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3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三十三1】「玛拿西登基的时候年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五十五年。」

【代下三十三2】「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赶出的外邦人那可憎的事,」

【代下三十三3】「重新建筑他父希西家所拆毁的邱坛,又为巴力筑坛,做木偶,且敬拜事奉天上的万象,」

【代下三十三4】「在耶和华的殿宇中筑坛——耶和华曾指着这殿说:『我的名必永远在耶路撒冷。』」

  • 玛拿西十二岁登基,可能先与父亲希西家共同执政十年,希西家死后独立执政四十五年。玛拿西独立执政的四十五年(主前687-643年),正是亚述最强盛的时期。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年在位)和亚斯那巴(Ashurbanipal,主前668-627年在位)的势力远达上埃及。在玛拿西执政期间,犹大国沦为亚述的藩属国。亚述的棱形石碑记载,犹大王玛拿西是亚述王以撒哈顿的22个忠实附庸之一,并追随亚述王亚斯那巴对抗埃及法老「特哈加」(王下十九9)
  • 玛拿西是南国犹大历史上最坏的一个王,他变本加利,不但敬拜巴力,而且引进巴比伦、亚述的星象崇拜(3节)。亚哈斯还只是关闭圣殿(二十八24),玛拿西却在圣殿里为偶像筑了许多「坛(4节,原文是复数)。信徒的身体就是「圣灵的殿」(林前六19),教会就是「神的殿(林前三16)。过去的玛拿西固然愚昧,但今天的我们是否也在神的殿里敬拜神所憎恶的偶像呢?
上图: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年在位)的棱形石碑,现存于大英博物馆。碑文记录了犹大王玛拿西是亚述忠实的附庸。

上图: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年在位)的棱形石碑,现存于大英博物馆。碑文记录了犹大王玛拿西是亚述忠实的附庸。

【代下三十三5】「他在耶和华殿的两院中为天上的万象筑坛,」

【代下三十三6】「并在欣嫩子谷使他的儿女经火,又观兆,用法术,行邪术,立交鬼的和行巫术的,多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惹动祂的怒气,」

【代下三十三7】「又在神殿内立雕刻的偶像。神曾对大卫和他儿子所罗门说:『我在以色列各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和这殿,必立我的名直到永远。」

【代下三十三8】「以色列人若谨守遵行我借摩西所吩咐他们的一切法度、律例、典章,我就不再使他们挪移离开我所赐给他们列祖之地。』」

【代下三十三9】「玛拿西引诱犹大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以致他们行恶比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灭的列国更甚。」

  • 「天上的万象」(5节)指亚述人所拜的星象。玛拿西不但恢复了迦南地原有的偶像,还引进亚述的偶像。
  • 「使他的儿女经火」(6节),指把儿女焚烧献给偶像为祭。在犹大诸王中,只有亚哈斯和玛拿西悖逆到这样可怕的地步(二十八3;三十三6)。
  • 表面上,是玛拿西「引诱」(9节)百姓行恶。实际上,百姓本来就没有「谨守遵行」(8节)神的话,玛拿西引诱他们行恶,只不过是把人肉体里的「恶念」引诱出来变成了「恶行」。
  • 「他们行恶比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灭的列国更甚」(9节),暗示南国也将和列国一样灭亡,悖逆的百姓已经没有资格继续住在神「赐给他们列祖之地」(8节)。许多外邦人对自己的偶像已经失望,而悖逆的百姓却对外邦偶像充满了憧憬,结果「行恶」更甚。这个讽刺的对比提醒我们,如果信徒对世界的经历不深,一旦得着机会「行恶」,很可能比那些对偶像已经失望、对罪恶深有体会的世人「更甚」,甚至不觉得自己在「行恶」。
  • 亚述帝国并不强迫藩属国改变宗教政策,但玛拿西的行为却与他父亲希西家背道而驰(王下十八3-5),重蹈祖父亚哈斯的覆辙(王下十六3、13),无视北国灭亡的教训(王下十七7-23),成为犹大诸王中最悖逆的一个王。但玛拿西在位的时间却长达「五十五年」(1节),是南、北国诸王中最长的。这不是神的祝福,而是要让百姓在神的审判(王下二十一11-15)面前无可推诿。过去,神在玛土撒拉的时代给了地上的人九百六十九年悔改的时间(创五25-26),好叫他们在大洪水的审判面前无可推诿;现在,神也在玛拿西的时代给了百姓五十五年回转的时间,好叫他们在被掳巴比伦的时候无可推诿。
  • 玛拿西如此悖逆、刚硬地离弃神,是家教不严吗?他的父亲希西家可是最蒙神称许的王之一。是和北国学的吗?此时北国已经亡国了。也许是因为国家的强盛使他变得狂妄而自以为是,也许是想效法外邦强国的潮流,圣经并没有说明,但却让我们看到:离弃神是人的天然倾向、肉体一有机会就会出头;因此,我们不能不对自己的肉体本相保持警惕。
上图:亚述王亚斯那巴(Ashurbanipal,主前668-627年)的棱形石碑,现存于卢浮宫。碑文也记录了玛拿西是亚述忠实的附庸。

上图:亚述王亚斯那巴(Ashurbanipal,主前668-627年)的棱形石碑,现存于卢浮宫。碑文也记录了玛拿西是亚述忠实的附庸。

【代下三十三10】「耶和华警戒玛拿西和他的百姓,他们却是不听。」

【代下三十三11】「所以耶和华使亚述王的将帅来攻击他们,用铙钩钩住玛拿西,用铜链锁住他,带到巴比伦去。」

【代下三十三12】「他在急难的时候,就恳求耶和华——他的神,且在他列祖的神面前极其自卑。」

【代下三十三13】「他祈祷耶和华,耶和华就允准他的祈求,垂听他的祷告,使他归回耶路撒冷,仍坐国位。玛拿西这才知道惟独耶和华是神。」

  • 神借着众先知向南国犹大发出严肃的警告(王下二十一10-15),但「耶和华警戒玛拿西和他的百姓,他们却是不听」(10节),所以神就使用亚述作为管教的器皿。当时亚述王亚斯那巴的弟弟、巴比伦王沙马什·舒姆·乌金(Shamash-shum-ukin,主前668-648年在位)发动叛乱,结果被平定。玛拿西可能涉嫌其中,所以被「带到巴比伦」(11节)受审,后来查明无辜、释放回国。神好好说话,玛拿西不听(10节),非要被恶人「用铙钩钩住、用铜链锁住」(11节),才发现在急难时各种偶像、假神都没有用,「惟独耶和华是神」(13节)。但在今天,许多人却是被「铙钩钩住」也不肯听、被「铜链锁住」也不醒悟,反而责怪神没有保佑他们、怀疑神不够公义慈爱。
  • 神从埃及选召以色列人「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是要在地上作祂的见证;不但见证神的慈爱、怜悯,也见证神的公义、圣洁。因此,百姓顺服的时候,神就用祝福来维持见证;百姓悖逆的时候,神就用管教来维持见证。现在神用「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来等待悖逆的玛拿西,并不是为了包容罪恶,而是要用祂的恩慈领人悔改(罗二4;代下三十三12-16)。「神是轻慢不得的」(加六7),当神的百姓任着自己刚硬不悔改的心(代下三十三17),「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神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罗二4),神就会「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撒下七14)。今天,我们传福音如果只传「神就是爱」(约壹四16),却不传「我们的神乃是烈火」(来十二29),就是「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太二十三15)了。
上图: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在位)的胜利石碑,记录了他于主前671年战胜埃及法老塔哈卡(Taharqa,主前690-664年在位)。石碑上,腓尼基王和埃及法老的嘴唇上的穿着环子,被亚述王撒哈顿用绳子牵着。

上图: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主前681-669在位)的胜利石碑,记录了他于主前671年战胜埃及法老塔哈卡(Taharqa,主前690-664年在位)。石碑上,腓尼基王和埃及法老的嘴唇上的穿着环子,被亚述王撒哈顿用绳子牵着。

【代下三十三14】「此后,玛拿西在大卫城外,从谷内基训西边直到鱼门口,建筑城墙,环绕俄斐勒,这墙筑得甚高;又在犹大各坚固城内设立勇敢的军长;」

【代下三十三15】「并除掉外邦人的神像与耶和华殿中的偶像,又将他在耶和华殿的山上和耶路撒冷所筑的各坛都拆毁抛在城外;」

【代下三十三16】「重修耶和华的祭坛,在坛上献平安祭、感谢祭,吩咐犹大人事奉耶和华——以色列的神。」

【代下三十三17】「百姓却仍在邱坛上献祭,只献给耶和华——他们的神。」

  • 玛拿西重整军备(14节),可能是因为当时埃及在森美忒库一世的领导下兴起,所以亚述帝国协助犹大加强防御设施,使犹大成为缓冲国。
  • 玛拿西几十年来已经把犹大带往邪路,到了晚年才悔改、「吩咐犹大人事奉耶和华——以色列的神」(16节);但下坡容易上坡难,他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改变(22节),更改变不了百姓。
  • 罪大恶极的玛拿西因着神的鞭打,被掳到巴比伦,此后认罪悔改,「归回耶路撒冷,仍坐国位」(13节)。但玛拿西虽然悔改了,「百姓却仍在邱坛上献祭」(17节),用神不喜悦的方法来敬拜神(申十二13-14),外面的敬拜已经失去了里面的真实。正如玛拿西需要经历被掳巴比伦才能悔改,百姓也需要经历被掳巴比伦才能归正」(赛一27)。而新约的信徒只有「与基督同死」(提后二11),才能「与祂同活」(提后二11)。

【代下三十三18】「玛拿西其余的事和祷告他神的话,并先见奉耶和华——以色列神的名警戒他的言语,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代下三十三19】「他的祷告,与神怎样应允他,他未自卑以前的罪愆过犯,并在何处建筑邱坛,设立亚舍拉和雕刻的偶像,都写在何赛的书上。」

【代下三十三20】「玛拿西与他列祖同睡,葬在自己的宫院里。他儿子亚们接续他作王。」

  • 玛拿西杀害了许多先知。犹太传统认为,先知以赛亚就是被玛拿西下令锯死的(《塔木德 Talmud》Yevamot 49b)。由于一生过多于功,死后没有葬在以色列诸王的坟墓中,而是「葬在自己的宫院里」(20节)。
  • 玛拿西晚年虽然悔改,但他的恶行已经给下一代带来深远的恶劣影响,直接导致了犹大的亡国(王下二十三26;二十四3)。而玛拿西被掳巴比伦(11节),又因自卑悔改而得回归(13节),也预示着南国犹大的命运。百姓不经过被掳,已经无法摆脱拜偶像的恶行;但玛拿西的结局,也向堕落的百姓显明了盼望:连玛拿西这样罪大恶极的人,只要「恳求耶和华——他的神,且在他列祖的神面前极其自卑」(12节),也有得救的机会;因为祂是信实守约的神,祂必亲手成就国度的计划。

【代下三十三21】「亚们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二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年。」

【代下三十三22】「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父玛拿西所行的,祭祀事奉他父玛拿西所雕刻的偶像,」

【代下三十三23】「不在耶和华面前像他父玛拿西自卑。这亚们所犯的罪越犯越大。」

【代下三十三24】「他的臣仆背叛,在宫里杀了他。」

【代下三十三25】「但国民杀了那些背叛亚们王的人,立他儿子约西亚接续他作王。」

  • 玛拿西晚年认罪悔改,除掉了外邦的偶像和祭坛(15节),但他的儿子亚们却只学父亲的坏样(22节)、不学父亲的好样(23节),又恢复了偶像敬拜(22节)。
  • 「他的臣仆背叛,在宫里杀了他」(24节),可能因为朝中发生亲亚述和亲埃及的党派之争,亚们被亲埃及的一派所杀。虽然亚们和约阿施(24节;二十四25)这两位犹大王都是被臣仆所杀,但南国却没有像北国那样发生纂位,百姓继续拥立大卫的子孙作王(25节;二十四27)。这都是神在背后的管理,因为神负责实现大卫之约,「照祂所应许的,永远赐灯光与大卫和他的子孙」(二十一7)。
  • 神允许玛拿西父子倒行逆施,暴露了亚当后裔「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的光景:
    1. 跟着属灵的希西家复兴的百姓,也跟着悖逆的玛拿西学坏,却不肯跟着悔改的玛拿西学好(17节)。这表明,百姓「行」(9节)不是别人教的,而是人里面恶行」(诗一百三十九24)的暴露,所以堕落容易归正难。因此,一个人属灵、敬虔,并不表明他没有全然败坏,只是还没有机会暴露肉体的本相。信徒若真正认识了自己的全然败坏,就不敢自以为义,而会更多地以公义、圣洁来鉴察自己,用慈爱、怜悯去对待别人。
    2. 玛拿西的悔改并没有带动百姓的属灵复兴(17节),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能改变;而约沙法「你我不分彼此」(十八3)的大爱无疆,也没能改变亚哈和约兰。信徒的爱心、见证、教导、榜样,也不能让所有的人都「悔改归正」(徒三19),唯有「预定得永生的人」(徒十三48)才能相信。因此,传福音的人都应当「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不要用「属灵的功利心」来代替爱人如己」(太二十二39),因为「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林前三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