一个高级官员,多比雅家族后来成为外约旦最有影响的家族之一。「为奴的」该词有时在圣经和其他文献中指政府的高级官员。

【尼二11】「我到了耶路撒冷,在那里住了三日。」

这三日可能是长途跋涉之后的休息,也可能是在等待一个满月的夜晚出去察看城墙。在尼希米的时代,若没有合适的月光,是不可能夜间察看城墙。

【尼二12】「我夜间起来,有几个人也一同起来;但神使我心里要为耶路撒冷做什么事,我并没有告诉人。除了我骑的牲口以外,也没有别的牲口在我那里。」

尼希米夜间勘察城墙,避免被人看到,不是怕泄露机密,因为仇敌从诏书里已经知道他的来意(9-10节),也不是进行工程勘察,因为他只察看了一半的城墙(15节)。尼希米是在夜间独自与神同行,在万籁俱寂中感受耶路撒冷的荒凉,体会神伤痛的心,领受从神而来的感动和催逼,然后把这份异象传递给神的百姓。

【尼二13】「当夜我出了谷门,往野狗井去(野狗:或译龙),到了粪厂门,察看耶路撒冷的城墙,见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

「谷门」在城的西南部,「野狗井」在城南,「粪厂门」离谷门一千肘(三13)。尼希米从西向东绕着城墙走,察看了大约一半城墙。

【尼二14】「我又往前,到了泉门和王池,但所骑的牲口没有地方过去。」

「泉门」在东南角,「泉」是指通往谷底的基训泉。「王池」可能是西罗亚池或所罗门池。

【尼二15】「于是夜间沿溪而上,察看城墙,又转身进入谷门,就回来了。」

「溪」是汲沦溪。

【尼二16】「我往哪里去,我做什么事,官长都不知道。我还没有告诉犹大平民、祭司、贵冑、官长,和其余做工的人。」

【尼二17】「以后,我对他们说:『我们所遭的难,耶路撒冷怎样荒凉,城门被火焚烧,你们都看见了。来吧,我们重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免得再受凌辱!』」

神的百姓在九十多年的时间里天天看着这「荒凉」,却已经麻木而没有了荒凉的感觉。尼希米把这荒凉的感觉分享给他们,让他们看见自己的需要、神国的需要。对我们个人属灵的荒凉、教会属灵的荒凉,「你们都看见了」吗?

【尼二18】「我告诉他们我神施恩的手怎样帮助我,并王对我所说的话。他们就说:『我们起来建造吧!』于是他们奋勇做这善工。」

神的百姓看见了需要,也看见「神施恩的手」已经有了动作,众人心里有了共鸣,就印证了神的时间到了。

【尼二19】「但和伦人参巴拉,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和阿拉伯人基善听见就嗤笑我们,藐视我们,说:『你们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吗?』」

这不是简单的「嗤笑」,而是给以色列人扣上了谋反的政治罪名。「基善」又名迦施慕(六6),可能是阿拉伯省长。参巴拉、多比雅和基善联合反对重建耶路撒冷城墙,都是基于本身政治或商业利益。

【尼二20】「我回答他们说:『天上的神必使我们亨通。我们作祂仆人的,要起来建造;你们却在耶路撒冷无分、无权、无纪念。』」

神在建城的开始,就藉着仇敌的恐吓,让神的百姓建立属灵争战的心思。尼希米没有搬出王的谕旨,用人所赐的权柄来驳斥仇敌,而是从始至终都单单仰望「天上的神」:1、他得到波斯王的允准,是「因我神施恩的手帮助我」(8节);2,他计划建造,因「神使我心里要为耶路撒冷作」此事(12节);3,城中犹太人响应呼吁,是因为「我告诉他们我神施恩的手怎样帮助我」(18节);4,面对仇敌的指控,他相信「天上的神必使我们亨通」(20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