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2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二十一1】「这事以后,又有一事。耶斯列人拿伯在耶斯列有一个葡萄园,靠近撒马利亚王亚哈的宫。」

【王上二十一2】「亚哈对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作菜园,因为是靠近我的宫;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园换给你,或是你要银子,我就按着价值给你。』」

【王上二十一3】「拿伯对亚哈说:『我敬畏耶和华,万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

【王上二十一4】「亚哈因耶斯列人拿伯说『我不敢将我先人留下的产业给你』,就闷闷不乐地回宫,躺在床上,转脸向内,也不吃饭。」

  • 「撒马利亚王」(1节),就是以色列王。
  • 为了买下拿伯的葡萄园,亚哈出的价钱很公道,但却被拿伯拒绝了。因为神是应许之地的主人,所以神宣告「地不可永卖,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二十五23)。每个支派、家族所分得的土地,并不是根据自己的品德、功劳或努力,而是「拈阄所得的产业」(民三十六3),完全是根据神的恩典和权柄,是与神立约所得的分。以色列人在神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利二十五23),只是神所托付的土地的管家,必须遵行与神所立的约,才能「在那地上长久」(申四26)。因此,以色列人「要按着祖宗各支派的名字承受为业」(民二十六55),代表维持与神的立约关系,继续在神面前蒙记念。
  • 在北国属灵最黑暗的时代,仍然有一位拿伯「敬畏耶和华」(3节),不肯出卖葡萄园,再次回答了以利亚「只剩下我一个人」(十九10、14)的抱怨。
  • 「闷闷不乐」(4节),原文是「愠怒、恼火」。亚哈之前因为被神谴责而「闷闷不乐」(二十43),现在又因为权力欲不能满足而「闷闷不乐」。经过了迦密山的神迹,亚哈现在不敢向神放肆;但神把拿伯这样一位「敬畏耶和华」的榜样放在亚哈面前,他却只会「闷闷不乐」,仍然不能苏醒、回转。
上图:耶斯列遗址(Tel Jezreel),位于耶斯列平原东南角的一座小山上,是一个主前9世纪的要塞。

上图:耶斯列遗址(Tel Jezreel),位于耶斯列平原东南角的一座小山上,是一个主前9世纪的要塞。

【王上二十一5】「王后耶洗别来问他说:『你为什么心里这样忧闷,不吃饭呢?』」

【王上二十一6】「他回答说:『因我向耶斯列人拿伯说:“你将你的葡萄园给我,我给你价银,或是你愿意,我就把别的葡萄园换给你”;他却说:“我不将我的葡萄园给你。”』」

【王上二十一7】「王后耶洗别对亚哈说:『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不是?只管起来,心里畅畅快快地吃饭,我必将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给你。』」

  • 以色列人对土地的所有权是有限制的,以色列王的王权也是受限制的;但来自西顿的耶洗别却不这么想,因为外邦君王的权柄是不受限制的。
  • 「你现在是治理以色列国不是」(7节),这句话是讽刺亚哈的软弱。耶洗别不但把外邦的偶像带进了以色列,也把外邦的王权带进了以色列。亚哈从外邦娶来这样一位王后,自然会「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十六30)。

【王上二十一8】「于是托亚哈的名写信,用王的印印上,送给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

【王上二十一9】「信上写着说:『你们当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

【王上二十一10】「又叫两个匪徒坐在拿伯对面,作见证告他说:“你谤渎神和王了”;随后就把他拉出去用石头打死。』」

  • 「信」(8节)原文是复数,表明耶洗别写了几封信,安排了许多党羽来配合。「托亚哈的名写信,用王的印印上」(8节),表示耶洗别已经轻车熟路、惯于干政。
  • 「宣告禁食」(9节),意思是城中发生了危机,所以需要全民禁食认罪。律法规定「亵渎耶和华名的,必被治死」(利二十四16),在禁食认罪的时候控告拿伯「谤渎神和王」(10节),更容易激起民愤、被判死罪
  • 安排「两个匪徒」(10节)作见证,是因为摩西律法规定,当死的罪必须有两个以上的见证人(民三十五30;申十七6)。
  • 魔鬼比信徒更熟悉圣经,耶洗别信中的安排,表明她熟悉律法,所以能根据律法,确保谋杀拿伯的过程在程序上完全合法。律法并不能使耶洗别归向神,反而让她能研究如何钻律法的空子;人若没有被圣灵「心意更新而变化」(罗十二2),无论是新约还是旧约,都只是用来钻空子的律法,并不能让人活出生命来。
上图:1964年在以色列发现的耶洗别印章。这个印章是普通印章的两倍大,雕刻很复杂,顶部的损毁部分原来可能和写着Yzbl(属于耶洗别)。印章上包含着来自腓尼基和埃及的王家元素:戴着女王冠的带翅膀狮身人面像,代表埃及女王的两只眼镜蛇和猎鹰,代表埃及女王的莲花。这枚印章显示,耶洗别最后基本上篡夺了亚哈的权柄,完全控制了以色列。

上图:1964年在以色列发现的耶洗别印章。这个印章是普通印章的两倍大,雕刻很复杂,顶部的损毁部分原来可能和写着Yzbl(属于耶洗别)。印章上包含着来自腓尼基和埃及的王家元素:戴着女王冠的带翅膀狮身人面像,代表埃及女王的两只眼镜蛇和猎鹰,代表埃及女王的莲花。这枚印章显示,耶洗别最后基本上篡夺了亚哈的权柄,完全控制了以色列。

【王上二十一11】「那些与拿伯同城居住的长老贵胄得了耶洗别的信,就照信而行,」

【王上二十一12】「宣告禁食,叫拿伯坐在民间的高位上。」

【王上二十一13】「有两个匪徒来,坐在拿伯的对面,当着众民作见证告他说:『拿伯谤渎神和王了!』众人就把他拉到城外,用石头打死。」

【王上二十一14】「于是打发人去见耶洗别,说:『拿伯被石头打死了。』」

  • 迦密山的神迹并没有使所有人的「心回转」(十八37),救恩「惟有蒙拣选的人得着了;其余的就成了顽梗不化的」(罗十一7)。耶洗别所安排的「长老贵胄」(11节),就是那些「顽梗不化的」。
  • 虽然信是用亚哈王的印章封口的,但长老贵族都知道命令是来自耶洗别,所以直接去向耶洗别汇报(14节)。可见,耶洗别的擅权行为经常发生,亚哈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王。

【王上二十一15】「耶洗别听见拿伯被石头打死,就对亚哈说:『你起来得耶斯列人拿伯不肯为价银给你的葡萄园吧!现在他已经死了。』」

【王上二十一16】「亚哈听见拿伯死了,就起来,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园。」

  • 拿伯和他的众子都被杀害了(王下九26),土地无人继承,亚哈就可以毫无顾忌地霸占无主的葡萄园。
  • 亚哈对亚兰王「仁慈」(二十31),对拿伯却残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论是对仇敌的「仁慈」、还是对百姓的残忍,动机都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利。
上图:耶斯列位于基利波山麓、耶斯列平原的东南角。

上图:耶斯列位于基利波山麓、耶斯列平原的东南角。

【王上二十一17】「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

【王上二十一18】「『你起来,去见住撒马利亚的以色列王亚哈,他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

【王上二十一19】「你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你杀了人,又得他的产业吗?”又要对他说:“耶和华如此说: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

  • 耶洗别「听见拿伯被石头打死」(15节),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得到顺利的执行。她认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以色列的神根本不管这事,所以让亚哈立刻去得那葡萄园(15节)。不料,神虽然没有阻止拿伯被害,但正如神在该隐杀了亚伯之后立刻说话(创四9),神也在亚哈「下去要得拿伯的葡萄园,现今正在那园里」(18节)的时候,立刻吩咐以利亚前去宣告审判。神的旨意并不是在这个世界完全阻止罪恶,而是允许罪恶暴露自己,让人体会罪的可怕,好「在旷野预备耶和华的路」(赛四十3)。
  • 「狗在何处舔拿伯的血,也必在何处舔你的血」(19节),指拿伯在城外被害(13节);而亚哈则死于基列的拉末,尸体运回撒马利亚后,狗也在城外舔他流在车上的血(二十二38)。

【王上二十一20】「亚哈对以利亚说:『我仇敌啊,你找到我吗?』他回答说:『我找到你了;因为你卖了自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

【王上二十一21】「耶和华说:“我必使灾祸临到你,将你除尽。凡属你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

【王上二十一22】「我必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又像亚希雅的儿子巴沙的家;因为你惹我发怒,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

【王上二十一23】「论到耶洗别,耶和华也说:“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别的肉。」

【王上二十一24】「凡属亚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

  • 亚哈「卖了自己」(20节),意思是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0节),完全是出于自己的选择,无可推诿。若没有神的干预,人的天性都会「卖了自己」,「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罗六16)。
  • 过去,因为耶洗别的一句话,以利亚就「起来逃命」(十九3);现在有了神的话(17节),以利亚却能刚强壮胆,宣告神对耶洗别的审判(17节)。耶洗别自以为得计,结果不但害了亚哈,也害了自己,最后死于耶户之手,尸体被野狗吃了(王下九36)。
  • 以利亚向亚哈所宣告的审判(21-24节),与亚希雅向耶罗波安所说的(十四10-11)、耶户向巴沙所说的相似(十六3-4),因为神对罪的刑罚都是一样的。

【王上二十一25】「(从来没有像亚哈的,因他自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别的耸动;」

【王上二十一26】「就照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亚摩利人,行了最可憎恶的事,信从偶像。)」

「从来没有像亚哈的」(25节),指亚哈的恶行超过以前的以色列王。因为他亲身经历了两次迦密山的神迹(十八38、45)、两次靠神战胜亚兰(二十13、28)、两次先知的责备(十八18;二十42),却仍然不肯回转,反而「自卖」(25节)。

【王上二十一27】「亚哈听见这话,就撕裂衣服,禁食,身穿麻布,睡卧也穿着麻布,并且缓缓而行。」

【王上二十一28】「耶和华的话临到提斯比人以利亚说:」

【王上二十一29】「『亚哈在我面前这样自卑,你看见了吗?因他在我面前自卑,他还在世的时候,我不降这祸;到他儿子的时候,我必降这祸与他的家。』」

  • 亚哈的行为,是表示降卑自己(27节),后悔自己所行的恶。因着这一点的「自卑」(29节),神就怜悯他,缓期执行部分刑罚(29节)。这是要向所有的罪人宣告:「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断不喜悦恶人死亡,惟喜悦恶人转离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离开恶道,何必死亡呢」(结三十三11)?
  • 亚哈是典型的亚当后裔,他的「自卑」只是表面的后悔,心却没有彻底回转。所以耶洗别「耸动」他,他就行恶;以利亚责备他,他也「自卑」,但不久又固态萌发(二十二26-27)。亚哈的这些表现,并不是因为他的意志不坚定,而是因为亚当后裔的灵性早已「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弗二1),所以无法靠着人的理智、情感、意志来自我救赎,明明知道「耶和华是神」(十八37),也无法脱离罪。因此,律法的知识和先知的谴责,都不能使全然败坏的人彻底回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