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上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上十七1】「大卫住在自己宫中,对先知拿单说:『看哪,我住在香柏木的宫中,耶和华的约柜反在幔子里。』」

【代上十七2】「拿单对大卫说:『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因为神与你同在。』」

  • 本章是《历代志》的中心——大卫之约,整本《历代志》都是环绕神所应许的大卫之约(4-14节)和对所罗门献殿祷告的回应(代下七12-22)。在大卫之约中,大卫领受了神对两个「家」的应许:第一个是神将为大卫建立的家(10节),第二个是大卫的后裔将为神建造的家(12节)。
  • 当大卫「住在自己宫中」(1节)的时候,他首先的反应就是要为神建造圣殿,让神也得享安息。因为只有神安息了,人才能得着永久的安息。这正是大卫从神那里所领受的两个职事:第一是建立国度,第二是预备建殿。预备建造圣殿,是大卫余生的主要工作。
  • 圣殿是神在地上的见证(代上二十二4),也象征神的「安息之所」(诗一百三十二8、14)。不但人需要安息,神也需要安息。神的安息,就是祂的心意得着满足:在神的创造里,「到第七日,神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创二1);而在神的新造里,只有神得着了祂所要得着的人,祂才能得着安息。我们信靠神、顺服神,成为神所要得着的人、配搭成神所要得着的教会,才能在地上见证神、让神得享安息;所以说:「你们是神的殿,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林前三16),「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林前六19)。
  • 拿单是神的先知,但他这次附和大卫的话却是出于自己。大卫的心思是好的,神也与他同在,为神建殿也是一件摸着神心意的美事,所以拿单想当然地说:「你可以照你的心意而行」(2节)。但美事不一定合神心意,只有让神所拣选的人、在神的时间、按着神的方法去做成美事,结果才能满足神,而不是满足人。因此,「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罗十二17),要「留心」动机、方法、目的是否合神心意,才能把美事做得美。凡不是顺服神的旨意所做的事,不管看上去有多美,也都是出于肉体的骄傲,不能蒙神悦纳,因为「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

【代上十七3】「当夜,神的话临到拿单,说:」

【代上十七4】「『你去告诉我仆人大卫,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不可建造殿宇给我居住。」

【代上十七5】「自从我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过殿宇,乃从这会幕到那会幕,从这帐幕到那帐幕。」

【代上十七6】「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的一个士师,就是我吩咐牧养我民的说:你为何不给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 士师时代示罗的「神的殿」(士十八31;撒上一1-28),只是帐幕外围的一圈房子,并非永久的圣所,所以神说「我未曾住过殿宇」(5节)。
  • 「从这会幕到那会幕」(5节),不是指约柜放在不同的会幕里,而是安放约柜的会幕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
  • 「香柏木的殿宇」(6节),指最华美的殿宇。香柏木是当时最好的建筑材料,所罗门建造的圣殿里「一点石头都不显露,一概用香柏木遮蔽」(王上六18)。
  • 创造宇宙和其中万物的神,既是天地的主,就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徒十七24;王上八27),因此,神不需要圣殿作为住所,而是人需要圣殿作为神同在的记号,所以神才同意让所罗门建造圣殿,作为「神所选择要立为祂名的居所」(申十二11;王上八16)。神所重视的不是物质的殿,而是能彰显祂荣耀的见证。凡在基督名下的教堂、网站,都是帮助人敬拜神、认识神的场所,并不是神的殿;即便教堂被拆毁、焚烧,网站被封锁,也不能毁坏神在地上的见证。「神是个灵」(约四24),以基督为元首的教会才是神的殿(林前三16-17),信靠神、顺服神的信徒才是神的殿(林前六19);将来在新耶路撒冷里,有「主神全能者和羔羊为城的殿」(启二十一22)。

【代上十七7】「现在你要告诉我仆人大卫,说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我从羊圈中将你召来,叫你不再跟从羊群,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代上十七8】「你无论往哪里去,我常与你同在,剪除你的一切仇敌;我必使你得大名,好像世上大大有名的人一样。」

【代上十七9】「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栽培他们,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不再迁移;凶恶之子也不像从前扰害他们,」

【代上十七10】「并不像我命士师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时候一样。我必治服你的一切仇敌,并且我——耶和华应许你,必为你建立家室。」

  • 7-14节就是大卫之约(诗八十九3-4)。
  • 「从羊圈中将你召来」(7节)原文可译为「从牧场中将你召来」(英文ESV、NASB译本),指神拣选放羊的大卫为王(撒上十六1-13)。
  • 在古代中东的文化里,人的名字不只是一个称呼,而且代表那个人的所是。因此,神使大卫「得大名」(8节),不只是让大卫大有名声,也是要让大卫和他的后裔尊贵。这个预言最终成就在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身上,将来神要「赐给祂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腓二9)。这是实现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创十二2)
  • 「选定一个地方」(9节),指迦南地。这是实现神对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摩西的应许(创十三14-17;十五18-21;出三8;六8;申十一24-25)。
  • 「殿宇」(4节)原文是「房子、家 בַּיִת」,意思是圣殿;「家室」(10节)原文也是「房子、家בַּיִת」,意思是「王朝」。这是一句双关语,大卫盼望为神「建造」(4节)一个「家」,也就是建造圣殿;神却反过来应许将为大卫「建立」(10节)一个「家」,也就是建立王朝,让他的子孙继承王位。因为神的工作次序就是如此:神必须首先为人建立「家室」,然后人才能为神建造「殿宇」。国度和圣殿是大卫之约中不可分割的两个「家」,两个「家」都必须根据神的应许,而不是出于人善良却有限的心思,因为神所应许的「家」是人无法想象的。
  • 虽然神并没有允许大卫建造圣殿,但却悦纳大卫的心思,所以应许了更丰盛的大卫之约(7-14节)。神「不用人手服事,好像缺少什么;自己倒将生命、气息、万物,赐给万人」(徒十七24)。因此,并不是神需要人的事奉来帮祂的忙,而是人需要借着事奉从神领受祝福。只要我们向着神的心是准确的,即使只有一点五饼二鱼(太十四17),即使神家的需要已经「富富有余」(出三十六5),也能为我们开启天上倾福的窗户(玛三10)。
  • 表面上,是大卫有心为神「建造殿宇」(4节),所以神用「建立家室」(10节)来奖赏他;实际上,是神先从羊圈中将大卫召来,预备了「建立家室」的国度计划。表面上是人主动,实际上是神主动,「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只有神先启示,人心所立的志才能准确;只有神先动工,人手所做的工才能坚立(诗九十17)。同样,主耶稣也不是要我们用「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太六33)来换取「需用的这一切东西」(太六32),而是要我们摆正生活的优先次序,「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
上图:但丘石碑(Tel Dan Stele) 是1993-1994年在以色列北部的但城遗址(Tel Dan)发现的几块黑色玄武岩碑,可能是主前9-8世纪的亚兰王哈薛所立,用来夸耀自己对以色列的胜利。碑上刻着「大卫的家室 BYTDWD」,这是「大卫的家室」这个名字第一次在考古学资料中得到辨识。在此之前,一些圣经批评者极端到一个地步,甚至认为历史上根本不存在大卫王。

上图:但丘石碑(Tel Dan Stele) 是1993-1994年在以色列北部的但城遗址(Tel Dan)发现的几块黑色玄武岩碑,可能是主前9-8世纪的亚兰王哈薛所立,用来夸耀自己对以色列的胜利。碑上刻着「大卫的家室 BYTDWD」,这是「大卫的家室」这个名字第一次在考古学资料中得到辨识。在此之前,一些圣经批评者极端到一个地步,甚至认为历史上根本不存在大卫王。

【代上十七11】「你寿数满足归你列祖的时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续你的位,我也必坚定他的国。」

【代上十七12】「他必为我建造殿宇;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

【代上十七13】「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并不使我的慈爱离开他,像离开在你以前的扫罗一样。」

【代上十七14】「我却要将他永远坚立在我家里和我国里;他的国位也必坚定,直到永远。”』」

  • 「后裔」(11节)指大卫的儿子所罗门,他是大卫的继承人和圣殿的建造者。
  • 「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13节),是用父子关系来形容神与大卫王室的关系。神对王的慈爱和管教,就像父亲对儿子的慈爱和管教一样。神也用父子关系来形容祂与以色列人的关系:「耶和华这样说:以色列是我的儿子,我的长子」(出四22;申三十二6)。这句话也是指着弥赛亚说的预言(诗二7;来一5)。
  • 「慈爱」(13节)原文是「慈爱、忠诚」,可译为「不变的爱」(英文ESV译本),是盟约中的用语,特指神向祂的百姓信守圣约的「不变的爱」。在古代赫人、亚喀得、乌加列和亚兰的文献中,都用来指宗主向藩属所表达的「立约的慈爱」。「并不使我的慈爱离开他」(13节),等于说神与大卫立约(二十三5;诗八十九3-4)。
  • 圣殿是神荣耀的见证,要使神的「名誉荣耀传遍万国」(二十二4)。现在大卫刚刚建国不久,还有流血的争战,此时建造的圣殿还不能彰显神的荣耀(二十二8)。因此,神并没有否定大卫为神建殿的心意,而是要自己挑选建殿的人和时机(12节)。
  • 神使用大卫,是要「使仇敌都服在他脚下」(王上五3),代表争战和得胜的国度君王;而神使用所罗门,是让他享用「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王上五4),代表平安和荣耀的国度君王。因此,大卫要用争战为所罗门开路,预备建造圣殿的材料和地基;当平安的王所罗门得荣耀的时候,他就可以使用大卫所预备的,为神的名建造殿宇(12节)。同样,「神的殿」(林前三16-17)教会并不是在基督在十字架的得胜之前建立的,而是基督「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二14)、「得了荣耀」(约十二16)之后,才从五旬节开始(徒二1)。
  • 在7-14节的大卫之约中,神对大卫及其后裔没有任何要求,因为大卫之约并不是根据律法、倚靠人来守约,而是根据恩典、倚靠神来成就:神自己负责赐福(8-10节),神自己负责管教(13节),神自己负责坚定大卫的家、国和国位,「直到永远」(14节)。这正如神与我们所立的「新约」(耶三十一31),神自己负责把「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耶三十一33),而不是让人靠肉体的努力守约。
  • 无条件的大卫之约是一个「国度之约」,圣灵特地把《撒母耳记》中的「你的家和你的国」(撒下七16),改成了「我家里和我国里」(14节),清楚地表明:神是国度真正的王(十六31;诗四十五6),大卫的国度是神的国度在地上的表达,国度的计划乃是神的永恒旨意。圣灵也特地把《撒母耳记》中用在大卫身上的「安靖 נוּחַ」 (撒下七1、11)专门留给所罗门(二十二9),强调「平安 נוּחַ」(二十三18;二十三25)乃是大卫之约的结果,而不是大卫之约的条件。对于被掳回归的百姓来说,无条件的大卫之约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和坚固,因为这约向他们保证,即使在他们被掳巴比伦、被外邦人统治的时候,神的国度计划仍在默默进行,「大卫的子孙」(太一1)弥赛亚最终会重建国度,并要「永远坚立」(14节)。
  • 主耶稣道成肉身之前,天使加百列向马利亚重申大卫之约,宣告「主神要把祂祖大卫的位给祂」(路一32);当主在地上工作的时候,国度在祂身上彰显出来(太十二28;路十七20-21);而当主再来的时候,「世上的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国;祂要作王,直到永永远远」(启十一15)。

【代上十七15】「拿单就按这一切话,照这默示告诉大卫。」

  • 虽然说可以建殿的是拿单(2节),说不可以建殿的也是拿单,但拿单并不是出尔反尔,而是用神的旨意来纠正自己的意见:神怎样告诉他,他就怎样告诉大卫。凡是做神话语出口的人,不能把自己的意见和神的旨意混淆,也不能为了自己的面子而隐瞒了神的旨意。
  • 神称大卫是「我仆人大卫」(4、7节),大卫也是先知(徒二30),也可以借着以弗得来直接求问神(撒上二十三9)。但4-14节这番重要的话,神却没有直接对他说,而是通过另一位先知拿单来告诉他。如果大卫不是真正在神面前自甘「卑微」(撒下六22),当他建造圣殿的心志被拿单出尔反尔地否定时,很可能会怀疑拿单假传圣旨,因此坚持自己的意见。神借着大卫提醒我们,真正的「仆人」绝不能要求圣灵必须直接对自己说话,也要谦卑分辨、听从圣灵借着同工对自己所说的话。

【代上十七16】「于是大卫王进去,坐在耶和华面前,说:『耶和华神啊,我是谁,我的家算什么,祢竟使我到这地步呢?」

【代上十七17】「神啊,这在祢眼中还看为小,又应许祢仆人的家至于久远。耶和华神啊,祢看顾我好像看顾高贵的人。」

【代上十七18】「祢加于仆人的尊荣,我还有何言可说呢?因为祢知道祢的仆人。」

【代上十七19】「耶和华啊,祢行了这大事,并且显明出来,是因祢仆人的缘故,也是照祢的心意。」

【代上十七20】「耶和华啊,照我们耳中听见,没有可比祢的,除祢以外再无神。」

【代上十七21】「世上有何民能比祢的民以色列呢?祢神从埃及救赎他们作自己的子民,又在祢赎出来的民面前行大而可畏的事,驱逐列邦人,显出祢的大名。」

【代上十七22】「祢使以色列人作祢的子民,直到永远;祢——耶和华也作他们的神。」

  • 「进去」(16节),指进入存放约柜的会幕。大卫一番好意要为神建殿,却被神拒绝。一般人可能会因此很受伤、很灰心、很失望,甚至因此退后,但大卫却反而更进到神面前,完全地服在神的权柄之下,承认自己的不配、承认自己的一切完全是神的恩典,并且用后半生为圣殿完成所有的准备。这才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
  • 「坐在耶和华面前」(16节),可能是坐在脚跟上,跪在约柜前面向神祷告。
  • 「除祢以外再无神」(20节),是大卫最重要的信仰宣告,也是他信心的根据。
  • 大卫彻底打败了非利士人、又把约柜运到了耶路撒冷,事业和事奉都到达了顶峰,是人生最值得骄傲的成功时刻。但经过了十多年被追赶的日子,他此时灵里却非常清醒,知道完全是神「使我到这地步」(16节)、「除祢以外再无神」,所以才能保持谦卑(16节)和感恩(17-18节),既不坚持自己的意见,也不问神「为什么」,而是顺服地接受了神的安排。
  • 大卫作为国度的君王,并没有觉得离开了自己,国度就不能坚立、圣殿就不能建造。因为他知道神所应许的(7-14节),神一定会负责照自己的心意做成(21节)。今天,事奉神的人也「不要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要照着神所分给各人信心的大小,看得合乎中道」(罗十二3),既学会凭信心做事,也学会凭信心不做事,才能「与神同工」(林前三9)。
  • 「祢神从埃及救赎他们作自己的子民」(21节),「祢使以色列人作祢的子民,直到永远;祢——耶和华也作他们的神」(22节),这是在回顾西奈之约(出六7;利二十六12),表明大卫之约是西奈之约的延续,而新约也是西奈之约的延续(耶三十一33;罗九25-26;启二十一3)。

【代上十七23】「耶和华啊,祢所应许仆人和仆人家的话,求祢坚定,直到永远,照祢所说的而行。」

【代上十七24】「愿祢的名永远坚立,被尊为大,说:“万军之耶和华是以色列的神,是治理以色列的神。”这样,祢仆人大卫的家必在祢面前坚立。」

【代上十七25】「我的神啊,因祢启示仆人说:“我必为你建立家室。”所以仆人大胆在祢面前祈祷。」

【代上十七26】「耶和华啊,惟有祢是神,祢也应许将这福气赐给仆人。」

【代上十七27】「现在祢喜悦赐福与仆人的家,可以永存在祢面前。耶和华啊,祢已经赐福,还要赐福到永远。』」

  • 23节原文以「如今、现在」开始,表示接下来的祷告是一个转折。
  • 大卫祷告「还要赐福到永远」(27节),不是因为自己配得,而是因为神启示:「我必为你建立家室」(25节),所以他才「大胆在祢面前祈祷」(25节)。大卫是求神「照祢所说的而行」(23节),不是追求短暂的「大名」(8节),而是寻求「永存」(27节)的恩典和应许。「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罗八26),合神心意的祷告都是圣灵的感动先来,然后人才祷告到神面前:「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二13)。
  • 「愿祢的名永远坚立,被尊为大」(24节),意思是神已经应许要坚立「大卫的家」(24节),因此,神为了让人尊祂的名为大,一定会让大卫的王朝坚立。
  • 虽然大卫是以色列的王,但他在这番祷告中,原文十次自称是「仆人」(27节),承认自己「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路十七10),因此,「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重大和测不透的事,我也不敢行」(诗一百三十一1)。但这样一位「不敢行」大事的仆人,并没有因此懈怠,而是专心「为殿预备材料」(二十二4),让别人来成就建殿大功:「功成不必在我」,这才是神的仆人当有的态度。
  • 事奉神的人常常有一个误区,觉得只有为神做事才算属灵,做事越多、越做大事才越属灵。但神说:「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人若肯为神做事,却不肯顺服神,照样不蒙神悦纳。所以,只要能讨主喜悦,大卫不但愿意为神做事,也愿意为神不做事。扫罗不肯顺服,坚持要做神「产业的君」(撒上十1;二十31),结果被神废弃(13节);大卫愿意顺服,连建造圣殿这么大的属灵功绩和名声都可以放弃,结果却得着了更大的应许和祝福:开启了基督的宝座(太一1),让国度被神「永远坚立」(14节)。同样,我们既要学会倚靠神做事,也要学会顺服神不做事,才有可能被神使用做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