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记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拉六1】「于是大流士王降旨,要寻察典籍库内,就是在巴比伦藏宝物之处;」

【拉六2】「在玛代省亚马他城的宫内寻得一卷,其中记着说:」

【拉六3】「『古列王元年,他降旨论到耶路撒冷神的殿,要建造这殿为献祭之处,坚立殿的根基。殿高六十肘,宽六十肘,」

【拉六4】「用三层大石头,一层新木头,经费要出于王库;」

【拉六5】「并且神殿的金银器皿,就是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的殿中掠到巴比伦的,要归还带到耶路撒冷的殿中,各按原处放在神的殿里。』」

  • 「玛代省」(2节)位于现代伊朗的西北部。「亚马他城」(2节)是玛代国的故都,即伊朗北部山区的马哈丹(Hamadan)。当时波斯帝国共有四个王都:波斯巴利、巴比伦、书珊和亚马他,古列王轮流在这四个王都居住,夏季在北部高地的亚马他城避暑,冬季则在西部低地的书珊过冬。
  • 「殿高六十肘,宽六十肘」(3节),高度是所罗门圣殿的两倍,宽度是三倍(王上六2),长度可能与宽度一样(《犹太古史记》卷11第4章99节)。而新约时代的希律王觉得这还不够宏伟,又加高了六十肘(《犹太古史记》卷15第11章385节)
  • 「用三层大石头,一层新木头」(4节),可能是强调按照所罗门圣殿的设计(王六36)。
  • 「经费要出于王库」(4节),指建殿的费用由波斯国库支付。
  • 在幅员辽阔的波斯帝国中,耶路撒冷圣殿的重建实在是偏远小地方的一件小事,但因着神的管理,大流士王却非常认真地处理这件事。根据犹太史学家约瑟夫的记载(《犹太古史记》卷11第3章), 大流士一世原是平民,他向神立约,登基后要归还巴比伦境内所有的圣殿器皿。所罗巴伯原来就认识大流士,后来成为大流士王的三个随身侍卫之一,在王面前应对得当,蒙王批准资助重建圣殿。
上图:从亚马他城(Ecbatana)出土的黄金角状酒杯(Golden rhyton),是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时期的文物,收藏在伊朗国家博物馆。

上图:从亚马他城(Ecbatana)出土的黄金角状酒杯(Golden rhyton),是波斯阿契美尼德帝国时期的文物,收藏在伊朗国家博物馆。

【拉六6】「『现在河西的总督达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你们的同党,就是住河西的亚法萨迦人,你们当远离他们。」

【拉六7】「不要拦阻神殿的工作,任凭犹大人的省长和犹大人的长老在原处建造神的这殿。」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二十一1),仇敌的控告,却换来了君王的支持。大流士王的旨意完全符合神恢复的原则:「任凭犹大人的省长和犹大人的长老在原处建造神的这殿」(7节),排除仇敌的掺杂(四2-3)。

【拉六8】「我又降旨,吩咐你们向犹大人的长老为建造神的殿当怎样行,就是从河西的款项中,急速拨取贡银作他们的经费,免得耽误工作。」

【拉六9】「他们与天上的神献燔祭所需用的公牛犊、公绵羊、绵羊羔,并所用的麦子、盐、酒、油,都要照耶路撒冷祭司的话,每日供给他们,不得有误;」

【拉六10】「好叫他们献馨香的祭给天上的神,又为王和王众子的寿命祈祷。」

  • 「我又降旨」(8节),指在古列王的原诏书之外,再加上大流士王的意旨。
  • 「河西的款项」(8节),指幼发拉底河以西的税收。「拨取贡银」(8节),指从税收中抽取一部分。
  • 「急速」(8节)这个词,与之前的「工程就停止了」(8节)形成鲜明对比。无论是过去「工程就停止了」,还是现在的「急速」,背后都是神的时间和神的手。
  • 大流士王动用税收帮助重建圣殿(8节),又谕令每日供应祭物(9节),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10节),但却应验了神借着先知哈该所发表的预言:「我必震动万国;万国的珍宝必都运来,我就使这殿满了荣耀」(该二7),因为「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该二8),「这殿后来的荣耀必大过先前的荣耀」(该二9) 。君王的权势再大、动机再自私,也不过是神所使用的器皿;神的百姓若是学会给神让路,而不是自己出头,神就会显明祂自己的工作,完成祂所要做成的一切。

【拉六11】「我再降旨,无论谁更改这命令,必从他房屋中拆出一根梁来,把他举起,悬在其上,又使他的房屋成为粪堆。」

【拉六12】「若有王和民伸手更改这命令,拆毁这殿,愿那使耶路撒冷的殿作为祂名居所的神将他们灭绝。我——大流士降这旨意,当速速遵行。』」

  • 11-12节是古代波斯王的诏书在结束之前,对违抗者的咒诅和警告。大流士王刚刚平定各地的叛乱,所以这句话使河西总督更加认真地「急速遵行」(13节)。
  • 「那使耶路撒冷的殿作为祂名居所的神」(12节),这是引用《申命记》(申十二11)。大流士王的诏书中详细而准确地列出了献祭所用的祭牲和祭物(9节),并且正确地称呼神的名,表明大流士王身边很可能有以色列人参与诏书的拟定。
上图:书珊城(Susa)大流士王宫里的波斯战士浮雕,现藏于柏林别加摩博物馆(Pergamon Museum)。

上图:书珊城(Susa)大流士王宫里的波斯战士浮雕,现藏于柏林别加摩博物馆(Pergamon Museum)。

【拉六13】「于是,河西总督达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们的同党,因大流士王所发的命令,就急速遵行。」

【拉六14】「犹大长老因先知哈该和易多的孙子撒迦利亚所说劝勉的话就建造这殿,凡事亨通。他们遵着以色列神的命令和波斯王古列、大流士、亚达薛西的旨意,建造完毕。」

【拉六15】「大流士王第六年,亚达月初三日,这殿修成了。」

  • 百姓跟上了神的话,就不再看环境,而是单单注意神的话,把「以色列神的命令」(14节)放在「波斯王古列、大流士、亚达薛西的旨意」(14节)之前。而「波斯王古列、大流士、亚达薛西的旨意」,都在神的掌管之下。
  • 这位「亚达薛西」(14节),指后来派以斯拉和尼希米率领携带金银和器皿回耶路撒冷(七11-27;尼二7-8)的王。
  • 「大流士王第六年,亚达月初三日」(15节),大约是主前516年的阳历三月中旬,正好是主前586年圣殿被毁之后七十年。「亚达月」(15节)是犹太历的十二月,也就是正月的逾越节前夕。
  • 「这殿修成了」(15节),被称为「第二圣殿」,比所罗门所建的第一圣殿还多矗立了一百多年。「第二圣殿」经历了五百多年不断的维修,后来被大希律重建的宏伟圣殿取代,最后于主后70年被罗马军队摧毁。
  • 人走上了神的路,神就负责挪去路上的难处。人向着神的心对了,神就得着了人,这就是神恢复的目的。今天,我们也当省察自己在神面前的心,让基督「在凡事上居首位」(西一18):「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

【拉六16】「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并其余被掳归回的人都欢欢喜喜地行奉献神殿的礼。」

【拉六17】「行奉献神殿的礼就献公牛一百只,公绵羊二百只,绵羊羔四百只,又照以色列支派的数目献公山羊十二只,为以色列众人作赎罪祭;」

【拉六18】「且派祭司和利未人按着班次在耶路撒冷事奉神,是照摩西律法书上所写的。

  • 圣殿完工之后,本书就不再提到「撒拉铁的儿子所罗巴伯和约萨达的儿子耶书亚」(五2)、「先知哈该和易多的孙子撒迦利亚」(14节),而是提到「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并其余被掳归回的人」(16节)。属灵的领袖在争战的时候,应当报上自己的名字(五4),显明对神的信心;而在得胜的时候,应当隐藏自己的名字,显明基督的身体。
  • 「以色列支派的数目」(17节)是十二,回归重建圣殿的百姓以犹大和便雅悯支派为主,但也包括了其他各支派。
  • 回归的百姓「照以色列支派的数目献公山羊十二只,为以色列众人作赎罪祭」(17节),就像当年摩西在旷野第一次立起会幕试,十二支派所做的一样(民七11-82)。这表明百姓站在十二支派合一的地位里寻求赦罪的恩典,摸着了神的心意,恢复了神在地上的见证。
  • 百姓不但重建了圣殿,也「照摩西律法书上所写的」(18节)恢复了献祭和事奉。神的救赎,就是把人恢复到神起初创造的心意里去,恢复与神的交通和敬拜;教会的复兴,就是把教会恢复到山上的样式里去(出二十五9),按照真理的实际,「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四24)。

【拉六19】「正月十四日,被掳归回的人守逾越节。」

【拉六20】「原来,祭司和利未人一同自洁,无一人不洁净。利未人为被掳归回的众人和他们的弟兄众祭司,并为自己宰逾越节的羊羔。」

【拉六21】「从掳到之地归回的以色列人和一切除掉所染外邦人污秽、归附他们、要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人都吃这羊羔,」

【拉六22】「欢欢喜喜地守除酵节七日;因为耶和华使他们欢喜,又使亚述王的心转向他们,坚固他们的手,作以色列神殿的工程。」

  • 第一批回归的利未人才三百多人(二40-42),他们要为「四万二千三百六十名」(二64)会众宰杀逾越节的羊羔(20节),工作量非常庞大。但「祭司和利未人一同自洁,无一人不洁净」(20节),人人同心事奉,与希西家时代许多祭司的不洁净形成鲜明对比(代下三十24)。
  • 约西亚重修圣殿之后的逾越节,百姓规规矩矩,但却不见喜乐(代下三十五1-18)。但圣殿重建之后的逾越节,百姓却和希西家洁净圣殿之后的逾越节一样「欢欢喜喜」(22节;代下三十23),「因为耶和华使他们欢喜」(22节)。这个逾越节代表被掳回归的百姓的第二次出埃及(赛四十三14-17;四十八20-21),表达了神恢复的目的:不单让人恢复与神的交通和事奉,更让人在「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林前五5)里「欢欢喜喜」地享用神。我们满有喜乐地活在羔羊基督里,就是活在神荣耀的恢复里。
  • 守逾越节的重点是「宰逾越节的羊羔」(20节)和「吃这羊羔」(21节),当时吃逾越节羊羔的人有两种人:1、「从掳到之地归回的以色列人」(21节);2、「一切除掉所染外邦人污秽、归附他们、要寻求耶和华——以色列神的人」(21节)。虽然百姓不允许信仰掺杂的外邦人参与重建圣殿(四3),但却欢迎寻求神的外邦人吃逾越节的羊羔。因为神所设立的逾越节从一开始就欢迎外邦人(出十二48-49),「这就是神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林后五19)。
  • 「亚述王」(22节)是波斯王的称号之一。波斯帝国继承了巴比伦和亚述的版图,所以波斯王以巴比伦王和亚述王自居。本书特地用「巴比伦王」(五13)和「亚述王」来称呼波斯王古列,表明神过去怎样借着亚述王和巴比伦王来管教祂的百姓(四2;五12;赛十5),现在也照样借着亚述王和巴比伦王来恢复祂的百姓。历史始终掌握在神的手中,将来「以色列必与埃及、亚述三国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赛十九24)。
  • 神亲自干预环境,「使亚述王的心转向他们,坚固他们的手」(22节),终于完成了圣殿的重建。今天正是神建造属灵的圣殿教会的时候,虽然神可以使用外邦君王的金银重建圣殿,也可以使用信徒的才能建造教会,但神也借着重建圣殿的历史显明:祂所定意的建造「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亚四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