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20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二十1】「亚兰王便·哈达聚集他的全军,率领三十二个王,带着车马上来围攻撒马利亚;」

【王上二十2】「又差遣使者进城见以色列王亚哈,对他说:『便哈达如此说:」

【王上二十3】「你的金银都要归我,你妻子儿女中最美的也要归我。』」

【王上二十4】「以色列王回答说:『我主我王啊,可以依着你的话,我与我所有的都归你。』」

【王上二十5】「使者又来说:『便·哈达如此说:我已差遣人去见你,要你将你的金银、妻子、儿女都给我。」

【王上二十6】「但明日约在这时候,我还要差遣臣仆到你那里,搜查你的家和你仆人的家,将你眼中一切所喜爱的都拿了去。』」

  • 「亚兰王便·哈达」(1节)是便·哈达二世,可能是亚撒时代便·哈达一世(十五18)的儿子或孙子。「三十二个王」(1节),指加入亚兰联盟的城邦首领。「撒马利亚」(1节)是北国以色列的首都。
  • 此时正是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主前858-824年在位)刚刚兴起的时候,他一生致力于对外扩张,邻近的亚兰首当其冲。亚兰王「围攻撒马利亚」(1节),可能想迫使以色列成为对抗亚述的附庸。亚哈所敬拜的偶像,在以利亚面前不可一世的耶洗别,现在全都束手无措,只能向亚兰王俯首称臣,以解燃眉之急。
  • 亚哈以为「你的金银都要归我,你妻子儿女中最美的也要归我」(4节)只是「当附庸」的意思,但便·哈达看到亚哈软弱可欺,便得寸进尺,真的要劫掠撒马利亚城(5节)。
上图:主前805-775年的哈马王Zakkur石碑,其中提到了亚兰王便·哈达。许多亚兰王都叫便·哈达。便·哈达二世(主前880-842年在位),又称为哈大底谢。曾经于主前853年率领十二王联军与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进行夸夸之战。

上图:主前805-775年的哈马王Zakkur石碑,其中提到了亚兰王便·哈达。许多亚兰王都叫便·哈达。便·哈达二世(主前880-842年在位),又称为哈大底谢。曾经于主前853年率领十二王联军与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进行夸夸之战。

【王上二十7】「以色列王召了国中的长老来,对他们说:『请你们看看,这人是怎样地谋害我,他先差遣人到我这里来,要我的妻子、儿女,和金银,我并没有推辞他。』」

【王上二十8】「长老和百姓对王说:『不要听从他,也不要应允他。』」

【王上二十9】「故此,以色列王对便·哈达的使者说:『你们告诉我主我王说:王头一次差遣人向仆人所要的,仆人都依从;但这次所要的,我不能依从。』使者就去回复便·哈达。」

【王上二十10】「便·哈达又差遣人去见亚哈说:『撒马利亚的尘土若够跟从我的人每人捧一捧的,愿神明重重地降罚与我!』」

【王上二十11】「以色列王说:『你告诉他说,才顶盔贯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夸口。』」

【王上二十12】「便·哈达和诸王正在帐幕里喝酒,听见这话,就对他臣仆说:『摆队吧!』他们就摆队攻城。」

  • 亚哈王第一次接受亚兰王的要求、甘当附庸,第二次拒绝亚兰王的要求、坚持底线,都是根据人的意思、从自己的利益出发。他已经知道巴力和亚舍拉都靠不住,所以没有去求问偶像,但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求问以色列的神。活在肉体里的人即使对偶像完全失望,也不会自动转向神,而会转向新的偶像(王下一2),或者倚靠人和势力(7节)。
  • 便·哈达的话是夸口自己人多势众(10节);而亚哈回答:「才顶盔贯甲的,休要像摘盔卸甲的夸口」(11节),意思是「等到打赢了仗,卸下了盔甲,再夸口得胜吧」。这两个王都是倚靠肉体你争我斗。

【王上二十13】「有一个先知来见以色列王亚哈,说:『耶和华如此说:“这一大群人你看见了吗?今日我必将他们交在你手里,你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王上二十14】「亚哈说:『借着谁呢?』他回答说:『耶和华说,借着跟从省长的少年人。』亚哈说:『要谁率领呢?』他说:『要你亲自率领。』」

【王上二十15】「于是亚哈数点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共有二百三十二名。后又数点以色列的众兵,共有七千名。」

  • 大敌当前,亚哈询问「国中的长老」(7节),却没有寻求神。虽然神早已预备了审判亚哈和以色列的器皿(十九17),但时候还没有到,所以神主动给百姓机会,继续用恩慈领人悔改(罗二4)。神清楚地告诉亚哈:神主动施行拯救的目的,不是因为他们配得,而是让百姓在迦密山之后,能第二次「知道我是耶和华」(13节),顺服这位与百姓立约的自有永有的神。
  • 这次,神没有使用以利亚,而是使用一位无名的先知,好让我们看到,并非只有以利亚一个人在为神「大发热心」(十九10),神「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十九18)。
  • 「省长」(14节)是怎样的官职,现在已不能确定。「少年人」(14节)指年轻的侍卫。「跟从省长的少年人」(14节)只有「二百三十二名」(15节),比当年神给基甸安排的「三百人」(士七7)还少,好让亚哈亲身经历基甸的神迹。
  • 「要谁率领呢」(14节),原文可译为「谁先开战呢」(英文ESV、NASB译本)。「要你亲自率领」(14节),原文是「你」。神并不是要亚哈亲自率军出战,而是让他们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防御。
  • 亚哈并不是一个胆小的君王,他亲身经历了迦密山的神迹,也相信神有能力赐下得胜。但他也许心里还不太放心,所以「后又数点以色列的众兵,共有七千名」(15节)。

【王上二十16】「午间,他们就出城;便·哈达和帮助他的三十二个王正在帐幕里痛饮。」

【王上二十17】「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先出城;便·哈达差遣人去探望,他们回报说:『有人从撒马利亚出来了。』」

【王上二十18】「他说:『他们若为讲和出来,要活捉他们;若为打仗出来,也要活捉他们。』」

  • 「午间」(16节)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中东人通常都在休息(撒下四5)。便·哈达认为以色列人不堪一击(10节),防备就更加松懈(16节)。
  • 先出城的「少年人」(17节)只有232名,所以便·哈达不能肯定他们是来「讲和」还是「打仗」(18节)。

【王上二十19】「跟从省长的少年人出城,军兵跟随他们;」

【王上二十20】「各人遇见敌人就杀。亚兰人逃跑,以色列人追赶他们;亚兰王便·哈达骑着马和马兵一同逃跑。」

【王上二十21】「以色列王出城攻打车马,大大击杀亚兰人。」

【王上二十22】「那先知来见以色列王,对他说:『你当自强,留心怎样防备;因为到明年这时候,亚兰王必上来攻击你。』」

  • 「明年这时候」(22节),可能指明年春天雨季结束以后,这是中东诸王每年开始打仗的时候,也被称作「列王出战的时候」(撒下十一1)。神指示亚哈做好准备,因为亚兰人次年雨季结束后必会卷土重来。
  • 「留心怎样防备」(22节),原文是「留心怎样做」,暗示下一次神将把亚兰王交在亚哈手中。亚哈所当留心的,固然包括怎样防备,但更重要的是怎样回转跟随神、遵行神的旨意,因为他已经第二次亲身经历了神迹,知道「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撒上十七47),而不在乎人的势力。
上图:主前10世纪的亚兰骑兵玄武岩浮雕,出土于叙利亚东北部的Tel Halaf。

上图:主前10世纪的亚兰骑兵玄武岩浮雕,出土于叙利亚东北部的Tel Halaf。

【王上二十23】「亚兰王的臣仆对亚兰王说:『以色列人的神是山神,所以他们胜过我们;但在平原与他们打仗,我们必定得胜。」

【王上二十24】「王当这样行:把诸王革去,派军长代替他们,」

【王上二十25】「又照着王丧失军兵之数,再招募一军,马补马,车补车,我们在平原与他们打仗,必定得胜。』王便听臣仆的话去行。」

  • 亚兰人只是把「以色列人的神」(23节)当作另一个偶像。偶像都是受环境限制的,战争的胜负是根据双方的偶像在具体环境中的力量发挥。所以亚兰人并不惧怕一位只在山地大有能力的偶像,而是建议不再围攻位于山地的撒马利亚城,改成「在平原与他们打仗」(23节),发挥亚兰骑兵和战车的优势。
  • 「把诸王革去,派军长代替他们」(24节),意思是让忠心的职业军官代替不专业的诸王指挥军队。

【王上二十26】「次年,便·哈达果然点齐亚兰人上亚弗去,要与以色列人打仗。」

【王上二十27】「以色列人也点齐军兵,预备食物,迎着亚兰人出去,对着他们安营,好像两小群山羊羔;亚兰人却满了地面。」

【王上二十28】「有神人来见以色列王,说:『耶和华如此说:“亚兰人既说我——耶和华是山神,不是平原的神,所以我必将这一大群人都交在你手中,你们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王上二十29】「以色列人与亚兰人相对安营七日,到第七日两军交战;那一日以色列人杀了亚兰人步兵十万,」

【王上二十30】「其余的逃入亚弗城;城墙塌倒,压死剩下的二万七千人。便·哈达也逃入城,藏在严密的屋子里。」

  • 古代以色列有许多叫「亚弗」的地方,这里的「亚弗」(26节),可能是在加利利海的东岸(现代的 Ein Gev)、以色列通往大马士革的路上。
  • 两小群山羊羔」(27节),是形容以色列军队的弱小。「山羊羔」(27节)比绵羊小,一般都散开放牧,看起来很不成规模。
  • 亚哈经历了上一次的得胜,却还是没有寻求神。但神还是主动施行拯救(28节),让百姓在迦密山之后,能第三次「知道我是耶和华」(28节),顺服这位与百姓立约的自有永有的神。
  • 这次,神还是没有使用以利亚,也没有使用上一次的先知,而是使用了一位「神人」(28节)来传达祂的话语。

【王上二十31】「他的臣仆对他说:『我们听说以色列王都是仁慈的王,现在我们不如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出去投降以色列王,或者他存留王的性命。』」

【王上二十32】「于是他们腰束麻布,头套绳索,去见以色列王,说:『王的仆人便·哈达说:求王存留我的性命。』亚哈说:『他还活着吗?他是我的兄弟。』」

【王上二十33】「这些人留心探出他的口气来,便急忙就着他的话说:『便·哈达是王的兄弟!』王说:『你们去请他来。』便·哈达出来见王,王就请他上车。」

【王上二十34】「便·哈达对王说:『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我必归还。你可以在大马士革色立街市,像我父在撒马利亚所立的一样。』亚哈说:『我照此立约,放你回去』,就与他立约,放他去了。」

  • 「腰束麻布,头套绳索」(31节),是战俘的装束,表示求饶。
  • 亚哈请便·哈达「上车」(33节),意思是把便·哈达当成是地位平等的结盟「兄弟」(32节),而不是把他当作战俘看待。
  • 「我父从你父那里所夺的城邑」(34节),指便·哈达一世所攻破的「以云、但、亚伯·伯·玛迦、基尼烈全境、拿弗他利全境」(十五20)。
  • 「在大马士革色立街市」(34节),指在大马士革建立以色列商人专用的贸易中心。
  • 亚哈既没有除掉便·哈达,也没有乘胜进击,而是与亚兰王签订了和平贸易条约(34节)。当时亚述已经日益强大,成为以色列和亚兰共同的威胁。亚哈虽然经历了神的得胜,但还不肯专心倚靠神,所以希望与亚兰结盟,用亚兰作为以色列与亚述之间的缓冲。这个和约维持了三年(二十二1),期间发生了夸夸之战(Battle of Qarqar,主前853年),亚哈王加入亚兰的联军,一起对抗亚述。
  • 迦密山的神迹和两次战胜亚兰,都不能使亚哈王的心回转归向神。他在得胜之后,就完全把神撇在一边,照着人的智慧与亚兰王立约。表面上,这是一个双赢的和约,既显出了亚哈的「仁慈」(31节)、又显出了他的精明。但实际上,亚哈是在自掘坟墓,自作聪明的好处是短暂的,三年以后,亚哈就死于亚兰王的弓箭手(二十二34)。

【王上二十35】「有先知的一个门徒奉耶和华的命对他的同伴说:『你打我吧!』那人不肯打他。」

【王上二十36】「他就对那人说:『你既不听从耶和华的话,你一离开我,必有狮子咬死你。』那人一离开他,果然遇见狮子,把他咬死了。」

  • 这次,神差遣了第三位先知宣告祂的审判。
  • 为了向亚哈宣告审判,这位先知必须受伤。那拒绝打伤他的同伴被狮子咬死了,正是要证明先知的预言是真实的(36节)。先知的同伴「不听从耶和华的话」(36节),尚且要受到惩罚,何况是悖逆神的亚哈王呢(42节)?

【王上二十37】「先知的门徒又遇见一个人,对他说:『你打我吧!』那人就打他,将他打伤。」

【王上二十38】「他就去了,用头巾蒙眼,改换面目,在路旁等候王。」

【王上二十39】「王从那里经过,他向王呼叫说:『仆人在阵上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人来,对我说:“你看守这人,若把他失了,你的性命必代替他的性命;不然,你必交出一他连得银子来。』」

【王上二十40】「仆人正在忙乱之间,那人就不见了。』以色列王对他说:『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样判断你。』」

  • 「一他连得银子」(39节)有三千舍客勒,是当时一百个奴隶的价格(出二十一32)。丢一罚百,表明这故事中所要看守的俘虏非常重要。
  • 亚哈王坚决地说:「你自己定妥了,必照样判断你」(40节)。这表明他是个明白人,知道原则,所以神让他自己审判自己。每一个论断别人的人,也都是明白人,所以「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太七2)。

【王上二十41】「他急忙除掉蒙眼的头巾,以色列王就认出他是一个先知。」

【王上二十42】「他对王说:『耶和华如此说:“因你将我定要灭绝的人放去,你的命就必代替他的命,你的民也必代替他的民。”』」

【王上二十43】「于是以色列王闷闷不乐地回到撒马利亚,进了他的宫。」

  • 这位宣告审判的先知可能就是米该雅(二十二8),被亚哈王关进了监狱(《犹大古史记》卷8第14章389节)。「闷闷不乐」(43节),原文是「愠怒、恼火」,表明亚哈并没有在神的审判面前认罪悔改。神赐下两次得胜的恩典,也不能使全然败坏的人彻底回转
  • 神要「定要灭绝」(42节)便·哈达,亚哈却不肯信靠神,所以将他放走了。但神早已知道亚哈的悖逆,所以预先安排以利亚「膏哈薛作亚兰王」(十九15),预备让哈薛除掉便·哈达(王上八15)。人类的历史都在神的管理之中,人无论是悖逆还是顺服,神的旨意都会成就。但悖逆神的人,必要被神弃绝,因为神说:「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视我的,他必被轻视」(撒上二30)。
  • 在本章中,神没有让以利亚出场,却差遣了三位先知向亚哈说话,也用这三位先知回答了以利亚「只剩下我一个人」(十九10、14)的抱怨。从本章开始的四章,都是先记录一章其他先知的工作、再记录一章以利亚的工作,证明神「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十九18),祂可以拣选任何人作祂的器皿。因此,事奉并不是人帮神的忙,而是人从神那里领受的恩典、有分于祂的计划,实在没有什么可夸口的。
  • 从本章开始的四章,都有共同的主题,要在迦密山的神迹之后:
    1. 继续显明「耶和华是神」(13、28节;二十一19;二十二38;王下一3);
    2. 继续显明神「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罗二4),百姓越悖逆,神越赐下恩典和话语,「并没有弃绝祂预先所知道的百姓」(罗十一2),因为「照着拣选的恩典,还有所留的余数」(罗十一5)。
    3. 继续显明人的全然败坏,不但神迹(王上十八章)不能使人的心回转,恩典(王上二十章)、律法(王上二十一章)、榜样(王上二十二章)或是历史的教训(王下一章),都不能使未蒙拣选的人回转归向神。因此,神说:「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耶三十一31),由圣灵亲自动工,「将我的律法放在他们里面,写在他们心上」(耶三十一33)。因为亚当里的旧人已经「全然败坏」(申三十一29),只能倚靠基督救我们「脱离这取死的身体」(罗七24),重新「穿上新人;这新人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