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十八1】「过了许久,到第三年,耶和华的话临到以利亚说:『你去,使亚哈得见你;我要降雨在地上。』」

「第三年」这次旱灾持续了三年半(路四25,雅五17)。

【王上十八2】「以利亚就去,要使亚哈得见他。那时,撒马利亚有大饥荒;」

「以利亚就去」按人看来,此时去见亚哈是有生命危险的,但以利亚毫不犹豫地奉神差遣去了,因为在神的权柄下,亚哈王属地的权柄算不得什么。神的话就是权柄,接受神的权柄的人就是顺服神的话的人。以色列诸王行神中看为恶的事,神就兴起以利亚,让他们看见甘心活在神话语的指导和约束中,才是神眼中看为正的事。

【王上十八3】「亚哈将他的家宰俄巴底召了来。(俄巴底甚是敬畏耶和华,」

「家宰」是管理王家事务的高官。很难想象信仰混乱的北国王朝,会让一个敬畏神的人担任「家宰」。有时人因为敬畏神,反倒是事事谨慎而可信赖,即使没有一样的信仰,亚哈也会选择这种可靠的人来当王家总管。

【王上十八4】「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的时候,俄巴底将一百个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个洞里,拿饼和水供养他们。)」

北国以色列离弃神已经大约70年之久,中间经过七个邪恶的王。但在长期的背道中,还有那么多「耶和华众先知」,并且在逼迫中得着敬畏神的人的帮助。即使在我们认为属灵最黑暗的时候,神的手和神的话语出口还在那里,谁也不可自以为「世人皆醉、唯我独醒」。

【王上十八5】「亚哈对俄巴底说:『我们走遍这地,到一切水泉旁和一切溪边,或者找得着青草,可以救活骡马,免得绝了牲畜。』」

亚哈对饥荒的反应与大卫(撒下二十一1)完全相反,他重视的是军队与战马(骡马)所需的粮草。不过弄到连君王和总管都要亲自出来找牲畜用的青草,表示饥荒已经非常严重了。从圣经以外的记载得知,亚哈当时拥有几千匹马。

【王上十八6】「于是二人分地游行,亚哈独走一路,俄巴底独走一路。」

【王上十八7】「俄巴底在路上恰与以利亚相遇,俄巴底认出他来,就俯伏在地,说:『你是我主以利亚不是?』」

【王上十八8】「回答说:『是,你去告诉你主人说,以利亚在这里。』」

【王上十八9】「俄巴底说:『仆人有什么罪,你竟要将我交在亚哈手里,使他杀我呢?」

【王上十八10】「我指着永生耶和华——你的神起誓,无论哪一邦,哪一国,我主都打发人去找你。若说你没有在那里,就必使那邦那国的人起誓说:实在是找不着你。」

【王上十八11】「现在你说,要去告诉你主人说,以利亚在这里;」

【王上十八12】「恐怕我一离开你,耶和华的灵就提你到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去。这样,我去告诉亚哈,他若找不着你,就必杀我;仆人却是自幼敬畏耶和华的。」

俄巴底坚信神会保护他的仆人以利亚,所以他害怕「耶和华的灵」会在亚哈到来见以利亚之前将他带到别的安全的地方去。

【王上十八13】「耶洗别杀耶和华众先知的时候,我将耶和华的一百个先知藏了,每五十人藏在一个洞里,拿饼和水供养他们,岂没有人将这事告诉我主吗?」

这件事情,亚哈一定不知道,但是俄巴底却相信以利亚知道,因为俄巴底知道以利亚是从神那里领受话语的先知。

【王上十八14】「现在你说,要去告诉你主人说,以利亚在这里,他必杀我。』」

如果王来了见不到先知,俄巴底就必死。

【王上十八15】「以利亚说:『我指着所事奉永生的万军之耶和华起誓,我今日必使亚哈得见我。』」

【王上十八16】「于是俄巴底去迎着亚哈,告诉他;亚哈就去迎着以利亚。」

俄巴底刚冒险去告诉亚哈,表明他是一个有信心的人。

【王上十八17】「亚哈见了以利亚,便说:『使以色列遭灾的就是你吗?』」

不敬畏神的人总是推卸自己的责任,亚哈只看见神降灾,却看不见拜巴力才是惹动神降灾的原因。罪本身最大的邪恶之一,便是混淆是非、遮掩真相,它不肯承担它所带来的麻烦,还要试图将人类的祸患归责于公义,而不是罪恶。

【王上十八18】「以利亚说:『使以色列遭灾的不是我,乃是你和你父家;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的诫命,去随从巴力。」

正是以色列王和百姓离弃神,才给自己和这不幸的土地带来了灾祸和刑罚。服事巴力是一条愚妄的道路:寻找生命,却是死亡;寻找欢乐,却是痛苦和忧伤;寻找安宁和繁荣,却是搅扰和衰败。

【王上十八19】「现在你当差遣人,招聚以色列众人和事奉巴力的那四百五十个先知,并耶洗别所供养事奉亚舍拉的那四百个先知,使他们都上迦密山去见我。』」

现在不是王,而是先知在发布命令。「迦密山」在以色列西北部的海法港附近,靠近腓利基,是当时敬拜巴力的中心。

【王上十八20】「亚哈就差遣人招聚以色列众人和先知都上迦密山。」

百姓心中怀着奇怪的感觉来到这里。迦密山原是一处景色秀美的地方,偶像的神龛和庙宇散布在山坡上,现在它却荒凉衰败、枝叶光秃、花朵凋谢,溪流也都干涸了,假神巴力已使他们的崇拜者失望了,它们的神龛已经成为烦恼和羞耻的标志。

【王上十八21】「以利亚前来对众民说:『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若耶和华是神,就当顺从耶和华;若巴力是神,就当顺从巴力。』众民一言不答。」

「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以色列的罪不是完全拒绝耶和华,而是意图把耶和华的崇拜与巴力崇拜结合起来。有时我们明明知道应该信靠独一真神,也知道金钱、权利、名誉、自我等各种偶像是靠不住的,就像巴力带不来雨水一样,但我们却不甘心放弃这些吸引我们的偶像,单单跟从神。这时我们也许就能体会「众民一言不答」的心情。

【王上十八22】「以利亚对众民说:『作耶和华先知的只剩下我一个人;巴力的先知却有四百五十个人。」

「只剩下我一个人」指在场的耶和华先知,因为以利亚知道以色列还有其它的先知(13节)。

【王上十八23】「当给我们两只牛犊。巴力的先知可以挑选一只,切成块子,放在柴上,不要点火;我也预备一只牛犊放在柴上,也不点火。」

这个较量用到「火」,因为巴力的崇拜者认为风暴之神巴力的是火的主宰,巴力的偶像手执闪电。

【王上十八24】「你们求告你们神的名,我也求告耶和华的名。那降火显应的神,就是神。』众民回答说:『这话甚好。』」

「求告……的名」以利亚要百姓注意神自己,他叫众人明白,真正做工的是神,人不过是神手中的器皿。圣经规定不可试探神(申六16),但是此处神为了挽回以色列人,主动要办个「验神大会」。神的百姓居然还说「这话甚好」。在此我们可以看到神的爱与人的无知。

【王上十八25】「以利亚对巴力的先知说:『你们既是人多,当先挑选一只牛犊,预备好了,就求告你们神的名,却不要点火。』」

【王上十八26】「他们将所得的牛犊预备好了,从早晨到午间,求告巴力的名说:『巴力啊,求你应允我们!』却没有声音,没有应允的。他们在所筑的坛四围踊跳。」

「踊跳」是敬拜巴力的仪式,他们上窜下跳使自己陷入一种疯狂的状态。

【王上十八27】「到了正午,以利亚嬉笑他们,说:『大声求告吧!因为牠是神,牠或默想,或走到一边,或行路,或睡觉,你们当叫醒牠。』」

根据迦南的神话,巴力喜爱哲学和远行。以利亚在此讥讽巴力先知,说巴力可能正忙于沉思或旅行,所以不理会他们。

【王上十八28】「他们大声求告,按着他们的规矩,用刀枪自割、自刺,直到身体流血。」

「自割、自刺」在东方的祭拜礼节中自残是很常见的。

【王上十八29】「从午后直到献晚祭的时候,他们狂呼乱叫,却没有声音,没有应允的,也没有理会的。」

「狂呼乱叫」原文是「预言」,指宗教仪式下的狂乱呼喊。「献晚祭的时候」大约是下午三时。

【王上十八30】「以利亚对众民说:『你们到我这里来。』众民就到他那里。他便重修已经毁坏耶和华的坛。」

如今神的祭坛在很多家庭中也早已荒废,现在,就像以利亚在迦密山上所做的,是重修耶和华祭坛的时候了。祷告和奉献的祭坛应该在家中永存不废。

【王上十八31】「以利亚照雅各子孙支派的数目,取了十二块石头(耶和华的话曾临到雅各说:『你的名要叫以色列』), 」

虽然十二支派已经分成南北两个国家,但以利亚取了十二块石头筑成耶和华的坛,提醒众民,他们在神的计划里应该是合一的,虽然十二支派分裂了,但在神依然要把祂的选民带进合一的见证里。

【王上十八32】「用这些石头为耶和华的名筑一座坛,在坛的四围挖沟,可容谷种二细亚,」

「二细亚」约十四公升。

【王上十八33】「又在坛上摆好了柴,把牛犊切成块子放在柴上,对众人说:『你们用四个桶盛满水,倒在燔祭和柴上』;」

【王上十八34】「又说:『倒第二次。』他们就倒第二次;又说:『倒第三次。』他们就倒第三次。」

倒三次水,要让整个祭物和木材都湿透,难以着火。

【王上十八35】「水流在坛的四围,沟里也满了水。」

【王上十八36】「到了献晚祭的时候,先知以利亚近前来,说:『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神,耶和华啊,求祢今日使人知道祢是以色列的神,也知道我是祢的仆人,又是奉祢的命行这一切事。」

以利亚在安静中祈求神让百姓重新知道祂是神,和那些巴力先知疯狂的尖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色列的神」引用列祖时,一般都是称呼「雅各的神」(出三6),此处以利亚特别改成「以色列的神」,要提醒以色列人跟神的关系。

【王上十八37】「耶和华啊,求祢应允我,应允我!使这民知道祢耶和华是神,又知道是祢叫这民的心回转。』」

【王上十八38】「于是,耶和华降下火来,烧尽燔祭、木柴、石头、尘土,又烧干沟里的水。」

神的火将祭坛都烧成灰烬,这并非一般的火焰或闪电能够造成的。因此百姓震惊,立刻承认神是神。

【王上十八39】「众民看见了,就俯伏在地,说:『耶和华是神!耶和华是神!』」

【王上十八40】「以利亚对他们说:『拿住巴力的先知,不容一人逃脱。』众人就拿住他们。以利亚带他们到基顺河边,在那里杀了他们。」

基顺河在迦密山脚的平原上。以利亚凭神给他的权柄,依照律法对付事奉假神之人的规定(申十三5;十七2~7),把巴力的先知除掉。

【王上十八41】「以利亚对亚哈说:『你现在可以上去吃喝,因为有多雨的响声了。』」

以利亚已经完全掌握了局面,是他在命令人民,是他在教导王如何做。

【王上十八42】「亚哈就上去吃喝。以利亚上了迦密山顶,屈身在地,将脸伏在两膝之中;」

以利亚曾起过誓,他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十七1)。现在百姓已承认耶和华为神,巴力的先知被消灭,是祷告求神降雨的时候了。

【王上十八43】「对仆人说:『你上去,向海观看。』仆人就上去观看,说:『没有什么。』他说:『你再去观看。』如此七次。」

迦密山顶向西可以看到地中海。

【王上十八44】「第七次仆人说:『我看见有一小片云从海里上来,不过如人手那样大。』以利亚说:『你上去告诉亚哈,当套车下去,免得被雨阻挡。』」

以利亚没有等待天空乌云密布,他有了这一点点兆头就采取行动,因为他确知自己的祷告蒙垂听了。信心的祷告显明了神的作为,信心的祷告也满足了神的心意。「套车下去」指前往耶斯列平原的耶斯列城,距迦密山顶约有45公里。亚哈在耶斯列有行宫。

【王上十八45】「霎时间,天因风云黑暗,降下大雨。亚哈就坐车往耶斯列去了。」

「耶斯列」字义是「神栽种」。亚哈在耶斯列有一座行宫,但撒马利亚还是他的都城(二十一1)。

【王上十八46】「耶和华的灵(原文是手)降在以利亚身上,他就束上腰,奔在亚哈前头,直到耶斯列的城门。」

在风雨交加的夜里,以利亚徒步奔跑了45公里,居然跑的比坐车的亚哈王还快,这是神再一次在百姓中显明自己。「束上腰」古人穿着长袍,在行动之前需要在腰间把衣服束起来,才方便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