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十六1】「亚撒三十六年,以色列王巴沙上来攻击犹大,修筑拉玛,不许人从犹大王亚撒那里出入。」

  • 「亚撒三十六年」(1节),原文可以理解为「亚撒的王位三十六年」,也可以理解为「亚撒的王国三十六年」。这里可能指南国犹大的第三十六年,也就是亚撒执政的第十六年。因为巴沙死于「犹大王亚撒二十六年」(王上十六8),不可能在亚撒第三十六年上来攻击犹大。
  • 「拉玛」(17节)是便雅悯支派的城邑(书十八25),位于耶路撒冷北方只有6公里。
  • 亚撒执政的第十年,靠神战胜了古实大军(十四9-15),「就壮起胆来,在犹大、便雅悯全地,并以法莲山地所夺的各城,将可憎之物尽都除掉」(十五8),结果「有许多以色列人归降亚撒,因见耶和华——他的神与他同在」(代下十五9)。以色列王巴沙为了阻止百姓归顺亚撒,所以于亚撒执政第十六年占领了便雅悯的拉玛,控制犹大与以色列的边境,阻止北国的百姓归向耶路撒冷,也作为威胁耶路撒冷的基地。
  • 十四至十六章记录了亚撒跌宕起伏的一生,整体是一个交错平行结构。本章所记最后六年的亚撒,与前十五年判若两人:
    • A. 亚撒早期寻求神、仰赖神,神赐平安(十四1-15);
    •  B. 亚撒早期顺服先知的话语(十五1-9);
    •   C. 亚撒早期与神立约(十五10-19);
    •   C1. 亚撒后期与人立约(十六1-6);
    •  B1. 亚撒后期拒绝先知的话语(十六7-10);
    • A1. 亚撒后期不寻求神、不仰赖神,不得医治(十六11-14)。

【代下十六2】「于是亚撒从耶和华殿和王宫的府库里拿出金银来,送与住大马士革的亚兰王便·哈达,说:」

【代下十六3】「『你父曾与我父立约,我与你也要立约。现在我将金银送给你,求你废掉你与以色列王巴沙所立的约,使他离开我。』 」

【代下十六4】「便·哈达听从亚撒王的话,派军长去攻击以色列的城邑。他们就攻破以云、但、亚伯·玛音,和拿弗他利一切的积货城。」

【代下十六5】「巴沙听见就停工,不修筑拉玛了。」

【代下十六6】「于是亚撒王率领犹大众人,将巴沙修筑拉玛所用的石头、木头都运去,用以修筑迦巴和米斯巴。」

  • 「便·哈达」(2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哈达神的儿子」,指便·哈达一世。许多亚兰王都叫便·哈达,亚哈时代有便·哈达二世(王上二十1),约阿施时代有便·哈达三世(王下十三24)。
  • 「以云、但、亚伯·玛音,和拿弗他利一切的积货城」(4节)都在加利利海的北方,靠近亚兰的边界。北国以色列的兵力集中在南方拉玛附近,亚兰王趁机攻破了北方,巴沙只好退兵回防(5节)。
  • 「迦巴和米斯巴」(6节)位于拉玛的北面。巴沙退兵之后,亚撒利用巴沙留下的建筑材料修筑米斯巴和迦巴,把边界向北推移到天然屏障苏韦尼特旱溪峡谷。
  • 六年前,亚撒凭信心「呼求耶和华——他的神」(十四11)、靠神得胜(十四11、12);一年前,亚撒凭信心「贬了他祖母玛迦太后的位」(十五16),清除偶像。但现在,亚撒不但没有寻求神、仰赖神,反而「从耶和华殿和王宫的府库里拿出金银来」「(2节),靠自己的方法来解决问题(3节)。我们也和亚撒一样,人不管曾经多么属灵、多么刚强,一旦失去警醒、注目眼见,也会立刻忘记寻求神、不再仰赖神。
上图:「便雅悯的迦巴」(王上十五22)在密抹南面,「密抹的隘口」(撒上十三23)位于从北方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是横越苏韦尼特旱溪(Wadi Suwenit)峡谷的战略渡口。亚撒紧急修筑便雅悯的迦巴,可以控制「密抹的隘口」,阻止北方再次入侵,使苏韦尼特旱溪的峡谷成为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的天然分界线。

上图:「便雅悯的迦巴」(王上十五22)在密抹南面,「密抹的隘口」(撒上十三23)位于从北方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是横越苏韦尼特旱溪(Wadi Suwenit)峡谷的战略渡口。亚撒紧急修筑便雅悯的迦巴,可以控制「密抹的隘口」,阻止北方再次入侵,使苏韦尼特旱溪的峡谷成为南国犹大和北国以色列的天然分界线。上图:从东南方俯瞰密抹的隘口。

上图:Tell en-Nasbeh遗址,位于耶路撒冷旧城西北12公里,毗邻连接耶路撒冷与北方山地的古道。这里可能就是米斯巴。考古挖掘发现,这里在主前10世纪是一个大村庄,主前9-8世纪建成了城墙和防御工事,有一个巨大的城门。这些都与亚撒王建造米斯巴吻合。

上图:Tell en-Nasbeh遗址,位于耶路撒冷旧城西北12公里,毗邻连接耶路撒冷与北方山地的古道。这里可能就是米斯巴。考古挖掘发现,这里在主前10世纪是一个大村庄,主前9-8世纪建成了城墙和防御工事,有一个巨大的城门。这些都与亚撒王建造米斯巴吻合。

【代下十六7】「那时,先见哈拿尼来见犹大王亚撒,对他说:『因你仰赖亚兰王,没有仰赖耶和华——你的神,所以亚兰王的军兵脱离了你的手。」

【代下十六8】「古实人、路比人的军队不是甚大吗?战车马兵不是极多吗?只因你仰赖耶和华,祂便将他们交在你手里。」

【代下十六9】「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显大能帮助向祂心存诚实的人。你这事行得愚昧;此后,你必有争战的事。』」

  • 巴沙抵挡神,阻止北国的百姓归向耶路撒冷(1节),因此惹动亚撒的肉体本相,「仰赖亚兰王,没有仰赖耶和华」(7节)。亚兰人自从被大卫打败以后(撒下十19),一直在寻求机会重新崛起(王上十一25)。现在南国送上金银、壮大了他们的力量;北国忙于内战、暴露了空虚的北方,这两样都给亚兰的崛起提供了最好的机会。从此以后,「亚兰王的军兵脱离了你的手」(7节),成为南北两国长期的对手(王下十三22;十六5),经常给神的百姓制造难处,一直到被掳巴比伦(王下二十四2)。
  • 亚撒的外交手段虽然方便快捷、不战而胜,实际上却是「行得愚昧」(9节),失去了神的「帮助」(9节),此后「必有争战的事」(9节)。我们若不肯「心存诚实」(9节)地仰赖神,而是倚靠人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常常也是「饮鸩止渴」,虽然投机取巧地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导致了新的问题;虽然暂时摆脱了一个难处,却陷入了更多的难处。

【代下十六10】「亚撒因此恼恨先见,将他囚在监里。那时亚撒也虐待一些人民。」

  • 亚撒一生「寻求」(十四4)神、「仰赖」(十四11)神,满了得胜和复兴的经历,此时却一反常态,「恼恨先见,将他囚在监里」(10节)。这不是因为他变了,而是他肉体的本相就是如此,所以听得进先知亚撒利雅的鼓励(十五2),却听不进先知哈拿尼的批评(7节)。
  • 今天,有些人所谓的「圣灵对自己说话」,其实也是和亚撒一样有选择性的:爱听的就当作圣灵的话,不爱听的就当作人的话。「所以,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林前十12),尤其是自以为属灵、自以为熟悉圣经、自以为有成就的人,更容易只爱听肯定的话、不爱听否定的话。所以神允许亚撒晚节不保,「并且写在经上,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十11) 。

【代下十六11】「亚撒所行的事,自始至终都写在犹大和以色列诸王记上。」

【代下十六12】「亚撒作王三十九年,他脚上有病,而且甚重。病的时候没有求耶和华,只求医生。」

【代下十六13】「他作王四十一年而死,与他列祖同睡,」

【代下十六14】「葬在大卫城自己所凿的坟墓里,放在床上,其床堆满各样馨香的香料,就是按做香的作法调和的香料,又为他烧了许多的物件。」

  • 「坟墓」(14节)原文是复数,可能指家族的坟墓,有好几个墓室。
  • 十三至十六章的主题是「寻求」(十四4)神和「仰赖」(十四11)神。但曾经属灵刚强的亚撒,结果竟然晚节不保,一次松懈,破口就会越来越大(10节),起初的「寻求」和「仰赖」全然消失,「病的时候没有求耶和华,只求医生」(12节),最后灵性软弱、疾病缠身,既没有「寻求」、「仰赖」神,也没能从人那里得着医治。
  • 神的百姓应当「寻求」和「仰赖」神,但神不要我们误以为可以倚靠自己的努力来维持敬虔。所以神在本章收回了保守的手,显露了亚撒的肉体本相,好让我们明白:出于肉体的敬虔是靠不住的,一次的得胜不能确保一生的得胜,过去的经历也不能代表将来的经历。因此,唯一能保证大卫之约的,乃是神「亲口应许,亲手成就」(六15)。圣灵也提醒许多想倚靠自己的努力做一个好信徒的人:「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你们是这样的无知吗」(加三3)?你们比亚撒更加属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