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3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三十五1】「约西亚在耶路撒冷向耶和华守逾越节。正月十四日,就宰了逾越节的羊羔。」

【代下三十五2】「王分派祭司各尽其职,又勉励他们办耶和华殿中的事;」

【代下三十五3】「又对那归耶和华为圣、教训以色列人的利未人说:『你们将圣约柜安放在以色列王大卫儿子所罗门建造的殿里,不必再用肩扛抬。现在要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服事祂的民以色列。」

【代下三十五4】「你们应当按着宗族,照着班次,遵以色列王大卫和他儿子所罗门所写的,自己预备。」

【代下三十五5】「要按着你们的弟兄,这民宗族的班次,站在圣所,每班中要利未宗族的几个人。」

【代下三十五6】「要宰逾越节的羊羔,洁净自己,为你们的弟兄预备了,好遵守耶和华借摩西所吩咐的话。』」

  • 约西亚特别勉励祭司「办耶和华殿中的事」(2节),又吩咐利未人恢复大卫和所罗门所定的规矩(3-5节),连让谁「宰逾越节的羊羔」(6节)都事无巨细地安排了。这表明当时圣殿的事奉已经荒废,也证明约西亚确实是「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三十四31)。
  • 约柜可能在玛拿西执政期间被祭司移走的,以避免被殿中的偶像污染(三十三7)。现在被重新安放在圣殿里,「不必再用肩扛抬」(3节)。
  • 约西亚各方面的回转都是彻底的,但百姓的心却仍然不肯离开玛拿西的败坏(耶三6-11),所以「耶和华向犹大所发猛烈的怒气仍不止息」(王下二十三26)。鉴察人心的神宣告:「犹大还不一心归向我,不过是假意归我」(耶三10)。百姓的心若不肯转回,外表的复兴就成了形式,守节、圣城和圣殿也失去了属灵的意义。物质的圣殿并不能保证神的同在、悦纳和保护,所以神借着先知耶利米宣告:「你们改正行动作为,我就使你们在这地方仍然居住。你们不要倚靠虚谎的话,说:『这些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是耶和华的殿』」(耶七3-4)!

【代下三十五7】「约西亚从群畜中赐给在那里所有的人民,绵羊羔和山羊羔三万只,牛三千只,作逾越节的祭物;这都是出自王的产业中。」

【代下三十五8】「约西亚的众首领也乐意将牺牲给百姓和祭司利未人;又有管理神殿的希勒家、撒迦利亚、耶歇将羊羔二千六百只,牛三百只,给祭司作逾越节的祭物。」

【代下三十五9】「利未人的族长歌楠雅和他两个兄弟示玛雅、拿坦业,与哈沙比雅、耶利、约撒拔将羊羔五千只,牛五百只,给利未人作逾越节的祭物。」

  • 律法规定,每个家庭必须自己或和邻居一起预备逾越节的羔羊(出十二3-4),但约西亚和百姓的领袖们却慷慨地把祭物赐给所有的人民(7-9节),帮助全民都能一起来守节。
  • 但是,百姓若有心守节,神怎么会不赐下足够的牛羊呢?表面上,我们看到的是约西亚、众首领、祭司和利未人族长的爱心和慷慨(7-9节);但实际上,这表明百姓的心里还是没有神应有的地位,所以只是约西亚和百姓的领袖们在热心推动守节。同样,单靠教牧同工的热心,没有会众的全体参与,教会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复兴。

【代下三十五10】「这样,供献的事齐备了。祭司站在自己的地方,利未人按着班次站立,都是照王所吩咐的。」

【代下三十五11】「利未人宰了逾越节的羊羔,祭司从他们手里接过血来洒在坛上;利未人剥皮,」

【代下三十五12】「将燔祭搬来,按着宗族的班次分给众民,好照摩西书上所写的,献给耶和华;献牛也是这样。」

【代下三十五13】「他们按着常例,用火烤逾越节的羊羔。别的圣物用锅,用釜,用罐煮了,速速地送给众民。」

【代下三十五14】「然后为自己和祭司预备祭物;因为祭司亚伦的子孙献燔祭和脂油,直到晚上。所以利未人为自己和祭司亚伦的子孙,预备祭物。」

【代下三十五15】「歌唱的亚萨之子孙,照着大卫、亚萨、希幔,和王的先见耶杜顿所吩咐的,站在自己的地位上。守门的看守各门,不用离开他们的职事,因为他们的弟兄利未人给他们预备祭物。」

  • 律法规定,每个家庭必须自己宰杀逾越节的羊羔(出十二6),但希西家守逾越节时,由于圣殿长期荒废,「会中有许多人尚未自洁,所以利未人为一切不洁之人宰逾越节的羊羔」(三十17)。现在,圣殿再次长期荒废,约西亚可能估计有许多百姓「尚未自洁」,所以特地安排「利未人宰了逾越节的羊羔」(11节;6节)。
  • 约西亚如此细心周到地安排,证明他确实是「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三十四31)。但这也显明了百姓可悲的属灵光景,正如先知西番雅所责备的,他们是「 不知羞耻的国民」(番二1)。

【代下三十五16】「当日,供奉耶和华的事齐备了,就照约西亚王的吩咐守逾越节,献燔祭在耶和华的坛上。」

【代下三十五17】「当时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人守逾越节,又守除酵节七日。」

【代下三十五18】「自从先知撒母耳以来,在以色列中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以色列诸王也没有守过,象约西亚、祭司、利未人、在那里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以及耶路撒冷居民所守的逾越节。」

【代下三十五19】「这逾越节是约西亚作王十八年守的。」

  • 约西亚「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三十四31),是对律法的回应(申六5);不但在形式上遵守摩西律法的教导,里面也顺从律法的精意。但是,虽然约西亚回转得如此彻底、影响力如此之大,却仍然不能带起百姓真实的复兴,大部分百姓只是「照约西亚王的吩咐守逾越节」(16节),心里并没有属灵的实际。所以「在他以后也没有兴起一个王像他」(王下二十三25),最后的四个犹大王全都是悖逆神的。今天,我们若想倚靠人的努力来领人归主、改革社会,最多也超不过约西亚的程度。
  • 「自从先知撒母耳以来,在以色列中没有守过这样的逾越节」(18节)。希西家年间的逾越节,在时间和洁净的条例上都来不及完全遵守律法的要求(三十2-3、17-19)。但约西亚所守的逾越节,虽然比大卫、所罗门和希西家时期的更加盛大,但这只是表面的热闹。因为只有约西亚和上层人物在推动,大部分百姓都是在凑热闹,并没有里面敬畏神、敬拜神的实际,所以也没有希西家年间的大喜乐(三十23、25、26)。

【代下三十五20】「这事以后,约西亚修完了殿,有埃及王尼哥上来,要攻击靠近幼发拉底河的迦基米施;约西亚出去抵挡他。」

【代下三十五21】「他差遣使者来见约西亚,说:『犹大王啊,我与你何干?我今日来不是要攻击你,乃是要攻击与我争战之家,并且神吩咐我速行,你不要干预神的事,免得祂毁灭你,因为神是与我同在。』」

  • 「这事以后」(20节),指约西亚十八年的逾越节之后十三年,即主前609年。
  • 「埃及王尼哥」(20节),指埃及第二十六王朝法老尼哥二世(Necho II,主前610-595年在位)。他「要攻击靠近幼发拉底河的迦基米施」(20节),是前往迦基米施帮助亚述、抵抗巴比伦。主前612年,新巴比伦王国与玛代联军摧毁了亚述首都尼尼微,亚述迁都哈兰。主前610年,哈兰也被占领,亚述又迁都幼发拉底河上游的迦基米施,新巴比伦王国国王那波帕拉萨尔派其子尼布甲尼撒二世率领联军继续进攻亚述。主前609年春天,埃及法老尼哥二世率军北上援助末代亚述王。主前605年,尼布甲尼撒二世率领巴比伦和玛代联军在迦基米施战役(Battle of Carchemish)中打败亚述和埃及联军,亚述帝国灭亡,犹大和周围国家落入巴比伦的势力范围。
  • 神的信息可能以人所想不到的方式临到,神会借法老之口说话(21、22节),也会对外邦君王说话(创十二17-20;二十3-7;但四)。
上图:19世纪出土的巴比伦编年史泥板(Babylonian Chronicle)是一系列记录了新巴比伦王国主要历史事件的楔形文字泥板,可能由巴比伦占星学家利用天文观测日志来对照并记录当代大事,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图中这块泥板记录了主前605-594年三件大事:1、迦基米施战役;2、尼布甲尼撒二世登基;3、主前597年3月16日攻陷耶路撒冷,立西底家为傀儡王。

上图:19世纪出土的巴比伦编年史泥板(Babylonian Chronicle)是一系列记录了新巴比伦王国主要历史事件的楔形文字泥板,可能由巴比伦占星学家利用天文观测日志来对照并记录当代大事,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图中这块泥板记录了主前605-594年三件大事:1、迦基米施战役;2、尼布甲尼撒二世登基;3、主前597年3月16日攻陷耶路撒冷,立西底家为傀儡王。

【代下三十五22】「约西亚却不肯转去离开他,改装要与他打仗,不听从神借尼哥之口所说的话,便来到米吉多平原争战。」

【代下三十五23】「弓箭手射中约西亚王。王对他的臣仆说:『我受了重伤,你拉我出阵吧!』 」

【代下三十五24】「他的臣仆扶他下了战车,上了次车,送他到耶路撒冷,他就死了,葬在他列祖的坟墓里。犹大人和耶路撒冷人都为他悲哀。」

  • 「米吉多平原」(22节)是北方十支派的地方,此时在亚述人的管辖下,并不是约西亚管辖的区域。埃及王经过沿海大道北上援助亚述,必须借道米吉多平原,并没有打算侵略犹大。但约西亚可能不明白神会亲自对付亚述(鸿二1),不愿埃及帮助犹大宿仇亚述,所以勇敢地在米吉多平原拦阻埃及大军。虽然约西亚战死沙场(23节),但很可能因着约西亚的阻挡,埃及援军没有及时增援亚述,哈兰沦陷。埃及于四年后兵败迦基米施(耶四十六2),从此亚述灭亡、埃及衰落。
  • 约西亚战死沙场,并不是「不得善终」,而是「平平安安地归到坟墓」(三十四28),被神在「忿怒如火倒在这地上,总不息灭」(三十四25)之前平安接走。今天,信徒「离世与基督同在」(腓一23),也是息了地上的劳苦,「好得无比」(腓一23)。我们所当求的不是尽量延年益寿,而是不要虚度光阴,好在交账的时候听到主说:「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二十五21)。
  • 神为什么允许约西亚「不听从神借尼哥之口所说的话」(22节),而不给约西亚更多一些时间,把犹大带进更深的复兴呢?因为此时百姓的心已经离弃了神,被偶像夺走了神的地位,虽然百姓的身体还没有被掳,但他们的心已经「被迁到巴比伦」(太一11)。所以马太福音说:「 百姓被迁到巴比伦的时候,约西亚生耶哥尼雅和他的弟兄」(太一11)。因此,神绝不撤去祂的管教,而是宣告:「你们要等候我,直到我兴起掳掠的日子;因为我已定意招聚列国,聚集列邦,将我的恼怒——就是我的烈怒都倾在她们身上。我的忿怒如火,必烧灭全地」(番三8)。

【代下三十五25】「耶利米为约西亚作哀歌。所有歌唱的男女也唱哀歌,追悼约西亚,直到今日;而且在以色列中成了定例。这歌载在哀歌书上。」

【代下三十五26】「约西亚其余的事和他遵着耶和华律法上所记而行的善事,」

【代下三十五27】「并他自始至终所行的,都写在以色列和犹大列王记上。」

  • 「善事」(26节)原文是「忠诚」。世人以为所有的宗教都是教人行善,但神百姓所行的「善事」,并不是根据人的标准,而是忠诚地「遵着耶和华律法上所记而行的善事」(26节)。
  • 虽然约西亚「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三十四31),但神并不满足于君王的属灵,因为祂所要的是整体的见证,过去是合一的十二支派(结三十七22)、「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今天是合一的教会(约十七23;弗四3)、「基督的身体」(西一24)。因此,神既不会因为约西亚的敬虔而取消对百姓的管教,也不会为了保存圣城和圣殿而免除对百姓的刑罚。同样,在教会里,没有一个信徒可以满足于个人的属灵,应当「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来十24),「直等到我们众人在真道上同归于一,认识神的儿子,得以长大成人,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四13),才能让神「在教会中,并在基督耶稣里,得着荣耀」(弗三21)。
  • 约西亚的牺牲,使犹大的复兴嘎然而止,并不是意外的「出师未捷身先死」,而是神结束了他的使命。因为约西亚的使命并不是复兴以色列,而是要拿掉百姓的借口。从前百姓的败坏,可以借口玛拿西、亚们上梁不正,也可以借口亚述的逼迫,但现在神赐下属灵的好榜样、好领袖约西亚,又挪走了环境的压力,但百姓仍然不肯一心归向神、只是假意归祂(耶三10)。因此,百姓在审判面前已经无可推诿,约西亚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 今天,我们也常常抱怨教会节目太少、牧师教导不够、同工缺乏爱心、环境压力太大,似乎只要外面的条件满足了,自己就会变得属灵、长进。神也把约西亚的见证摆在我们面前,让我们省察自己的内心:是像约西亚「尽心尽性地顺从耶和华」;还是像百姓,不过是假意归祂(耶三10)。不要找到了一个约西亚,结果却是定罪自己。
  • 此时,南国犹大已经到了最后的日子,南国史上最敬畏神、寻求神的两个王,却不能扭转百姓败坏的趋势。因为在神的救赎计划里,复兴国度的时候还没有到。这两个王的一生,都是要让我们承认人的败坏、信服神的救恩:
    1. 神让我们看到,希西家敬虔爱主,但却不能在凡事上都顺服神,最终体贴肉体、拣选了自己所爱的「次好」,埋下了被掳巴比伦的根源(王下二十17-18;二十一1-2;二十三26;二十四3)。希西家的一生向我们证明,亚当的后裔纵然敬虔如希西家,也不可能靠自己作出正确的拣选、维持神百姓的地位。
    2. 神也让我们看到,约西亚彻底洁净了应许之地,却无法洁净百姓的内心。「背道的以色列行淫」(耶三8),结果被掳亚述,但「她奸诈的妹妹犹大,还不惧怕,也去行淫」(耶三8)。所以神宣判:「背道的以色列比奸诈的犹大还显为义」(耶三11)。约西亚的一生向我们证明,亚当的后裔即使表面敬虔,内心也会存着「奸诈」(耶三7),已经「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
    3. 连犹大诸王中最敬虔的希西家王和约西亚王,都不能带起百姓真正的复兴,因为亚当的后裔已经「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完全丧失了倚靠改革、改良而复兴的能力。但神是拯救的神,祂必要复兴国度(结三十七21-28)。祂让我们看清这一切,是要让我们对自己彻底绝望,转而信服、接受祂的救赎之路。所以神在犹大国最黑暗的时候宣告:「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我要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我的子民」(耶三十一3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