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十二1】「罗波安往示剑去;因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剑要立他作王。」

  • 「示剑」位于以法莲支派境内、以巴路和基利心山之间的隘口,是以色列南北交通和东西交通的十字路口。
  • 过去,北方各支派来到南方大卫的首都希伯仑,承认他的王权(撒下五1)。现在,罗波安却要到北方的示剑会晤北方各支派的领袖,争取他们的支持。可见国家分裂的危机迫于眉睫,所罗门留下的只是虚假的繁荣昌盛。

【王上十二2】「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先前躲避所罗门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听见这事。)」

【王上十二3】「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来,他就和以色列会众都来见罗波安,对他说:」

【王上十二4】「『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做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做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就事奉你。』」

【王上十二5】「罗波安对他们说:『你们暂且去,第三日再来见我。』民就去了。」

  • 耶罗波安显然深得北方各支派的民心,所以虽然住在埃及,也有「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来」(3节),作为谈判代表与罗波安谈判。
  • 百姓在建造圣殿时,是在安息中建造,每年轮流三个月上山伐木(五13-14),结果「都心中喜乐」(八66)。因此,所罗门使百姓「负重轭,做苦工」(4节),并不是为了建造圣殿,而是为了建造他「所愿建造的」(九19)的各种工程。
  • 过去,北方各支派的长老来拥立大卫为王,是因为神拣选他牧养神的百姓(撒下五2),他也「按神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徒十三36)。而所罗门得着了神所赐的智慧,却不再寻求神的旨意,而是陶醉在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宏图大业中,结果是偏离神(十一9)、奴役神的百姓(4节),失去了百姓的拥戴。
  • 「我们就事奉你」(4节),是一句客气的威胁,意思是罗波安若不改变政策,北方各支派就拒绝支持新王。

【王上十二6】「罗波安之父所罗门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罗波安王和他们商议,说:『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这民。』」

【王上十二7】「老年人对他说:『现在王若服事这民如仆人,用好话回答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

  • 在神的国度里,「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二十27-28)。因此,合神心意的君王,应当以「仆人」(7节)的态度服事神的百姓,正如「大卫按神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徒十三36)。
  • 这些「老年人」(6节)所说的「服事这民如仆人」(7节),并不是劝罗波安顺服神的心意,而是用好话暂时安抚人心。他们都是所罗门的老臣,过去没有阻止所罗门偏离神,现在也不能帮助罗波安走正道,所出的主意只是诡诈的政治手段,目的不是让王作百姓的「仆人」,而是让百姓「永远作王的仆人」(7节)。

【王上十二8】「王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

【王上十二9】「说:『这民对我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他们。』」

【王上十二10】「那同他长大的少年人说:『这民对王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王要对他们如此说:“我的小拇指头比我父亲的腰还粗。」

【王上十二11】「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 「少年人」(8节)原文「男孩、儿童」。罗波安「登基的时候年四十一岁」(十四21),「少年人」既是与他「一同长大」(8节)的,也不会太年轻。但他们是朝中的新贵,所出的主意也像「少年人」那样狂妄幼稚,没有「老年人」那么老谋深算。
  • 罗波安与老年人的「商议」(6节),原文是「咨询」;而与少年人的「商议」(8节),原文是「咨询、咨询」。罗波安更看重少年人的意见,因为他们很了解罗波安的性情,能投其所好、提出合他心意的主意。
  • 「蝎子鞭」(11节),指鞭头装有铁刺的皮鞭,比喻用更严厉的手段来建立王的权威。

【王上十二12】「耶罗波安和众百姓遵着罗波安王所说『你们第三日再来见我』的那话,第三日他们果然来了。」

【王上十二13】「王用严厉的话回答百姓,不用老年人给他所出的主意,」

【王上十二14】「照着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对民说:『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王上十二15】「王不肯依从百姓,这事乃出于耶和华,为要应验祂借示罗人亚希雅对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说的话。」

  • 「罗波安办事精明」(代下十一23),并不是一个无能的纨绔子弟。他「用严厉的话回答百姓」(13节),也有他合理的考虑。因为新王一上台就让步,北方各支派可能就会欺软怕硬、得寸进尺,以后的局面会越来越难以控制。
  • 所罗门依靠自己的智慧,不求问神的心意,给罗波安留下了很坏的榜样。他同样也是与人「商议」(8节),却不去寻求神;只注意要不要「依从百姓」(15节),却不关心有没有「专心顺从耶和华」(十一6)。老年人的怀柔政策和少年人的高压政策,都是属地的智慧,只注意解决眼前的问题,不关心顺服神的心意。因此,罗波安无论选择谁的主意,都是行在愚昧中。他最大的愚昧,不是选择了「少年人所出的主意」(14节),而是没有接受他父亲的教训:「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祂的诫命」(传十二13)。
  • 「这事乃出于耶和华」(15节),原文是「这事的转变乃出于耶和华」,意思是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为要管教所罗门(十一11-12)。实际上,罗波安一旦失去了神的保护,无论选择谁的主意,都不能维持国家的统一:高压政策固然会加速分裂,怀柔政策也不能长久维持。

【王上十二16】「以色列众民见王不依从他们,就对王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分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卫家啊,自己顾自己吧!于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

【王上十二17】「惟独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罗波安仍作他们的王。」

  • 北方各支派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分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16节),正是五十多年前示巴煽动叛乱时所说的:「我们与大卫无分,与耶西的儿子无涉」(撒下二十1)。这句话暴露了撒但在背后的掺杂,表明百姓认为自己与大卫之约无分。以色列人可以拒绝罗波安、可以拒绝所罗门,但不可以拒绝大卫。因为在神与大卫所立的约中,国度的宝座就是大卫的宝座,坐在永远宝座上的基督就是大卫的子孙。神允许以色列暂时分裂,但最终「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摩九11);而撒但却要使大卫的宝座永远也不能恢复,「拆毁到地、尽行毁灭」(诗七十四7-8)。
  • 「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17节),指迁到犹大各城的北方十个支派百姓(代下十一16)。神减少了所罗门后裔的尊荣和权势,从此大卫的子孙只做犹大支派、便雅悯支派和「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的王。

【王上十二18】「罗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亚多兰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头打死他。罗波安王急忙上车,逃回耶路撒冷去了。」

【王上十二19】「这样,以色列人背叛大卫家,直到今日。」

【王上十二20】「以色列众人听见耶罗波安回来了,就打发人去请他到会众面前,立他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

  • 「亚多兰」(18节)在大卫和所罗门时代,就一直负责「掌管服苦之人」(四6;撒下二十24)。
  • 所罗门不肯带头「专心顺从耶和华」(十一6),百姓也跟着不顺服神,更不会顺服做王的人。神的百姓从此分裂了,虽然他们还是称为神的百姓,但他们所显明的见证是残缺不全的,不再是神心意中所要的见证。
  • 北方以色列国从耶罗波安开始,九个王朝都是人推举、人争夺的结果;并不是根据与神所立的约,而是根据人的需要。所以北方的君王全部都是悖逆神、讨好人、拜偶像。而南方犹大国的罗波安则成了败家子,所罗门引以为豪的种种财富、工程,转眼就被埃及王夺去、毁坏(十四25-26),正如传道书所说的:「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谁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劳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这也是虚空。故此,我转想我在日光之下所劳碌的一切工作,心便绝望」(传二18-20)。

【王上十二21】「罗波安来到耶路撒冷,招聚犹大全家和便雅悯支派的人共十八万,都是挑选的战士,要与以色列家争战,好将国夺回,再归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

【王上十二22】「但神的话临到神人示玛雅,说:」

【王上十二23】「『你去告诉所罗门的儿子犹大王罗波安和犹大、便雅悯全家,并其余的民说:」

【王上十二24】「“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可上去与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争战。各归各家去吧!因为这事出于我。”』众人就听从耶和华的话,遵着耶和华的命回去了。」

  • 「神人」(22节),指奉神命令传达神指示的人,有些神人就是先知,有些则不是。摩西(申三十三1)、撒母耳(撒上九6)、大卫(代下八14)、以利亚(十七18)、以利沙(王下四25)都被称为「神人」。
  • 神并不祝福十个支派的分裂,因为这破坏了百姓合一的见证。但人不对了,见证只是虚假的样式,神不会勉强维持虚假的合一。因此,神允许国度暂时分裂,放弃没有实际的见证,让南北两国的百姓各自去行「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箴二十一2)的道路,好让他们最终明白,神的百姓若是离开了神,走什么道路都不通。到那时,神才宣告:「我要使他们在那地,在以色列山上成为一国,有一王作他们众民的王。他们不再为二国,决不再分为二国;也不再因偶像和可憎的物,并一切的罪过玷污自己」(结三十七22-23)。因此,分裂是暂时的,南北两国仍然是兄弟,百姓「不可上去与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争战」(24节)。
  • 罗波安虽然愚昧,但还有一点敬畏之心,所以立刻醒悟到这事是出于神,因此愿意「听从耶和华的话」(24节)。这一点点回转,使犹大国在神面前蒙福三年(代下十一16-17)。
上图:南北分裂后的以色列国和犹大国。耶罗波安在北国最北面的但和最南面的伯特利设立了两个金牛犊,以阻止百姓前往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神。

上图:南北分裂后的以色列国和犹大国。耶罗波安在北国最北面的但和最南面的伯特利设立了两个金牛犊,以阻止百姓前往耶路撒冷的圣殿敬拜神。

【王上十二25】「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

  • 「示剑」是以色列南北和东西大道的交汇处,有足够的水源供应和丰富的农业资源。「毗努伊勒」位于约旦河东岸、雅博河畔,是雅各与神摔跤的地方(创三十二30),可以控制约旦河东。耶罗波安首先建筑这两座城,显出了他的精明干练。
  • 耶罗波安「住在其中」,意思是以「示剑」为北国的首都。
上图:从东南面望毘努伊勒遗址。耶罗波安利用这个城堡来控制约旦河东的基列地,埃及法老示撒后来也攻取了毘努伊勒。

上图:从东南面望毘努伊勒遗址。耶罗波安利用这个城堡来控制约旦河东的基列地,埃及法老示撒后来也攻取了毘努伊勒。

【王上十二26】「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

【王上十二27】「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

【王上十二28】「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

【王上十二29】「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

【王上十二30】「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

  • 耶罗波安作王,并不是为了牧养神的百姓,也不是出于信心,而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因此,他不放心神为他「立坚固的家」(十一38)的应许,「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26节),所以不择手段地巩固自己的统治。神不会让祂的百姓永远分裂(结三十七15-23),祂「使大卫后裔受患难,但不至于永远」(十一39);但耶罗波安却因为私心而被撒但利用,从一开始就为北国的百姓挖掘了属灵的陷阱,「叫百姓陷在罪里」(30节),彻底与圣殿断绝关系。
  • 耶罗波安铸造的「两个金牛犊」(28节),很可能是仿照「米迦所雕刻的像」(士十八31)。古代中东许多神明的坐骑都是牛,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铸造的金牛犊,可能就是代表坐在上面的不可见的神(出三十二4)。耶罗波安表面上还是带领百姓敬拜神,只是因为「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28节),所以才用「两个金牛犊」来代表神的宝座,让百姓误以为「金牛犊」和约柜一样代表神的同在,并不是拜偶像。
  • 耶罗波安可能觉得自己比所罗门还属灵,因为所罗门明明是在为偶像「建筑邱坛」(十一7),而他是在为神建造金牛犊(28节)。但这种似是而非的偶像,比显而易见的偶像更能迷惑人,所以后来「耶户在以色列中灭了巴力」(王下十28),却还是继续「拜伯特利和但的金牛犊」(王下十29)。
  • 为了阻止北方各支派到耶稣撒冷敬拜,耶罗波安聪明地把一只金牛犊安在以法莲山地的「伯特利」(29节),离耶路撒冷只有19公里,这是雅各遇见神(创二十八19)和为神筑坛的圣地(创三十五1),可以吸引前往圣殿敬拜的百姓;另一只安在以色列最北端黑门山下的「但」(29节),离耶路撒冷很远,可以方便北方的各支派就近敬拜。「但」从士师时代就成为百姓敬拜偶像的中心(士十八31)。「但人为自己设立米迦所雕刻的像」(士十八31),雇佣假祭司,与示罗的会幕对抗;现在耶罗波安也在「但」和「伯特利」设立偶像,雇佣假祭司(31节),与耶路撒冷的圣殿对抗(27节)。
  • 「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28节),正是当年的百姓在西奈山下所说的话(出三十二4);虽然祖先因为敬拜金牛犊而吃了大亏(出三十二28),但后代却再次重蹈覆辙。因为所罗门不肯「专心顺从耶和华」(十一6),小小的破口越变越大,百姓的信仰也越走越偏、越来越似是而非。因此,虽然「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一9),但百姓却不能从历史中学到教训。
上图:主前8世纪亚述的风暴之神Hadad(巴力的别名)石雕,出土于叙利亚北部的Arslan-Tash,现藏于卢浮宫。石雕中的巴力手持闪电,站在一只公牛上。迦南地也出土了许多青铜的公牛小像,代表站在牛背上的巴力。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可能也是用金牛犊来代表站在牛背上的众神。

上图:主前8世纪亚述的风暴之神Hadad(巴力的别名)石雕,出土于叙利亚北部的Arslan-Tash,现藏于卢浮宫。石雕中的巴力手持闪电,站在一只公牛上。迦南地也出土了许多青铜的公牛小像,代表站在牛背上的巴力。以色列人在西奈山下可能也是用金牛犊来代表站在牛背上的众神。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十一29-30)。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这里设立金牛犊(王上十一29-30)。

【王上十二31】「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

【王上十二32】「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王上十二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

  • 耶罗波安「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31节),却不许利未人事奉神,所以教导律法的利未人都离开了北国,「来到犹大与耶路撒冷」(代下十一13-14)。结果,北国的百姓越来越不明白律法。
  • 律法规定了正月十四日逾越节、五旬节和七月十五日住棚节三个「耶和华的节期」(利二十三2),其中逾越节和五旬节都是在农忙时期。现在「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32节),很可能一年只有一个节期,大约是在阳历十一月,气候怡人,所有的农活都结束了,实在是非常体贴肉体。
  • 「上坛烧香」(33节),原文是「自己上去在祭坛旁烧香」。耶罗波安「自己上坛献祭」(33节),又「自己上去在祭坛旁烧香」,表明他像周围列国一样由君王代替祭司执行敬拜仪式,开创了一种新的宗教形式。
  • 为了阻止百姓前往耶路撒冷圣殿敬拜(27节),耶罗波安并没有像罗波安一样使用高压政策,而是很高明地发明了一个似是而非、体贴肉体的新宗教:用两个方便的地点来代替耶路撒冷,用金牛犊来代替约柜,用听命于自己的非利未人来代替熟悉律法的利未人担任祭司,用一个新的节期来代替原来的三大节期,用新的敬拜形式来代替原来的敬拜形式。这样,北国的百姓以为自己还在敬拜神,越来越习惯这种体贴肉体的新宗教,离真实的信仰越来越远。
  • 耶罗波安可能并不认为自己是在拜偶像,只是变化一下敬拜的形式,好巩固自己的统治;但实际上,他就是在与神作对、拒绝神在百姓中作王。后来的以色列诸王变本加厉,到亚哈王的时候,以色列已经从拜金牛犊发展成敬拜巴力和各种偶像了。今天,我们若不是顺服圣经的真理,而是用圣经的字句来支持自己的理念和利益,也会从敬拜神变成敬拜似是而非的「金牛犊」;以为是敬拜神,实际上是敬拜自己所想象出来的偶像,「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提前六5)。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二十一31)。

上图:但的邱坛。「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王上二十一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