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希米记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尼一1】「哈迦利亚的儿子尼希米的言语如下: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我在书珊城的宫中。」

  • 「尼希米的言语」(1节),意思是尼希米的回忆录(一至七章)。「尼希米」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安慰」。
  • 「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基斯流月」(1节),原文是「二十年基斯流月」,但很可能是「亚达薛西王二十年」(二1)。
  • 「亚达薛西」是波斯王的称号(「他的统治是通过真理」),圣经中提到两位「亚达薛西」。一位是下令停止重建圣殿的亚达薛西(拉四7)、即冈比西斯二世(《犹太古史记卷11第2章》),这位是他的孙子阿尔塔薛西斯一世(Artaxerxes I,主前465-424年在位),曾经批准以斯拉回归(拉七1)。
  • 「书珊城」(1节)是波斯王过冬的地方。当时波斯帝国共有四个王都:波斯巴利、巴比伦、书珊和亚马他,波斯王夏季在北部高地的亚马他城避暑,冬季则在西部低地的书珊过冬。
  • 「基斯流月」(1节)是古代民事历的三月、犹太历的九月,大约是主前446年阳历十一、十二月之间,所以「作王酒政的」(11节)尼希米「在书珊城的宫中」(1节)陪王一起过冬。

【尼一2】「那时,有我一个弟兄哈拿尼,同着几个人从犹大来。我问他们那些被掳归回、剩下逃脱的犹大人和耶路撒冷的光景。」

【尼一3】「他们对我说:『那些被掳归回剩下的人在犹大省遭大难,受凌辱;并且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

  • 「哈拿尼」(2节)可能是尼希米的亲兄弟或亲戚,后来被尼希米委派管理耶路撒冷(七2)。
  • 「被掳归回、剩下逃脱的犹大人」(2节)、「被掳归回剩下的人」(3节),包括跟随所罗巴伯第一批回归、以及跟随以斯拉第二批回归的百姓及其后代。「剩下逃脱的」(2节)这个说法,是《以赛亚书》中常用的,尼希米和他的兄弟使用这个词,使读者联想到以色列人「虽多如海沙,惟有剩下的归回」(赛十22),而且「到那日,以色列所剩下的和雅各家所逃脱的,不再倚靠那击打他们的,却要诚实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圣者。所剩下的,就是雅各家所剩下的,必归回全能的神」(赛十20-21),而这正是本书的重要主题。
  • 耶路撒冷周围的城墙在一百四十多年前被巴比伦军队拆毁(王下二十五10),长期没有防御能力。第一批回归的百姓曾经尝试重修城墙(拉四12),但并没有成功。这里提到的「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3节),可能是最近的另一次尝试。
  • 耶路撒冷城是神在地上的见证。当神的国度兴旺的时候,「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连络整齐的一座城」(诗一百二十二3),里面有「耶和华的殿」(诗一百二十二1)和「大卫家的宝座」(诗一百二十二5)。「耶和华的殿」代表敬拜和事奉,「大卫家的宝座」代表神国的权柄。而耶路撒冷城的被毁和重建,乃是神救赎计划中的拆毁和重建。地上的耶路撒冷城预表着「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来十二22),当基督再来的时候,必有「圣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里从天而降」(启二十一2)。
  • 虽然尼希米身处波斯帝国最繁华的首都书珊城,在王宫里工作稳定、生活安逸,却惦记着破败荒凉的耶路撒冷城(2节),心中向往神的见证、关心远方的弟兄(2节)。此时第一批百姓已经回归九十三年(拉一1),圣殿已经重建七十一年(拉六14),第二批百姓也已经回归十三年(拉七8)。虽然留在巴比伦的百姓已经过了一百四十多年属灵荒凉的生活,但神仍然在这里维持着祂的见证,为自己保留了一批关心耶路撒冷、关心国度和圣殿计划的人。今天,我们也在「巴比伦大城」(启十四8;彼前五13)安逸了很久了,有没有看见「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的光景呢?
上图:书珊城大流士一世王宫里的彩釉砖装饰面板。在蓝绿色的地面上坐着一对带翼狮身长须人,在它们上方盘旋着Ahura-Mazda(Ahura-Mazda)神的翼状盘,这是当时典型的波斯风格。

上图:书珊城大流士一世王宫里的彩釉砖装饰面板。在蓝绿色的地面上坐着一对带翼狮身长须人,在它们上方盘旋着Ahura-Mazda(Ahura-Mazda)神的翼状盘,这是当时典型的波斯风格。

【尼一4】「我听见这话,就坐下哭泣,悲哀几日,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祈祷说:」

【尼一5】「『耶和华——天上的神,大而可畏的神啊,祢向爱祢、守祢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

【尼一6】「愿祢睁眼看,侧耳听,祢仆人昼夜在祢面前为祢众仆人以色列民的祈祷,承认我们以色列人向祢所犯的罪;我与我父家都有罪了。」

【尼一7】「我们向祢所行的甚是邪恶,没有遵守祢借着仆人摩西所吩咐的诫命、律例、典章。」

【尼一8】「求祢记念所吩咐祢仆人摩西的话,说:“你们若犯罪,我就把你们分散在万民中;」

【尼一9】「但你们若归向我,谨守遵行我的诫命,你们被赶散的人虽在天涯,我也必从那里将他们招聚回来,带到我所选择立为我名的居所。”」

【尼一10】「这都是祢的仆人、祢的百姓,就是祢用大力和大能的手所救赎的。」

  • 虽然尼希米并没有在十三年前和以斯拉一起回归(拉七8),但并不表明他不够属灵。尼希米是一个以神的事为念的人,所以当耶路撒冷的坏消息传到耳中的时候(3节),他的反应是「哭泣、悲哀、禁食祈祷」(4节)。
  • 「天上的神」(4、5节)这个称呼,在旧约中大都出现在被掳之后的《历代志》、《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但以理书》。当时波斯帝国的国教是琐罗亚斯德教,主神阿胡拉·玛兹达(Ahura Mazda)被称为「天上的神」,尼希米用这么大的头衔来称呼自己的神,乃是信心的宣告。虽然「耶路撒冷的城墙拆毁,城门被火焚烧」(3节),但他却坚信神是掌管一切的「天上的神」。虽然神的百姓「遭大难,受凌辱」(3节),但神却绝不会蒙羞。因为列祖被掳巴比伦,并不是神被动的失败,而是神主动的管教(6节);无论是把百姓「分散在万民中」(8节)、还是「将他们招聚回来」(9节),都在「天地之神」的旨意之中。因着对神的准确认识,人所认为的坏消息,却成了神对尼希米的大声呼召。
  • 尼希米的祷告是一个中保的代祷(6节)。神的百姓是一个整体(出十九6),一个人犯罪,就破坏了神见证的完整。因此,尼希米没有自视清高、置身事外地指责别人,而是站在罪人的地位上,与百姓一起向神认罪(6节)。这个代祷包括三个部分:
    1. 认清真相、抓紧圣约(5节):尼希米并没有就事论事、只关心解决眼前的问题,而是清楚地看见,百姓和耶路撒冷的难处(3节),是神整个救赎历史中的一部分。神过去、现在、将来一样「大而可畏」,也一样向爱祂、守祂诫命的人「守约施慈爱」(5节)。
    2. 追溯罪因、认罪悔改(6-7节):尼希米是一个懂得堵住破口的人,他没有抱怨百姓的遭遇,而是反省这些遭遇的根源。若不是百姓的「所行的甚是邪恶」(7节),神就不会收回赐福的手;因此,百姓若不「转离他们的恶行」(代下七14),神赐福的手也不会伸出。
    3. 照着应许、求神施恩(8-11节):尼希米之所以敢为犯罪的百姓代求,是因着神自己清楚的应许(8-9节)。虽然百姓一再犯罪,但「这都是祢的仆人、祢的百姓,就是祢用大力和大能的手所救赎的」(10节)。神的救赎计划,就是要主动挽回这些全然败坏、不能主动爱祂(约壹四19)的亚当后裔;所以,「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约壹四10)。
  • 虽然尼希米是「作王酒政的」(11节),但却非常熟悉神的话语,祷告中大量引用了《申命记》和《利未记》。虽然我们在任何岗位上都能被神使用,但光有热心、没有预备,并不能成为合神使用的器皿。人只有在神的话语上忠心地预备自己,才是摆上自己、随时预备被神使用的忠心仆人;才是不轻看神所安排的岗位,在哪里都是「世上的盐、世上的光」(太五13-14)。

【尼一11】「主啊,求祢侧耳听祢仆人的祈祷,和喜爱敬畏祢名众仆人的祈祷,使祢仆人现今亨通,在王面前蒙恩。』我是作王酒政的。」

  • 「喜爱敬畏祢名」(11节),是神仆人的特点。真正认识神的人,既是敬畏神的人,也是「以神为乐」(罗五11)的人。我们因着爱神而敬畏祂,又因着敬畏神而爱祂,「当存畏惧事奉耶和华,又当存战兢而快乐」(诗二11)。
  • 「在王面前蒙恩」(11节),原文是「在这人面前蒙恩」,表明尼希米清楚地知道,在「天上的神」(5节)面前,地上的王只不过是个人。
  • 「使祢仆人现今亨通,在王面前蒙恩」(11节),是求神让自己能顺利地向波斯王提出大胆的要求(二4)。表面上,是尼希米先求神,神再开路;实际上,是神先把负担放入尼希米的心中(3节),然后他才回应呼召、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
  • 尼希米并不是有经验的建筑师,也没有做过大工程的领导者,但却要带领百姓重建城墙,这是他过去从来没有想过的事。今天,神也常常让既没有经验、也没有能力的信徒,心中却满了事奉的负担。我们若没有呼召,就不要出头;但如果确认了呼召,就不必惧怕,因为主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十一30)。正如尼希米回应神的呼召,并不是凭着自己的关系、地位、经验或努力,完全是倚靠「神施恩的手」(二8)。
  • 「酒政」(11节)的职责是为君王选酒、试酒、倒酒,防范有人在酒中下毒,伺候君王宴乐。亚达薛西王的父亲亚哈随鲁(Xerxes I,即薛西王一世,主前486-465年在位)被权臣阿尔达班(Artabanus)联合宫中的太监暗杀,因此,亚达薛西的「酒政」是个既被信任、又如履薄冰的职位(创四十1)。
  • 「我是作王酒政的」(11节),这句话把读者拉回到现实:原来尼希米根本管不了这些事!尼希米虽然受到波斯王的信任,也关心回归百姓的光景,但并不像以斯拉是神所选立的「祭司」(拉七11)、学识渊博的「文士」(拉七6),也不像但以理是「大蒙眷爱」(但十11)的先知、位高权重的「总长」(但六2);他只是个给王倒酒的「酒政」,并不是一位属灵的领袖,也没有权力改变耶路撒冷的局面,反而要在王面前谨小慎微(二2),免得引起猜疑。本章的这个结尾,使我们不得不思想:既然尼希米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为耶路撒冷操心,会不会多管闲事、祸从口出呢?既然蒙召的信徒「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林前一26),我们为神的国度和旨意祷告(太六10),是不是有点眼高手低、热心过度呢?
上图: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共有四个王都:波斯巴利、巴比伦、书珊和亚马他。波斯王夏季在北部高地的亚马他城避暑,冬季则在西部低地的书珊过冬。

上图: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共有四个王都:波斯巴利、巴比伦、书珊和亚马他。波斯王夏季在北部高地的亚马他城避暑,冬季则在西部低地的书珊过冬。

《以斯拉记-尼希米记》背景

在希伯来文圣经中,《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是同一卷书,希伯来名是「以斯拉 עֶזְרָא / Ezrā。希腊文《七十士译本》译成之后不久,犹太人把这卷书分为《以斯拉记上、下》,后来又将《以斯拉记下》称为《尼希米记》。《以斯拉记-尼希米记》记录了波斯帝国统治期间,神先后兴起了所罗巴伯、以斯拉和尼希米三位领袖,带领被掳的余民回归耶路撒冷,完成重建圣殿、重建百姓和重建城墙的百年复兴史。这段历史从主前538年一直到主前423年以后,对应于中国的春秋末期,先知哈该(哈一1)、撒迦利亚(亚一1)和玛拉基在此期间事奉。

传统认为,《以斯拉记-尼希米记》的作者是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但并不能确定。本书的内容取材广泛,包括官方文件、家谱、名单、以斯拉的回忆录和尼希米的回忆录。其中波斯帝国官方文件的原文是亚兰文(拉一2-4;四8–22;五7–17;六3–12;七12–26)。书中的内容是按照属灵启示的顺序排列的:首先必须重建圣殿(拉一-六章),然后才能重建百姓(拉七-十章),最后才是重建城墙(尼一-十三章),三位领袖的使命也是循序渐进。所以本书有一些历史事件并未按照时间顺序来记录。

在希伯来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以斯拉记-尼希米记》位于《历代志》之前,是《圣卷》的倒数第二卷,也是整本希伯来圣经《塔纳赫》倒数第二卷。《塔纳赫》的名字Tanakh由三个单词的开头字母组成,代表以下三部分、24卷书:

  • 《妥拉》(Torah / תורה):意思是「指导、教导」,共5卷。顺序是: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和申命记。
  • 《先知书》(Navim / נביאים):意思是「先知们」,共8卷。现代顺序是: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后期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十二先知书)。
  • 《圣卷》(Ketuvim  / כתובים):意思是「作品集」,共11卷。现代顺序是:诗歌(诗篇、箴言、约伯记),五小卷(雅歌、路得记、耶利米哀歌、传道书、以斯帖记),历史书(但以理书、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历代志)。

早在南国犹大被掳之前,先知耶利米就已经预言:「耶和华如此说:为巴比伦所定的七十年满了以后,我要眷顾你们,向你们成就我的恩言,使你们仍回此地」(耶二十九10)。虽然新巴比伦帝国从来都不肯释放俘虏,但神的话语高过地上的一切强权(赛十5)。先知以赛亚在两百多年前就宣告了神的预言:「我——耶和华所膏的古列;我搀扶他的右手,使列国降伏在他面前。我也要放松列王的腰带,使城门在他面前敞开,不得关闭」(赛四十五1)。主前539年10月12日晚上,巴比伦王伯沙撒放肆地使用圣殿的器皿大宴群臣,向偶像致敬。波斯大军当晚就攻陷了巴比伦城(但五1-31),应验了先知的预言。

波斯人是现代伊朗的一个民族。阿契美尼德(Achaemenid)部落的古列(Cyrus the Great,又译为居鲁士二世、居鲁士大帝、塞鲁士)于主前559年自称波斯王,附庸于他外公统治的玛代王国。主前549年,古列征服了玛代,自称玛代王。主前547年,古列征服了吕底亚和小亚细亚,自称吕底亚王。主前539年,古列攻陷了巴比伦,自称巴比伦王,缔造了亘古未有的超级大国,疆土从西方的小亚细亚延伸到东方的印度河。与亚述和巴比伦的高压统治相反,古列王心胸宽广,对被征服的国家采取宽容的怀柔政策,下诏重建各民族的神庙,允许各民族一定程度的自治,以避免广大帝国的内乱。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国教是祆教(Zoroastrianism,又称琐罗亚斯德教或拜火教),他们把被征服民族的神明看作隶属于祆教主神阿胡拉·玛兹达(Ahura Mazda)的天军,帮助光明之神与黑暗之神阿里曼(Ahriman)争战。因此,古列王并不介意把感谢归于被认为助他得胜的外族神明,并且把自己塑造成被各族神明所拣选的解放者和统治者:在巴比伦人中,他是被马尔杜克神拣选的,保证玛尔杜克神庙不遭毁坏;在以色列人中,他是被耶和华神拣选的,资助重建圣殿。因此,在波斯帝国两百多年(主前549-330年)的统治期间,中东基本维持和平,文化艺术得以兴盛,是形成新约犹太民族最重要的时期。

主前538年,「波斯王古列元年」(拉一1),所罗巴伯带领第一批被掳的余民回归耶路撒冷(拉二1-三1),次年开始重建圣殿(拉三8-13)。

主前530年,古列王在中亚阵亡,其子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主前530-522年在位)继位。圣殿的重建工程因仇敌控告,被下令停工(拉四7-22)了九年多(《犹太古史记》卷11第2章第30节)。冈比西斯二世于主前525年征服埃及,许多埃及的庙宇遭到亵渎和破坏,却保留了当地的犹大会堂。耶路撒冷位于巴比伦和埃及之间的道路上,是波斯帝国重点维稳的地方。

主前522年,冈比西斯二世在从埃及回国的路上去世,王室远支大流士一世(Darius the Great,主前522-486年在位)、即大利乌继位。此时先知哈该和撒迦利亚开始事奉,圣殿的重建工程得以继续。主前516年,圣殿于「大利乌王第六年」(拉六15)完成重建。之后,大流士一世于主前490年在入侵希腊的马拉松战役中失败。

主前486年,大流士一世与古列女儿的儿子亚哈随鲁(Xerxes I,即薛西斯一世,主前486-465年在位)继位。亚哈随鲁于主前480年在入侵希腊的萨拉米斯海战中失败,之后,以斯帖于「亚哈随鲁王第七年」(斯二16)成为王后,保护犹大人免受灭顶之灾。

主前465年,亚哈随鲁在政变中被杀,其子亚达薛西(Artaxerxes I,即阿尔塔薛西斯一世,主前465-424年在位)继位。主前460-454年,亚达薛西镇压了希腊支持的埃及起义。在此期间,以斯拉于「亚达薛西王第七年」(拉七7)带领第二批余民回归,重建百姓。主前449年,波斯和希腊签订卡里阿斯和约(Peace of Callias),带来了三十多年的和平。几年之后,尼希米于「亚达薛西王二十年」(尼二1)带领第三批余民回归,重建耶路撒冷城墙。

这一百年的史实表明,地上超级帝国的历史,完全是在神的管理之下。虽然神的百姓已经成为一小群余民,但他们仍然是「天地之神的仆人」(拉五11)。「以斯拉」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帮助」,这个最初的书名贴切地表明了本书的主题:《以斯拉记-尼希米记》反复强调创造天地之神的「帮助」(拉一4、6;五2;七6、9、28;八18、22、36;十4;尼二8、18),国度和圣殿的恢复,并不需要人的帮助,因为「我们神施恩的手必帮助一切寻求祂的」(拉八22);而书中频繁出现的献祭、祷告和律法,正是百姓领受神恩典的媒介。因着神施恩之手的帮助,被掳的余民不但归回耶路撒冷(赛十22),更「归回全能的神」(赛十21);不但重建了圣殿和圣城,更重建了「圣洁的种类」(拉九2)。经过了被掳和恢复,百姓痛定思痛,认清了失败的根源,重新与神立约(拉十3;尼九38),立志分别为圣、彻底与偶像和外邦恶俗决裂。

虽然国度并没有政治上的主权,百姓还没有完全恢复与神的正常关系,但却比起任何一个独立的时期更符合自己的身分、更像他们该有的样子。神做工的法则是永不改变的,今天,每个重生得救的信徒也都要在圣灵的帮助下,经历属灵的复兴。神同样要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罗八28),好把我们建成合乎「神借着圣灵居住」(弗二22)的「圣灵的殿」(林前六19)。

上图:波斯第一帝国的最大疆域。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主前550年-前330年),也称波斯第一帝国,是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极盛时期的领土疆域东起印度河平原,西至小亚细亚、欧洲的巴尔干半岛的色雷斯,西南至埃及、利比亚、努比亚和阿比西尼亚。主前480年代大流士一世去世时的波斯帝国,领土面积约为600万平方公里,人口峰值约为1800万。

上图:波斯第一帝国的最大疆域。阿契美尼德王朝(Achaemenid Empire,主前550年-前330年),也称波斯第一帝国,是历史上第一个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帝国。极盛时期的领土疆域东起印度河平原,西至小亚细亚、欧洲的巴尔干半岛的色雷斯,西南至埃及、利比亚、努比亚和阿比西尼亚。主前480年代大流士一世去世时的波斯帝国,领土面积约为600万平方公里,人口峰值约为18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