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上第1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上十一1】「以色列众人聚集到希伯仑见大卫,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

【代上十一2】「从前扫罗作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你的神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

【代上十一3】「于是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仑见大卫王。大卫在希伯仑耶和华面前与他们立约,他们就膏大卫作以色列的王,是照耶和华借撒母耳所说的话。」

  • 「照耶和华借撒母耳所说的话」(3节),指神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派撒母耳膏立大卫为王。「以色列众人」(1节)早就知道神已经拣选大卫(2节),也愿意接受大卫作王(撒下三17),但却不得不附从押尼珥拥立扫罗家。现在神让百姓清楚地看见神的安排,就是「大卫家日见强盛,扫罗家日见衰弱」(撒下三1)。当他们认识到前面只有一条出路的时候,才能甘心乐意地接受神的受膏者为王。这也是我们生命成长的经历:每个信徒都知道应该接受基督为王,但却不得不「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罗七21)。人没有办法靠自己的努力来「脱离这取死的身体」(罗七24),但神借着十字架不断地对付我们,让我们里面的旧人「日见衰弱」、新人「日见强盛」。当我们认识到「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的时候,才能甘心乐意地接受基督为王。
  • 大卫作王,既不是倚靠个别权贵或者投机分子的拥立,也不是倚靠内战,而是神感动「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仑见大卫王」(3节),并有各支派的勇士同心「要照耶和华的话,将扫罗的国位归与大卫」(十二23)。虽然中间经过了许多波折、误解,但百姓最终还是同心合意地拥立大卫,正显明大卫作王是神的作为,因为「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
  • 大卫一生曾经三次受膏:第一次撒母耳在伯利恒膏他作神百姓的王(撒上十六13),第二次是犹大支派在希伯仑膏他「作犹大家的王」(撒下二4),第三次是以色列十二支派的长老在希伯仑膏他「作以色列的王」(撒下五3)。大卫「登基的时候年三十岁,在位四十年」(撒下五4),大约是主前1010-970年。
  • 受膏的仪式,是将膏油倒在人的头上。在旧约中只有三种职分需要受膏:祭司、君王和先知。古埃及的传统,是法老膏立其臣子和诸侯(Vassal Kings),象征他们是作为法老的仆人、管理法老的产业;撒母耳膏大卫,也是象征将他分别为圣归与神,作为神的仆人、成为管理神产业的君古代赫人的传统,则是百姓膏立君王,象征接受君王的统治;而「以色列的长老」膏大卫,也是象征接受大卫的统治。
  • 本书对大卫的记载,直接从他受膏做全以色列的王开始,根本不提《撒母耳记》中详述的大卫的出身、与歌利亚战斗、在宫中事奉、被扫罗追赶、在希伯仑作犹大王七年半等曲折的过程。因为《历代志》的目的不是让我们学习大卫生命的成长过程,而是让我们看到神在历史中的工作:时候到了,神就让大卫坐在宝座上,显明神所要的国度——国度的第一个要素是神的百姓,就是「我的民以色列」(2节);第二个要素是合神心意的王,就是「以色列的君」(2节)。

【代上十一4】「大卫和以色列众人到了耶路撒冷,就是耶布斯;那时耶布斯人住在那里。」

【代上十一5】「耶布斯人对大卫说:『你决不能进这地方。』然而大卫攻取锡安的保障,就是大卫的城。」

  • 本书特地把「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撒下五6)改为「大卫和以色列众人」(4节),以强调大卫是十二支派的王。
  • 「希伯仑」(1节)属于犹大支派,离北方的支派比较远,因此,大卫需要一个更理想的首都,促进神百姓的合一。而「耶路撒冷」(4节)位于犹大和便雅悯两个支派的边界上,虽然被分给了便雅悯支派(书十八28),但便雅悯和犹大支派都没能攻取它(书十五63;士一21),此时还在耶布斯人的手中。这城超越了支派之间的竞争,不属于任何支派,只属于神。
  • 「耶路撒冷」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就已经是一座王城(创十四17-19),水源充足,居高临下,东、南、西三面都有山谷作屏障,易守难攻。因此,虽然以色列人已经进入迦南几百年,但耶布斯人还是牢牢占据着耶路撒冷(书十五63)。耶路撒冷位于从约旦河东经耶利哥通往沿海大道的东西大道之侧,又在从别是巴穿越中央山地通往北方的南北大道之旁,位置十分关键。大卫如果要完全取得应许之地,首先也应当攻取耶路撒冷。
  • 「锡安」(5节)原指耶路撒冷城南面的山丘,后来被用来代称整个耶路撒冷城,圣殿所在的摩利亚山也被称为锡安山。「锡安的保障」(5节)意思是「锡安的要塞」,被大卫攻取后,被改名为「大卫的城」(5节)。
  • 国度的第三个要素是「耶路撒冷」。大卫一坐上以色列的宝座,耶路撒冷就被攻取了,因为神要拣选这个不属于任何支派的耶路撒冷,作为立祂名的地方(王上十一36)。「耶路撒冷」在神救赎的计划里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是神选择为立祂名的居所(申十二5)、将来圣殿的所在地,是大卫国度的首都,也是基督在千年国度的统治中心(启二十9)。在新天新地里,神将在「圣城新耶路撒冷」(启二十一2)与人同住、直到永远。
上图:大卫时代的锡安——大卫城——示意图。当时还没有建圣殿。大卫购得了右上方的耶布斯人亚劳拿的禾场「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撒下二十四24-25),后来所罗门在此建造了圣殿,被称为圣殿山。

上图:大卫时代的锡安——大卫城——示意图。当时还没有建圣殿。大卫购得了右上方的耶布斯人亚劳拿的禾场「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撒下二十四24-25),后来所罗门在此建造了圣殿,被称为圣殿山。

【代上十一6】「大卫说:『谁先攻打耶布斯人,必作首领元帅。』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先上去,就作了元帅。」

【代上十一7】「大卫住在保障里,所以那保障叫作大卫城。」

【代上十一8】「大卫又从米罗起,四围建筑城墙,其余的是约押修理。」

【代上十一9】「大卫日见强盛,因为万军之耶和华与他同在。」

  • 「洗鲁雅的儿子约押」(6节)是大卫的外甥,他从耶布斯人的秘密水道(撒下五8)攻进耶路撒冷。
  • 「保障」(7节)就是「锡安的保障」(5节),被大卫攻取后改名为「大卫城」(7节),成为以色列的首都。
  • 「米罗」(8节)的意思是「壁垒、土墩」,可能是大卫城斜坡上的护土坡。
  • 耶路撒冷离扫罗的京城基比亚只有6公里,但扫罗做王四十年都不能占领它。而大卫之所以能攻取耶路撒冷,不是因为他的能力比扫罗更强,是因为「神与他同在」(9节)。神拣选大卫为王,并没有撇下大卫独自努力奋斗,而是一直与他同在。神国度的建立,从头到尾都是神在做工;当大卫毫无保留地顺服神、倚靠神的时候,神的能力和权柄就在他身上显明出来,让他「日见强盛」(9节)
上图:考古学家在大卫城遗址挖掘出来的主前13-12世纪的「阶梯石构」(Stepped Stone Structure),这是一个用小石块堆砌成的地基和护土坡,高度超过15米,很可能就是撒下五9提到的「米罗」。大卫城建在陡峭的山坡上,必须先用地基和护土坡搭一个平台,然后才能在平台上建筑城墙。即使是在城里,也必须先平整地基,才能建造房屋。

上图:考古学家在大卫城遗址挖掘出来的主前13-12世纪的「阶梯石构」(Stepped Stone Structure),这是一个用小石块堆砌成的地基和护土坡,高度超过15米,很可能就是撒下五9提到的「米罗」。大卫城建在陡峭的山坡上,必须先用地基和护土坡搭一个平台,然后才能在平台上建筑城墙。即使是在城里,也必须先平整地基,才能建造房屋。

【代上十一10】「以下记录跟随大卫勇士的首领,就是奋勇帮助他得国、照着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的话、与以色列人一同立他作王的。」

  • 「奋勇帮助他得国」(10节),原文是「全力巩固他的国度」(英文ESV译本)。
  • 国度一显出来,作者就立刻列出了一批国度的勇士。《撒母耳记》在大卫故事的结尾才提到这批勇士(撒下二十三8-39),《历代志》却在大卫故事的一开始就列出他们(十一10-十二22),并且比《撒母耳记》长得多。这是要让读者看到,大卫之所以能坐上宝座,完全是因为神改变人心,赐下一批国度的勇士,「照着耶和华吩咐以色列人的话、与以色列人一同立他作王」(10节)。
  • 国度的第四个要素是争战的勇士。神要建立的国度,神自己会预备争战的勇士。圣灵在记念他们的时候,并不都是记录他们争战的记录,而是点出几样特别的事迹,让我们看见神国勇士的特点:在大卫的国度里如此,在基督的国度里更是如此。

【代上十一11】「大卫勇士的数目记在下面:哈革摩尼的儿子雅朔班,他是军长的统领,一时举枪杀了三百人。」

【代上十一12】「其次是亚合人朵多的儿子以利亚撒,他是三个勇士里的一个。」

【代上十一13】「他从前与大卫在巴斯·达闵,非利士人聚集要打仗。那里有一块长满大麦的田,众民就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

【代上十一14】「这勇士便站在那田间击杀非利士人,救护了那田。耶和华使以色列人大获全胜。」

  • 「雅朔班」(11节)又名「约设·巴设」(撒下二十三8),他是大卫第一军的军长,每年正月服役(二十七2)。「三百人」(11节)在《撒母耳记》中是「八百人」(撒下二十三8),可能是抄写错误,因为希伯来文的「三 שָׁלוֹשׁ」和「八 שְׁמֹנֶה」相似。
  • 「朵多」(12节)可能是大卫第二军的军长「朵代」,每年第二个月服役(二十七4)。
  • 「三个勇士」(12节),指「雅朔班」(11节)、「以利亚撒」(12节)和「沙玛」(撒下二十三11)
  • 「这勇士便站在那田间击杀非利士人,救护了那田」(14节),原文的动词都是复数,可译为「他们便站在那田间击杀非利士人,救护了那田」,可能是「以利亚撒」、「沙玛」与大卫一起争战(撒下二十三9-12)。
  • 当众民逃跑的时候,神让以利亚撒站住,他便站在那田间」(14节),成为「耶和华使以色列人大获全胜」(14节)的管道。神国勇士的第一个特点是站立:「你们务要警醒,在真道上站立得稳,要作大丈夫,要刚强」(林前十六13)。

【代上十一15】「三十个勇士中的三个人下到磐石那里,进了亚杜兰洞见大卫;非利士的军队在利乏音谷安营。」

【代上十一16】「那时大卫在山寨,非利士人的防营在伯利恒。」

【代上十一17】「大卫渴想,说:『甚愿有人将伯利恒城门旁井里的水打来给我喝!』」

【代上十一18】「这三个勇士就闯过非利士人的营盘,从伯利恒城门旁的井里打水,拿来奉给大卫。他却不肯喝,将水奠在耶和华面前,」

【代上十一19】「说:『我的神啊,这三个人冒死去打水,这水好像他们的血一般,我断不敢喝!』如此,大卫不肯喝。这是三个勇士所做的事。」

  • 「三十个勇士」(15节)组成大卫勇士中的核心,当中若有人牺牲,便由另一个人补上,保持三十这个数目。
  • 「伯利恒」(16节)是大卫的家乡,他怀念家乡的井水(17节)。
  • 「这三个人冒死去打水」(19节),只是为了让大卫满足。大卫口里虽然没有喝那水,但他心里比用口喝还要畅快,因为他得着了一批爱他的人。神国度勇士的第二个特点是爱主,凡事都是为了让主满足,所以就像马利亚打破香膏一样不计代价(可十四3-9),为要「讨神的喜悦」(帖前四1)。
上图:伯利恒的大卫井(King David's Wells)是三个古老的蓄水池,于1895年被发现,至今仍可使用。大卫的勇士当年可能就是从类似的井中冒死打水(代上十一16-19)。

上图:伯利恒的大卫井(King David’s Wells)是三个古老的蓄水池,于1895年被发现,至今仍可使用。大卫的勇士当年可能就是从类似的井中冒死打水(代上十一16-19)。

【代上十一20】「约押的兄弟亚比筛是这三个勇士的首领;他举枪杀了三百人,就在三个勇士里得了名。」

【代上十一21】「他在这三个勇士里是最尊贵的,所以作他们的首领;只是不及前三个勇士。」

【代上十一22】「有甲薛勇士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行过大能的事:他杀了摩押人亚利伊勒的两个儿子,又在下雪的时候下坑里去杀了一个狮子,」

【代上十一23】「又杀了一个埃及人。埃及人身高五肘,手里拿着枪,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比拿雅只拿着棍子下去,从埃及人手里夺过枪来,用那枪将他刺死。」

【代上十一24】「这是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所行的事,就在三个勇士里得了名。」

【代上十一25】「他比那三十个勇士都尊贵,只是不及前三个勇士。大卫立他作护卫长。」

  • 「亚比筛」(20节)是约押的弟弟,也是大卫的外甥。
  • 「前三个勇士」(21节)指11-14节所记录的第一组三位勇士。15-25节是第二组的三位勇士。他们的战斗力虽然不如第一组三勇士,但却一样忠诚。
  • 「比拿雅」(22节)是祭司的儿子(二十七5),他是大卫外邦人卫队的「护卫长」(撒下二十23),并担任大卫第三军的军长,每年第三个月服役(二十七5-6),后来代替约押担任所罗门的元帅(王上二35)。
  • 「摩押人亚利伊勒的两个儿子」(22节),也可译为「两个勇猛的摩押人」(英文ESV译本)。
  • 比拿雅作为祭司的儿子,不但里面有神的话语,外面也不惧怕摩押勇士、狮子或埃及巨人。神国勇士的第三个特点是信心,不被眼见的环境和事物影响。

【代上十一26】「军中的勇士有约押的兄弟亚撒黑,伯利恒人朵多的儿子伊勒哈难,」

【代上十一27】「哈律人沙玛,比伦人希利斯,」

【代上十一28】「提哥亚人益吉的儿子以拉,亚拿突人亚比以谢,」

【代上十一29】「户沙人西比该,亚合人以来,」

【代上十一30】「尼陀法人玛哈莱,尼陀法人巴拿的儿子希立,」

【代上十一31】「便雅悯族基比亚人利拜的儿子以太,比拉顿人比拿雅,」

【代上十一32】「迦实溪人户莱,亚拉巴人亚比,」

【代上十一33】「巴路米人押斯玛弗,沙本人以利雅哈巴,」

【代上十一34】「基孙人哈深的众子,哈拉人沙基的儿子约拿单,」

【代上十一35】「哈拉人沙甲的儿子亚希暗,吾珥的儿子以利法勒,」

【代上十一36】「米基拉人希弗,比伦人亚希雅,」

【代上十一37】「迦密人希斯罗,伊斯拜的儿子拿莱,」

【代上十一38】「拿单的兄弟约珥,哈基利的儿子弥伯哈,」

【代上十一39】「亚扪人洗勒,比录人拿哈莱(拿哈莱是给洗鲁雅的儿子约押拿兵器的),」

【代上十一40】「以帖人以拉,以帖人迦立,」

【代上十一41】「赫人乌利亚,亚莱的儿子撒拔,」

  • 「亚撒黑」(26节)是大卫第四军的军长,每年第四个月服役(代上二十七7)。他是约押的弟弟、大卫的外甥,被押尼珥所杀(撒下二23)。亚撒黑在大卫还没作以色列王的时候就战死了,但在建立神的国度里有分的人,无论在地上是活着还是死了,都在神永远的数算里蒙纪念。
  • 「希立」(30节)是第十二军的军长,每年第十二个月服役(代上二十七15)
  • 「以太」(31节)是便雅悯族的勇士,是扫罗的族人。
  • 「赫人乌利亚」(41节)是拔示巴原来的丈夫,本书没有提到他的悲剧,而是单单记念他对国度的忠心。
  • 圣经没有提到拿哈莱的任何事迹,但却两次提到他「是给洗鲁雅的儿子约押拿兵器的」(39节),「拿兵器的」的事奉,竟然被神记念两次!神国勇士的第四个特点是忠心,在任何岗位上都「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弗六7),因为「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四2)。

【代上十一42】「流便人示撒的儿子亚第拿(他是流便支派中的一个族长,率领三十人),」

【代上十一43】「玛迦的儿子哈难,弥特尼人约沙法,」

【代上十一44】「亚施他拉人乌西亚,亚罗珥人何坦的儿子沙玛、耶利,」

【代上十一45】「提洗人申利的儿子耶叠和他的兄弟约哈,」

【代上十一46】「玛哈未人以利业,伊利拿安的儿子耶利拜、约沙未雅,摩押人伊特玛、」

【代上十一47】「以利业、俄备得,并米琐八人雅西业。」

  • 从42节到十二40的名单是撒母耳记里没有的。
  • 亚第拿」(42节)来自河东的流便支派。
  • 亚施他拉」(44节)亚罗珥」(44节)都是河东的地名,44节的三位勇士都来自河东支派。
  • 「亚扪人洗勒」(39节)、「赫人乌利亚」(41节)和「摩押人伊特玛」(46节)都是外邦人。神借着以色列人和外邦人配搭,使大卫坐上宝座。今天教会的建造也是同样的事实,建立基督的身体,乃是叫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两下合为一。
  • 这些大卫国度的勇士,不但有十二支派的人,也有利未人;不但有以色列人,也有外邦人;不但有「一时击杀了三百人」(11节)的,也有「拿兵器的」(39节)。虽然他们的能力不同、出身不同,但却一样被圣灵数算。因为在神的国度里,事奉的能力来自神、事奉的机会出于神,无论是领了五千银子的,还是二千银子的,都是神恩赐的管家。凡是照着恩赐忠心事奉的神国勇士,主的奖赏都是一样的:「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太二十五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