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十九1】「亚哈将以利亚一切所行的和他用刀杀众先知的事都告诉耶洗别。」

「耶洗别」字义是「颂扬巴力」或「我愿嫁巴力」。

【王上十九2】「耶洗别就差遣人去见以利亚,告诉他说:『明日约在这时候,我若不使你的性命像那些人的性命一样,愿神明重重地降罚与我。』」

人若有一颗刚硬的心,即便是神迹奇事也不能让他们回转归向神。耶洗别知道了迦密山上发生的神迹,反而更加顽梗地对抗神。

【王上十九3】「以利亚见这光景就起来逃命,到了犹大的别是巴,将仆人留在那里,」

以利亚发现迦密山的得胜不但没有使亚哈王、耶洗别悔改,他们反而变本加利地背弃神,自己的工作好像是前功尽弃。他听到耶洗别的恐吓以后就起来逃命,因为他的眼睛从神的身上移到了自己的身上,忘了神的大能。神允许以利亚这样陷入软弱,祂要藉此更深地造就以利亚,让他彻底地认识自己、脱离自己。当神使用一个人的时候,人常常因为自己的得胜、成功而产生错觉,高估自己,把神的作为当作自己的成就、自己的努力。神允许难处临到我们,就是让环境逼出我们的本相,让我们认识到自己原来是一无所有,得胜与能力全是神的,因此不敢再以自己代替神,神才能自由地藉着人去做祂所要做的。

【王上十九4】「自己在旷野走了一日的路程,来到一棵罗腾树下(罗腾,小树名,松类;下同),就坐在那里求死,说:『耶和华啊,罢了!求祢取我的性命,因为我不胜于我的列祖。』」

以利亚走在自己的路上,身体疲惫、心灵灰暗。他有勇气求死,却没有勇气求神让他有力量站立。他只能看见自己得胜,不能看见自己失败,也承受不起失败。这样隐藏的自我,在平安顺利的日子不会显露,在危难的日子就显露无余。「我的列祖」可能是摩西、撒母耳等以前的先知。

【王上十九5】「他就躺在罗腾树下,睡着了。有一个天使拍他,说:『起来吃吧!』」

【王上十九6】「他观看,见头旁有一瓶水与炭火烧的饼,他就吃了喝了,仍然躺下。」

「炭火烧的饼」是一种扁圆形的薄饼,在炭中烧热的石头上烤制。神对祂仆人的安慰是烤热的饼与凉的水,给以利亚心灵和身体的力量,好到神当年与以色列民立约的山上,使我们想起复活的基督对辛苦了一夜的门徒的供应(约二十一9)。

【王上十九7】「耶和华的使者第二次来拍他,说:『起来吃吧!因为你当走的路甚远。』」

人落在这样的灰暗里,神却没有停止看顾。当以利亚身、心、灵都疲惫的时候,神体贴仆人的软弱,不但没有责备以利亚的求死,反倒预备了食物与饮料给以利亚,鼓励他继续前行。

【王上十九8】「他就起来吃了喝了,仗着这饮食的力,走了四十昼夜,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何烈山」即西奈山,在西奈半岛南部,在别是巴南方将近三百多公里。

【王上十九9】「他在那里进了一个洞,就住在洞中。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在这里做什么」暗示以利亚来何烈山并非是神的命令。虽然从前摩西在此山四十昼夜从神颁受律法,但以利亚不必长途跋涉上山,神的话就已经临到他。那么他来到何烈山是为什么呢?

【王上十九10】「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祢的约,毁坏了祢的坛,用刀杀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

以利亚看到了环境,看到了自己的工作, 也看到了自己的重要,却忘记了神的管理,所以就落在自怜里,远离尘世,独自来到神的山。人活在自己里,就不能完全地行在神看为正的路上。神允许以利亚走到这样的软弱里,就是要挪去他的软弱,好让他真正脱离自己,不再用过去的成绩来掩盖自己的软弱。

【王上十九11】「耶和华说:『你出来站在山上,在我面前。』那时耶和华从那里经过,在他面前有烈风大作,崩山碎石,耶和华却不在风中;风后地震,耶和华却不在其中;」

【王上十九12】「地震后有火,耶和华也不在火中;火后有微小的声音。」

尽管烈风、地震的力量非常强大,撼人心魄,但神却不在其中,反而是用微小的声音说话。属灵的复兴不能一直处于高亢的兴奋之中,神不只有伟大的场面,也有隐藏的光景。不在乎外面的表现,只要在乎神是否在其中。

【王上十九13】「以利亚听见,就用外衣蒙上脸,出来站在洞口。有声音向他说:『以利亚啊,你在这里做什么?』」

此时神要以利亚在安静之中听到神的声音,「你们得救在乎归回安息,你们得力在乎平静安稳」(赛三十15)。「用外衣蒙上脸」是因为不敢见神(出三十三20-22 )。

【王上十九14】「他说:『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祢的约,毁坏了祢的坛,用刀杀了祢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

【王上十九15】「耶和华对他说:『你回去,从旷野往大马士革去。到了那里,就要膏哈薛作亚兰王,」

神任凭以利亚走自己的路,从北走到南,跑了四十多天来到西奈山,此时却叫他「回去」。掉转他的脚步,从南走到北,去执行新的差遣。「以利亚与我们是一样性情的人」(雅五17),如果我们能体会过去四十多天以利亚的内心争战和此时的感受,也许能更好地理解神为什么这么做。

【王上十九16】「又膏宁示的孙子耶户作以色列王,并膏亚伯·米何拉人沙法的儿子以利沙作先知接续你。」

【王上十九17】「将来躲避哈薛之刀的,必被耶户所杀;躲避耶户之刀的,必被以利沙所杀。」

北方耶洗别的势力没有改变,但神却设立哈薛、耶户与以利沙作为惩罚背道的以色列人的工具。以利亚一旦看到了神的手在万有之上的管理,他的灵就苏醒了,信心也恢复了。经历了软弱,又再次接受神的恩典和差遣,人在属灵的道路上就向前跨进了一大步。「被以利沙所杀」以利沙并没有真拿着刀剑去杀任何一个人,但神「藉先知砍伐他们,以我口中的话杀戮他们」(何六5)。

【王上十九18】「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

以利亚曾经两次说自己是神在以色列中惟一的先知(10,14节),神却提醒他还有七千人没有敬拜过巴力,他在属灵的路上不是孤独的,虽然他没有看见,但神却看见了。神要我们留心自己该有的一份、做好自己该做的一份,而神会自己负责祂整个计划的完成,因此不管在任何环境中,我们都不要自高自怜,也不要灰心绝望。「与巴力亲嘴」为拜巴力的仪式之一(何十三2)。

【王上十九19】「于是,以利亚离开那里走了,遇见沙法的儿子以利沙耕地;在他前头有十二对牛,自己赶着第十二对。以利亚到他那里去,将自己的外衣搭在他身上。」

以利亚将自己的外衣搭在以利沙身上,表示呼召他作先知。毛「外衣」是先知职分的象征(王下一8;二8,13;亚十三4)。「十二对牛」表示以利沙家境富裕,还有其他仆人每个人负责一副犁,每副犁有一对牛来拉。以利沙是从他的犁头直接被呼召去从事神先知的使命的。膏耶户和哈薛的工作在以利沙手中完成(王下八7~15;九1~16),但圣经上未记膏立的事,以利沙为记载膏立仪式。「膏」是一种分别出来的仪式,表示以利亚授权此三人,如同神所膏立。

【王上十九20】「以利沙就离开牛,跑到以利亚那里,说:『求你容我先与父母亲嘴,然后我便跟随你。』以利亚对他说:『你回去吧!我向你做了什么呢?』」

「我向你做了什么呢」大概意思是「你回去吧,我做了什么来阻止你呢?」以利亚并不反对以利沙回去向父母告别。

【王上十九21】「以利沙就离开他回去,宰了一对牛,用套牛的器具煮肉给民吃,随后就起身跟随以利亚,服事他。」

以利沙取了一对他所用来耕田的牛,将它们宰杀了,用套牛的轭和耕田的犁点火煮肉,以此表明他不再需要这些东西。他告别了自己的本行,和从前说再见了,即将开始事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