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下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下五1】「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借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风。」

  • 「元帅」(1节)原文是单数,表明乃缦是亚兰军队的最高统帅,所以在亚兰王的心中「为尊为大」。
  • 「大麻风」(1节)泛指各种慢性皮肤病。古代的以色列人和巴比伦人都把「大麻风」视为不洁净,亚兰人的看法可能与巴比伦人相似。长大麻风的人,在以色列要被隔离(七3;利十三45),而乃缦却仍然能接近亚兰王(4节),可能病情还没有恶化,但后果也将非常严重,所以成了乃缦心中的大事。
  • 亚兰和非利士一样,都是侵扰以色列多年的仇敌,但也都在以色列的神管理之下(王上十九15)。乃缦是神所使用的器皿,过去,「耶和华曾借他使亚兰人得胜」(1节),用他来管教悖逆的百姓;现在,神又使他「长了大麻风」(1节),要继续用他来显明「神是拯救」。

【王下五2】「先前亚兰人成群地出去,从以色列国掳了一个小女子,这女子就服事乃缦的妻。」

【王下五3】「她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马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风。”」

【王下五4】「乃缦进去,告诉他主人说,以色列国的女子如此如此说。」

【王下五5】「亚兰王说:『你可以去,我也达信于以色列王。』于是乃缦带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

【王下五6】「且带信给以色列王,信上说:『我打发臣仆乃缦去见你,你接到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风。』」

  • 「小女子」(2节)原文是「小女孩」。「亚兰王」(5节)可能是便·哈达二世,他曾经围攻撒马利亚城(王上二十1),被亚哈王俘虏后立约(王上二十34),后来在基列的拉抹杀了亚哈王(王上二十二31)。此后两国之间可能还有多次边境冲突,这位以色列的小女孩因此被掳。亚兰是战胜国,所以亚兰王给以色列王写信的口气是命令式的(6节)。
  • 「撒马利亚的先知」(3节),原文是「撒马利亚的那先知」,特指先知以利沙。
  • 「巴不得」(3节),原文是「但愿、甚愿」,表明这位小女孩真诚地关心她的主人,甘心顺服,并没有对敌人心存怨恨;也表明她完全相信先知以利沙,并不担心万一医治失败会导致惩罚。这位小女孩虽然被掳,却没有怀疑神的大能,仍然坚信神的先知能够医治乃缦;也坚信神在哪里都能与她同在,所以满有顺服的见证。这样单纯的信心是神所赐的,并不是根据她个人的际遇和环境。
  • 乃缦相信了小女孩的话,愿意去找以色列的先知,但他是军队的元帅,所以必须获得亚兰王的批准(5节)。而亚兰王非常重视,不但批准,还亲自给以色列王写了信(6节)。
  • 乃缦所带的礼物价值连城:「十他连得」银子折合三万舍客勒,可以购买一千个奴隶(出二十一32),是暗利购买撒马利亚山价格的五倍(王上十六24);「六千舍客勒」金子重约六十八公斤,是大卫购买圣殿山价格的十倍(代上二十一25)。
  • 来自社会最底层的被掳小女孩的一句话,竟然使亚兰元帅和亚兰王如此郑重其事地对待。这并不是因为乃缦和亚兰王有信心,而是因为乃缦已经试过了所有的办法,都无法得着医治,并且病情日益严重。在人看来,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但实际上,神早已在乃缦身上开了头:正因为神把乃缦带到了人的尽头,他才肯谦卑地听从小女孩的建议、接受神在自己身上的工作。
  • 一位小女孩被掳到敌国作了奴隶,在人看来,她的人生是毫无希望的;但她的一句话却惊动了两个国家,在救恩的历史上成为重要的标志(路四27)。这并不是因为小女孩的信心大,而是因为神使用她作了话语的出口,并且预备了乃缦的心,要让救恩临到外邦人。神借着大流散的犹太人,使福音传遍罗马帝国;神也吩咐做奴仆的信徒「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弗六7),在奴隶的地位上忠心事奉,「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弗六8)。因为神已经将「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太二十八18)都赐给了主耶稣,只要我们忠心地实践大使命,祂就常与我们同在(太二十八20)。因此,我们传福音的时候,不必担心自己的地位、财富、学问、名气不如对方,因为传福音是神给我们的托付,而接受福音却是神自己的工作,「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

【王下五7】「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说:『我岂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大麻风。你们看一看,这人何以寻隙攻击我呢?』」

【王下五8】「神人以利沙听见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

【王下五9】「于是,乃缦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门前。」

  • 「以色列王」(7节)可能是约兰王。亚兰王信中的语气是命令式的(6节),而且要求医治的是人无法医治的大麻风,所以约兰王认为这是宣战的借口,要「寻隙攻击我」(7节)。
  • 以利沙说:「你为什么撕了衣服呢」(8节),是对约兰王的责备。连被掳的以色列小女孩都对神有信心,在摩押经历过神迹(三20)的约兰王却对神毫无信心;连亚兰的元帅都愿意来寻求「撒马利亚的先知」(3节),以色列的王却忘记「以色列中有先知」(8节)。因为人已经全然败坏,若没有神所赐的信心,就是亲身经历过神的拯救,也不肯回转信靠神的拯救。
  • 乃缦的「车」(9节)是单数,「马」(9节)是复数。表明乃缦是微服出访,只有一辆马车载礼物,其他人都骑着马。

【王下五10】「以利沙打发一个使者,对乃缦说:『你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

【王下五11】「乃缦却发怒走了,说:『我想他必定出来见我,站着求告耶和华——他神的名,在患处以上摇手,治好这大麻风。」

【王下五12】「大马士革的河亚罢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吗?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净吗?』于是气忿忿地转身去了。」

  • 「在患处以上摇手」(11节),可能是当时亚兰人行法术的仪式。乃缦预期以利沙会用法术来治病,但以利沙却故意只「打发一个使者」(10节)传话,以免乃缦把神的救恩当作偶像的法术。
  • 「亚罢拿河」(12节)可能是穿过大马士革的主要河流巴拉达河(Barada),「法珥法河」(12节)可能是大马士革东南面的阿瓦吉河(el-Awaj)。这两条河都比以色列的约旦河更清澈,应该更有「得洁净」(12节)的功效。但以利沙却故意让乃缦去混浊的约旦河得洁净(10节),好让他知道,能让他得洁净的不是人、不是河水、也不是法术,而是对神的顺服(14节)。
  • 乃缦从撒玛利亚去约但河,最近的路线是原路返回,先向北经多坍到耶斯列平原,然后再向东经伯珊下到约但河,要走大约60公里。乃缦因为走投无路,才带着盼望来战败国求医。当他看见「以色列王撕裂衣服」(9节),心里可能已经凉了一半。现在以利沙又态度冷淡,还让他走两天的路程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10节),他的那点盼望再也撑不下去了,所以「于是气忿忿地转身去了」(12节)。
  • 乃缦是战胜国的元帅,他虽然听从被掳小女孩的建议,愿意放下身段、带着重礼来求医,但内心仍然非常骄傲。在神的眼中,乃缦有大麻风和骄傲这两个难以根治的疾病。因此,以利沙并没有因为有名人寻求神而兴奋不已,而是连门都不让进、水也不给喝,故意低调打发他回去,好让他谦卑降服在神的权柄之下,不但医治他外面的大麻风、也医治他里面的骄傲。
  • 虽然以利沙并没有用爱心隆重接待乃缦,但他并不担心乃缦会一去不复返,以致错失让外邦人认识神的良机。因为以利沙知道,只要是神所拣选的人,神自己会负责把他带回来。同样,我们固然要用爱心来见证福音,但爱心要建立在全备的真理之上;因为主耶稣一开始所传的并不是「耶稣爱你,而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四17)!传福音的人绝不能为了迎合人,就只说人爱听的话,却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加一7)。
上图:亚罢拿河(王下五12)可能就是穿过大马士革的主要河流巴拉达河(Barada River)。

上图:亚罢拿河(王下五12)可能就是穿过大马士革的主要河流巴拉达河(Barada River)。

上图:「法珥法河」(12节)可能是大马士革东南面的阿瓦吉河(el-Awaj)

上图:「法珥法河」(12节)可能是大马士革东南面的阿瓦吉河(el-Awaj)

【王下五13】「他的仆人进前来,对他说:『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做一件大事,你岂不做吗?何况说你去沐浴而得洁净呢?』」

【王下五14】「于是乃缦下去,照着神人的话,在约旦河里沐浴七回;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

  • 人的理性总是以为越复杂的道理越靠谱,越大的事越有效;因此,乃缦预期医治大麻风需要「做一件大事」(13节)。以利沙若吩咐他用复杂的仪式「做一件大事」,他可能会立刻顺服;但只让他简单地「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10节),他反而不肯顺服了。神的拯救,人只需要用单纯的信心来接受,所以神让「凡被蛇咬的,一望这铜蛇就活了」(民二十一9),神也安排「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约三14-15)。「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林前一18),「世人凭自己的智慧,既不认识神,神就乐意用人所当作愚拙的道理拯救那些信的人;这就是神的智慧了」(林前一21)。
  • 「仆人」和「说」(13节)原文都是复数,表明众仆人都这么说。这些仆人称呼乃缦「我父」(13节),表示他们之间的关系很密切。在人看,是这些仆人怕乃缦失去得医治的机会,所以赶紧劝他顺服先知。但实际上,这些仆人和被掳的小女孩一样,都是神预备一步一步引导乃缦得救的器皿。
  • 约但河并没有特别之处,河水也不能医治麻风病。但是,当乃缦完全顺服神的权柄,不折不扣地「照着神人的话,在约旦河里沐浴七回」(14节)以后,就立刻得着了完全的医治。
  • 乃缦是亚兰王的元帅、神百姓的仇敌、无法医治的麻风病人,「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弗二12)。但是,神也能赐给他一颗顺服的心,让他因信顺服、得着完全的洁净。神也同样应许本书的第一批读者、被掳的百姓,神引导他们归回之后:「我要洁净你们,使你们脱离一切的污秽,弃掉一切的偶像。我也要赐给你们一个新心,将新灵放在你们里面,又从你们的肉体中除掉石心,赐给你们肉心」(结三十六25-26)。
上图:加利利海上游的约旦河。乃缦从亚兰到以色列,途中看到的约旦河就是这种狭窄混浊的样子。

上图:加利利海上游的约旦河。乃缦从亚兰到以色列,途中看到的约旦河就是这种狭窄混浊的样子。

【王下五15】「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站在他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现在求你收点仆人的礼物。』」

【王下五16】「以利沙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乃缦再三地求他,他却不受。」

  • 乃缦得着医治以后,绕行了两天的路程回去感谢先知,态度谦卑、自称「仆人」(15节)。他过去只是从被掳的小女孩口中听说了神,现在却亲身经历了神,所以承认:「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15节)。这正是神借着外邦人的口责备自己的百姓。
  • 乃缦在神面前谦卑降服下来,以利沙就代表神接纳了他(15节)。以利沙接受书念妇人的款待(四8),但却坚决不受乃缦的礼物(16节),是要让他认识神的拯救是白白的恩典。虽然「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提前五18),主也「叫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林前九14),但为了不绊倒人,神的仆人就不应当坚持自己的权利。

【王下五17】「乃缦说:『你若不肯受,请将两骡子驮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

【王下五18】「惟有一件事,愿耶和华饶恕你仆人:我主人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我用手搀他在临门庙,我也屈身。我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愿耶和华饶恕我。』」

【王下五19】「以利沙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乃缦就离开他去了;走了不远,」

  • 乃缦要「两骡子驮的土」(17节),可能以为这样才可以筑坛向神献祭。
  • 「临门」(18节)就是亚兰人所敬拜的风暴之神「哈达」。「用手搀他」(18节),意思是陪同、护卫(七2、17)。乃缦知道自己身为元帅,「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回去还要陪同亚兰王敬拜偶像,但他内心已经不再敬拜「别神」(17节),所以预先在此表白心志,以免得罪真神。
  • 乃缦的两个请求(17-18节),表明他虽然真诚地接受神、寻求神,但还没有完全认识真理,更不能完全遵行诫命。但以利沙竟然没有责备他,也没有趁热打铁传讲律法,而是让他「平平安安地回去」(19节)了。以利沙并不是一位不称职的传道人,所以浪费了鼓励位高权重的乃缦带起亚兰信仰翻转的好机会。他是一位真正凭信心事奉的神仆,所以不但「心里火热」(罗十二11),忠心地执行神所安排的任务;也能「诸事都有节制」(林前九25),忠心地不做神没有安排的工作。在神的救恩计划里,亚兰和以色列的信仰翻转的时候还没有到来,这两国最终都要落在亚述的杖下。只有等到「时候满足」(加四4),主耶稣道成肉身,才能真正成为「照亮外邦人的光」(路二32),由圣灵亲自带领新约的教会,把福音传遍整个亚兰和亚述。
  • 今天,每个「与神同工」(林前三9)的信徒,都应当时刻提醒自己:工作的主人是神,如果主人没有发话,不管工作看起来有多么重要、多么属灵、多么「非我莫属」,仆人都不能替主人作主。因此,栽种的只管忠心撒种(可四14),不必担心缺水,因为神会安排浇灌;浇灌的只管忠心浇水,不必担心成长,因为「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三6)。我们的神是不会耽延的神(彼后三9),也是独行奇事的神(诗七十二18),「但将来各人要照自己的工夫得自己的赏赐」(林前三8)。凡是人凭着自己的热心替神着急、替神出头的工作,实际上都是毫无节制地喂养自己的肉体,不是越工作越骄傲,就是越工作越不顺服

【王下五20】「神人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心里说:『我主人不愿从这亚兰人乃缦手里受他带来的礼物,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

【王下五21】「于是基哈西追赶乃缦。乃缦看见有人追赶,就急忙下车迎着他,说:『都平安吗?』」

【王下五22】「说:『都平安。我主人打发我来说:“刚才有两个少年人,是先知门徒,从以法莲山地来见我,请你赐他们一他连得银子、两套衣裳。”』」

【王下五23】「乃缦说:『请受二他连得』;再三地请受,便将二他连得银子装在两个口袋里,又将两套衣裳交给两个仆人;他们就在基哈西前头抬着走。」

【王下五24】「到了山冈,基哈西从他们手中接过来,放在屋里,打发他们回去。」

  • 「以法莲山地」(22节)在撒马利亚的南方,乃缦回亚兰是前往北方的多坍,所以不会遇到从南方来的先知门徒。基哈西编出这个细节,表明他非常有心机。
  • 基哈西所要的「一他连得银子」(22节),折合三千舍客勒,是当时雇工三百年的工资。「一他连得银子」折合三十八公斤,因此,基哈西不是不想多要,实在是因为他一个人扛不动。他「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很容易让乃缦误解神白白的救恩。
  • 基哈西只是以利沙的仆人,亚兰的元帅乃缦却「急忙下车迎着他」(21节),表示对先知的尊重。乃缦也没有被基哈西的贪婪所绊倒,反而非常真诚地送了他「二他连得银子」(22节),还很体贴地派两个仆人「在基哈西前头抬着走」(23节)。

【王下五25】「基哈西进去,站在他主人面前。以利沙问他说:『基哈西你从哪里来?』回答说:『仆人没有往哪里去。』」

【王下五26】「以利沙对他说:『那人下车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买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

【王下五27】「因此,乃缦的大麻风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基哈西从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长了大麻风,像雪那样白。」

  • 连外邦人乃缦都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15节),「神人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20节)经历了那么多的神迹,应该更清楚这一点,但他在巨额钱财面前却无法继续淡定,以为自己可以瞒过无所不知的神,侥幸谋一点私利。结果,乃缦因着顺服,大麻风得着洁净;基哈西却因着不顺服,长了「乃缦的大麻风」(27节),不但不能继续事奉以利沙,还要与众人隔离(利十三45)。他本想靠钱财在社会上得荣耀,结果却因钱财而被社会所厌弃。
  • 以利沙明明知道基哈西去向乃缦索要钱财(26节),却没有阻止他。因为神如果没有发话,神的仆人即使看见神的约柜倒了,也不可伸手去扶(撒下六6-7);即使看见神的会幕不如宫殿,也不可为神建殿(撒下七5);即使看见基哈西的贪婪可能影响救恩的真理,也不必出手干预。因为神的约柜,神自己会负责看顾;神的圣殿,神自己会安排时间;神所拯救的人,神自己会保守到底。神没有让以利沙阻止此事,正是要用乃缦和基哈西来做对比,显明救恩的奥秘:真正因信得救的人,也会像乃缦一样,不会被别人的软弱所绊倒;而根据自己的理智、情感或意志来跟随神的人,也是像基哈西一样,暂时的顺服,只是因为遇到的引诱还不够大。
  • 在本章中,神使用了四种仆人,显明神的拯救需要人借着顺服来接受:
    1. 乃缦之妻的女仆在甘心顺服仇敌,成为神的见证;
    2. 乃缦的仆人们因为爱主人,劝说主人顺服先知;
    3. 先知的仆人基哈西因为爱钱财,不肯顺服先知;
    4. 神的仆人以利沙忠心顺服神,让神能自由地显明救恩的奥秘。
  • 主耶稣总结说:「先知以利沙的时候,以色列中有许多长大麻风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路四27),因为神的拯救必须用信心的顺服来承受。百姓若不肯顺服,将来「从东从西,将有许多人来,在天国里与亚伯拉罕、以撒、雅各一同坐席;惟有本国的子民竟被赶到外边黑暗里去,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八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