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代志上第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代上六1】「利未的儿子是革顺、哥辖、米拉利。」

  • 1-53节是利未支派的家谱。国度和圣殿是《历代志》的重点信息,利未是分别出来在圣殿事奉神的支派;因此,在十二支派的家谱中,利未支派的篇幅第二长(六1-81;九14-44),数算得特别详细。
  • 利未的后裔分为「革顺、哥辖、米拉利」(1节)三族,祭司必须由哥辖族中亚伦的后裔担任。这份家谱的结构非常工整:
    1. 祭司的家谱(2-15节);
    2. 其他利未人的家谱(16-30节);
    3. 大卫诗班领袖的家谱(31-48节);
    4. 大卫大祭司的家谱(49-53节)。

【代上六2】「哥辖的儿子是暗兰、以斯哈、希伯伦、乌薛。」

【代上六3】「暗兰的儿子是亚伦、摩西,还有女儿米利暗。亚伦的儿子是拿答、亚比户、以利亚撒、以他玛。」

【代上六4】「以利亚撒生非尼哈;非尼哈生亚比书;」

【代上六5】「亚比书生布基;布基生乌西;」

【代上六6】「乌西生西拉希雅;西拉希雅生米拉约;」

【代上六7】「米拉约生亚玛利雅;亚玛利雅生亚希突;」

【代上六8】「亚希突生撒督;撒督生亚希玛斯;」

【代上六9】「亚希玛斯生亚撒利雅;亚撒利雅生约哈难;」

【代上六10】「约哈难生亚撒利雅(这亚撒利雅在所罗门于耶路撒冷所建造的殿中,供祭司的职分);」

【代上六11】「亚撒利雅生亚玛利雅;亚玛利雅生亚希突;」

【代上六12】「亚希突生撒督;撒督生沙龙;」

【代上六13】「沙龙生希勒家;希勒家生亚撒利雅;」

【代上六14】「亚撒利雅生西莱雅;西莱雅生约萨答。」

【代上六15】「当耶和华借尼布甲尼撒的手掳掠犹大和耶路撒冷人的时候,这约萨答也被掳去。」

  • 2-15节是祭司的家谱,从「亚伦」(3节)一直记录到被掳巴比伦的「约萨答」(15节)。
  • 从「暗兰」(3节)的儿女中,神拣选「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领受律法;拣选「米利暗」作女先知;拣选「亚伦」作第一任大祭司,只有亚伦的后代才能当祭司。
  • 亚伦的长子和次子儿子「拿答、亚比户」(3节)轻忽神的命令,因献上凡火被神击杀(利十1-2),没有留下后代。三子和四子「以利亚撒、以他玛」(3节)的后裔都做过大祭司,但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4节)为神有忌邪的心,神就赐给他和他的后裔「永远当祭司职任的约」(民二十五13)。因此,这份家谱只记录了「以利亚撒」的后裔,并没有记录「以他玛」的后裔。
  • 「撒督」(8节)是大卫和所罗门时期的大祭司,当另一名祭司、以利的后代亚比亚他支持亚多尼雅叛变时(王上一7),他支持所罗门。所罗门的圣殿被毁之后,神应许只有「撒督的子孙」(结四十四15;四十八11)才能重新成为祭司。
  • 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8节)善于跑步,经常给大卫报信(撒下十七17-20;十八19)。
  • 约哈难的儿子「亚撒利雅」(10节)是耶路撒冷圣殿建成时的大祭司(王上四2)。
  • 「希勒家」(12节)是在约西亚王时代发现律法书的大祭司(王下二十二3-8)。
  • 「西莱雅」(14节)是犹大被掳前的最后一位大祭司,被巴比伦王击杀(王下二十五18-21)。
  • 与所罗巴伯一起从被掳之地返回的大祭司约书亚,是被掳的「约萨答」 (15节)的儿子(拉三2;尼十二26),被神洁净恢复、授予治理百姓的权柄(亚三1-10)。
  • 这份大祭司的家谱是精心挑选的,虽然形式上是连续的,但实际上并不完整,而是刻意浓缩出二十四代、即两个十二代。所以并没有包括:扶持约阿施王的「耶何耶大」(王下十一9),阻挡乌西雅王进殿烧香的「亚撒利雅」(代下二十六16-20),帮助亚哈斯王建偶像祭坛的「乌利亚」(王下十六16),协助希西家王改革的「亚撒利雅」(代下三十一10)。
  • 在十二支派中,只有君王(二3-15;三1-17)和祭司(1-15节)的家谱在形式上从列祖连续地传到被掳时期,表明国度和圣殿是神拣选的中心。在整个利未的家谱中,一再提到「所罗门于耶路撒冷所建造的殿」(10、32节)和「赎罪」(49节),使百姓回想起神在回应所罗门献殿祷告时所表明的愿意赦免的心意(代下七14-15)。
  • 「掳掠」(15节)原文是双关语,可被译为「显露」(赛四十九9)或「被掳」(赛四十九21)。巴比伦「掳掠犹大和耶路撒冷人」(15节),表面上是仇敌掳走了神的百姓,实际上是神彻底「显露」了百姓的肉体本相;表面上是人的失败,实际上是神的得胜。正如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的受死,是对亚当的彻底否定、也是对罪恶与死亡的彻底对付,使我们可以「仗着十字架夸胜」(西二15)。
  • 这份家谱所关注的是大祭司职分的连续性,丝毫没有提及重大的历史事件,甚至连「摩西」(3节)也是一笔带过,却单单提到建殿(10节)和被掳(15节)。这是为了突出神的绝对主权,证明南国犹大的灭亡,并不是大卫之约的失败或废弃,而是「耶和华借尼布甲尼撒的手」(15节)所施行的管教,正如神起初向大卫所应许的:「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撒下七14-15)。因此,神的应许和绝对主权,是信徒在难处中可以倚赖的盼望:「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来六19)。

【代上六16】「利未的儿子是革顺、哥辖、米拉利。」

【代上六17】「革顺的儿子名叫立尼、示每。」

【代上六18】「哥辖的儿子是暗兰、以斯哈、希伯伦、乌薛。」

【代上六19】「米拉利的儿子是抹利、母示。这是按着利未人宗族分的各家。」

  • 16-30节是其他利未人的家谱,包括革顺(20-21节)、哥辖(22-28节)和米拉利(28-30节)三族的七个宗族」(19节),都是截至大卫为止(28、30节),使这份家谱成为第十章大卫事迹的序言。
  • 「这是按着利未人宗族分的各家」(19节),原文是「这是按着他们的父所分的利未人的宗族」。「宗族 Clan」原文是「部族、家族」,是十二支派与各个「父家 Fathers’ houses/Bet Ab」(士六15)之间的单位,由长老领导,应许之地分配土地是按「宗族」为单位的(书十一23),同一「宗族」的土地形成一个行政区

【代上六20】「革顺的儿子是立尼;立尼的儿子是雅哈;雅哈的儿子是薪玛;」

【代上六21】「薪玛的儿子是约亚;约亚的儿子是易多;易多的儿子是谢拉;谢拉的儿子是耶特赖。」

20-21节是革顺后裔的八代家谱,可能截至大卫的时代(30节;十五6)。

【代上六22】「哥辖的儿子是亚米拿达;亚米拿达的儿子是可拉;可拉的儿子是亚惜;」

【代上六23】「亚惜的儿子是以利加拿;以利加拿的儿子是以比雅撒;以比雅撒的儿子是亚惜;」

【代上六24】「亚惜的儿子是他哈;他哈的儿子是乌列;乌列的儿子是乌西雅;乌西雅的儿子是少罗。」

【代上六25】「以利加拿的儿子是亚玛赛和亚希摩;」

【代上六26】「亚希摩的儿子是以利加拿;以利加拿的儿子是琐菲;琐菲的儿子是拿哈;」

【代上六27】「拿哈的儿子是以利押;以利押的儿子是耶罗罕;耶罗罕的儿子是以利加拿;以利加拿的儿子是撒母耳。」

【代上六28】「撒母耳的长子是约珥,次子是亚比亚。」

  • 22-28节是哥辖后裔的十三代家谱,截至撒母耳的两个儿子(28节),也就是大卫的时代。
  • 「亚米拿达」(22节)可能又名「以斯哈」(38节)。
  • 「亚惜、以利加拿、以比雅撒」(23节)都是可拉的儿子(37节;出六24),22-23节的原文也可以理解为「可拉的儿子是亚惜、以利加拿、以比雅撒」。
  • 按照原文,第25节的「以利加拿」很可能是可拉的儿子「以利加拿」。他的儿子「亚希摩」(25节)又名「玛哈」(35节)。
  • 哥辖族的城邑位于以法莲支派的境内(书二十一20-21),所以说「撒母耳」的父亲是「以法莲人」(撒上一1节)。提醒百姓,他们的祖先借口这两个儿子不行正道,所以执意立王的历史(撒上八1-22)。
  • 「可拉」(22节)曾经挑战摩西的权柄(民十六32)。但神是公义的,他的众子未参与叛乱,神照样大大使用,他的后裔中有士师和先知「撒母耳」(27节),有在圣殿中歌唱的「希幔」(34节),有撰写诗篇的「可拉的后裔」(诗四十二等12篇)。撒母耳自己敬虔,两个儿子「约珥、亚比亚」(28节)却很不像样(撒上八2-3)。「约珥」屈枉正直,他的儿子中却出了被神重用的诗班领袖「希幔」(34节)。这份家谱中的名字,让人思绪万千,既看到了神公义的追讨,又显明了神长久的慈爱:「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二十5-6)。

【代上六29】「米拉利的儿子是抹利;抹利的儿子是立尼;立尼的儿子是示每;示每的儿子是乌撒;」

【代上六30】「乌撒的儿子是示米亚;示米亚的儿子是哈基雅;哈基雅的儿子是亚帅雅。」

29-30节是米拉利后裔的八代家谱,截至参与抬约柜的「亚帅雅」(30节;十五6),也就是大卫的时代。

【代上六31】「约柜安设之后,大卫派人在耶和华殿中管理歌唱的事。」

【代上六32】「他们就在会幕前当歌唱的差,及至所罗门在耶路撒冷建造了耶和华的殿,他们便按着班次供职。」

  • 「约柜安设」(31节),原文是「约柜休息」,指大卫把约柜迎到耶路撒冷(代上十五1-十六43)。
  • 大卫把约柜迎到耶路撒冷以后,建立了利未人的诗班(31节),一共二十四班,每班十二人(二十五9-31),歌唱成为圣殿事奉中的重要部分(32节)。33-47节追溯大卫诗班中三位领袖的家谱,使这份家谱成为第十一章大卫事迹的序言。

【代上六33】「供职的人和他们的子孙记在下面:哥辖的子孙中有歌唱的希幔。希幔是约珥的儿子;约珥是撒母耳的儿子;」

【代上六34】「撒母耳是以利加拿的儿子;以利加拿是耶罗罕的儿子;耶罗罕是以列的儿子;以列是陀亚的儿子;」

【代上六35】「陀亚是苏弗的儿子;苏弗是以利加拿的儿子;以利加拿是玛哈的儿子;玛哈是亚玛赛的儿子;」

【代上六36】「亚玛赛是以利加拿的儿子;以利加拿是约珥的儿子;约珥是亚撒利雅的儿子;亚撒利雅是西番雅的儿子;」

【代上六37】「西番雅是他哈的儿子;他哈是亚惜的儿子;亚惜是以比雅撒的儿子;以比雅撒是可拉的儿子;」

【代上六38】「可拉是以斯哈的儿子;以斯哈是哥辖的儿子;哥辖是利未的儿子;利未是以色列的儿子。」

  • 33-38节是哥辖族的诗班领袖「希幔」(34节)的家谱,哥辖族站在诗班的中间。
  • 「希幔」是撒母耳的后裔,也是可拉的后裔、诗篇八十八篇的作者。

【代上六39】「希幔的族兄亚萨是比利家的儿子,亚萨在希幔右边供职。比利家是示米亚的儿子;」

【代上六40】「示米亚是米迦勒的儿子;米迦勒是巴西雅的儿子;巴西雅是玛基雅的儿子;」

【代上六41】「玛基雅是伊特尼的儿子;伊特尼是谢拉的儿子;谢拉是亚大雅的儿子;」

【代上六42】「亚大雅是以探的儿子;以探是薪玛的儿子;薪玛是示每的儿子;」

【代上六43】「示每是雅哈的儿子;雅哈是革顺的儿子。革顺是利未的儿子。」

  • 39-43是革顺族的诗班领袖「亚萨」(39节)的家谱,革顺族在诗班的右边(39节)。
  • 「亚萨」是诗篇五十和七十三至八十三篇的作者。

【代上六44】「他们的族弟兄米拉利的子孙,在他们左边供职的有以探。以探是基示的儿子;基示是亚伯底的儿子;亚伯底是玛鹿的儿子;」

【代上六45】「玛鹿是哈沙比雅的儿子;哈沙比雅是亚玛谢的儿子;亚玛谢是希勒家的儿子;」

【代上六46】「希勒家是暗西的儿子;暗西是巴尼的儿子;巴尼是沙麦的儿子;」

【代上六47】「沙麦是末力的儿子;末力是母示的儿子;母示是米拉利的儿子;米拉利是利未的儿子。」

  • 44-47是米拉利族的诗班领袖「以探」(44节)的家谱,米拉利族在诗班的左边(44节)。
  • 「以探」可能就是诗篇三十九篇的作者耶杜顿(十六41;二十五1)。

【代上六48】「他们的族弟兄利未人也被派办神殿中的一切事。」

这份家谱对其他利未人的事奉只是轻轻带过,却仔细数算了三位诗班领袖的家谱(33-47节),篇幅甚至比祭司的家谱还长(49-53节)。将来在新天新地神的仆人永远的事奉(启二十二3),就是敬拜和赞美,也就是人从心里承认神是「配得荣耀、尊贵、权柄的」(启四11)。

【代上六49】「亚伦和他的子孙在燔祭坛和香坛上献祭烧香,又在至圣所办理一切的事,为以色列人赎罪,是照神仆人摩西所吩咐的。」

【代上六50】「亚伦的儿子是以利亚撒;以利亚撒的儿子是非尼哈;非尼哈的儿子是亚比书;」

【代上六51】「亚比书的儿子是布基;布基的儿子是乌西;乌西的儿子是西拉希雅;」

【代上六52】「西拉希雅的儿子是米拉约;米拉约的儿子是亚玛利雅;亚玛利雅的儿子是亚希突;」

【代上六53】「亚希突的儿子是撒督;撒督的儿子是亚希玛斯。」

  • 49-53节是大卫大祭司的家谱,名单与2-15节中的相同,但单单选取从「亚伦」(49节)到与三位诗班领袖同时事奉的大祭司「亚希玛斯」(53节)十二代。这并非重复,而是为了突出大卫时代的两位大祭司「撒督」(53节)和「亚希玛斯」,使这份家谱成为第十章大卫事迹的序言。
  • 「在至圣所办理一切的事,为以色列人赎罪」(49节),指赎罪日的事奉(利十六1-31 )。
  • 事奉的根据乃是神的拣选。旧约里利未人事奉的资格,乃在乎他是不是神所拣选的利未的后裔;大祭司事奉的资格,乃在乎他是不是神所拣选的亚伦的后裔、非尼哈的后裔和撒督的后裔。同样,新约里事奉神的资格,也不在乎才干或能力,而在乎是不是神所拣选的重生信徒。每个重生得救的人都是被拣选的「有君尊的祭司」(彼前二9),都有事奉的责任,都会自然而然地渴慕与神同工。人的热情很容易被消耗殆尽,只有从重生的生命里出来的事奉负担,才能直涌到永生。

【代上六54】「他们的住处按着境内的营寨,记在下面:哥辖族亚伦的子孙先拈阄得地,」

【代上六55】「在犹大地中得了希伯仑和四围的郊野;」

【代上六56】「只是属城的田地和村庄都为耶孚尼的儿子迦勒所得。」

【代上六57】「亚伦的子孙得了逃城希伯仑,又得了立拿与其郊野,雅提珥、以实提莫与其郊野;」

【代上六58】「希仑与其郊野,底璧与其郊野,」

【代上六59】「亚珊与其郊野,伯·示麦与其郊野。」

【代上六60】「在便雅悯支派的地中,得了迦巴与其郊野,阿勒篾与其郊野,亚拿突与其郊野。他们诸家所得的城共十三座。」

  • 54-81节是遍布应许之地的利未人城邑,与书二十一的内容基本相同,但却首先列出了祭司的城邑(54-60节;书二十一10-19),次序如下:
    1. 祭司的城邑(54-60节);
    2. 利未人城邑的概述(61-65节);
    3. 哥辖族的城邑(66-70节);
    4. 革顺族的城邑(71-76节);
    5. 米拉利族的城邑(77-81节)。
  • 54-60节是祭司的城邑,与书二十一9-19所记录的基本相同。但「何仑」(书二十一15)被写为「希仑」(58节),「亚因」(书二十一16)被写为「亚珊」(59节),「亚勒们」(书二十一18)被写为「阿勒篾」(60节),可能是因为古代地名的变化、或一地多名;并且没有提到「淤他」(书二十一16)和「基遍」(书二十一17)。
  • 「希伯仑」(57节)是神带领大卫开始作王的地方(撒下二1)。大卫的第一个首都希伯仑就是祭司的城、也是「逃城」(57节),而第二个首都耶路撒冷也将成为圣殿的所在地,神对国度和圣殿的旨意始终结合在一起。
  • 这里特地提到希伯仑「属城的田地和村庄都为耶孚尼的儿子迦勒所得」(56节),再次提醒百姓迦勒凭信心夺取应许之地的事件(书十四6-15)。迦勒把自己付代价攻取的希伯仑城给了祭司,自己却住在乡村,这是最美好的见证。
  • 祭司的城邑都在南国犹大境内,靠近耶路撒冷。进迦南分配地业的时候,会幕还在迦南地中央的示罗,所以住在南方的祭司来值班很不方便。但人所预料不到的是,三百多年后将在耶路撒冷建成永久的圣殿,那时祭司们就可以就近事奉。而南北分裂以后,北国没有亚伦的后代做祭司,就不顾神的命令,「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十二31),结果迅速败坏。
上图:利未人的城邑尺寸示意图。关于民三十五4-5中的尺寸在几何形状上如何布局,学者们有不同的理解,上图是犹太拉比Rabbi Chaim Chavel的保守解释。实际上,利未人的城邑若是边长1000肘的正方形,已经有202,500平方米,在当时已经非常大了。今天考古学家挖掘出来的别是巴遗址(Tel Be'er Sheva)只有2,500平方米,就能容纳100-140人居住。

上图:利未人的城邑尺寸示意图。关于民三十五4-5中的尺寸在几何形状上如何布局,学者们有不同的理解,上图是犹太拉比Rabbi Chaim Chavel的保守解释。实际上,利未人的城邑若是边长1000肘的正方形,已经有202,500平方米,在当时已经非常大了。今天考古学家挖掘出来的别是巴遗址(Tel Be’er Sheva)只有2,500平方米,就能容纳100-140人居住。

【代上六61】「哥辖族其余的人又拈阄,在玛拿西半支派的地中得了十座城。」

【代上六62】「革顺族按着宗族,在以萨迦支派的地中,亚设支派的地中,拿弗他利支派的地中,巴珊内玛拿西支派的地中,得了十三座城。」

【代上六63】「米拉利族按着宗族拈阄,在流便支派的地中,迦得支派的地中,西布伦支派的地中,得了十二座城。」

【代上六64】「以色列人将这些城与其郊野给了利未人。」

【代上六65】「这以上录名的城,在犹大、西缅、便雅悯三支派的地中,以色列人拈阄给了他们。」

  • 61-65节是利未人城邑的概述,与书二十一4-7所记录的相同,但没有提到哥辖族在以法莲、但支派的地业中得城(书二十一5)。
  • 「巴珊内玛拿西支派」(62节)指约旦河东的半个玛拿西支派。
  • 「这以上录名的城」(65节),指55-60节中记录的亚伦子孙所得的城。
  • 这些城市并不是归利未人所独有的,因为神要利未人分散在以色列人中,而不是与百姓隔离,所以利未人的城也有其他支派的人居住。神把利未人摆在以色列人中间,就是要使他们成为神在百姓中间的祝福和同在。利未人的四十八座城邑(民三十五7)平均分布在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境内,使所有的百姓都可以常得律法的教导(利十11),因为没有人会住在距利未人的城半天路程以外的地方。
  • 除了祭司之外的利未人都分布在北国以色列境内。南北分裂以后,北国敬拜金牛犊,所有的「利未人撇下他们的郊野和产业,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是因耶罗波安和他的儿子拒绝他们,不许他们供祭司职分事奉耶和华」(代下十一14)。结果没有利未人的北国的信仰迅速彻底败坏,被掳更早,而南国犹大的属灵光景还维持了很长一段时间。
上图:利未人的城邑及逃城。

上图:利未人的城邑及逃城。

【代上六66】「哥辖族中有几家在以法莲支派的地中也得了城邑,」

【代上六67】「在以法莲山地得了逃城示剑与其郊野,又得了基色与其郊野,」

【代上六68】「约缅与其郊野,伯·和仑与其郊野,」

【代上六69】「亚雅仑与其郊野,迦特·临门与其郊野。」

【代上六70】「哥辖族其余的人在玛拿西半支派的地中得了亚乃与其郊野,比连与其郊野。」

  • 66-70节是哥辖族的城邑,与书二十一20-26所记录的基本相同。但「基伯先」(书二十一22)被写为「约缅」(68节),「他纳」(书二十一22)被写为「亚乃」(70节),玛拿西支派的「迦特·临门」(书二十一22)被写为「比连」(70节),可能是因为古代地名的变化、或一地多名;并且没有提到在但支派地业中所得的「伊利提基」和「基比顿」(书二十一23),也没有指出「亚雅仑」、「迦特·临门」是但支派的地业。
  • 「逃城 מִקְלָט」原文是「避难所、收容所」,是让「误杀人的」(民三十五7)躲避报仇人的地方,可以「使误杀人的不至于死,等他站在会众面前听审判」(民三十五12);不但是以色列人的避难所,也让「他们中间的外人,并寄居的」(民三十五15)能得荫庇。神使利未人成为百姓的祝福,最明显的就是「逃城」的安排。
  • 根据犹太传统,一般大路的标准宽度是16肘,但通往逃城的道路必须宽两倍(《他勒目 Talmud》Bava Batra 100b),并要修直、修平,在每个岔路口重复标上「逃城,逃城 מקלט מקלט」(《密西拿 Mishnah》Sefer HaChinukh 520:1)。两个「逃城 מִקְלָט」的希伯来字母数值(Gematria Value)是179+179=358,这正是「弥赛亚 מָשִׁיחַ」的希伯来字母数值。「逃城」正预表弥赛亚基督的救恩。神为世人预备的救恩离我们也不远,人要得着救恩并不困难,问题是人是否知道自己需要「逃城」、肯不肯逃往「逃城」。
  • 以色列人进迦南的时候,神安排了六座逃城,迦南地和约旦河东各有三座(民三十五13-14)。这六座城分散在全地,每个人都离逃城不远,「误杀人的都可以逃到那里」(民三十五15),得着保护。但在这份家谱中,只提到迦南地离耶路撒冷圣殿最近的南北两座逃城:「希伯仑」(57节)和「示剑」(67节)。这提醒回归的百姓:当人远离神的时候,逃城名存实亡;当人拒绝真理的时候,宽容就成了包庇、爱心就成了滥情,救恩也就没有了。
上图:六座逃城分布在十二支派之间,这样每一个地方的人都不会离附近的逃城太远。根据犹太传统,一般的大路只有16肘宽,但通往逃城的道路却有32肘,每个岔路都必须有明显的标识重复写上「逃城,逃城 מקלט מקלט」。

上图:六座逃城分布在十二支派之间,这样每一个地方的人都不会离附近的逃城太远。根据犹太传统,一般的大路只有16肘宽,但通往逃城的道路却有32肘,每个岔路都必须有明显的标识重复写上「逃城,逃城 מקלט מקלט」。

【代上六71】「革顺族在玛拿西半支派的地中得了巴珊的哥兰与其郊野,亚斯他录与其郊野;」

【代上六72】「又在以萨迦支派的地中得了基低斯与其郊野,大比拉与其郊野,

【代上六73】「拉末与其郊野,亚年与其郊野;」

【代上六74】「在亚设支派的地中得了玛沙与其郊野,押顿与其郊野,」

【代上六75】「户割与其郊野,利合与其郊野;」

【代上六76】「在拿弗他利支派的地中得了加利利的基低斯与其郊野,哈们与其郊野,基列亭与其郊野。」

  • 71-76节是革顺族的城邑,与书二十一27-33所记录的基本相同。但「比·施提拉」(书二十一27)被写为「亚斯他录」(68节),「基善」(书二十一28)被写为「基低斯」(72节),「耶末」(书二十一28)被写为「拉末」(73节),「隐·干宁」(书二十一28)被写为「亚年」(73节),「米沙勒」(书二十一30)被写为「玛沙」(74节),「黑甲」(书二十一31)被写为「户割」(75节),「哈末·多珥」(书二十一32)被写为「哈们」(76节),「加珥坦」(书二十一32)被写为「基列亭」(76节),可能是因为古代地名的变化、或一地多名。
  • 在这份家谱中,没有指出「巴珊的哥兰」(71节)和「加利利的基低斯」(76节)是逃城(书二十一27、32)。

【代上六77】「还有米拉利族的人在西布伦支派的地中得了临摩挪与其郊野,他泊与其郊野;」

【代上六78】「又在耶利哥的约旦河东,在流便支派的地中得了旷野的比悉与其郊野,雅哈撒与其郊野,」

【代上六79】「基底莫与其郊野,米法押与其郊野;」

【代上六80】「又在迦得支派的地中得了基列的拉末与其郊野,玛哈念与其郊野,」

【代上六81】「希实本与其郊野,雅谢与其郊野。」

  • 77-81节是米拉利族的城邑,与书二十一34-40所记录的基本相同。但「约念」(书二十一34)被写为「临摩挪」(77节),「加珥他」(书二十一34)被写为「他泊」(77节),「雅杂」(书二十一36)被写为「雅哈撒」(78节),可能是因为古代地名的变化、或一地多名;并且没有提到西布伦支派地业中的「丁拿」和「拿哈拉」(书二十一35)。
  • 在这份家谱中,没有指出「旷野的比悉」(78节)和「基列的拉末」(80节)是逃城(书二十8;二十一38)。
  • 利未支派的四十八座城分散在十二支派中间,又把十二支派凝聚在一起,使神能借着祂的话语与百姓同在。同样,信徒的分散也是为了凝聚,正如主耶稣所说的:「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二十八1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