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拉记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拉四1】「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建造殿宇,」

神在做恢复的工作,撒也在做破坏的工作,在最后的结局没有显露出来以前,这个循环就不会停止。「犹大和便雅悯」他们是南国被掳前的两大支派,在此以他们代表被掳归回的人;其实,归回的人包括其他各支派(四3)。

【拉四2】「就去见所罗巴伯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神,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神。』」

亚述王以撒哈顿曾从巴比伦等地迁移外族人到撒马利亚居住(王下十七34),他们不把耶和华当作惟一的神,信仰是掺杂的(王下十七41)。用似是而非的事物来代替唯一的真神是撒对付神常用的方法,不管是政治的掺杂、偶像的掺杂、世风的掺杂、还是人意的掺杂,只要把属肉体的事物掺杂在属灵的事物中,就损害神恢复的工作,甚至叫神的子民接受了掺杂还以为是热心事奉。

【拉四3】「但所罗巴伯、耶书亚,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我们建造神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古列所吩咐的。』」

神不能容忍掺杂,神的见证只有神的子民才能承担,掺杂就危害了神的见证。在以往的历史中,以色列人的失败就是从掺杂开始,慢慢发展到远离神、背弃神。所以当仇敌带着敬虔的伪装来到的时候,专心向神的以色列领袖们守住了地位,堵住了破口,没有被眼前的好处吸引,也不顾虑会引来的反对和攻击。今天因着守住地位所带来的损失,将来都要成为神手中递出的赏赐。「所罗巴伯」是当时的省长,「耶书亚」是当时的大祭司(该一1)。

【拉四4】「那地的民,就在犹大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扰乱他们;」

圣殿的重建并不妨碍「那地的民」,也不损害他们,但他们的背后有撒的手,目的是对付神。软的不行,就转向硬的,明的不行,就转向暗的。

【拉四5】「从波斯王古列年间,直到波斯王大流士登基的时候,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

「大流士」即大流士一世(Darius I,又译为「大利乌」,主前522-486年在位)。圣殿在仇敌的不断骚扰中建造了十五年,而在大流士登基后停工了一年。

【拉四6】「在亚哈随鲁才登基的时候,上本控告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亚哈随鲁」是波斯第四任国王,于主前486年登基,此时圣殿已经建成(主前516年)约三十年,故所控告的事应是指犹太人重建城墙。

【拉四7】「亚达薛西年间,比施兰、米特利达、他别,和他们的同党上本奏告波斯王亚达薛西。本章是用亚兰文字,亚兰方言。」

「亚达薛西」是波斯王的称号,圣经中提到两位「亚达薛西」。这位亚达薛西是于主前530-522年在位的古列王之子冈比西斯二世(见《犹太古史记卷11第2章》),另一位亚达薛西是波斯第五任国王(七7,尼一1),于主前465-424年在位,曾先后批准以斯拉(七1)和尼希米(尼一1)带领犹太人回耶路撒冷。「本章」指奏章。「亚兰文字」是当时的国际外交语言。

【拉四8】「省长利宏、书记伸帅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亚达薛西王。」

「省长利宏」是当时波斯帝国的撒马利亚省长。「书记伸帅」是当时王室所派驻撒马利亚省长身边的代表,用来牵制各省首长,以防叛变。

【拉四9】「省长利宏、书记伸帅,和同党的底拿人、亚法萨提迦人、他毗拉人、亚法撒人、亚基卫人、巴比伦人、书珊迦人、底亥人、以拦人,」

【拉四10】「和尊大的亚斯那巴所迁移、安置在撒马利亚城,并大河西一带地方的人等,」

「亚斯那巴」可能是最后一代亚述王亚述巴尼帕(主前668~626)的误拼。「大河西一带地方」指幼发拉底大河以西的波斯帝国辖境,是一个包括巴比伦、亚兰、腓尼基和巴勒斯坦的巨大行省。

【拉四11】「上奏亚达薛西王说:『河西的臣民云云:」

【拉四12】「王该知道,从王那里上到我们这里的犹大人,已经到耶路撒冷重建这反叛恶劣的城,筑立根基,建造城墙。」

「反叛恶劣的城」指耶路撒冷城;在巴比伦王时代,犹大国的最后三个王曾一再的反叛。

【拉四13】「如今王该知道,他们若建造这城,城墙完毕就不再与王进贡,交课,纳税,终久王必受亏损。」

「进贡」指属国向宗主国纳贡。「交课」指交纳消费税。「纳税」指交纳进口关税。

【拉四14】「我们既食御盐,不忍见王吃亏,因此奏告于王。」

「既食御盐」意指食君之禄。

【拉四15】「请王考察先王的实录,必在其上查知这城是反叛的城,与列王和各省有害;自古以来,其中常有悖逆的事,因此这城曾被拆毁。」

「列王」指波斯帝国成立以前的历代王朝;「各省」指邻近巴勒斯坦各省。

【拉四16】「我们谨奏王知,这城若再建造,城墙完毕,河西之地王就无分了。』」

「河西之地」指幼发拉底大河以西。

【拉四17】「那时王谕覆省长利宏、书记伸帅,和他们的同党,就是住撒马利亚并河西一带地方的人,说:『愿你们平安云云。」

【拉四18】「你们所上的本,已经明读在我面前。」

「明读」把奏章从亚兰语翻译成波斯语。

【拉四19】「我已命人考查,得知此城古来果然背叛列王,其中常有反叛悖逆的事。」

「背叛列王」指背叛亚述王(王下十八7)和巴比伦王(王下二十四1;二十五1)。

【拉四20】「从前耶路撒冷也有大君王统管河西全地,人就给他们进贡,交课,纳税。」

「大君王统管河西全地」指大卫和所罗门时代,领土曾经达于亚述域内。

【拉四21】「现在你们要出告示命这些人停工,使这城不得建造,等我降旨。」

《犹太古史记卷11第2章》说圣殿重建工程中断了9年多,所以停工令可能是在主前530年冈比西斯二世登基之初发出的。「等我降旨」冈比斯二世还没有降下新的旨意,就于主前522年死于征伐埃及回国途中。

【拉四22】「你们当谨慎,不可迟延,为何容害加重,使王受亏损呢?』」

【拉四23】「亚达薛西王的上谕读在利宏和书记伸帅,并他们的同党面前,他们就急忙往耶路撒冷去见犹大人,用势力强迫他们停工。」

王的命令仅叫他们停建耶路撒冷的城墙,但这些官员却使用武力强行拆毁城墙、焚烧城门(尼一3)。

【拉四24】「于是,在耶路撒冷神殿的工程就停止了,直停到波斯王大流士第二年。」

6-23节是插叙后来仇敌阻碍修建城墙的图谋,本节开始接续第5节。圣殿在亚达薛西(冈比西斯二世)登基后停工9年多,但神的恢复却没有停止,因为殿是恢复的外表,人是恢复的中心。神允许重建工程的中断,是为了显明人的肉体本相,让神的百姓不敢再依靠自己的所有和所能,也不敢依靠君王的权势,以为「是照波斯王古列所吩咐的」(3节)就没人敢阻挡。这工程实际是一场属灵的争战,出于神的工作只能依靠神来成就。这样的显明把人催到神面前,依靠神、支取神,从人心里开始「祭司的国度」的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