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2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二十1】「亚兰王便·哈达聚集他的全军,率领三十二个王,带着车马上来围攻撒马利亚;」

「亚兰」为今天的叙利亚,「便哈达」可能是十五17-20的那位便·哈达一世的儿子或孙。「三十二个王」都是向便哈达称臣纳贡的一些酋长国或城邦的首领。「撒马利亚」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

【王上二十2】「又差遣使者进城见以色列王亚哈,对他说:『便哈达如此说:」

【王上二十3】「“你的金银都要归我,你妻子儿女中最美的也要归我。”』」

【王上二十4】「以色列王回答说:『我主我王啊,可以依着你的话,我与我所有的都归你。』」

【王上二十5】「使者又来说:『便·哈达如此说:“我已差遣人去见你,要你将你的金银、妻子、儿女都给我。」

【王上二十6】「但明日约在这时候,我还要差遣臣仆到你那里,搜查你的家和你仆人的家,将你眼中一切所喜爱的都拿了去。”』」

便哈达要求北国以色列作他的附庸国。此时亚哈王所拜的偶像完全没有作用,他知道自己决非亚兰王的对手,只求能解燃眉之急,便接受了这要求。但便哈达认为口头归附不够,还要洗劫撒马利亚城。

【王上二十7】「以色列王召了国中的长老来,对他们说:『请你们看看,这人是怎样地谋害我。他先差遣人到我这里来,要我的妻子、儿女和金银,我并没有推辞他。』」

【王上二十8】「长老和百姓对王说:『不要听从他,也不要应允他。』」

【王上二十9】「故此,以色列王对便·哈达的使者说:『你们告诉我主我王说:王头一次差遣人向仆人所要的,仆人都依从;但这次所要的,我不能依从。』使者就去回复便·哈达。」

亚哈王表示他愿意接受亚兰王第一次的要求当附庸国,但不能接受第二次的要求任凭都城被劫掠。无论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亚哈王都是出于人的意思,从来没有想到过要求问以色列的神。

【王上二十10】「便·哈达又差遣人去见亚哈说:『撒马利亚的尘土,若够跟从我的人每人捧一捧的,愿神明重重地降罚与我。』」

【王上二十11】「以色列王说:『你告诉他说:才顶盔贯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夸口。』」

便哈达是说:他的兵士只须每人捧一把土,便可将撒马利亚的土拿光,把城毁灭。亚哈王的回答是:等到打赢了仗,放下了盔甲,再夸口吧,意思是「还不知道鹿死谁手」。

【王上二十12】「便·哈达和诸王正在帐幕里喝酒,听见这话,就对他臣仆说:『摆队吧!』他们就摆队攻城。」

【王上二十13】「有一个先知来见以色列王亚哈说:『耶和华如此说:“这一大群人你看见了吗?今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手里,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虽然以色列从君王到百姓都离弃神,但神却仍然主动派先知施行拯救,好让亚哈王「知道我是耶和华」,更在迦密山之后,再给神的百姓一个悔改回转的机会。这不是因为以色列人配得,而是因为神的怜悯。

【王上二十14】「亚哈说:『借着谁呢?』他回答说:『耶和华说:“借着跟从省长的少年人。”』亚哈说:『要谁率领呢?』他说:『要你亲自率领。』」

「省长」亚哈王底下的「省」是怎样的单位,我们目前没有资料可以确认。「少年人」意思是「年轻的军官」。

【王上二十15】「于是亚哈数点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共有二百三十二名。后又数点以色列的众兵,共有七千名。」

【王上二十16】「午间,他们就出城;便·哈达和帮助他的三十二个王正在帐幕里痛饮。」

「午间」以色列的军队在中午出发,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敌人很可能在卸甲休息,难以料到会在此时受到攻击。

【王上二十17】「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先出城;便·哈达差遣人去探望,他们回报说:『有人从撒马利亚出来了。』」

【王上二十18】「他说:『他们若为讲和出来,要活捉他们;若为打仗出来,也要活捉他们。』」

以色列军的数目实在太少,以致亚兰人不能肯定他们的进攻是否当真。

【王上二十19】「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出城,军兵跟随他们;」

【王上二十20】「各人遇见敌人就杀。亚兰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赶他们;亚兰王便哈达骑着马和马兵一同逃跑。」

【王上二十21】「以色列王出城攻打车马,大大击杀亚兰人。」

【王上二十22】「那先知来见以色列王,对他说:『你当自强,留心怎样防备;因为到明年这时候,亚兰王必上来攻击你。』」

「明年这时候」即到了春天,神指示亚哈要防备亚兰人次年雨季结束之后卷土重来。这正是中东诸王每年展开军事战役的时候,因此被称作「列王出战的时候」(撒下十一1)。

【王上二十23】「亚兰王的臣仆对亚兰王说:『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们胜过我们,但在平原与他们打仗,我们必定得胜。」

这些亚兰人心目中的神是受地理的限制的,战争的胜负得看双方所拜的偶像的力量强弱来决定,所以建议下次和以色列人打仗时在平原作战。撒马利亚在山区,也不利于利用骑兵、战车打仗。

【王上二十24】「王当这样行:把诸王革去,派军长代替他们,」

意思是不要让附庸国君王领兵,而要用专业的军官率领军队。

【王上二十25】「又照着王丧失军兵之数,再招募一军,马补马,车补车,我们在平原与他们打仗,必定得胜。』王便听臣仆的话去行。」

【王上二十26】「次年,便·哈达果然点齐亚兰人上亚弗去,要与以色列人打仗。」

「亚弗」位置不详,大概在加利利海以东。

【王上二十27】「以色列人也点齐军兵,预备食物,迎着亚兰人出去,对着他们安营,好像两小群山羊羔;亚兰人却满了地面。」

【王上二十28】「有神人来见以色列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亚兰人既说我——耶和华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这一次是神自己出头,为自己的名大发热心。当人不能作为神的见证的时候,神就亲自见证祂自己,因为神不容许人长期地误解祂,神要自己的百姓和外邦人都能准确地认识祂,「知道我是耶和华」。

【王上二十29】「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那一日以色列人杀了亚兰人步兵十万,」

【王上二十30】「其余的逃入亚弗城,城墙塌倒,压死剩下的二万七千人。便·哈达也逃入城,藏在严密的屋子里。」

【王上二十31】「他的臣仆对他说:『我们听说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现在我们不如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

【王上二十32】「于是他们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去见以色列王,说:『王的仆人便·哈达说: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亚哈说:『他还活着吗?他是我的兄弟。』」

「腰束麻布,头套绳索」这是战俘的装束。

【王上二十33】「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便急忙就着他的话说:『便·哈达是王的兄弟。』王说:『你们去请他来。』便哈达出来见王,王就请他上车。」

「请他上车」当时的文献显示藩属必须在君王的车旁边奔跑,因此亚哈请便哈达上车,就是把便哈达当成是地位同等的王。

【王上二十34】「便·哈达对王说:『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我必归还。你可以在大马士革色立街市,像我父在撒马利亚所立的一样。』亚哈说:『我照此立约,放你回去。』就与他立约,放他去了。」

胜利没有使亚哈王回转归向神,他没有寻求神的旨意,而是照着便哈达的主意立约,可能想与亚兰联盟对抗已经兴起的亚述势力。以色列人虽然打了胜仗,实际上是输了,亚兰继续欺压以色列,后来亚哈且死于与亚兰王的战役中(42节;二十二35)。「街市」可能是建立「贸易中心」。

【王上二十35】「有先知的一个门徒,奉耶和华的命对他的同伴说:『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王上二十36】「他就对那人说:『你既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你一离开我,必有狮子咬死你。』那人一离开他,果然遇见狮子,把他咬死了。」

【王上二十37】「先知的门徒又遇见一个人,对他说:『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将他打伤。」

【王上二十38】「他就去了,用头巾蒙眼,改换面目,在路旁等候王。」

【王上二十39】「王从那里经过,他向王呼叫说:『仆人在阵上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人来,对我说:“你看守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连得银子来。』」

「一他连得银子」等于三千舍客勒银子,这是一百个奴仆的代价(出二十一32)。

【王上二十40】「仆人正在忙乱之间,那人就不见了。』以色列王对他说:『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样判断你。』」

「判断你」王发出了判语,但却不知道其实正是在审判自己。这样的判决正像大卫在母羊羔的比喻中对自己所定的罪(撒下12:5-7)。「定妥了」裁定了。

【王上二十41】「他急忙除掉蒙眼的头巾,以色列王就认出他是一个先知。」

【王上二十42】「他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将我定要灭绝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

不行在神眼中看为正的路上的人,不单是自己受亏损,也叫神的百姓大大蒙羞。

【王上二十43】「于是,以色列王闷闷不乐地回到撒马利亚,进了他的宫。」

「闷闷不乐」原文有气愤之意,而不是真诚的悔改和属灵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