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下第5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下五1】「亚兰王的元帅乃缦在他主人面前为尊为大,因耶和华曾借他使亚兰人得胜;他又是大能的勇士,只是长了大麻风。」

在战场上,神使用乃缦管教悖逆的以色列百姓,在长大麻风的事上,神也用他的得医治来使以色列人苏醒。「亚兰王」可能是便哈达二世,他曾围攻撒马利亚城,也曾战胜过亚述人。

【王下五2】「先前亚兰人成群地出去,从以色列国掳了一个小女子,这女子就服事乃缦的妻。」

【王下五3】「她对主母说:“巴不得我主人去见撒马利亚的先知,必能治好他的大麻风。”」

这个被掳的小女子身处敌国异乡,神却仍有计划在她身上,神要藉着这个被掳的小女子将自己的名传扬到外邦。无论我们身出何种境地,只要心中敬畏神,就能被神使用做祂的见证。「撒马利亚」是以色列的京城,代表北国以色列。

【王下五4】「乃缦进去,告诉他主人说,以色列国的女子如此如此说。」

【王下五5】「亚兰王说:『你可以去,我也达信于以色列王。』于是,乃缦带银子十他连得、金子六千舍客勒、衣裳十套,就去了;」

那小女子的见证竟然能使元帅和亚兰王都生出信心,可见乃缦已经试过各种方法都不得医治,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乃缦带去的是价值连城的礼物,因为暗利购买整座撒马利亚山只用了二他连得银子(王上十六24)。「十他连得」约重三百公斤,「六千舍客勒」约重六十公斤。

【王下五6】「且带信给以色列王,信上说:『我打发臣仆乃缦去见你,你接到这信,就要治好他的大麻风。』」

「以色列王」应该就是约兰王。

【王下五7】「以色列王看了信,就撕裂衣服,说:『我岂是神,能使人死使人活呢?这人竟打发人来,叫我治好他的大麻风。你们看一看,这人何以寻隙攻击我呢?』」

【王下五8】「神人以利沙听见以色列王撕裂衣服,就打发人去见王,说:『你为什么撕了衣服呢?可使那人到我这里来,他就知道以色列中有先知了。』」

约兰看为大难临头,以利沙反倒将其当作一次传扬神名的机会。

【王下五9】「于是,乃缦带着车马到了以利沙的家,站在门前。」

【王下五10】「以利沙打发一个使者,对乃缦说:『你去在约旦河中沐浴七回,你的肉就必复原,而得洁净。』」

乃缦的态度客气而高傲,认为手下败将以色列国必须为他服务。因此以利沙故意只派仆人传话给他,要让他认识神的权柄。约旦河位于撒马利亚东方约30多公里。

【王下五11】「乃缦却发怒走了,说:『我想他必定出来见我,站着求告耶和华——他神的名,在患处以上摇手,治好这大麻风。」

「在患处以上摇手」大概是指当时的赶鬼仪式。

【王下五12】「大马士革的河亚罢拿和法珥法,岂不比以色列的一切水更好吗?我在那里沐浴不得洁净吗?』于是气忿忿地转身去了。」

「亚罢拿」是穿过大马士革的河,「法珥法」可能是亚罢拿南部的支流。这两条都是清澈的河,与污浊狭小的约旦河形成强烈对比。

【王下五13】「他的仆人进前来,对他说:『我父啊,先知若吩咐你作一件大事,你岂不做吗?何况说你去沐浴而得洁净呢?』」

「仆人」是复数,表示是「众仆人」。

【王下五14】「于是乃缦下去,照着神人的话,在约旦河里沐浴七回;他的肉复原,好像小孩子的肉,他就洁净了。」

约旦河水本身实在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乃缦顺服在神的权柄,沐浴在约旦河水里,立刻得了洁净。神藉着以色列的敌人乃缦向以色列百姓做了见证,神的百姓若顺服神的权柄、活在神的话里,岂不比敌人要承受更大的恩典吗?

【王下五15】「乃缦带着一切跟随他的人,回到神人那里,站在他面前,说:『如今我知道,除了以色列之外,普天下没有神。现在求你收点仆人的礼物。』」

乃缦绕了50公里路回去感谢先知,神要藉以色列的敌人的口,向自己的百姓说话。主耶稣指出在以利沙的时代,以色列国中有很多长大麻风的,但「内中除了叙利亚国的乃缦,没有一个得洁净的」(路四27)。「如今我知道」乃缦当初只是从以色列女子的见证中听说了神,但现在他已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认识了神。乃缦遇见了神,以利沙就亲自来接待他。

【王下五16】「以利沙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不受。』乃缦再三地求他,他却不受。」

做工的理当得工价,但此时以利沙拒绝乃缦的酬谢却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以人归向真神为喜乐和满足,不能让乃缦认为神的先知是为钱做工。

【王下五17】「乃缦说:『你若不肯受,请将两骡子驮的土赐给仆人。从今以后,仆人必不再将燔祭或平安祭献与别神,只献给耶和华。」

乃缦索取以色列的泥土,用意大概是要在自己的地方为耶和华筑坛向祂献祭。当时的人多少认为「神」是连结于某一个地区,因此以乃缦的异教背景来看,取得以色列的土回去做祭坛等宗教设施敬拜以色列的神,才能与以色列的神连结。

【王下五18】「惟有一件事,愿耶和华饶恕你仆人:我主人进临门庙叩拜的时候,我用手搀他在临门庙,我也屈身。我在临门庙屈身的这事,愿耶和华饶恕我。』」

「临门」是亚兰人的风暴之神。乃缦预料将来他回国后,在职责上仍须扶亚兰王叩拜临门,表面上是拜假神,但他希望以利沙明白,他已决志不拜偶像,只拜耶和华为神。

【王下五19】「以利沙对他说:『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乃缦就离开他去了;走了不远,」

【王下五20】「神人以利沙的仆人基哈西心里说:『我主人不愿从这亚兰人乃缦手里受他带来的礼物,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我必跑去追上他,向他要些。』」

当人不能以神为喜乐、为满足的时候,心里向往的就不再是神的见证,而是人的名利。

【王下五21】「于是基哈西追赶乃缦。乃缦看见有人追赶,就急忙下车迎着他,说:『都平安吗?』」

「急忙下车」在东方国家这是一种尊重的标志。基哈西只是以利沙的一个仆人,乃缦这样做表明内心的谦卑和感激。

【王下五22】「说:『都平安。我主人打发我来说:刚才有两个少年人,是先知门徒,从以法莲山地来见我。请你赐他们一他连得银子、两套衣裳。』」

「以法莲山地」在撒马利亚南方,乃缦应该是往北回亚兰,所以不会遇到由南而来的先知门徒。

【王下五23】「乃缦说:『请受二他连得。』再三地请受;便将二他连得银子装在两个口袋里,又将两套衣裳交给两个仆人;他们就在基哈西前头抬着走。」

【王下五24】「到了山冈,基哈西从他们手中接过来,放在屋里,打发他们回去。」

【王下五25】「基哈西进去,站在他主人面前。以利沙问他说:『基哈西你从哪里来?』回答说:『仆人没有往哪里去。』」

【王下五26】「以利沙对他说:『那人下车转回迎你的时候,我的心岂没有去呢?这岂是受银子、衣裳、买橄榄园、葡萄园、牛羊、仆婢的时候呢?」

「这岂是……的时候呢?」神的子民离弃神,还在受神管教之中,这些银子有什么用呢?很快「甚至一个驴头值银八十舍客勒」(六25)。

【王下五27】「因此,乃缦的大麻风必沾染你和你的后裔,直到永远。』基哈西从以利沙面前退出去,就长了大麻风,像雪那样白。」

当基哈西染上大麻风时,他就被开除了。因为不洁净的关系,基哈西不可能再事奉以利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