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2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二十二1】「亚兰国和以色列国三年没有争战。」

【王上二十二2】「到第三年,犹大王约沙法下去见以色列王。」

【王上二十二3】「以色列王对臣仆说:『你们不知道基列的拉末是属我们的吗?我们岂可静坐不动,不从亚兰王手里夺回来吗?』」

【王上二十二4】「亚哈问约沙法说:『你肯同我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吗?』约沙法对以色列王说:『你我不分彼此,我的民与你的民一样,我的马与你的马一样。』」

  • 亚哈与亚兰王便·哈达的和约维持了「三年」(1节)。在这三年里,可能发生了主前853年的夸夸之战(Battle of Qarqar)。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入侵亚兰,在奥伦特河(Orontes River)畔的夸夸(Qarqar)与十二王联盟会战。撒缦以色三世的库尔德石碑中描述,以色列和亚兰是联盟中实力最强的两国。亚哈派出两千战车、一万步兵,提供了联军一半的战车和六分之一的步兵。十二王联盟成功地击退了亚述,所以亚哈可能自信心爆棚,认为只要与犹大王约沙法联手,就可以从亚兰王手中收复「基列的拉末」(3节)。
  • 「犹大王约沙法下去见以色列王」(2节),是因为犹大的首都是耶路撒冷,比撒马利亚的海拔高。犹大王约沙法敬畏神(代下十七3-9),也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代下十七10-19),但却与亚哈家结成了儿女亲家,为犹大国埋下了隐患(王下八18)。
  • 「基列的拉末」位于约旦河东,是迦得支派境内利未人的城(书二十8),后来落到亚兰人手中。神两次帮助亚哈战胜亚兰(二十13、28),亚哈却违背神的旨意与亚兰王立约,想取回所有被夺的城市(二十34)。但亚哈聪明反被聪明误,亚兰王显然没有完全履约。现在亚哈又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来夺回「基列的拉末」,但为时已晚;因为审判的时候已经到了,神要使用亚兰作为审判亚哈的器皿。
  • 「你我不分彼此」(4节),原文是「我就像是你一样」。约沙法与亚哈结亲,约沙法的儿子叫约兰,孙子叫亚哈谢(王下八16、25),亚哈的两个儿子也分别叫亚哈谢和约兰(王下一17),表明双方确实关系密切。敬畏神的约沙法,却与悖逆神的亚哈「不分彼此」(4节),还没有求问神,就决定帮助亚哈,所以先知耶户责备约沙法「帮助恶人,爱那恨恶耶和华的人」(代下十九2)。
上图: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主前859-824年在位)的库尔德石碑(Kurkh Stela),现存于大英博物馆。碑文记录了主前853年亚述王与反叛的亚兰联军进行的夸夸之战(Battle of Qarqar)。亚兰联军有十二个王,其中就有北国以色列王亚哈,他率领两千辆战车和一万名士兵。亚哈常与亚兰王争战(王上二十1-43),只有最后三年与亚兰没有战争(王上二十二1),在此期间与亚兰联盟抵挡亚述。

上图: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主前859-824年在位)的库尔德石碑(Kurkh Stela),现存于大英博物馆。碑文记录了主前853年亚述王与反叛的亚兰联军进行的夸夸之战(Battle of Qarqar)。亚兰联军有十二个王,其中就有北国以色列王亚哈,他率领两千辆战车和一万名士兵。亚哈常与亚兰王争战(王上二十1-43),只有最后三年与亚兰没有战争(王上二十二1),在此期间与亚兰联盟抵挡亚述。

【王上二十二5】「约沙法对以色列王说:『请你先求问耶和华。』」

【王上二十二6】「于是以色列王招聚先知,约有四百人,问他们说:『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们说:『可以上去,因为主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里。』」

  • 虽然约沙法愚昧地与亚哈联手,但他毕竟是敬畏神的,所以要求在打仗之前「先求问耶和华」(5节)。
  • 亚哈招聚的四百个先知,可能是没有上迦密山的四百亚舍拉的先知(一八19、22)。此时的北国信仰混杂,既敬拜金牛犊、又敬拜巴力,所以这些假先知含糊其辞地说「主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里」(6节),拜「巴力」的人可以认为「主」就是巴力,拜「亚舍拉」的人可以认为「主」就是亚舍拉。今天所谓的「万教归一」,也是想让不同宗教的人按着自己的想象各拜其「主」,维持表面的和谐,这正是撒但的诡计。

【王上二十二7】「约沙法说:『这里不是还有耶和华的先知,我们可以求问他吗?』」

【王上二十二8】「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还有一个人,是音拉的儿子米该雅,我们可以托他求问耶和华。只是我恨他;因为他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约沙法说:『王不必这样说。』」

【王上二十二9】「以色列王就召了一个太监来,说:『你快去,将音拉的儿子米该雅召来。』」

  • 约沙法显然了解北国的信仰混杂,所以觉得这四百位先知不太可靠,想找一位「耶和华的先知」(7节)。但这四百人很快就投其所好,改口称「耶和华」(11、12节)了。
  • 「米该雅」(8节)可能就是在亚哈放走亚兰王后宣告审判的先知(二十42),已经被亚哈所囚禁(《犹大古史记》卷8第14章389节)。

【王上二十二10】「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在撒马利亚城门前的空场上,各穿朝服,坐在位上,所有的先知都在他们面前说预言。」

【王上二十二11】「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造了两个铁角,说:『耶和华如此说:“你要用这角抵触亚兰人,直到将他们灭尽。”』」

【王上二十二12】「所有的先知也都这样预言说:『可以上基列的拉末去,必然得胜,因为耶和华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 古代的「城门口」(10节)是重要的公共广场,君王都坐在那里施行审判。
  • 「西底家」(1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是公义的」,他的名字虽然属灵,但却是一个「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的假先知。西底家口称「耶和华」(11节),只是为了迎合约沙法王,说的实际上是自己的话。
  • 「必然得胜」(12节),原文是「使昌盛、带来成功的结果」。假先知的特点就是媚俗、媚世,只说大众喜欢的成功、财富、健康、和平、博爱。他们之前回避使用「耶和华」,而使用众人可以自由解读的「主」(6节)。现在既然知道约沙法喜欢「耶和华」(7节),就立刻改用「耶和华」(11节),完全没有原则。
上图:撒马利亚卫城挖掘出来的白色王宫遗址,可能就是亚哈所「修造的象牙宫」(王上二十二39),于主前721年被亚述摧毁。城墙厚约五英尺,用当时最上等的工艺筑成。亚哈王进一步加强城防设施,加建了厚度超过三十英尺的夹壁城墙。

上图:撒马利亚卫城挖掘出来的白色王宫遗址,可能就是亚哈所「修造的象牙宫」(王上二十二39),于主前721年被亚述摧毁。城墙厚约五英尺,用当时最上等的工艺筑成。亚哈王进一步加强城防设施,加建了厚度超过三十英尺的夹壁城墙。

【王上二十二13】「那去召米该雅的使者对米该雅说:『众先知一口同音地都向王说吉言,你不如与他们说一样的话,也说吉言。』」

【王上二十二14】「米该雅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耶和华对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王上二十二15】「米该雅到王面前,王问他说:『米该雅啊,我们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回答说:『可以上去,必然得胜,耶和华必将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王上二十二16】「王对他说:『我当嘱咐你几次,你才奉耶和华的名向我说实话呢?』」

  • 米该雅的语气显然带着讽刺,所以亚哈听出了,要求他立刻「说实话」(16节)。
  • 活在肉体里的人想听「实话」,但又不爱听坏话。所以假先知只要说些好听的假话,就可以讨好、欺骗大众;而真先知「说实话」,则要为真理付上代价。

【王上二十二17】「米该雅说:『我看见以色列众民散在山上,如同没有牧人的羊群一般。耶和华说:“这民没有主人,他们可以平平安安地各归各家去。”』」

【王上二十二18】「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我岂没有告诉你,这人指着我所说的预言,不说吉语单说凶言吗?』」

  • 米该雅现在改成了严肃的语调,按照亚哈的要求向他说实话(16节),预言亚哈将会被杀,他的军队将四散(17节)。
  • 亚哈想听实话,却又不爱听逆耳的实话,这是亚当的后裔与生俱来的矛盾:想知道真理,却又恨恶真理;不肯改变自己来顺从真理,只想改变真理来迎合自己。
  • 今天,许多信徒也只想听「吉语」(18节),不想听「凶言」(18节),只想听神的慈爱与恩典,不愿听神的公义和审判。爱是基督生命的见证,所以主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十三35);爱也是运用属灵恩赐的道路,所以保罗说爱是「最妙的道」(十二31);但爱不是吸引人信主的方法,为蒙拣选的亚哈三次领受神的慈爱和怜悯,还是不肯回转。而对于蒙神拣选的人,最能唤醒他们的不是「吉语」,而是「实话」;最能使他们回转的,不是人所说的「耶稣爱你」,而是主耶稣自己所传的「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四17)!

【王上二十二19】「米该雅说:『你要听耶和华的话!我看见耶和华坐在宝座上,天上的万军侍立在祂左右。」

【王上二十二20】「耶和华说:“谁去引诱亚哈上基列的拉末去阵亡呢?”这个就这样说,那个就那样说。」

【王上二十二21】「随后有一个神灵出来,站在耶和华面前,说:“我去引诱他。”」

【王上二十二22】「耶和华问他说:“你用何法呢?”他说:“我去,要在他众先知口中作谎言的灵。”耶和华说:“这样,你必能引诱他,你去如此行吧!”」

【王上二十二23】「现在耶和华使谎言的灵入了你这些先知的口,并且耶和华已经命定降祸与你。』」

  • 神「不试探人」(雅一13)。米该雅所见到的特殊异象,是警告亚哈不要相信假先知,而不是说神会派灵去「引诱」(21节)亚哈。实际上,米该雅已经清楚地警告了亚哈,但亚哈仍然选择相信那些假先知。因为亚哈的决定是出于自己的肉体,不是因为假先知的「引诱」,所以他爱听假先知的假话,不爱听真先知的真话。
  • 「他众先知」(22节)、「你这些先知」(23节),都是表明这些先知并不是神的真先知。

【王上二十二24】「基拿拿的儿子西底家前来,打米该雅的脸,说:『耶和华的灵从哪里离开我与你说话呢?』」

【王上二十二25】「米该雅说:『你进严密的屋子藏躲的那日,就必看见了。』」

【王上二十二26】「以色列王说:『将米该雅带回,交给邑宰亚们和王的儿子约阿施,说」

【王上二十二27】「王如此说,把这个人下在监里,使他受苦,吃不饱喝不足,等候我平平安安地回来。』」

【王上二十二28】「米该雅说:『你若能平平安安地回来,那就是耶和华没有借我说这话了』;又说:『众民哪,你们都要听!』」

  • 「严密的屋子」(25节)原文是「房间的内室」。这是预言亚哈阵亡以后,假先知将会被追究责任,所以西底家将「进严密的屋子藏躲」(25节)。
  • 「将米该雅带回」(26节),可能指把米该雅带回囚禁他的牢房。
  • 「邑宰」(26节)是治理城市的官员。「王的儿子」(26节)可能是一种官衔(耶三十六26)。
  • 「众民哪,你们都要听」(28节),是呼吁众人作见证,而不是呼唤他们悔改。
  • 米该雅奉神的名说预言,西底家也自称是被「耶和华的灵」(24节)感动说话,而且表现得非常属灵,表面上好像真假难辨。但实际上,亚哈对真假心知肚明(30节),只是因为真话不符合自己的利益,所以不愿承认而已。因此,「一切的灵,你们不可都信,总要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约一四1),并不是很难的事,人只要有愿意遵行真理的心,就能辨别真理。正如主耶稣所说的:「人若立志遵着祂的旨意行,就必晓得这教训或是出于神,或是我凭着自己说的」(约七17)。

【王上二十二29】「以色列王和犹大王约沙法上基列的拉末去了。」

【王上二十二30】「以色列王对约沙法说:『我要改装上阵,你可以仍穿王服。』以色列王就改装上阵。」

【王上二十二31】「先是亚兰王吩咐他的三十二个车兵长说:『他们的兵将,无论大小,你们都不可与他们争战,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

【王上二十二32】「车兵长看见约沙法,便说:『这必是以色列王!』就转过去与他争战,约沙法便呼喊。」

【王上二十二33】「车兵长见不是以色列王,就转去不追他了。」

【王上二十二34】「有一人随便开弓,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缝里。王对赶车的说:『我受了重伤,你转过车来,拉我出阵吧!』」

【王上二十二35】「那日,阵势越战越猛,有人扶王站在车上,抵挡亚兰人。到晚上,王就死了,血从伤处流在车中。」

【王上二十二36】「约在日落的时候,有号令传遍军中,说:『各归本城,各归本地吧!』」

  • 亚哈和约沙法都想听实话(7、16节),却又不肯顺从与自己的愿望相反的实话,所以最终还是「上基列的拉末去了」(29节)。但是,亚哈又不敢完全不信,因为他的内心深处知道米该雅是真先知,担心米该雅的预言成真,所以「就改装上阵」(30节),想尽一切努力去阻止预言的实现。古今中外,许多人在福音的呼召面前,也是这样自欺欺人。
  • 「三十二个车兵长」(31节),可能指亚兰王的32个职业军官(二十24)。
  • 「呼喊」(32节)原文是「呼求」,是向神求救。所以「约沙法一呼喊,耶和华就帮助他,神又感动他们离开他」(代下十八31)。
  • 「随便开弓」(34节),指任意朝敌人射箭。当时的盔甲是用金属片编织连接起来的,「甲缝」(34节)指两个金属片的连接处,正是军装无法保护的地方。神使用了亚兰弓箭手随意射出的一箭,又「恰巧射入以色列王的甲缝里」(34节),成就了祂早已命定的旨意。在神的手中,一切都在神的管理之下,没有「偶然、恰巧」。
  • 「抵挡亚兰人」(35节),原文是「对着亚兰人」,指亚哈站在车上维持军队的士气。但属肉体的人再有勇气,也不能蒙神喜悦。最后亚哈战死(35节)、军队解散(36节),应验了米该雅的预言(17节)。
上图:主前10世纪的亚兰弓箭手玄武岩浮雕,出土于叙利亚东北部的Tel Halaf。

上图:主前10世纪的亚兰弓箭手玄武岩浮雕,出土于叙利亚东北部的Tel Halaf。

【王上二十二37】「王既死了,众人将他送到撒马利亚,就葬在那里;」

【王上二十二38】「又有人把他的车洗在撒马利亚的池旁(妓女在那里洗澡),狗来舔他的血,正如耶和华所说的话。」

【王上二十二39】「亚哈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所修造的象牙宫,并所建筑的一切城邑,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王上二十二40】「亚哈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亚哈谢接续他作王。」

  • 「象牙宫」(39节),可能指亚哈的王宫里有大量象牙的装饰品。
  • 神曾经三次宣告对亚哈的刑罚:第一次是他放走亚兰王的时候(二十42),第二次是他抢夺拿伯的葡萄园的时候(二十一19),第三次是在开战之前(17-23节)。但亚哈却不顾先知的警告,一意孤行,最终遭遇死亡。
  • 今天,神已经多次多方地警告世人:「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但许多人也像亚哈一样冥顽不灵,在灭亡之路上始终不肯回头。这是因为人在身体死亡之前,灵性早已「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然而,神既有丰富的怜悯,因祂爱我们的大爱,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弗二4-5),让我们这些蒙恩的罪人能够回转接受基督。因此,只有神「爱我们的大爱」,才能领人归主;而信徒的爱只是基督生命的见证,就像约沙法不能影响亚哈一样,并不能改变人心。
上图:考古学家在撒马利亚遗址发现了几百片主前9-8世纪的象牙物品碎片。亚哈的象牙宫里可能有大量的象牙装饰品,包括腓尼基和埃及的艺术风格。当时的象牙是从亚兰进口。

上图:考古学家在撒马利亚遗址发现了几百片主前9-8世纪的象牙物品碎片。亚哈的象牙宫里可能有大量的象牙装饰品,包括腓尼基和埃及的艺术风格。当时的象牙是从亚兰进口。

【王上二十二41】「以色列王亚哈第四年,亚撒的儿子约沙法登基作了犹大王。」

【王上二十二42】「约沙法登基的时候年三十五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二十五年。他母亲名叫阿苏巴,乃示利希的女儿。」

【王上二十二43】「约沙法行他父亲亚撒所行的道,不偏离左右,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百姓仍在那里献祭烧香。」

【王上二十二44】「约沙法与以色列王和好。」

【王上二十二45】「约沙法其余的事和他所显出的勇力,并他怎样争战,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王上二十二46】「约沙法将他父亲亚撒在世所剩下的娈童都从国中除去了。」

  • 约沙法的事迹详细记录在《历代志》中(代下十七1-二十一1),但在《列王纪》中只是配角,对他的记录都是为了突出人的全然败坏。
  • 「亚撒所行的道」(43节),指亚撒的敬虔(十五11-15;代下十四2-5;十五8-18)。约沙法敬畏神,并不是因为看到迦密山的神迹,而是效法他的父亲,「从犹大除掉一切邱坛和木偶」( 代下十七6),并且清除了亚撒没有清除完的「娈童」(46节)。约沙法已经做到了天然人敬虔的极限,但亚当的后裔都无法完全,所以「邱坛还没有废去」(43节)。
  • 约沙法最初「奋勇自强,防备以色列人」(代下十七1),但可能为了恢复民族团结、共同抵御外敌,所以当他「大有尊荣资财」(代下十八1)以后,「就与亚哈结亲」(代下十八1),不顾北国的偶像崇拜,成为第一个「与以色列王和好」(44节)的犹大王。「与以色列王和好」的结果,为南北两国赢得了将近三十年的和平时期,双方开展了密切的军事(4节)和经济(代下二十36)合作,但代价却是使约沙法的儿子、孙子都效法亚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八18、27节),差点使犹大的王室被耶洗别的女儿剿灭(代下二十二10)。因此,神并不喜悦这样的联盟(代下十九2),阻拦了他们合伙造船的计划(48节)。

【王上二十二47】「那时以东没有王,有总督治理。」

【王上二十二48】「约沙法制造他施船只,要往俄斐去,将金子运来;只是没有去,因为船在以旬·迦别破坏了。」

【王上二十二49】「亚哈的儿子亚哈谢对约沙法说:『容我的仆人和你的仆人坐船同去吧!』约沙法却不肯。」

【王上二十二50】「约沙法与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儿子约兰接续他作王。」

  • 当时以东可能是犹大的附庸国,由犹大王所派的「总督」(47节)治理,所以犹大王约沙法与以色列王亚哈谢可以合伙在以东的「以旬·迦别」(48节)造船(代二十36)。
  • 「他施」(48节)可能位于地中海最西边的西班牙,以出产金属矿物闻名(结二十七12)。「他施船只」(48节),可能泛指可以远洋航行的大型船只。
  • 「以旬·迦别」是以色列最南面红海亚喀巴湾的海港,位于以东的南端,是古代约旦河东南北商道的起点。所罗门也在这里造船(九26)。
  • 「俄斐」(48节)的地点不能确定,可能在阿拉伯半岛南部或非洲,以出产金子著称(伯二十八16;诗四十五9;赛十三12)。
  • 「约沙法大有尊荣资财」(代下十七5),财政并不缺乏(代下十七11),并不需要俄斐的金子,神也不喜悦约沙法与拜偶像的以色列王密切来往,所以借着先知以利以谢宣告:「因你与亚哈谢交好,耶和华必破坏你所造的」(代下二十37)。而约沙法的第一批船被神破坏以后,就明白了神的心意,所以立刻顺服,当亚哈谢再来邀请时(49节),就不肯继续与他和合伙造船。
  • 约沙法是一位敬畏神的王,他与亚哈父子交好(44、49节;王下三7),却无法给他们带去正面的影响,带起他们同样敬畏神。信徒若与世人交好,只能倚靠信仰的妥协和表面的包容来「求同存异」。若没有神的拣选,我们即使像约沙法那样,掏心掏肺、「不分彼此」(4节;王下三7)地帮亚哈父子的忙,也不能使别人信主;我们若想倚靠爱心、和睦来领人归主,最终可能发现对方只是亚哈,自己反被连累(32、48节)。人只有先「与神和好」(罗五11),才能与人和好;因为只有神才能「借着基督使我们与祂和好」(林后五18),然后「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弗二14)。因此,主耶稣传讲「天国的福音」(太四23),并不是从「爱」开始,而是先传「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四17)。

【王上二十二51】「犹大王约沙法十七年,亚哈的儿子亚哈谢在撒马利亚登基,作以色列王共二年。」

【王上二十二52】「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效法他的父母,又行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事。」

【王上二十二53】「他照他父亲一切所行的,事奉敬拜巴力,惹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怒气。」

  • 亚哈谢「作以色列王共二年」(51节),实际上是两个半年,总共只有一年。
  • 亚哈谢「效法他的父母」(52节),表明耶洗别对他的影响很大。耶洗别使南北两国都始终无法根除敬拜巴力的恶行(王下十七16;二十一3),约沙法这样的属灵榜样却不能使他们回转向神。因为亚哈谢和百姓堕落的根源并不是耶洗别,而是人悖逆顽梗的天性,耶洗别只是引动了他们的肉体,所以人学坏容易、学好却很难。
  • 正如「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20),神在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历史中的作为也是要叫人知罪,而不是为了完成拯救和复兴。因此,神允许耶洗别影响南北两国,不断地暴露百姓的肉体本相,使我们不得不承认:人在救恩上已经「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无能为力,无论是神迹(王上十八章)、恩典(王上二十章)、律法(王上二十一章)、还是榜样(王上二十二章),都不能使我们自我救赎。「所以我们看定了:人称义是因着信,不在乎遵行律法」(罗三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