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下第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下九1】「先知以利沙叫了一个先知门徒来,吩咐他说:『你束上腰,手拿这瓶膏油往基列的拉末去。」

神对悖逆祂的人的容忍不是无限的,人若是刚硬到底,不肯站在神一边,神一定兴起别的合神使用的人去代替他。神曾经向以利亚表示(王上十九16-17), 要膏立耶户为王,借着他灭绝亚哈的后裔,以报亚哈和耶洗别杀先知之血仇。耶户是以色列的将领,掌握军权,镇守基列的拉末。

【王下九2】「到了那里,要寻找宁示的孙子、约沙法的儿子耶户,使他从同僚中起来,带他进严密的屋子,」

【王下九3】「将瓶里的膏油倒在他头上,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王。”说完了,就开门逃跑,不要迟延。』」

以利沙不自己前往,要派人前去膏抹耶户,可能也是因为自己很多人认识,自己出动很引人注意,所以要派一个没人认识的后辈去进行膏抹才能顺利完成。

【王下九4】「于是那少年先知往基列的拉末去了。」

【王下九5】「到了那里,看见众军长都坐着,就说:『将军哪,我有话对你说。』耶户说:『我们众人里,你要对哪一个说呢?』回答说:『将军哪,我要对你说。』」

【王下九6】「耶户就起来,进了屋子,少年人将膏油倒在他头上,对他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膏你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王。」

【王下九7】「你要击杀你主人亚哈的全家,我好在耶洗别身上伸我仆人众先知和耶和华一切仆人流血的冤。」

神对亚哈家容忍的时间已经够长了,神的迟延并不等于撤销祂公义的追讨。人若不悔改,神公义的追讨总有一天要来到。

【王下九8】「亚哈全家必都灭亡,凡属亚哈的男丁,无论是困住的、自由的,我必从以色列中剪除,」

【王下九9】「使亚哈的家像尼八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儿子巴沙的家。」

这两个家族都彻底灭亡了。

【王下九10】「耶洗别必在耶斯列田里被狗所吃,无人葬埋。”』说完了,少年人就开门逃跑了。」

【王下九11】「耶户出来,回到他主人的臣仆那里,有一人问他说:『平安吗?这狂妄的人来见你有什么事呢?』回答说:『你们认得那人,也知道他说什么。』」

「你们认得那人,也知道他说什么」耶户可能怀疑这些人和先知串通起来了。此时他的同僚可以看见他头上的膏油痕迹。

【王下九12】「他们说:『这是假话,你据实地告诉我们。』回答说:『他如此如此对我说。他说:“耶和华如此说:我膏你作以色列王。”』」

【王下九13】「他们就急忙各将自己的衣服铺在上层台阶,使耶户坐在其上;他们吹角,说:『耶户作王了!』」

【王下九14】「这样,宁示的孙子、约沙法的儿子耶户背叛约兰。先是约兰和以色列众人因为亚兰王哈薛的缘故,把守基列的拉末;」

【王下九15】「但约兰王回到耶斯列,医治与亚兰王哈薛打仗所受的伤。耶户说:『若合你们的意思,就不容人逃出城往耶斯列报信去。』」

【王下九16】「于是耶户坐车往耶斯列去,因为约兰病卧在那里。犹大王亚哈谢已经下去看望他。」

耶斯列距离拉末城大约72公里,耶户立刻前去耶斯列执行灭亚哈家的工作,军队的主力仍留在拉末以防备亚兰的突袭。

【王下九17】「有一个守望的人站在耶斯列的楼上,看见耶户带着一群人来,就说:『我看见一群人。』约兰说:『打发一个骑马的去迎接他们,问说:平安不平安?』」

耶斯列城坐落在一个三十米高陡坡的顶端,对耶斯列平原的路一览无余。「平安不平安」大概是打听在拉末的战事是否进行顺利。

【王下九18】「骑马的就去迎接耶户,说:『王问说,平安不平安?』耶户说:『平安不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在我后头吧!』守望的人又说:『使者到了他们那里,却不回来。』」

【王下九19】「王又打发一个骑马的去。这人到了他们那里,说:『王问说,平安不平安?』耶户说:『平安不平安与你何干?你转在我后头吧!』」

【王下九20】「守望的人又说:『他到了他们那里,也不回来;车赶得甚猛,像宁示的孙子耶户的赶法。』」

耶户被人认出来的特征显示了他驱策战车很快,是一个思想行动都非常迅速的人。

【王下九21】「约兰吩咐说:『套车!』人就给他套车。以色列王约兰和犹大王亚哈谢各坐自己的车出去迎接耶户,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那里遇见他。」

看来约兰的伤并不像他当初那火急火燎离开前线时所暗示的那样严重,否则他就不能坐车出去见耶户了。约兰仅有时间出到亚哈谋夺拿伯的葡萄园那里,还有什么比约兰死在这块血田里更能偿还亚哈杀害拿伯的罪债呢?

【王下九22】「约兰见耶户就说:『耶户啊,平安吗?』耶户说:『你母亲耶洗别的淫行邪术这样多,焉能平安呢?』」

「淫行邪术」指耶洗别敬奉巴力,把异教的恶习和风气引进以色列。

【王下九23】「约兰就转车逃跑,对亚哈谢说:『亚哈谢啊,反了!』」

【王下九24】「耶户开满了弓,射中约兰的脊背,箭从心窝穿出,约兰就仆倒在车上。」

【王下九25】「耶户对他的军长毕甲说:『你把他抛在耶斯列人拿伯的田间。你当追想,你我一同坐车跟随他父亚哈的时候,耶和华对亚哈所说的预言,」

神的话不落空,这也是神给耶户上的第一课,让他知道神是轻慢不得的,应该毫无保留地行神眼中为正的事。「军长」此字原本是指战车上的第三名队员,这人的职责是持盾保护驾车者和弓箭手。后来泛指拿兵器的人,或在行政事务中作王辅助的人。

【王下九26】「说:“我昨日看见拿伯的血和他众子的血,我必在这块田上报应你。”这是耶和华说的,现在你要照着耶和华的话,把他抛在这田间。』」

【王下九27】「犹大王亚哈谢见这光景,就从园亭之路逃跑。耶户追赶他,说:『把这人也杀在车上。』到了靠近以伯莲姑珥的坡上击伤了他。他逃到米吉多,就死在那里。」

亚哈谢不重视神忌邪的心,宁愿惹神的怒气,也不肯与亚哈家分别,只知道讨人的喜欢,却不愿求神的喜悦,结果就掉在死亡的陷阱里。「园亭」位于以伯莲附近,在耶斯列南约十一公里。亚哈谢初时向南方的上坡路逃往耶路撒冷,后来由于负伤改道前往以伯莲西北约十八公里的米吉多。

【王下九28】「他的臣仆用车将他的尸首送到耶路撒冷,葬在大卫城他自己的坟墓里,与他列祖同葬。」

人人都有一死,但一个在神名下的人,若不是死在神旨意的荣耀里,这样的死就没有永恒的价值。通常情况下像亚哈谢这样的恶王很可能会不被允许葬在大卫城中列王的坟墓里,他能得享这种尊荣,是因为他是好王约沙法的直系后裔(代下二十二9)。

【王下九29】「亚哈谢登基作犹大王的时候,是在亚哈的儿子约兰第十一年。」

【王下九30】「耶户到了耶斯列;耶洗别听见就擦粉、梳头,从窗户里往外观看。」

「擦粉」指眼部的化装,古时中东的女人喜以黑色颜料修饰眼目。这可能是当时腓尼基皇后临死时所作的预备。耶洗别现在的态度依然专横傲慢,站在窗前以轻蔑的目光看着那马上就要进入王宫的反叛者。

【王下九31】「耶户进门的时候,耶洗别说:『杀主人的心利啊,平安吗?』」

耶洗别这番话是咒诅耶户,因心利弑君后七日便死去(王上十六9-14 )。

【王下九32】「耶户抬头向窗户观看,说:『谁顺从我?』有两三个太监从窗户往外看他。」

【王下九33】「耶户说:『把她扔下来!』他们就把她扔下来。她的血溅在墙上和马上;于是把她践踏了。」

【王下九34】「耶户进去,吃了喝了,吩咐说:『你们把这被咒诅的妇人葬埋了,因为她是王的女儿。』」

作为一个公主(王上一六31),耶洗别理应被好好安葬,但由于耶户拖延了,所以她的尸首被野狗吃掉,应验王上二十一23的预言。

【王下九35】「他们就去葬埋她,只寻得她的头骨和脚,并手掌。」

【王下九36】「他们回去告诉耶户,耶户说:『这正应验耶和华借祂仆人提斯比人以利亚所说的话,说:“在耶斯列田间,狗必吃耶洗别的肉;」

神的话在大事上不落空,在小事上也不落空。耶户熟知以利亚的预言,亚哈家应该也很清楚,但他们却轻忽神的话,我行我素。我们千万「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加六7)。

【王下九37】「耶洗别的尸首必在耶斯列田间如同粪土,甚至人不能说这是耶洗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