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上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代上十八1】「此后,大卫攻打非利士人,把他们治服,从他们手下夺取了迦特和属迦特的村庄;」

【代上十八2】「又攻打摩押,摩押人就归服大卫,给他进贡。」

  • 「此后」(1节)这个转折词,开始了大卫争战历史的第一个段落(十八1-13)。第十八至二十章的争战历史是第十七章大卫之约的成就,大卫的得胜经历证明神亲自成就了祂的应许(6、13节):
    1. 仇敌被「剪除」(十七8)或「治服」(十七10),以色列周围的非利士人(1节)、摩押人(2节)、亚兰人(5节)、以东人(12节)和亚扪人(二十2)都被大卫打败;
    2. 大卫「得大名」(十七8),外邦君王不是投靠大卫(十八10),就是「归服」(十八2、6、13;十九19)大卫;
    3. 以色列地不再被宿敌扰害(十七9);
    4. 神坚定国度(十七11),使圣殿得以建造(二十二8-9)。
  • 大卫之前的两次利乏音谷之战(十四9-16),是被动防御;现在「大卫攻打非利士人」(1节),是主动出击,目的是要得着整个应许之地。大卫「治服」(1节)非利士人,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沿海平原的非利士人从参孙时代开始就与以色列人为敌,被大卫彻底击败后,只能偶尔干扰以色列人。希西家是与非利士人有战争的最后一位王(王下十八8),非利士人最后被巴比伦的尼布甲尼撒王掳走。
  • 约旦河东的「摩押人」(2节)是罗得的女儿乱伦而生的后代(创十九37),是以色列人的亲戚,在士师时代曾经欺压过以色列人(士三14)。大卫的祖先路得是摩押女子(得一22),他在逃避扫罗追杀的日子,曾把自己的父母送到摩押王那里避难(撒上二十二4)。犹太传统认为,大卫之所以攻打摩押人,是因为摩押人后来杀了大卫的父母。这正应验了神借着巴兰所说的预言:「有星要出于雅各,有杖要兴于以色列,必打破摩押的四角,毁坏扰乱之子」(民二十四17)。

【代上十八3】「琐巴王哈大利谢(在撒母耳记下八章三节是哈大底谢)往幼发拉底河去,要坚定自己的国权,大卫就攻打他,直到哈马,」

【代上十八4】「夺了他的战车一千,马兵七千,步兵二万,将拉战车的马砍断蹄筋,但留下一百辆车的马。」

  • 「琐巴」(3节)是位于北方大马士革和哈马之间一个亚兰王国。此时琐巴王哈大底谢正准备向美索不达米亚扩张势力,结果被大卫击败。大卫的国权延伸到幼发拉底河,应验了神对亚伯拉罕(创十五18)和摩西(出二十三31)的应许。
  • 「砍断蹄筋」(4节)指砍断马的小腿筋,使马失去作战能力。
  • 琐巴王有强大的「马兵」(4节),以色列人只有步兵。马车虽然不适合在山地作战,但很适合在平原地区作战。只要百姓永远跟随神、顺服神的权柄,就不必倚靠「马兵」或任何先进武器,因为神自己会为祂的百姓争战。所以大卫效法约书亚(书十一9),遵守「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的命令(申十七16),「将拉战车的马砍断蹄筋」(4节),免得百姓把信心放在眼见的马匹车辆上。有利的环境、条件虽然好,但也很容易使属灵的生命停滞不前、甚至后退,因为人的眼目很容易从神的身上转移到人以为可靠的事物上,结果迷失了方向。大卫主动除去了这个试探,让百姓学习单单仰望神:「有人靠车,有人靠马,但我们要提到耶和华我们神的名」(诗二十7)。
上图:靠近叙利亚Halabiye附近的幼发拉底河(Euphrates),河的左岸是Zalabiye考古遗址。幼发拉底河在圣经中也被称为伯拉河(Perath)、伯拉大河、大河,发源于土耳其境内的安纳托利亚山区,依赖雨雪补给,流经叙利亚和伊拉克,注入波斯湾。幼发拉底河与其东面的底格里斯河形成的两河流域,被称为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是重要的古代文明起源地。由于河水带来的沙泥把河床不断填高,最终使两河的河口不断南移,现在下游合流在一起,称为阿拉伯河。

上图:靠近叙利亚Halabiye附近的幼发拉底河(Euphrates),河的左岸是Zalabiye考古遗址。幼发拉底河在圣经中也被称为伯拉河(Perath)、伯拉大河、大河,发源于土耳其境内的安纳托利亚山区,依赖雨雪补给,流经叙利亚和伊拉克,注入波斯湾。幼发拉底河与其东面的底格里斯河形成的两河流域,被称为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是重要的古代文明起源地。由于河水带来的沙泥把河床不断填高,最终使两河的河口不断南移,现在下游合流在一起,称为阿拉伯河。

【代上十八5】「大马士革的亚兰人来帮助琐巴王哈大利谢,大卫就杀了亚兰人二万二千。」

【代上十八6】「于是大卫在大马士革的亚兰地设立防营,亚兰人就归服他,给他进贡。大卫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

【代上十八7】「他夺了哈大利谢臣仆所拿的金盾牌带到耶路撒冷。」

【代上十八8】「大卫又从属哈大利谢的提巴(或译:比他)和均二城中夺取了许多的铜。后来所罗门用此制造铜海、铜柱,和一切的铜器。」

  • 「亚兰人」(5节)就是叙利亚人,亚兰后来被希腊人称为叙利亚。
  • 「耶和华都使他得胜」(6、13节),表明大卫并不是战无不克的军事天才,他的得胜乃是支取神的得胜。因着完全顺服神,才能显出神完全的得胜。这些争战让大卫看到,是神在带领他巩固神的国度,因此更明确地跟随神。
  • 「设立防营」(6节),即设立要塞,控制北方通往美索不达米亚的商道,并向亚兰人收取贡品。大马士革是古代国际贸易路线沿海大道上的重要城市。
  • 大卫在战争中夺取了许多的铜(8节),预备将来建造圣殿。仇敌的进攻,却叫大卫能按神的心意来做成神所要做的事,这正是「人的忿怒要成全你的荣美」(诗七十六10)。

【代上十八9】「哈马王陀乌听见大卫杀败琐巴王哈大利谢的全军,」

【代上十八10】「就打发他儿子哈多兰去见大卫王,问他的安,为他祝福,因为他杀败了哈大利谢(原来陀乌与哈大利谢常常争战)。哈多兰带了金银铜的各样器皿来。」

【代上十八11】「大卫王将这些器皿,并从各国夺来的金银,就是从以东、摩押、亚扪、非利士、亚玛力人所夺来的,都分别为圣献给耶和华。」

  • 「哈马」(9节)位于琐巴以北,本来是哈大利谢攻击的目标,所以现在来向得胜的大卫进贡。哈马后来一直在以色列的控制之下(王上八65;王下十四28),直到被亚述所灭(王下十九13)。
  • 大卫知道得胜并非倚靠自己的能力,而是神使他得胜(6节),所以不肯将所得的贡物和战利品据为己有,而是把它们「分别为圣献给耶和华」(11节)。虽然神说大卫「使多人的血流在地上」(二十二8),没有允许大卫建造圣殿,但大卫没有感到任何委屈,也没有影响为神摆上的心,反而「在困难之中为耶和华的殿预备了金子十万他连得,银子一百万他连得,铜和铁多得无法可称」(二十二13)。
  • 大卫领受大卫之约以后,他的人生有了一个永恒的目标,余生的首要目的就是建造圣殿预备材料。同样,今天每个信徒在地上生活的首要目的,就是「荣耀神,以祂为乐、直到永远」(《威斯敏斯德小教理问答》第一问)。

【代上十八12】「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在盐谷击杀了以东一万八千人。」

【代上十八13】「大卫在以东地设立防营,以东人就都归服他。大卫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

  • 「盐谷」(12节)位于死海南方的亚拉巴峡谷。
  • 大卫征服以东,「得了大名」(13节),应验了神所应许的「我必使你得大名」(七9)。
  • 「设立防营」(13节),即设立要塞,控制南方通往红海的商道,并向以东人收取贡品。
  • 当大卫前往北方的琐巴攻击亚兰人时(3节),以东从南面入侵,约押和亚比筛(代上十八12)转回迎战以东。在危急之中,大卫首先向神认罪(诗六十1-3),反省自己陷入两线作战,是否是因为个人的野心膨胀。当「大卫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撒下八6)的时候,肉体难免就会出头;此时,神突然让大卫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危机之中,好让他清醒过来,认识到「人的帮助是枉然的」(诗六十11),回转单单倚靠神(诗六十12),最终赢得了这场争战。因着这一段历史,大卫写出了诗篇第六十篇。
  • 圣灵第一次说「大卫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6节),是说大卫主动出击,征服了从埃及小河到哈马口的整个应许之地(民三十四2-12),是全面的得胜;圣灵第二次说「大卫无论往哪里去,耶和华都使他得胜」(13节),是说大卫打败了入侵的以东人,超出了应许之地的范围,是得胜有余。神所赐的得胜,不是局部的得胜、也不是勉强的得胜,而是完全的得胜,并且「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罗八37)。
上图:大卫与非利士人、亚兰人、摩押人和以东人的争战图。

上图:大卫与非利士人、亚兰人、摩押人和以东人的争战图。

【代上十八14】「大卫作以色列众人的王,又向众民秉公行义。」

【代上十八15】「洗鲁雅的儿子约押作元帅;亚希律的儿子约沙法作史官;」

【代上十八16】「亚希突的儿子撒督和亚比亚他的儿子亚希米勒作祭司长;沙威沙作书记;」

【代上十八17】「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统辖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大卫的众子都在王的左右作领袖。」

  • 「秉公行义」(14节)原文是「施行公平和公义」。「公平」(赛三十18)和「公义」(诗三十六6)都是神的性情,神国度的君王必须按着神的性情来治理(诗八十九14)。
  • 「元帅」(15节)是军队的统帅。
  • 「史官」(15节)负责记录国家大事、管理政府的档案和文件,兼作传令官。
  • 「撒督」(17节)是非尼哈的后裔(六4-8),他和以利的后裔「亚比亚他」(16节)一同作祭司长。到了所罗门王的时代,撒督代替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王上二35;代上二十九22),应验了神弃绝以利家的预言(撒上二35-36)。
  • 「沙威沙」(17节)可能是「西莱雅」(撒下八17)的别名。「书记」(17节)负责管理外交公文,相当于外交部长。
  • 「比拿雅」(17节)是大卫的护卫长,在所罗门的时代取代约押作了元帅(王上四4)。
  • 「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17节)是来自地中海克里特岛的雇佣兵,作大卫的近身侍卫。
  • 「领袖」(17节)可能指「王室顾问」。
  • 14-17节是大卫国度的行政组织,以色列的国家体制开始制度化,正如神所应许「我也必坚定他的国」(十七11)。神的国度不是只讲爱心、只要火热、只传福音就可以了,还必须有规矩,「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十四40),「因为神不是叫人混乱,乃是叫人安静」(林前十四33)。神的百姓各就各位,神的国度才能「坚定」;新约的信徒「循规蹈矩」,才能站稳信心的脚步,「信基督的心也坚固」(西二5)。
  • 大卫得着了神的应许,却没有躺着等待神来坚定国度,而是紧紧抓住神的应许,一面对外南征北战,一面对内「向众民秉公行义」(14节),积极支取神的得胜。虽然神自己会负责成就祂的应许,但「与神同工」(林前三9)的人却不能消极怠工,而应当紧紧跟上神的带领,因为「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林前三8)。人若不肯忠心在神面前尽本分,「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