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十四1】「那时,耶罗波安的儿子亚比雅病了。」

【王上十四2】「耶罗波安对他的妻说:『你可以起来改装,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罗波安的妻,往示罗去,在那里有先知亚希雅。他曾告诉我说,你必作这民的王。」

【王上十四3】「现在你要带十个饼,与几个薄饼,和一瓶蜜去见他,他必告诉你儿子将要怎样。』」

  • 「亚比雅」(1节)名字的意思是「耶和华是我父」,罗波安的儿子也叫亚比雅(代下十二16)(31节)。这表明他们的儿子出生时,耶罗波安和罗波安表面上都还是敬拜神的。
  • 此时耶罗波安已经迁都到示剑北面的「得撒」(17节),「示罗」(2节)在得撒南面20多公里,位于示剑和伯特利之间。「先知亚希雅」(2节)当年曾经预言耶罗波安将做王(十一29-31)。虽然北国已经陷入属灵的黑暗,但神始终没有关闭祂话语的出口,百姓仍然可以寻求先知。
  • 耶罗波安让他妻子所带的礼物非常普通(3节),目的是为了隐瞒王后的身份。可能耶罗波安不想让百姓知道他去求问先知亚希雅,以免百姓也跟着效法,最后都按着神的心意去耶路撒冷敬拜。
  • 耶罗波安倚靠自己的方法来巩固政权,神就让他遭遇人所不能解决的难处,给他回转的机会(1节)。但耶罗波安明明知道神在管理一切,却舍不得放下自己、不愿意向神降服,所以不肯以真面目出现。耶罗波安是个聪明人,却无法脱离愚昧无知;因为人里面若没有圣灵的动工,结果都是知道神、却不肯转向神,知道罪、却不愿离开罪。

【王上十四4】「耶罗波安的妻就这样行,起身往示罗去,到了亚希雅的家。亚希雅因年纪老迈,眼目发直,不能看见。」

【王上十四5】「耶和华先晓谕亚希雅说:『耶罗波安的妻要来问你,因她儿子病了,你当如此如此告诉她。她进来的时候必装作别的妇人。』」

【王上十四6】「她刚进门,亚希雅听见她脚步的响声,就说:『耶罗波安的妻,进来吧!你为何装作别的妇人呢?我奉差遣将凶事告诉你。」

真正的先知也会生病,「眼目发直,不能看见」(4节),但他属灵的眼睛却是明亮的。正如凭信心生活的人,「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林后四16)。亚希雅是被神使用的人,眼虽「不能看见」,但神的话语照样临到他,赐给他权柄、借着他宣布神的刑罚(5-6节)。

上图:1888年英国画家George Henry Grenville Manton的油画《耶罗波安的妻子与瞎眼的先知》。根据七十士译本,耶罗波安的妻子叫Ano,是一位埃及公主,法老示撒的妻子答比匿的妹妹。她在圣经中没有任何台词,但充满了悲伤。

上图:1888年英国画家George Henry Grenville Manton的油画《耶罗波安的妻子与瞎眼的先知》。根据七十士译本,耶罗波安的妻子叫Ano,是一位埃及公主,法老示撒的妻子答比匿的妹妹。她在圣经中没有任何台词,但充满了悲伤。

【王上十四7】「你回去告诉耶罗波安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我从民中将你高举,立你作我民以色列的君,」

【王上十四8】「将国从大卫家夺回赐给你;你却不效法我仆人大卫,遵守我的诫命,一心顺从我,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

【王上十四9】「你竟行恶,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为自己立了别神,铸了偶像,惹我发怒,将我丢在背后。」

【王上十四10】「因此,我必使灾祸临到耶罗波安的家,将属耶罗波安的男丁,无论困住的、自由的都从以色列中剪除,必除尽耶罗波安的家,如人除尽粪土一般。」

【王上十四11】「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吃,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鸟吃。这是耶和华说的。”」

  • 耶罗波安可能认为自己比为偶像「建筑邱坛」(十一7)的所罗门更好,因为他的金牛犊只是换了一种形式来敬拜神。但神清楚地宣告:他是「为自己立了别神,铸了偶像」(9节),将真神「丢在背后」(9节)。耶罗波安的恶行实际上比所罗门「更甚」(9节),因为他所发明的新宗教,让百姓在敬拜偶像的时候,还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是在敬拜神。
  • 我们若不肯「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二15),而是牵强附会地引用圣经来支持自己的理念、断章取义地截取经文来解释自己的行为,实际上就是在敬拜金牛犊,为自己立了名为「圣经真理」的「别神」,这种自以为属灵的「行恶」(9节),比那些直接抵挡神的恶行「更甚」。

【王上十四12】「所以你起身回家去吧!你的脚一进城,你儿子就必死了。」

【王上十四13】「以色列众人必为他哀哭,将他葬埋。凡属耶罗波安的人,惟有他得入坟墓;因为在耶罗波安的家中,只有他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显出善行。」

  • 在耶罗波安的所有子孙当中,只有病亡的儿子亚比雅「得入坟墓」(13节),其余的尸体都要被腐食动物吞吃(11节)。
  • 「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来九27),分别只是早死晚死,死后如何面对审判。亚比雅向神「显出善行」(13节),结果却是病亡,可见病亡也是神的怜悯。对于跟随神的人来说,当整个社会都走向败坏、灭亡的时候,提早被神接回天家,其实是一种福气。

【王上十四14】「耶和华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罗波安的家;那日期已经到了。」

【王上十四15】「耶和华必击打以色列人,使他们摇动,像水中的芦苇一般;又将他们从耶和华赐给他们列祖的美地上拔出来,分散在大河那边;因为他们做木偶,惹耶和华发怒。」

【王上十四16】「因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耶和华必将以色列人交给仇敌。』」

  • 「耶和华必另立一王治理以色列。到了日期,他必剪除耶罗波安的家」(14节),是预言耶罗波安的儿子拿答被巴沙所杀(十五27-28), 「巴沙一作王,就杀了耶罗波安的全家」(十五27-29)。
  • 「像水中的芦苇」(15节),是预言北国将动乱不安,暗杀、政变层出不穷,内忧、外患永无止境。
  • 「分散在大河那边」(15节),是预言北国在主前722年被新亚述帝国所灭,百姓被掳到幼发拉底河对岸(王下十七6)。
  • 「木偶」(15节)指巴力神之妻「亚舍拉」的木柱像。耶罗波安一开始是用金牛犊来代替神,但很快就发展成各种偶像崇拜。
  • 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16节),指「耶罗波安引诱以色列人不随从耶和华」(王下十七21)。而百姓「不随从耶和华」很容易,离开罪却很难,所以「以色列人犯耶罗波安所犯的一切罪,总不离开」(王下十七22)。因此,「耶罗波安」这个名字从此就成了邪恶的代名词,所有北国以色列的王都犯了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十五26;十六2、19、26;二十一22;二十二52;王下三3;十29;十三2、11;十四24;十五9、18、24、28)。

【王上十四17】「耶罗波安的妻起身回去,到了得撒,刚到门槛,儿子就死了。」

【王上十四18】「以色列众人将他葬埋,为他哀哭,正如耶和华借祂仆人先知亚希雅所说的话。」

「得撒」(17节)位于示剑北面约11公里,耶罗波安后期可能把首都从「示剑」(十二25)迁到了「得撒」。接下来的以色列诸王拿答、巴沙、以拉、心利、暗利都以「得撒」为首都,直到暗利建造了撒马利亚(十六23-24)。

【王上十四19】「耶罗波安其余的事,他怎样争战,怎样作王,都写在以色列诸王记上。」

【王上十四20】「耶罗波安作王二十二年,就与他列祖同睡。他儿子拿答接续他作王。」

「耶罗波安作王二十二年」(20节),还有许多其它的事迹,比如耶罗波安和犹大王亚比雅之间的战争(代下十三2-20)。但这些都被作者忽略了,单单选择亚比雅的得病和先知的审判。因为《列王纪》是先知书,不是为了写历史而记录历史,而是记录最能显明神心意的历史,好让当时被掳巴比伦的百姓明白北国被掳的根源,是「因耶罗波安所犯的罪,又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耶和华必将以色列人交给仇敌」(16节)。

【王上十四21】「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作犹大王。他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在耶路撒冷,就是耶和华从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立祂名的城,作王十七年。罗波安的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

【王上十四22】「犹大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犯罪触动祂的愤恨,比他们列祖更甚。」

【王上十四23】「因为他们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筑坛,立柱像和木偶。」

【王上十四24】「国中也有娈童。犹大人效法耶和华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的外邦人,行一切可憎恶的事。」

  • 在《列王纪》中,犹大诸王都记录了母亲的名字,使我们看到不同的母亲对神所拣选的大卫子孙的影响;而以色列诸王则不必记录母亲的名字,因为他们都不是大卫的子孙。
  • 「犹大人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22节),这是效法「所罗门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十一6)的结果。无论是北国还是南国,这一代人都是在所罗门晚年「随从别神,不效法他父亲大卫诚诚实实地顺服耶和华他的神」(十一44)的环境中长大的。
  • 「柱像」(23节)指代表迦南男神的石柱。「木偶」(23节)原文是「亚舍拉」,又称为「亚舍拉柱」,指代表迦南女神亚舍拉的木柱或树木(申十六21),通常立于巴力祭坛旁边(士六25)。迦南人习惯在高处与大树下敬拜假神,「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筑坛」(23节),又立起石头的「柱像」(23节)代表男神,立起「木偶」(23节)代表女神。「娈童」(24节)即假神庙宇中的男妓。
  • 律法明令禁止这些恶俗(申十二2-3;二十三17),摩西吩咐百姓「要将所赶出的国民事奉神的各地方,无论是在高山,在小山,在各青翠树下,都毁坏了……不可照他们那样事奉耶和华——你们的神」(申十二2、5)。正是因为迦南人行这些可憎的事,才被神「在以色列人面前所赶出」(24节)。现在过了五百年,百姓经过了士师时代的教训、撒母耳和大卫时代的复兴、所罗门时代的荣耀,竟然又回到起点,效法被他们赶出的迦南人、重蹈灭亡的覆辙。他们不但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甚至「比他们列祖更甚」(22节)。

【王上十四25】「罗波安王第五年,埃及王示撒上来攻取耶路撒冷,」

【王上十四26】「夺了耶和华殿和王宫里的宝物,尽都带走,又夺去所罗门制造的金盾牌。」

  • 「埃及王示撒」(25节)就是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的首任法老舍顺克一世(Sheshonk I,主前943-922年在位),曾经培植所罗门的敌人耶罗波安(十一40)。示撒于主前925年进攻迦南,尼罗河畔的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浮雕上描绘了他的迦南战役,上面列出了他所占领的156个城镇,米吉多也出土了他的胜利纪念碑。考古学家对迦南战役时间的定年,是确定罗波安之前圣经年代的重要依据。
  • 「示撒带战车一千二百辆,马兵六万」(代下十二3),横扫犹大地,夺走了所罗门一生积聚的财宝和荣耀。先知示玛雅宣告:这是神在管教离弃祂的百姓(代下十二5),「他们必作示撒的仆人,好叫他们知道,服事我与服事外邦人有何分别」(代下十二8)。因着这次管教,「王和以色列的众首领都自卑」(代下十二6),当「王自卑的时候,耶和华的怒气就转消了,不将他灭尽」(代下十二12)。所罗门娶了老法老的女儿,新法老却夺走了他的一切;人所倚靠的权势,不是转眼消失,就是成为自己的网罗。神借着这样讽刺的一幕告诉我们:「投靠耶和华,强似倚赖王子」(诗一百一十八9)。
  • 示撒在进攻耶路撒冷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埃及文献记录他儿子(Osorkon I,主前922-887年在位)献给埃及各神庙373吨金银,可能大部分都是从耶路撒冷掳走的。摩西带领百姓出埃及的时候,用夺取的埃及金银建造了会幕(出十二35-36;三十五22);现在,所罗门一生「为自己积蓄金银和君王的财宝,并各省的财宝」(传二8),却全部都给了埃及法老,被用来敬拜埃及假神。我们若离弃神,从世界所得的,早晚会连本带利还给世界;人一生为自己、为子孙积攒财富,其实都是在为别人积攒。
上图: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首位法老舍顺克一世(Shoshenq I,主前943–922年)的凯旋浮雕,位于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上。浮雕上描绘了舍顺克一世的迦南战役,上面列出了所占领的以色列和犹大的城镇,如伯·珊、伯·和仑、米吉多、亚拉得等等。考古学家普遍认为舍顺克一世就是埃及王示撒。

上图:古埃及第二十二王朝首位法老舍顺克一世(Shoshenq I,主前943–922年)的凯旋浮雕,位于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上。浮雕上描绘了舍顺克一世的迦南战役,上面列出了所占领的以色列和犹大的城镇,如伯·珊、伯·和仑、米吉多、亚拉得等等。考古学家普遍认为舍顺克一世就是埃及王示撒。

上图:在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浮雕上,刻着156个被示撒占领城镇的名单,这些城镇分布在南地、犹大、以色列和非利士。

上图:在卡纳克神庙(Temple of Karnak)的Bubastite Portal大门浮雕上,刻着156个被示撒占领城镇的名单,这些城镇分布在南地、犹大、以色列和非利士。

上图:米吉多出土的一块石头上,刻着埃及法老示撒的象形茧纹章(Cartouche)。这块石头可能是示撒攻占米吉多后的胜利纪念碑的一部分。

上图:米吉多出土的一块石头上,刻着埃及法老示撒的象形茧纹章(Cartouche)。这块石头可能是示撒攻占米吉多后的胜利纪念碑的一部分。

【王上十四27】「罗波安王制造铜盾牌代替那金盾牌,交给守王宫门的护卫长看守。」

【王上十四28】「王每逢进耶和华的殿,护卫兵就拿这盾牌,随后仍将盾牌送回,放在护卫房。」

  • 所罗门所造的是金盾牌,罗波安所造的却是铜盾牌;过去的金盾牌是「放在黎巴嫩林宫里」(十17)向外国使节炫耀,现在的铜盾牌只在「进耶和华的殿」(28节)时使用,平时「放在护卫房」(28节)里收藏。虽然犹大王还要维持排场,但荣耀已经被神大大剥夺了。
  • 所罗门死后不到五年,他的国度分裂、平安不再、百姓堕落,一生积攒的财富和荣耀也被埃及法老全部夺走(26节)。神借着所罗门的一生让我们看到,人所追求的「聪明智慧」(三12)、「富足、尊荣」(三13)、「四围平安」(五4),没有一样能够长久,也没有一样使我们更爱主、更顺服神:「世人行动实系幻影。他们忙乱,真是枉然;积蓄财宝,不知将来有谁收取」(诗三十九6)。

【王上十四29】「罗波安其余的事,凡他所行的,都写在犹大列王记上。」

【王上十四30】「罗波安与耶罗波安时常争战。」

【王上十四31】「罗波安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他列祖的坟地里。他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他儿子亚比央(又名亚比雅)接续他作王。」

  • 「亚比央」(31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我父是大海」。又名「亚比雅」(31节),意思是「我父是耶和华」。
  • 「罗波安与耶罗波安时常争战」(30节),这种时断时续的战争持续了五十多年,一直到约沙法王与北国亚哈王结盟的时候(二十二44),与神使所罗门「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五4)的光景形成了显明的对比。百姓只有失去了平安,才知道平安并不能倚靠所罗门的战车马兵来维持的。
  • 作者两次强调罗波安的「母亲名叫拿玛,是亚扪人」(21、31节),刻意强调罗波安的失败与他拜偶像的母亲有关。罗波安「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21节),表明拿玛在所罗门登基之前就生下了罗波安,因此,她在大卫还在世的时候就嫁给了所罗门。大卫王朝的破口,实际上在大卫晚年就开始了。为了拿玛,所罗门曾经为「亚扪人可憎的神摩洛,在耶路撒冷对面的山上建筑邱坛」(十一7)。而罗波安最宠爱的妻子玛迦还「造了可憎的偶像亚舍拉」(十五13)。有这样一位拜偶像的母亲和一位拜偶像的妻子,罗波安的属灵光景可想而知。
  • 圣灵让我们从南北两国的遭遇中看到:与大卫家无关的耶罗波安「行恶」(9节),大卫家的罗波安也照样行恶(十五3);因此,大卫之约不可能倚靠人的敬虔和努力来成就。离弃圣殿的北国败坏了(16节),拥有圣殿的南国也照样败坏(22节);因此,大卫之约也不可能倚靠人的宗教礼仪和规条来成就。刚进迦南的百姓效法迦南人(士二11-13),五百多年后的百姓照样效法迦南人(22-23节);因此,大卫之约也不可能倚靠人吸取历史教训来成就。唯一能成就大卫之约的不是人,而是神自己:祂「亲口应许,亲手成就」(八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