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6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十六1】「耶和华的话临到哈拿尼的儿子耶户,责备巴沙说:」

【王上十六2】「『我既从尘埃中提拔你,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你竟行耶罗波安所行的道,使我民以色列陷在罪里,惹我发怒,」

【王上十六3】「我必除尽你和你的家,使你的家像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的家一样。」

【王上十六4】「凡属巴沙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

  • 先知「哈拿尼」(1节)曾经奉神差遣责备犹大王亚撒(代下十六7-10),结果被亚撒囚禁(代下十六11)。现在他的儿子「耶户」(1节)奉神差遣责备以色列王巴沙,风险更大。这时他还很年轻,因为他在四十年后还责备过约沙法(代下十九2),但这位年轻的先知并没有因为父亲遭难而退缩,而是继续勇敢地作神话语的出口,向北国的百姓显明神的挽回。
  • 神对巴沙宣告的刑罚(4节),与对耶罗波安的刑罚一样(十四11)。巴沙被神拣选作为除灭耶罗波安的器皿,却行耶罗波安所行的恶道,所以也将同样灭亡。

【王上十六5】「巴沙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和他的勇力,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王上十六6】「巴沙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得撒。他儿子以拉接续他作王。」

【王上十六7】「耶和华的话临到哈拿尼的儿子先知耶户,责备巴沙和他的家,因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一切事,以他手所作的惹耶和华发怒,像耶罗波安的家一样,又因他杀了耶罗波安的全家。」

巴沙杀了耶罗波安(十五28),应验了亚希雅的预言(十四10)。但神要除去的只是「属耶罗波安的男丁」(十四10),使耶罗波安再没有男丁可以继承王位;但巴沙却「杀了耶罗波安的全家,凡有气息的没有留下一个,都灭尽了」(十五29),越过了神的界限,因此,神照样要惩罚巴沙(十六7)。

【王上十六8】「犹大王亚撒二十六年,巴沙的儿子以拉在得撒登基作以色列王共二年。」

【王上十六9】「有管理他一半战车的臣子心利背叛他。当他在得撒家宰亚杂家里喝醉的时候,」

【王上十六10】「心利就进去杀了他,篡了他的位。这是犹大王亚撒二十七年的事。」

【王上十六11】「心利一坐王位就杀了巴沙的全家,连他的亲属、朋友也没有留下一个男丁。」

【王上十六12】「心利这样灭绝巴沙的全家,正如耶和华借先知耶户责备巴沙的话。」

【王上十六13】「这是因巴沙和他儿子以拉的一切罪,就是他们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虚无的神惹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怒气。」

【王上十六14】「以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 巴沙的儿子以拉可能于「犹大王亚撒二十六年」(8节)七月和次年正月之间登基,「犹大王亚撒二十七年」(10节)正月和七月之间被杀,所以作王的时间算为「二年」(8节),但实际上不到24个月。
  • 「战车」(9节)是当时最强大的武器。以色列王有了战车,却离开了神,一样没有安全;管理王「一半战车的臣子」(9节),反而成了自己的陷阱。
  • 耶罗波安王朝和巴沙王朝都是在以色列围攻非利士的基比顿时被推翻的(15节;十五27)。不同的是,耶罗波安的儿子拿答是在攻城时被杀,而巴沙的儿子以拉却是在与家宰喝醉时被杀(9节);耶罗波安是全家被杀(十五29),巴沙不但全家被杀,「连他的亲属、朋友也没有留下一个男丁」(11节)。君王越来越失职,政变越来越残酷。北国一次又一次血腥的改朝换代,是因为君王和百姓心中完全没有神,偏行己路,结果自然谁有实力谁当王,「枪杆子里出政权」。
  • 「心利这样灭绝巴沙的全家」(12节),完全是为了自己的私利,但客观上却执行了神的刑罚(12节)。但心利自己也要为自己的罪接受审判,所以「作王七日」(15节),就被暗利照样推翻,立刻面对神的刑罚(18节)。
  • 「虚无的神」(13节)原文是「虚无之物」,指出偶像是没有能力、没有价值的东西。

【王上十六15】「犹大王亚撒二十七年,心利在得撒作王七日。那时民正安营围攻非利士的基比顿。」

【王上十六16】「民在营中听说心利背叛,又杀了王,故此以色列众人当日在营中立元帅暗利作以色列王。」

【王上十六17】「暗利率领以色列众人,从基比顿上去,围困得撒。」

【王上十六18】「心利见城破失,就进了王宫的卫所,放火焚烧宫殿,自焚而死。」

【王上十六19】「这是因他犯罪,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行耶罗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

【王上十六20】「心利其余的事和他背叛的情形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 「正安营」(15节)原文意思是「正在扎营中」,表示以色列军队刚刚到达基比顿,还没有开始攻城。
  • 心利以为自己掌握「一半战车」(9节),所以趁以色列大军出发围攻基比顿,用暴力推翻了以拉。不料,「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二十六52),暴力必然会遭遇更大的暴力,暗利立刻回师「围困得撒」(17节),用暴力推翻了心利。因此,圣经从来不主张暴力革命,而是主张天国临到人的心中(路十七21)。人的里面若不接受神的权柄,无论什么政治体制,都不能解决人的根本问题:罪性。

【王上十六21】「那时,以色列民分为两半:一半随从基纳的儿子提比尼,要立他作王;一半随从暗利。」

【王上十六22】「但随从暗利的民胜过随从基纳的儿子提比尼的民。提比尼死了,暗利就作了王。」

【王上十六23】「犹大王亚撒三十一年,暗利登基作以色列王共十二年;在得撒作王六年。」

【王上十六24】「暗利用二他连得银子向撒玛买了撒马利亚山,在山上造城,就按着山的原主撒玛的名,给所造的城起名叫撒马利亚。」

  • 北国以色列从「亚撒二十七年」(15节)到「亚撒三十一年」(23节),内战了四年,最后暗利得胜。「暗利登基作以色列王共十二年」(23节),是从「亚撒二十七年」一直到「亚撒三十八年」(29节)。他所开创的暗利王朝(Omrides)大约从主前883年到主前835年,正是新亚述帝国那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开始对外征服的时期,神所预备的审判已经遥遥在望。暗利王朝结束后一百年,亚述王普勒(王下十五19,即提革拉·毗列色 Tiglath-Pileser III,主前745–727在位)开始执行对北国以色列的最后审判。
  • 「撒马利亚山」(24节)位于示剑西北约11公里,水源充沛。「撒马利亚」(24节)城防御坚固,易守难攻(二十1-21;王下六24-25;十八9-10),中央山地的两条南北大道都在附近,方便到达北面的耶斯列平原、东南的示剑和西面的沿海平原。「撒马利亚」此后一直作为北国以色列的都城,一直到被掳亚述。「撒马利亚」这个名字也被用来代称整个北国以色列。
上图:撒马利亚卫城挖掘出来的白色王宫遗址,可能就是亚哈所「修造的象牙宫」(王上二十二39),于主前721年被亚述摧毁。城墙厚约五英尺,用当时最上等的工艺筑成。亚哈王进一步加强城防设施,加建了厚度超过三十英尺的夹壁城墙。

上图:撒马利亚卫城挖掘出来的白色王宫遗址,可能就是亚哈所「修造的象牙宫」(王上二十二39),于主前721年被亚述摧毁。城墙厚约五英尺,用当时最上等的工艺筑成。亚哈王进一步加强城防设施,加建了厚度超过三十英尺的夹壁城墙。

【王上十六25】「暗利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恶更甚。」

【王上十六26】「因他行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以虚无的神惹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怒气。」

【王上十六27】「暗利其余的事和他所显出的勇力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王上十六28】「暗利与他列祖同睡,葬在撒马利亚。他儿子亚哈接续他作王。」

  • 暗利的恶行「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恶更甚」(25节),更加热心敬拜金牛犊,是迄今为止最坏的王。但他儿子亚哈比他更坏(30节),不但敬拜金牛犊,还敬拜巴力(31节)和亚舍拉(33节)。
  • 按照世界的历史看,暗利可能是北国以色列成就最大的君王。他重新征服了摩押人,建立很有军事价值的首都撒马利亚,与南国犹大和平共处。直到暗利死后一百五十多年,亚述的文献还称以色列为「暗利之家」或「暗利之地」,如:主前841年撒缦以色三世的方尖碑(Black Obelisk of Shalmaneser III),主前800年阿达德尼拉里三世的宁录石板(Nimrud Slab of Adad-nirari III),主前731年提革拉·毗列色的碑文(Tiglath-Pileser III,ND 4301 + 4305, III R 10,2),主前720年撒珥根的宫门铭文(Palace Door of Sargon II, Small Summary Inscription, Cylinder Inscription, Bull Inscription)。然而在神的眼中,暗利的历史成就只是浮云,转眼就成为粪土,根本不值得被数算。
上图:1868年在约旦发现的摩押王米沙石碑(Mesha Stele),现存于卢浮宫。碑文以原始希伯来字母书写,大约刻于主前840年,以纪念米沙王战胜以色列王。这块石碑证明了圣经有关以色列人及摩押人争战的事件(王下一1-三27),并提到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名字。其中褐色部分是原来石碑的碎片,黑色光滑部分是1870年代重建的。石碑被发现时是完全的,后来奥斯曼帝国卷入了所有权纠纷,拥有石碑的贝都因部落便在篝火上加热石碑、然后浇冷水,打破了石碑。但发现者之前已经拓下了完整的碑文,最后重建了石碑。

上图:1868年在约旦发现的摩押王米沙石碑(Mesha Stele),现存于卢浮宫。碑文以原始希伯来字母书写,大约刻于主前840年,以纪念米沙王战胜以色列王。这块石碑证明了圣经有关以色列人及摩押人争战的事件(王下一1-三27),并提到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名字。其中褐色部分是原来石碑的碎片,黑色光滑部分是1870年代重建的。石碑被发现时是完全的,后来奥斯曼帝国卷入了所有权纠纷,拥有石碑的贝都因部落便在篝火上加热石碑、然后浇冷水,打破了石碑。但发现者之前已经拓下了完整的碑文,最后重建了石碑。

【王上十六29】「犹大王亚撒三十八年,暗利的儿子亚哈登基作了以色列王。暗利的儿子亚哈在撒马利亚作以色列王二十二年。」

【王上十六30】「暗利的儿子亚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

【王上十六31】「犯了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犯的罪;他还以为轻,又娶了西顿王谒巴力的女儿耶洗别为妻,去事奉敬拜巴力,」

【王上十六32】「在撒马利亚建造巴力的庙,在庙里为巴力筑坛。」

【王上十六33】「亚哈又做亚舍拉,他所行的惹耶和华——以色列神的怒气,比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更甚。」

  • 「西顿王谒巴力」(31节)是推罗的亚舍拉大祭司,篡位得国,将推罗和西顿合并为一个腓尼基王国。
  • 「亚舍拉」(33节)是迦南的女神,巴力的配偶。通常是以立在巴力祭坛旁边的木柱型态出现。
  • 北国以色列的堕落从拜金牛犊(十二30)开始,很快就变成「敬拜巴力」(31节),从用偶像代替神,到全然离弃神,一步一步走向堕落。
  • 亚哈王大约于主前871-850年在位。作者两次强调亚哈的恶行「比他以前的列王更甚」(30、33节),表明亚哈是北国史上最坏的王。他带领百姓拜巴力,不但使北国以色列深陷罪恶,不能自拔(30-33节),南国犹大的约兰王和亚哈谢也受到亚哈女儿亚她利雅的影响(代下二十一6、12-13;二十二1-4),大卫的后裔差点被亚她利雅灭绝(王下八6;十一1)。弥迦所提到的「暗利的恶规」和「亚哈家一切所行的」(弥六16),都是指暗利家族在南国犹大所造成的恶劣影响。

【王上十六34】「亚哈在位的时候,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立根基的时候,丧了长子亚比兰;安门的时候,丧了幼子西割,正如耶和华借嫩的儿子约书亚所说的话。」

  • 耶利哥一直有人居住(书十八21;士三13;撒下十5),但并没有城墙,「重修耶利哥城」(34节)指修筑耶利哥城墙。「立根基」(34节)是工程的开始,「安门」(34节)是工程完成前的最后一道手续。
  • 「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34节),可能是奉亚哈王的命令,目的是防备摩押的威胁(王下三5)。北国从君王到百姓都已经背离神、离弃律法,所以不再有人在意当年百姓进迦南时所起的誓:「有兴起重修这耶利哥城的人,当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他立根基的时候,必丧长子,安门的时候,必丧幼子」(书六26)。但不管人心如何狂傲、悖逆,神的话语却坚定不变,虽然约书亚带领百姓进迦南已经过了五百多年,但希伊勒的两个儿子都照着这咒诅死了,这是神要唤醒北国百姓回想起「耶和华借嫩的儿子约书亚所说的话」(34节)。
  • 南北分裂后,北国经过了四十七年的动乱,开始了持续四十八年的暗利王朝。在以利亚出现之前(十七1)的四十七年,本书对以色列和犹大诸王的记载都非常简单,就像一部快进的历史剧,要快快略过人的愚昧和堕落,赶快引出神的挽回和拯救。暗利王朝这是北国历史上相对稳定的时期,也是属灵最黑暗的朝代,更是神显明恢复和拯救的时候。此时,神兴起以利亚和以利沙两位大先知,使暗利王朝成为神迹奇事最多的时代,显明神「并不离弃他们」(赛四十二16)。
上图:主前841年左右撒缦以色三世的方尖碑(Black Obelisk of Shalmaneser III),现存于大英博物馆。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整的亚述方尖碑,在一块黑色的石灰石上用浮雕和铭文记录了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主前858-824年在位)的功绩。碑文上把以色列人称为「暗利之地的人民」。

上图:主前841年左右撒缦以色三世的方尖碑(Black Obelisk of Shalmaneser III),现存于大英博物馆。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完整的亚述方尖碑,在一块黑色的石灰石上用浮雕和铭文记录了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主前858-824年在位)的功绩。碑文上把以色列人称为「暗利之地的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