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2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二十九1】「希西家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亲名叫亚比雅,是撒迦利雅的女儿。」

【代下二十九2】「希西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卫一切所行的。」

  • 希西家可能十二岁作王,由父亲亚哈斯摄政十三年。主前715年,希西家二十五岁时才独立执政。此时对应于中国的春秋初期(前770年—前476年)。「作王二十九年」(1节)是从希西家单独执政开始算,他可能单独执政十八年(主前715-697),与儿子玛拿西共同执政十一年。希西家年间,先知以赛亚和弥迦在南国事奉(赛一1;弥一1)。
  • 「希西家行神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卫一切所行的」(2节),与当时整个时代的趋势截然相反,在国内外都面临许多压力。但「希西家倚靠耶和华——以色列的神」(王下十八5),他的回转最彻底、最付代价,「在他前后的犹大列王中没有一个及他的」(王下十八5)。「效法他祖大卫一切所行的」,这是圣灵对国度君王的最高评价;在犹大诸王中,只有希西家和约西亚得到了这一好评(二十九2;三十四2)。
  • 在犹大诸王中,圣经对希西家的记录最多(王下十八-二十章;代下二十九-三十二章;赛三十六-三十九章),在《列王纪》和《历代志》的记录各有侧重点。《列王纪》只有4节经文提到希西家的复兴(王下十八3-6,但在《历代志》中被扩充到84节(二十九1-三十一21);而《列王纪》所记录希西家的其他事迹(王下十八7-二十21),在《历代志》中被压缩为三分之一(三十二1-33)。
  • 本书把希西家复兴的记录(二十九1-三十一21)夹在亚述的两次入侵之间(二十八20;三十二1),提醒读者:这一切都是在亚述的威胁下发生的(三十二1)。
上图:耶路撒冷Ophel考古现场发现的两个粘土印迹(Bulla)。左边那个写着「属于犹大王亚哈斯的儿子希西家」,图案是带双翼的太阳和象征生命的埃及生命之符(Ankh)。右边那个写着「以赛亚」。

上图:耶路撒冷Ophel考古现场发现的两个粘土印迹(Bulla)。左边那个写着「属于犹大王亚哈斯的儿子希西家」,图案是带双翼的太阳和象征生命的埃及生命之符(Ankh)。右边那个写着「以赛亚」。

【代下二十九3】「元年正月,开了耶和华殿的门,重新修理。」

【代下二十九4】「他召众祭司和利未人来,聚集在东边的宽阔处,」

【代下二十九5】「对他们说:『利未人哪,当听我说:现在你们要洁净自己,又洁净耶和华——你们列祖神的殿,从圣所中除去污秽之物。」

【代下二十九6】「我们列祖犯了罪,行耶和华——我们神眼中看为恶的事,离弃祂,转脸背向祂的居所,」

【代下二十九7】「封锁廊门,吹灭灯火,不在圣所中向以色列神烧香,或献燔祭。」

【代下二十九8】「因此,耶和华的忿怒临到犹大和耶路撒冷,将其中的人抛来抛去,令人惊骇、嗤笑,正如你们亲眼所见的。」

【代下二十九9】「所以我们的祖宗倒在刀下,我们的妻子儿女也被掳掠。」

【代下二十九10】「现在我心中有意与耶和华——以色列的神立约,好使祂的烈怒转离我们。」

【代下二十九11】「我的众子啊,现在不要懈怠;因为耶和华拣选你们站在祂面前事奉祂,与祂烧香。』 」

  • 希西家「元年正月」(3节),是他独立作王的第一年。他父亲亚哈斯为了讨好亚述,封锁了圣殿、毁坏了器皿(二十八24)。但希西家一开始单独执政,就冲破感情的捆绑,用实际行动承认「我们列祖犯了罪」(6节),并且洁净、修理圣殿。他的复兴包括:1、认罪(6-9节);2、洁净圣殿(12-19节);3、重新立约(10-11节);4、重新奉献(20-30节)。
  • 认罪悔改,是人与神恢复正常关系的开始。百姓不但要承认个人的罪,也要承认自己与团体的罪有分,因为神早已清楚指示:「他们要承认自己的罪和他们祖宗的罪,就是干犯我的那罪,并且承认自己行事与我反对」(利二十六40)。神所要得着的是「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人若只顾自己属灵、忽视团体的见证,以为「列祖犯了罪」(6节)、弟兄犯了罪就与自己无关,这种想法本身就是罔顾神心意的大罪。
  • 「洁净」(5节)原文是「保持自己分别、奉献自己为圣」,并不是只清洁身体。
  • 「将其中的人抛来抛去」(8节),是摩西律法对悖逆者的咒诅(申二十八25),更是亚哈斯王时代的百姓已经遭遇的被掳经历(二十八5、8)。律法书一直都是打开的,但百姓有了「亲眼所见」(8节)的经历,也没能对律法中的话产生反应,反而继续「离弃祂「(6节)。因此,神必须主动「预备」(36节),先有圣灵的感动,然后才能用圣道改变人。
  • 神是信实的,祂一次与人立约,就永远不再改变,经常改变的是人。神并没有因为人的反复无常就废弃应许,反而允许人不断回转、与祂重新立约(10节),「好使祂的烈怒转离我们」(10节)。但神也提醒我们,祂的等待是有期限的,「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祂,相近的时候求告祂」(赛五十五6)。

【代下二十九12】「于是,利未人哥辖的子孙、亚玛赛的儿子玛哈,亚撒利雅的儿子约珥;米拉利的子孙、亚伯底的儿子基士,耶哈利勒的儿子亚撒利雅;革顺的子孙、薪玛的儿子约亚,约亚的儿子伊甸;」

【代下二十九13】「以利撒反的子孙申利和耶利;亚萨的子孙撒迦利雅和玛探雅;」

【代下二十九14】「希幔的子孙耶歇和示每;耶杜顿的子孙示玛雅和乌薛;」

【代下二十九15】「起来聚集他们的弟兄,洁净自己,照着王的吩咐、耶和华的命令,进去洁净耶和华的殿。」

【代下二十九16】「祭司进入耶和华的殿要洁净殿,将殿中所有污秽之物搬到耶和华殿的院内,利未人接去,搬到外头汲沦溪边。」

【代下二十九17】「从正月初一日洁净起,初八日到了耶和华的殿廊,用八日的工夫洁净耶和华的殿,到正月十六日才洁净完了。」

  • 12-14节的七对利未人包括了哥辖、米拉利、革顺三个宗族,也包括歌唱的利未人。
  • 「汲沦溪」(16节),是耶路撒冷东门与橄榄山之间山谷里的旱溪。过去,亚撒王也将不洁之物搬到汲沦溪边(十五16)。今天,这里是一片墓地。
  • 这些祭司和利未人先用了七天洁净自己,又用了八天洁净圣殿,「到正月十六日才洁净完了」(17节),所以没能赶上正月十四日的逾越节。
  • 洁净圣殿的过程让我们看见,事奉神的人不但所做的事情要准确,做事的态度也要正确:
    1. 祭司和利未人在洁净圣殿之前,首先用七天「洁净自己」(15节)。人若不「洁净自己」,就没有资格去洁净圣殿。同样,我们若不首先求神鉴察自己,就没有资格去论断、纠正教会的肢体,否则「你在什么事上论断人,就在什么事上定自己的罪;因你这论断人的,自己所行却和别人一样」(罗二1)。
    2. 虽然圣殿已经被污秽,但仍然是称为神名下的圣殿(耶七1),只有祭司才能进入圣所和至圣所。因此,尽管人手不够,祭司们也没有让普通的利未人进入圣殿帮忙,只是让他们在殿外接应(16节)。同样,有瑕疵的教会也是基督的教会,人若因教会有错,就敢于放肆、践踏,实际上是用肉体对付肉体、用罪洁净罪。真正被主使用洁净教会的器皿,必然会存着敬畏和顺服的心,「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十四40),然后才能「用水借着道把教会洗净,成为圣洁」(弗五26)。
    3. 逾越节是在正月十四日举行,但圣殿已经污秽不堪,「到正月十六日才洁净完了」。祭司们并没有为了赶在逾越节之前完工,就在过程和细节上打马虎眼,而是完全彻底地遵行「耶和华的命令」(15节)。同样,教会也不能为了传福音、教会增长,就在真理上含糊不清、在教导上打折妥协;相反,「我们传扬祂,是用诸般的智慧,劝戒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一28)。
上图:从耶路撒冷城向东看橄榄山犹太公墓,山坡上有超过15万个坟墓。下面的汲沦溪中也有古代的汲沦谷墓地(Kidron Valley necropolis)。汲沦溪历来就是倾倒不洁之物的地方(代下十五16;二十九16;三十14),现在这里两边都有犹太人和穆斯林的墓地。

上图:从耶路撒冷城向东看橄榄山犹太公墓,山坡上有超过15万个坟墓。下面的汲沦溪中也有古代的汲沦谷墓地(Kidron Valley necropolis)。汲沦溪历来就是倾倒不洁之物的地方(代下十五16;二十九16;三十14),现在这里两边都有犹太人和穆斯林的墓地。

【代下二十九18】「于是,他们晋见希西家王,说:『我们已将耶和华的全殿和燔祭坛,并坛的一切器皿、陈设饼的桌子,与桌子的一切器皿都洁净了;」

【代下二十九19】「并且亚哈斯王在位犯罪的时候所废弃的器皿,我们预备齐全,且洁净了,现今都在耶和华的坛前。』」

【代下二十九20】「希西家王清早起来,聚集城里的首领都上耶和华的殿;」

【代下二十九21】「牵了七只公牛,七只公羊,七只羊羔,七只公山羊,要为国、为殿、为犹大人作赎罪祭。王吩咐亚伦的子孙众祭司,献在耶和华的坛上,」

【代下二十九22】「就宰了公牛,祭司接血洒在坛上,宰了公羊,把血洒在坛上,又宰了羊羔,也把血洒在坛上;」

【代下二十九23】「把那作赎罪祭的公山羊牵到王和会众面前,他们就按手在其上。」

【代下二十九24】「祭司宰了羊,将血献在坛上作赎罪祭,为以色列众人赎罪,因为王吩咐将燔祭和赎罪祭为以色列众人献上。」

【代下二十九25】「王又派利未人在耶和华殿中敲钹,鼓瑟,弹琴,乃照大卫和他先见迦得,并先知拿单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借先知所吩咐的。」

【代下二十九26】「利未人拿大卫的乐器,祭司拿号,一同站立。」

【代下二十九27】「希西家吩咐在坛上献燔祭,燔祭一献,就唱赞美耶和华的歌,用号,并用以色列王大卫的乐器相和。」

【代下二十九28】「会众都敬拜,歌唱的歌唱,吹号的吹号,如此直到燔祭献完了。」

【代下二十九29】「献完了祭,王和一切跟随的人都俯伏敬拜。」

【代下二十九30】「希西家王与众首领又吩咐利未人用大卫和先见亚萨的诗词颂赞耶和华;他们就欢欢喜喜地颂赞耶和华,低头敬拜。」

  • 希西家恢复敬拜的次序:首先是洁净圣殿(5节),恢复人和神中间的道路;然后是献上「赎罪祭」(21节),求神赐下赦罪之恩;最后是献上「燔祭」(27节),表达全然奉献的心志。这样的颂赞和敬拜,才能蒙神悦纳。
  • 「国」(21节)指君王。在亚哈斯的时代,君王、祭司和百姓都偏离了神,所以希西家要「为国、为殿、为犹大人作赎罪祭」(21节)。
  • 21-24节是《历代志》唯一提到赎罪祭的地方。以色列全会众若误犯了罪,本来应当用公牛犊献赎罪祭(利四14)。但希西家却用七只「公山羊」(21节)作赎罪祭,可能是效法亚伦就职时为百姓所献的赎罪祭(利九3),也表明承认百姓并不是误犯罪,而是故意犯罪。王和会众「按手在其上」(23节),象征在神面前承认自己的罪,并由无辜的祭牲代自己受惩罚。
  • 「以色列众人」(24节),包括南北两国的百姓。此时北国已经灭亡,反而消除了南北二国之间的政治障碍,所以希西家不但「为犹大人作赎罪祭」(21节),也「为以色列众人赎罪」(24节)。
  • 希西家恢复了大卫所设立的音乐崇拜(代上二十五1),这种敬拜形式并非根据人意,而是「照大卫和他先见迦得,并先知拿单所吩咐的,就是耶和华借先知所吩咐的」(25节)。希西家所用的「低头敬拜」(30节),也和大卫时代一样(代上二十九20)。
  • 希西家洁净圣殿之后的奉献礼(20-30节),与所罗门建造圣殿之后的的献殿礼相似(七1-10),表明洁净圣殿实际上是亚哈斯毁坏圣殿(二十八24)之后的重建。25-30节又四次提到大卫(25、26、27、30节),表明希西家恢复了大卫和所罗门时代的敬拜,也恢复了大卫和所罗门时代敬拜的喜乐(30节;七10;代上十五16)。

【代下二十九31】「希西家说:『你们既然归耶和华为圣,就要前来把祭物和感谢祭奉到耶和华殿里。』会众就把祭物和感谢祭奉来,凡甘心乐意的也将燔祭奉来。」

【代下二十九32】「会众所奉的燔祭如下:公牛七十只,公羊一百只,羊羔二百只,这都是作燔祭献给耶和华的;」

【代下二十九33】「又有分别为圣之物,公牛六百只,绵羊三千只。」

【代下二十九34】「但祭司太少,不能剥尽燔祭牲的皮,所以他们的弟兄利未人帮助他们,直等燔祭的事完了,又等别的祭司自洁了;因为利未人诚心自洁,胜过祭司。」

【代下二十九35】「燔祭和平安祭牲的脂油,并燔祭同献的奠祭甚多。这样,耶和华殿中的事务俱都齐备了(或译:就整顿了)。」

  • 重新奉献了洁净的圣殿以后(20-30节),希西家鼓励会众向神献上代表感恩的「感谢祭」(31节)。但百姓不但献上「感谢祭」,还「甘心乐意」(31节)地献上了代表奉献的「燔祭」(31节),就像大卫时代的官长为了预备建殿甘心乐意地献上礼物(代上二十九6)。他们重新向神委身的心,同样蒙神悦纳。
  • 根据律法,个人所献的燔祭,献祭者要负责「去燔祭牲的皮,把燔祭牲切成块子」(利一6),但这里却要由祭司来「剥尽燔祭牲的皮」(34节),可能因为这是各个宗族、家室所献的团体的燔祭。
  • 从希西家发出「洁净自己」(5节)的呼吁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五天;七天的洁净时间早已过去了,但还有许多祭司没有完成「自洁」(34节)。这表明许多祭司并没有认真对待希西家的呼吁,也没有预料到百姓的踊跃程度,以致洁净的「祭司太少」(34节),必须由其他的利未人协助。
  • 「利未人诚心自洁,胜过祭司」(34节),可能因为他们并没有像大祭司乌利亚和其他祭司那样跟从亚哈斯犯罪(王下十六11-16),所以没有包袱、积极响应。但这并不说明利未人更加敬虔,只能说明他们没有遇到祭司的试探。同样,教会中越是位高名重的人,也越容易受到地位名声的拖累,以致比普通信徒更缺乏属灵的洞见。但这也不能说明普通信徒更加爱主,只能提醒我们都要警醒,「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十12)。

【代下二十九36】「这事办的甚速,希西家和众民都喜乐,是因神为众民所预备的。」

  • 希西家登基之前,他的父亲倒行逆施(二十八1-4),甚至「用火焚烧他的儿女」(二十八3);北国经历第一次被掳(王下十五29),南北两国都沦为亚述的藩属国。在人看来,这些环境让希西家触目惊心、痛定思痛,又有先知以赛亚和弥迦的劝告,所以希西家能带起复兴。但实际上,无论是环境的压力、还是先知的工作,都不是促使希西家回转向神的根本原因。因为同样的环境、同样的先知,并没有改变亚哈斯王和玛拿西王,也无法彻底改变百姓的心思。希西家的复兴迅速取得成功,实际上「是因神为众民所预备的」(36节)。
  • 神早已宣告,百姓必将继续败坏下去,「直到城邑荒凉,无人居住」(赛六11)。但神也宣告:百姓必「像栗树、橡树虽被砍伐,树墩子却仍存留。这圣洁的种类在国中也是如此」(赛六13)。因此,希西家年间的短暂复兴,完全是神「预备」的结果:神在任凭亚哈斯倒行逆施的同时,也预备了先知以赛亚和弥迦,预备了希西家回转的心(10节),预备了敬畏神的祭司和利未人(12-15节)。而神「预备」这一切,并非为了在地上复兴国度,而是为了保留国度的余种,预备基督所要带来的真正复兴:「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稍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赛一9)。国度的复兴,从来都不是人敬虔、悔改或努力的结果,而是神主动的「预备」,「如今也是这样,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既是出于恩典,就不在乎行为;不然,恩典就不是恩典了」(罗十一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