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下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下十二1】「罗波安的国坚立,他强盛的时候就离弃耶和华的律法,以色列人也都随从他。」

  • 罗波安在位的前三年,内忧外患,所以表面上还能顺服神的权柄(十一4、17)。然而一旦国位「坚立」、「强盛」(1节),他很快就「离弃耶和华的律法」(1节)、敬拜偶像(王上十四22-24)。今天,信徒也常常在患难中抓紧神,却在安逸中离开神;患难可以催促我们寻求神,安逸却容易使人忘记神。因此,当我们的事业「坚立」、生活「强盛」的时候,更要警醒祷告,免得「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神」(申八14)。
  • 百姓曾经「三年遵行大卫和所罗门的道」(十一17),现在却纷纷「随从」(1节)罗波安离弃神的律法。无论是北国还是南国,这一代人的迅速堕落都不是偶然的,因为他们都是在所罗门晚年「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地顺服耶和华他的神」(王上十一44)的环境中长大的。所以神允许这样的败坏发生,好显明人的敬虔是不能长久的。

【代下十二2】「罗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打耶路撒冷,因为王和民得罪了耶和华。」

【代下十二3】「示撒带战车一千二百辆,马兵六万,并且跟从他出埃及的路比人、苏基人,和古实人,多得不可胜数。」

【代下十二4】「他攻取了犹大的坚固城,就来到耶路撒冷。」

  • 「得罪了耶和华」(2节),原文是「对耶和华不忠」。当罗波安不忠于神的时候,神就不再派先知来提醒(十一3),而是直接让仇敌来管教。
  • 「埃及王示撒」(2节)就是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首任法老舍顺克一世(Sheshonk I,主前943-922年在位),曾经培植所罗门的敌人耶罗波安(王上十一40)。示撒于主前925年进攻迦南,尼罗河畔的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浮雕上描绘了他的迦南战役,上面列出了他所占领的156个城镇,米吉多也出土了他的胜利纪念碑。考古学家对迦南战役时间的定年,是确定罗波安之前圣经年代的重要依据。
  • 「路比人、苏基人,和古实人」(3节)都是埃及的非洲盟军。
  • 人若「离弃耶和华的律法」(1节),再「办事精明」(十一23)也无济于事,再「坚立、强盛」(1节)也不能持久;罗波安苦心建造的「坚固城」(十一11),转眼就被仇敌「攻取」(4节)。
上图: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首位法老舍顺克一世(Shoshenq I,主前943–922年)的凯旋浮雕,位于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上。浮雕上描绘了舍顺克一世的迦南战役,上面列出了所占领的以色列和犹大的城镇,如伯·珊、伯·和仑、米吉多、亚拉得等等。考古学家普遍认为舍顺克一世就是埃及王示撒。

上图: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首位法老舍顺克一世(Shoshenq I,主前943–922年)的凯旋浮雕,位于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上。浮雕上描绘了舍顺克一世的迦南战役,上面列出了所占领的以色列和犹大的城镇,如伯·珊、伯·和仑、米吉多、亚拉得等等。考古学家普遍认为舍顺克一世就是埃及王示撒。

【代下十二5】「那时,犹大的首领因为示撒就聚集在耶路撒冷。有先知示玛雅去见罗波安和众首领,对他们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们离弃了我,所以我使你们落在示撒手里。”』」

【代下十二6】「于是王和以色列的众首领都自卑说:『耶和华是公义的。』」

【代下十二7】「耶和华见他们自卑,耶和华的话就临到示玛雅说:『他们既自卑,我必不灭绝他们;必使他们略得拯救,我不借着示撒的手将我的怒气倒在耶路撒冷。」

【代下十二8】「然而他们必作示撒的仆人,好叫他们知道,服事我与服事外邦人有何分别。』」

  • 「示撒带战车一千二百辆,马兵六万」(3节),横扫犹大地,夺走了所罗门一生积聚的财宝和荣耀。先知示玛雅宣告:这是神在管教离弃祂的百姓(5节)。
  • 人若「离弃」(1节)神,神必「离弃」人(5节),这是神对摩西和约书亚的最后嘱咐(申三十一16-17),也是大卫对所罗门的临终吩咐(代上二十八9),是在《历代志》中被反复强调的一条简单而清楚的属灵原则(七19-20;十五2;二十四20)。在《历代志》中,百姓和君王被神管教,都是因为他们离弃神(七22;十二1、5;十三10-11;二十一10;二十四18、24;二十八6;二十九6;三十四25)。因此,神的百姓不应该坐等七19-22的审判到来,而应当紧紧抓住七13-14的赦免应许,尽快「自卑」(6、7、12节;三十11;三十二26;三十三12;三十四27)、悔改,免得被神彻底「离弃」。
  • 王和以色列的众首领说「耶和华是公义的」(6节),可能是效法大卫(代上二十一13),愿意接受神公义的审判,而不愿落在法老的手里(5节)。
  • 「略得拯救」(7节),表明百姓还必须体验罪的后果:「他们必作示撒的仆人,好叫他们知道,服事我与服事外邦人有何分别」(8节)。有人以为离开了神就可以自己「当家作主」,其实只不过是做了金钱、名利、世界、撒但和罪的奴仆。如果我们不甘心乐意事奉神,神也会让我们体验一下服事神与服事外邦人的分别(8节),在偏行己路的后果中真正认识罪的可怕,认识人的败坏,也认识神的公义和怜悯。

【代下十二9】「于是,埃及王示撒上来攻取耶路撒冷,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

  • 「攻取耶路撒冷」(9节)原文是「攻打耶路撒冷」(英文ESV译本)。在埃及王示撒的石碑中,并没有攻陷耶路撒冷的记录。
  • 示撒在进攻耶路撒冷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埃及文献记录他儿子(Osorkon I,主前922-887年在位)献给埃及各神庙373吨金银,可能大部分都是从耶路撒冷掳走的。摩西带领百姓出埃及的时候,用夺取的埃及金银建造了会幕(出十二35-36;三十五22);现在,所罗门一生「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传二8),却全部都给了埃及法老,被用来敬拜埃及假神。而神允许这一切发生,是要让百姓明白:祂看重的是人里面的实际,而不是外面的物质。人若没有寻求神的心,圣殿也救不了他们。
  • 同样,我们若离弃神,从世界所得的,早晚会连本带利还给世界;人一生为自己、为子孙积攒财富,其实都是在为别人积攒。「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诗三十九6)。
上图:在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浮雕上,刻着156个被示撒占领城镇的名单,这些城镇分布在南地、犹大、以色列和非利士。

上图:在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浮雕上,刻着156个被示撒占领城镇的名单,这些城镇分布在南地、犹大、以色列和非利士。

上图:米吉多出土的一块石头上,刻着埃及法老示撒的象形茧纹章(Cartouche)。这块石头可能是示撒攻占米吉多后的胜利纪念碑的一部分。

上图:米吉多出土的一块石头上,刻着埃及法老示撒的象形茧纹章(Cartouche)。这块石头可能是示撒攻占米吉多后的胜利纪念碑的一部分。

【代下十二10】「罗波安王制造铜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给守王宫门的护卫长看守。」

【代下十二11】「王每逢进耶和华的殿,护卫兵就拿这盾牌,随后仍将盾牌送回,放在护卫房。」

【代下十二12】「王自卑的时候,耶和华的怒气就转消了,不将他灭尽,并且在犹大中间也有善益的事。」

  • 所罗门所造的是金盾牌,罗波安所造的却是铜盾牌;过去的金盾牌是「放在黎巴嫩林宫里」(王上十17)向外国使节炫耀,现在的铜盾牌只在「进耶和华的殿」(11节)时使用,平时「放在护卫房」(11节)里收藏。虽然犹大王还要维持排场,但荣耀已经被神大大剥夺了。
  • 所罗门死后不到五年,他的国度分裂、平安不再、百姓堕落,一生积攒的财富和荣耀也被埃及法老全部夺走(9节)。神借着国度的分裂让我们看到,「智慧聪明、资财、丰富、尊荣」(一12),没有一样能够长久,也没有一样使我们更加爱主、更加顺服神。所罗门娶了老法老的女儿,新法老却夺走了他的一切;人所倚靠的权势,不是转眼消失,就是成为自己的网罗。神借着这样讽刺的一幕告诉我们:「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诗一百一十八9)。
  • 当「王自卑的时候,耶和华的怒气就转消了,不将他灭尽」(12节),这是提醒被掳回归的百姓:人什么时候悔改都不迟,
  • 「并且在犹大中间也有善益的事」(12节),可译为「并且犹大中间也出现好的形势」(英文ESV译本)。

【代下十二13】「罗波安王自强,在耶路撒冷作王。他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华从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立祂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罗波安的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

【代下十二14】「罗波安行恶,因他不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

【代下十二15】「罗波安所行的事,自始至终不都写在先知示玛雅和先见易多的史记上吗?罗波安与耶罗波安时常争战。」

【代下十二16】「罗波安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里。他儿子亚比雅接续他作王。」

  • 罗波安虽然起初遵行神的道三年(十一17),但后来却离弃神(1节)、得罪神(2节)。在人看来,罗波安并没有坏得那么彻底,一生也不都是在做恶事,也曾自卑悔改(6节),对罗波安一生的评语也许是「三七开」。但神的评语却是「罗波安行恶」(14节),因为他不顺服神的律法(1节)、不忠于神(2节)、「不立定心意寻求耶和华」(14节),就像第二个扫罗(代上十13-14),这就是神眼中的「行恶」。我们应该留意的不是人的评语,而是神的评语;不要满足于自欺欺人的「三七开」、「二八开」,而要当心将来主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七23)!
  • 「罗波安与耶罗波安时常争战」(15节),表明他后来没有顺服神的禁令(十一4)。这种时断时续的战争持续了五十多年,一直到约沙法王与北国亚哈王结盟的时候(王上二十二44)。
  • 作者强调罗波安的「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13节),表明罗波安的失败与他拜偶像的母亲有关。为了拿玛,所罗门曾经为「亚扪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对面的山上建筑邱坛」(王上十一7)。而罗波安最宠爱的妻子玛迦还「造了可憎的偶像亚舍拉」(王上十五13)。有这样一位拜偶像的母亲和一位拜偶像的妻子,罗波安的属灵光景可想而知。
  • 圣灵让我们从南北两国的遭遇中看到:与大卫家无关的耶罗波安行恶,大卫家的罗波安也照样「行恶」(14节);因此,大卫之约不可能倚靠人的敬虔和努力来成就。离弃圣殿的北国得罪神,拥有圣殿的南国也照样得罪神(2节);因此,大卫之约也不可能倚靠人的宗教礼仪和规条来成就。唯一能成就大卫之约的不是人,而是神自己:祂「亲口应许,亲手成就」(六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