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下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下十四1】「以色列王约哈斯的儿子约阿施第二年,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登基。」

【王下十四2】「他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九年。他母亲名叫约耶但,是耶路撒冷人。」

【王下十四3】「亚玛谢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但不如他祖大卫,乃效法他父约阿施一切所行的;」

【王下十四4】「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仍在那里献祭烧香。」

  • 「不如他祖大卫」(3节),意思是亚玛谢不如大卫「专心顺从耶和华」(王上十一6)。
  • 「效法他父约阿施一切所行的」(3节),意思是亚玛谢和约阿施一样晚节不保(代下二十四25)。
  • 「邱坛」(4节)原文是「高地、高处」,指在山岗上的露天祭坛,本来是迦南人敬拜偶像的地方,所以被律法所禁止(民三十三52;申十二13-14)。但以色列人进迦南之后,百姓在律法上越来越不严谨,开始效法迦南人在邱坛献祭,成为以色列的一个传统(王上三2)。百姓可能以为只要是敬拜神就可以了,在哪里敬拜并不重要。结果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开始只是敬拜的形式不严谨,很快就连敬拜的实际都没有了。
  • 在《列王纪》中,对于每一个北国以色列王的评语,都是犯了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王上十五26;十六2、19、26;二十一22;二十二52;王下三3;十29;十三2、11;十四24;十五9、18、24、28),用金牛犊来冒充神。而对于南国犹大好王的评语,除了希西家和约西亚「废去邱坛」(十八4;二十三5),都有一句「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王上三3;十五14;二十二43;王下十二3;十四4;十五4;十五35),始终不能「专心顺从」;而坏王则大肆「建立邱坛」(十六4;二十一3;代下二十一11),从不能「专心顺从」变成「离弃」(代下二十一10)。北国的「金牛犊」代表百姓的敬拜对象出了问题,南国的「邱坛」代表百姓的敬拜态度出了问题,这两样让南北国神的百姓陷在罪中而不自知,历经几百年难以自拔。亚当后裔的本相都是一样的,今天,让我们难以摆脱的,是什么样的「金牛犊」和「邱坛」呢?

【王下十四5】「国一坚定,就把杀他父王的臣仆杀了,」

【王下十四6】「却没有治死杀王之人的儿子,是照摩西律法书上耶和华所吩咐的说:『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各人要为本身的罪而死。』」

  • 「杀他父王的臣仆」(5节)指「示米押的儿子约撒甲和朔默的儿子约萨拔」(十二21)。
  • 亚玛谢起初「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3节),顺服神所吩咐的「不可因子杀父,也不可因父杀子」(6节;申二十四16)。但他却没有彻底顺服的心,所以对神「心不专诚」(代下二十五2),一半顺服神、一半体贴自己,结果属灵的光景就每况愈下。

【王下十四7】「亚玛谢在盐谷杀了以东人一万,又攻取了西拉,改名叫约帖,直到今日。」

  • 「盐谷」(7节)位于死海南方的亚拉巴峡谷,大卫曾在此「杀了以东一万八千人」(代上十八12;撒下八13 )。过去,亚玛谢的曾祖父约兰王试图平定以东人的叛乱,结果大败而归,以东脱离犹大独立(八20-22)。现在,亚玛谢却像大卫一样在「盐谷」大大得胜,战功超过约兰、直追大卫,不由得「心高气傲」(10节)起来。
  • 「西拉」(7节)是以东的城市,意思是「磐石」;亚玛谢把它改名为「约帖」(7节),意思是「神的赐福」。
  • 亚玛谢攻打以东的细节非常曲折,详细记录在代下二十五5-16,但在《列王纪》中却一笔带过,单单提到《历代志》中没有提及的把西拉「改名叫约帖」(7节)。因为本书所要强调的,是亚玛谢「打败了以东人就心高气傲」(10节),并且「以此为荣耀」(10节)。表面上,亚玛谢改名字是承认得胜是神的赐福(代下二十五8),实际上却是「以此为荣耀」(10节)。因为亚玛谢马上就无视神的恩典,狂妄地拒绝了先知的劝戒(代下二十五16),把以东的偶像「立为自己的神」(代下二十五14)。
  • 今天,有些事奉神的人也是口头上「感谢神、把荣耀归于神」,实际上心里还是「以此为荣耀」,有意无意地显摆自己为神的摆上,把成就归功于人的热心爱主、大有恩赐,把失败归咎于同工的冷淡、会众的挂名。长此以往,这样的人就成了亚玛谢,把人的敬虔、热心和恩赐当作偶像,「立为自己的神」,属灵的光景也会每况愈下。

【王下十四8】「那时,亚玛谢差遣使者去见耶户的孙子约哈斯的儿子以色列王约阿施,说:『你来,我们二人相见于战场。』」

【王下十四9】「以色列王约阿施差遣使者去见犹大王亚玛谢,说:『黎巴嫩的蒺藜差遣使者去见黎巴嫩的香柏树,说:将你的女儿给我儿子为妻。后来黎巴嫩有一个野兽经过,把蒺藜践踏了。」

【王下十四10】「你打败了以东人就心高气傲,你以此为荣耀,在家里安居就罢了,为何要惹祸,使自己和犹大国一同败亡呢?』」

【王下十四11】「亚玛谢却不肯听这话。于是以色列王约阿施上来,在犹大的伯·示麦与犹大王亚玛谢相见于战场。」

【王下十四12】「犹大人败在以色列人面前,各自逃回家里去了。」

【王下十四13】「以色列王约阿施在伯·示麦擒住亚哈谢的孙子、约阿施的儿子犹大王亚玛谢,就来到耶路撒冷,拆毁耶路撒冷的城墙,从以法莲门直到角门共四百肘,」

【王下十四14】「又将耶和华殿里与王宫府库里所有的金银和器皿都拿了去,并带人去为质,就回撒马利亚去了。」

  • 亚玛谢可能在执政第十四年(《犹太古史记》卷9第9章203节),因为从以东得胜回来,自以为足够强大,就借口以色列雇佣兵劫掠犹大各城(代下二十五13),不听劝阻(10节),狂妄地向北国以色列宣战(8节)。实际上,「这是出乎神,好将他们交在敌人手里,因为他们寻求以东的神」(代下二十五20)。
  • 「蒺藜」(9节)代表犹大,「香柏树」(9节)代表以色列,「野兽」(9节)代表敌军。以色列王约阿施的这个寓言,是夸口自己强大如香柏树,犹大王只不过是低矮的荆棘,虽然骄傲地想和香柏树平起平坐,实际上根本不堪一击。
  • 「伯·示麦」(11节)位于犹大境内示非拉丘陵和沿海平原的交界处,二王在犹大境内、而不是以色列境内决战,表明北国占有优势。
  • 几年前,亚兰王哈薛刚刚从犹大王约阿施手中劫掠了圣殿和王宫里的财物(王下十二18),现在,以色列王约阿施又再次「将耶和华殿里与王宫府库里所有的金银和器皿都拿了去」(14节)。神的百姓越是高举自己的「荣耀」(10节),神越要夺去人的荣耀。而北国以色列王竟敢劫掠圣殿里的金银和器皿,完全不把神放在眼里,因此,「必有万军耶和华降罚的一个日子,要临到骄傲狂妄的;一切自高的都必降为卑」(赛二12)。
  • 亚玛谢被俘之后,贪生怕死,说服耶路撒冷的守军打开城门投降(《犹太古史记》卷9第9章第200-201节),所以才被约阿施拆毁了西北角四百肘城墙,并「带人去为质」(14节)。亚玛谢也被掳为人质(《犹太古史记》卷9第9章第203节)。

【王下十四15】「约阿施其余所行的事和他的勇力,并与犹大王亚玛谢争战的事,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王下十四16】「约阿施与他列祖同睡,葬在撒马利亚,以色列诸王的坟地里。他儿子耶罗波安接续他作王。」

【王下十四17】「以色列王约哈斯的儿子约阿施死后,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又活了十五年。」

15-16节再次引用了北国约阿施王的结束语(十三12-13),并说「约阿施死后,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又活了十五年」(17节)。这是强调亚玛谢多活的十五年,在神面前完全不被记念、毫无内容,他的生还不如约阿施的死。

【王下十四18】「亚玛谢其余的事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王下十四19】「耶路撒冷有人背叛亚玛谢,他就逃到拉吉;叛党却打发人到拉吉将他杀了。」

【王下十四20】「人就用马将他的尸首驮到耶路撒冷,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

【王下十四21】「犹大众民立亚玛谢的儿子亚撒利雅(又名乌西雅)接续他父作王,那时他年十六岁。」

【王下十四22】「亚玛谢与他列祖同睡之后,亚撒利雅收回以拉他仍归犹大,又重新修理。」

  • 「以拉他」(22)就是「以禄」(代下二十六2),是以东南部红海亚喀巴湾的港口,古代约旦河东南北商道的起点,靠近以旬·迦别。所罗门和约沙法都曾经在以旬·迦别制造船队(王上九26;二十二48),这个出海口对犹大国的商业贸易非常重要。犹大可能在以东人背叛约兰时失去了以拉他(八20-22)。亚玛谢在盐谷打败了以东(7节),但却因为「心高气傲」(10节),结果一事无成、到死也没能收回以拉他,反而被他的儿子收回了。
  • 亚玛谢的人生分成五个阶段,虎头蛇尾、一步一步地走下坡路:
    1. 治死杀王之人,一开始顺服律法(3-6节);
    2. 打败以东之后,体贴肉体、心高气傲(7节);
    3. 不听劝阻挑战北国,结果惨败被掳(8-14节);
    4. 虽然多活十五年,最终却一事无成(17、22节);
    5. 失去民心,被叛党所杀(19节)。
  • 亚玛谢对神「心不专诚」(代下二十五2),有时顺服、有时不顺服,结果人生落到一事无成的悲惨境地。亚玛谢挑挑拣拣的「伪顺服」,是天然人惯用的「属灵伪装」:合己心意的就顺服,不合己意的就不顺服;不付代价的就顺服,要付代价的就不顺服。今天,我们一定求主鉴察自己的「伪顺服」,免得和亚玛谢一样「心不专诚」、一事无成:
    1. 真顺服是「顺着圣灵而行」(加五16),需要圣灵使自己「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伪顺服」却是「随从肉体」(罗八5)的天性,不需要圣灵的工作。
    2. 真顺服要付出「舍己」(太十六24)的代价,「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太十六24)主,放下自己、倚靠神的恩赐,所以不会「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罗十二3),而是「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腓二3)。「伪顺服」却不必付出「舍己」的代价,只是倚靠自己的能力和天性,所以常常高举自己所擅长的、看轻自己所不擅长的。
    3. 真顺服的人越事奉越谦卑,一切工作都是本于神、倚靠神、归于神(罗十一36);「伪顺服」的人越事奉越骄傲,工作不是本于自己的热心、就是倚靠自己的能力,结果只能把荣耀归给自己。
    4. 真顺服的人遇到难处也不会气馁,因为相信神在管理一切;「伪顺服」的人在难处面前不是沮丧消极、就是推卸责任,完全忘了神在掌管一切。
  • 犹太传统认为,先知以赛亚的父亲「亚摩斯」(十九2)是亚玛谢的兄弟(《他勒目 Talmud》Sotah 10b:3;Megillah 10b:13)、劝亚玛谢遣返以色列雇佣军的那位神人(代下二十五7-9;《米大示 Midrash》Seder Olam Rabbah 20)。

【王下十四23】「犹大王约阿施的儿子亚玛谢十五年,以色列王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在撒马利亚登基,作王四十一年。」

【王下十四24】「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

【王下十四25】「他收回以色列边界之地,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海,正如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借祂仆人迦特希弗人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所说的。」

【王下十四26】「因为耶和华看见以色列人甚是艰苦,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没有了,也无人帮助以色列人。」

【王下十四27】「耶和华并没有说要将以色列的名从天下涂抹,乃借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拯救他们。」

  • 耶罗波安二世是北国以色列执政最久、最有成就的君王(约主前793-753年在位),把北方的边界恢复到大卫的时代(25节;代上十三5;王上八65)。他在正式登基之前,可能已经与他父亲共同执政了十二年(十四23;十五1)。
  • 「亚拉巴海」(25节),即死海。哈马口与死海分别是北国以色列在约旦河东的北界和南界。
  • 「迦特希弗人亚米太的儿子先知约拿」(25节),就是《约拿书》中的先知约拿。先知约拿、阿摩司、何西阿都在耶罗波安二世执政时期,被神差遣在北国事奉(摩一1;何一1)。
  • 「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没有了」(26节),是一种修辞方法,表示几乎被全部灭绝。「无人帮助以色列人」(26节),指当时以色列周围的亚兰、摩押、亚扪都是敌国,而腓尼基在耶洗别死后已经与以色列断交。
  • 在耶罗波安二世执政期间,神使新亚述帝国陷入了持续三十九年的衰落,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主前811-783年执政)的三个儿子撒缦以色四世(Shalmaneser IV,主前783-773年执政)、亚述但三世(Ashur-dan III,主前773-755执政)和亚述尼拉里五世(Ashur-nirari V,主前755-745年执政)都面临内乱,君权受到贵族的限制,不得不停止对外扩张,使以色列有了一个安全的国际环境。先知约拿前往亚述首都尼尼微宣告审判,亚述王谦卑悔改(拿三6-9),就在这一时期。
  • 在耶户王朝时期,北国以色列饱受亚兰人(十32-33;十三3-7)、摩押人(十三20)和亚扪人(摩一13)的欺压,但信实受约的神仍然怜悯他们(十三23),「并没有说要将以色列的名从天下涂抹」(27节)。所以神在北国灭亡之前的一段时期,先使用亚述王阿达德尼拉里三世压制亚兰、「使他们脱离亚兰人的手」(十三5),让约阿施王能「三次打败哈薛的儿子便哈达」(十三25);然后一面使亚述陷入内乱,让以色列免受亚述威胁;一面「借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拯救他们」(27节),「收回大马士革和先前属犹大的哈马归以色列」(28节),赐给北国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
  • 耶罗波安二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一切罪」(24节),百姓的属灵光景也极其黑暗,但他所执政的时期却是大卫、所罗门之后最富强的时候,北国以色列经济繁荣、疆域广大,成为整个黎凡特(Levant)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但是,这种「回光返照」的好景不长,耶罗波安二世死后不久,神最后的审判就开始了:亚述王普勒(即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主前745-727年)登基后一年,就重新开始对外扩张(十五19、29),北国不到三十年就迅速灭亡。
  • 因此,一个国家是否富强,与这个国家的属灵光景并没有必然的关系。在2017年世界银行人均GDP排名表上垫底的二十名中,有十三个国家(中非、布隆迪、利比里亚、刚果、马拉维、莫桑比克、多哥、南苏丹、海地、几内亚比绍、乌干达、埃塞俄比亚、卢旺达)的最大宗教都是基督教;而位居榜首的二十名中,有九个国家和地区(卡塔尔、澳门、新加坡、文莱、阿联酋、科威特、香港、沙特、巴林)的最大宗教都不是基督教。因此,我们不能根据地上的成功和财富来判断个人和国家是否蒙神喜悦,也不要以为有了十字架就可以使经济增长、社会和谐。人若把福音当作民族复兴、强国富民的补药,或者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良策,不知不觉就会把神当成一个可以操纵、利用的金牛犊。
上图:米吉多遗址(Tel Megiddo)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米吉多印(Megiddo Seal)。印上刻有吼叫的狮子,上方写着「示马」(申六4-9),下方写着「耶罗波安的仆人」,主人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一个高级官员。

上图:米吉多遗址(Tel Megiddo)出土的主前8世纪的米吉多印(Megiddo Seal)。印上刻有吼叫的狮子,上方写着「示马」(申六4-9),下方写着「耶罗波安的仆人」,主人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一个高级官员。

上图:主前743年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开始扩张之前亚述帝国的核心区域。主前783年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死后,亚述陷入四十年的衰落期,失去了对许多附属国的控制权。

上图:主前743年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开始扩张之前亚述帝国的核心区域。主前783年阿达德尼拉里三世(Adad-nirari III)死后,亚述陷入四十年的衰落期,失去了对许多附属国的控制权。

【王下十四28】「耶罗波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他怎样争战,怎样收回大马士革和先前属犹大的哈马归以色列,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王下十四29】「耶罗波安与他列祖以色列诸王同睡。他儿子撒迦利雅接续他作王。」

  • 「大马士革」(28节)是当时亚兰的首都,「收回大马士革」(28节)意味着摆脱亚兰长期的欺压、收复了被亚兰王哈薛夺去的约旦河东土地。今天在撒马利亚、米吉多和得撒出土的许多文物也表明,耶罗波安二世四十一年的统治中有许多成就,但《列王纪》的作者却一笔带过、认为不值一提。因为这些成就并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也不是因为他的敬虔,只不过是神所安排的「回光返照」,好预备即将到来的审判。
  • 但是,北国以色列不但不感谢神,反而用这段缓刑的时间自掘坟墓,「自夸说:我们不是凭自己的力量取了角吗」(摩六13)。因此,神借着先知阿摩司宣告:「以色列家啊,我必兴起一国攻击你们;他们必欺压你们,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的河」(摩六14),「日子快到,人必用钩子将你们钩去,用鱼钩将你们余剩的钩去」(摩四2)。
  • 神早已知道百姓不会悔改,祂赐给北国这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并不是等待百姓悔改,也不是为了拯救复兴,而是为了预备审判。所以神在这一时期所差派的先知阿摩司、何西阿,不再显明「耶和华是神」、也不再显明「神是拯救」,而是宣告神的谴责(摩六1-7;何二2-8)和审判(摩三13-15;何十三16),「使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何五5;七10)。并且在审判中宣告了唯一的盼望:「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摩九11),「我必医治他们背道的病,甘心爱他们;因为我的怒气向他们转消」(何十四4)。「原来灭绝的事已定,必有公义施行,如水涨溢」(赛十22),神马上就要用亚述来掳走百姓(赛十5-6),所以要先使北国的人口增加,使以色列的百姓「多如海沙」(赛十22),然后才能「有剩下的归回」(赛十22;摩九13-15)。而被掳到亚述和玛代的百姓(十七6)最终与当地人混合,但「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罗十一5),在新约时代的东方亚述教会和波斯教会里得着了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真正救恩。
上图:米吉多遗址(Tel Megiddo)储存谷物的大坑,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时代建成的。这个大坑直径11米,7米深,可能储存450立方米粮食。

上图:米吉多遗址(Tel Megiddo)储存谷物的大坑,可能是耶罗波安二世的时代建成的。这个大坑直径11米,7米深,可能储存450立方米粮食。

南北国回光返照时期

上图:南北国回光返照时期 北国:一、亚玛谢率三十万大军攻打以东,占领西拉,带回西珥的神像,立为自己的神,得罪了神(王下十四7);二、亚玛谢所遣回的十万以色列人攻打犹大各城,从撒马利亚直到伯和伦(代下二十五13);三、亚玛谢向约阿施挑战,在伯示麦被击败,约阿施拆毁耶路撒冷城牆四百肘,夺取圣殿和宫中宝物,带走人质(王下十四8-14);四、国内反叛,亚玛谢逃到拉吉被杀,其子亚撒利雅(乌西雅)继位(王下十四19-21);五、亚撒利雅收复以拉他(王下十四22);六、神帮助亚撒利雅攻击非利士人,拆毁了迦特、雅比尼和亚实突等城(代下二十六6);七、亚撒利雅攻击住在姑珥巴力的阿拉伯人和米乌利人(代下二十六7);八、亚扪人向亚撒利雅进贡,他的名声传到埃及和远方(代下二十六8) 北国:1、约阿斯照先知以利沙死前的预言,三次打败亚兰王便哈达,收复失地(王下十三25);2、犹大王亚玛谢向约阿施挑战,约阿施在伯示麦打败犹大人,拆毁耶路撒冷城牆四百肘,夺取圣殿和宫中的金银器皿,带回人质(王下十四8-14); 3、约阿施的儿子耶罗波安二世继位四十一年,照先知约拿预言占领大马士革和哈马,恢复所罗门时期以色列的疆域,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海(王下十四2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