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2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二十六1】「犹大众民立亚玛谢的儿子乌西雅(又名亚撒利雅)接续他父作王,那时他年十六岁。」

【代下二十六2】「(亚玛谢与他列祖同睡之后,乌西雅收回以禄仍归犹大,又重新修理。)」

  • 神任凭离弃祂的亚玛谢偏行己路、自寻灭亡(二十五27),但叛党的首领却没有像北国那样自立为王。因为神的手仍然管理一切,「犹大众民立亚玛谢的儿子乌西雅接续他父作王」(1节),继续拥戴大卫的后裔,使大卫之约得以继续。
  • 「乌西雅」(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的力量」,又名「亚撒利雅」(1节),意思是「耶和华已帮助」。先知以赛亚从乌西雅年间开始在南国事奉(赛一1)。
  • 「以禄」(2节)就是「以拉他」(王下十四22),是以东南部红海亚喀巴湾的港口,古代约旦河东南北商道的起点,靠近以旬·迦别。所罗门和约沙法都曾经在以旬·迦别制造船队(王上九26;二十二48),这个出海口对犹大国的商业贸易非常重要。犹大可能在以东人背叛约兰时失去了以拉他(二十一10)。亚玛谢在盐谷打败了以东(二十五11),但却因为「心高气傲」(二十五19),结果一事无成、到死也没能收回「以禄」,反而被他的儿子「乌西雅收回以禄仍归犹大」(2节)。
上图:以拉他和以旬·迦别一带的红海亚喀巴湾。

上图:以拉他和以旬·迦别一带的红海亚喀巴湾。

【代下二十六3】「乌西雅登基的时候年十六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五十二年。他母亲名叫耶可利雅,是耶路撒冷人。」

【代下二十六4】「乌西雅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效法他父亚玛谢一切所行的;」

【代下二十六5】「通晓神默示,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乌西雅定意寻求神;他寻求耶和华,神就使他亨通。」

  • 乌西雅「作王五十二年」(3节),是到目前为止南、北两国在位最长的君王(约主前791-740年在位)。他可能在父亲亚玛谢被掳到撒马利亚以后,与父亲共同执政二十四年(王下十四23;十五1、8),长大麻风后又与儿子约坦共同执政四年(21节;王下十五30、33)。
  • 乌西雅「效法他父亲亚玛谢一切所行的」(4节),暗示他和父亲一样,起初「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4节;二十五2),但最后晚节不保。
  • 「通晓神默示,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5节),原文是「教导他敬畏神的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英文ESV译本)。这位撒迦利亚并不是被掳归回以后的先知撒迦利亚。撒迦利亚在世的时候,乌西雅定意寻求神(5节),但撒迦利亚去世以后,乌西雅逐渐变得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16节),与他的祖父约阿施从前跟从耶何耶大的光景一样(二十四2)。

【代下二十六6】「他出去攻击非利士人,拆毁了迦特城、雅比尼城,和亚实突城;在非利士人中,在亚实突境内,又建筑了些城。」

【代下二十六7】「神帮助他攻击非利士人和住在姑珥·巴力的阿拉伯人,并米乌尼人。」

【代下二十六8】「亚扪人给乌西雅进贡。他的名声传到埃及,因他甚是强盛。」

【代下二十六9】「乌西雅在耶路撒冷的角门和谷门,并城墙转弯之处,建筑城楼,且甚坚固;」

【代下二十六10】「又在旷野与高原和平原,建筑望楼,挖了许多井,因他的牲畜甚多;又在山地和佳美之地,有农夫和修理葡萄园的人,因为他喜悦农事。」

【代下二十六11】「乌西雅又有军兵,照书记耶利和官长玛西雅所数点的,在王的一个将军哈拿尼雅手下,分队出战。」

【代下二十六12】「族长、大能勇士的总数共有二千六百人,」

【代下二十六13】「他们手下的军兵共有三十万七千五百人,都有大能,善于争战,帮助王攻击仇敌。」

【代下二十六14】「乌西雅为全军预备盾牌、枪、盔、甲、弓,和甩石的机弦,」

【代下二十六15】「又在耶路撒冷使巧匠做机器,安在城楼和角楼上,用以射箭发石。乌西雅的名声传到远方;因为他得了非常的帮助,甚是强盛。」

  • 乌西雅与北国之间没有发生争战,而是专心对付西南和东南面(6-8节)的宿敌,控制经过非利士平原和通往红海的商路。「迦特城、雅比尼城,和亚实突城」(6节)都位于耶路撒冷西面的非利士平原北部。
  • 耶路撒冷的「角门」(9节)在西北角,「谷门」(9节)在西南面。这些城墙可能是被以色列王约阿施拆毁的(二十五23),现在被乌西雅重建。
  • 「机器」(15节)可能是装在城墙上的屏障,用来保护向敌人投石或射箭的守军。
  • 乌西雅的军队可能包括许多常备军(11-13节),装备精良(14-15节)。
  • 乌西雅执政的时间与耶罗波安二世(约主前793-753年在位)大部分重叠,南北两国都处在同样安全的国际环境里。神使新亚述帝国陷入了持续三十九年的衰落,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主前811-783年执政)的三个儿子撒缦以色四世(Shalmaneser IV,主前783-773年执政)、亚述但三世(Ashur-dan III,主前773-755执政)和亚述尼拉里五世(Ashur-nirari V,主前755-745年执政)都面临内乱,君权受到贵族的限制,不得不停止对外扩张,所以乌西雅所治理下的南国犹大和耶罗波安二世治理下的北国以色列一样(王下十四25-27),都得着了几十年的繁荣稳定(6-15节)。
  • 乌西雅是最具才略的犹大君王。他定意寻求神」(5节),「得了非常的帮助,甚是强盛」(15节),在政治、军事和经济上都取得了很大成就。他征服宿敌(6-8节)、巩固国防(9节)、富国强兵(10-15节),国度似乎已经恢复到昔日大卫的光景。但是,神并没有让我们看到乌西雅大大复兴国度,反而让我们看到:有的人经不起失败,有的人却经不起成功;无论是失败还是成功,都无法维持人的敬虔,都有可能成为使人跌倒的石头。

【代下二十六16】「他既强盛,就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

【代下二十六17】「祭司亚撒利雅率领耶和华勇敢的祭司八十人,跟随他进去。」

【代下二十六18】「他们就阻挡乌西雅王,对他说:『乌西雅啊,给耶和华烧香不是你的事,乃是亚伦子孙承接圣职祭司的事。你出圣殿吧!因为你犯了罪。你行这事,耶和华神必不使你得荣耀。』」

【代下二十六19】「乌西雅就发怒,手拿香炉要烧香。他向祭司发怒的时候,在耶和华殿中香坛旁众祭司面前,额上忽然发出大麻风。」

【代下二十六20】「大祭司亚撒利雅和众祭司观看,见他额上发出大麻风,就催他出殿;他自己也急速出去,因为耶和华降灾与他。」

  • 「以致行事邪僻」(16节),原文是「以致败坏」。
  • 「干犯」(16节)和「犯了罪」(18节)原文是同一个词,意思是「不忠、犯罪」。在犹大诸王中,这个词之前只用在罗波安的时代(十二2),但从现在开始却频繁出现(二十八19「干犯」、22节「得罪」;二十九6「犯了罪」、19节「犯罪」;三十7「干犯」;三十三19「过犯」;三十六14「犯罪」),一直到南国被掳。对神的不忠,是犹大被掳的原因,从现在开始,犹大的结局已经指日可待。
  • 「强盛」(16节)本来是神的祝福(15节),结果却成了使乌西雅「败坏」的咒诅。君王的才干,并不能维持他的敬虔;国度的强盛,也不能改善人的属灵光景。相反,恩赐、「名声」(15节)和成功却成了人本相的试金石,引动乌西雅「心高气傲,以致行事邪僻,干犯耶和华——他的神」(16节)。人的生命若没有被神改变,无论是「强盛」还是衰弱,都会使人「败坏」。所以教会最重要的任务,不是扶贫济困、改变环境,而是宣讲圣道、改变人心。
  • 当时的外邦君王常常兼任祭司,乌西雅「进耶和华的殿,要在香坛上烧香」(16节),是不满足神赐给君王的权柄,要高抬自己、夺取祭司的职分。但是,绝对的权力在神的国度里毫无地位,即使是大有能力的乌西雅王,也不可代替祭司的职分。神规定只有承接圣职的祭司才可以在香坛上烧香(出三十1-10;民十六40;十八1-7),乌西雅越过了神的界线,就是不承认神的权柄。
  • 第19节的「发怒」(19节)重复了两次,提醒我们注意:神一直等到乌西雅「发怒」的时候才采取行动,是人悖逆的「发怒」惹动了神的义怒,导致「耶和华降灾与他」(20节)。而人的肉体在哪里出头,神的管教就在哪里临到;既然乌西雅贪图荣耀,神就「必不使你得荣耀」(18节)。
  • 乌西雅的才干和成功,成了自己的陷阱;他像父亲亚玛谢一样(二十五29),因着成功而「心高气傲」(16;二十五29),又因着「心高气傲」而陷入失败。我们都是和乌西雅一样软弱的人,因此,当我们蒙主抬举的时候,应当特别仰望主的怜悯,警醒里面的「心高气傲」,以免「骄傲在败坏以先」(箴十六18),以致在成功的高处跌倒。

【代下二十六21】「乌西雅王长大麻风直到死日,因此住在别的宫里,与耶和华的殿隔绝。他儿子约坦管理家事,治理国民。」

【代下二十六22】「乌西雅其余的事,自始至终都是亚摩斯的儿子先知以赛亚所记的。」

【代下二十六23】「乌西雅与他列祖同睡,葬在王陵的田间他列祖的坟地里;因为人说,他是长大麻风的。他儿子约坦接续他作王。」

  • 「大麻风」(21节)是律法规定必须隔离的不洁净的病,「要独居营外」(利十三46),而「营外」代表不蒙神纪念的地方。长了大麻风的乌西雅王「住在别的宫里」(21节),更要「与耶和华的殿隔绝」(21节),也与神的国度隔绝,所以由「他儿子约坦管理家事,治理国民」(21节)
  • 乌西雅因为不洁净,会玷污王陵,所以只能葬在王陵附近的田间」(23节)。而不洁净的乌西雅驾崩之日(23节),也是神向先知以赛亚显现之时(赛六1)。
  • 乌西雅和父亲亚玛谢、祖父约阿施一样,起初都「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4节;二十五2;二十四2),但虎头蛇尾、有始无终,晚年没有站稳自己的地位。他越过了神的界线,强行进殿烧香,结果却终生与殿隔绝;贪图更多的权柄,结果却失去了原有的权柄。
  • 神拯救我们,不只是叫我们脱离罪和死,更是要我们将来和基督一同作王到永远(提后二12;启二十6;二十二5)。在《历代志》里,神让我们看见什么是合神心意的王、什么是站稳地位的王,也让我们学习预备做王的心志。在神的国度里,人的地位越高,越要学习仆人的事奉(路二十二26);恩赐越大,越要学习与同工配搭。因此,我们「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四10),免得像雄才大略的乌西雅一样,在成功强盛的时候「心高气傲」(16节),结果「与耶和华的殿隔绝」
上图:主后第1世纪的乌西雅王墓碑,上面用亚兰文写着:「这里是犹大王乌西雅的骨头,不可打开」。乌西雅因为患了大麻风,所以在大卫城被「葬在王陵的田间他列祖的坟地里」(代下二十六23),而不是被葬在王陵中。在第二圣殿时期,耶路撒冷城扩大,乌西雅可能被迁葬。

上图:主后第1世纪的乌西雅王墓碑,上面用亚兰文写着:「这里是犹大王乌西雅的骨头,不可打开」。乌西雅因为患了大麻风,所以在大卫城被「葬在王陵的田间他列祖的坟地里」(代下二十六23),而不是被葬在王陵中。在第二圣殿时期,耶路撒冷城扩大,乌西雅可能被迁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