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十二1】「罗波安往示剑去;因为以色列人都到了示剑要立他作王。」

示剑位于以法莲地的基利心山与以巴路山之间。撒下五1 记载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大卫的首都希伯仑,承认他的王权。现在罗波安却去到示剑会晤北方以色列的领袖,可见国家分裂的危机迫于眉睫,否则这些人应该来耶路撒冷谒见他。

【王上十二2】「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先前躲避所罗门王,逃往埃及,住在那里(他听见这事。)」

【王上十二3】「以色列人打发人去请他来,他就和以色列会众都来见罗波安,对他说:」

以色列人请耶罗波安当作谈判代表来与新王罗波安会谈。

【王上十二4】「『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作苦工,现在求你使我们做的苦工、负的重轭轻松些,我们就事奉你。』」

所罗门背离神,只留下一个虚假的繁华与强盛。他曾求神赐下智慧治理百姓,有了智慧以后,就很少寻求神的心意,而是陶醉在自己的聪明才智中,结果越来越背离神的道路,不再与民同乐,而是把百姓变成了服苦的人。

【王上十二5】「罗波安对他们说:『你们暂且去,第三日再来见我。』民就去了。」

【王上十二6】「罗波安之父所罗门在世的日子,有侍立在他面前的老年人,罗波安王和他们商议,说:『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这民。』」

【王上十二7】「老年人对他说:『现在王若服事这民如仆人,用好话回答他们,他们就永远作王的仆人。』」

神为百姓立王的心意,是让王以「仆人」的态度服务人民,正如基督来到世界「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太二十28)。这些老年人都是所罗门的遗老,他们可能也知道一点神的心意,但他们过去没有帮助所罗门走在神看为正的路上,现在出的主意也只是怀柔政策,是用人的智慧、人的手段暂时笼络人心。

【王上十二8】「王却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

罗波安此时已经41岁(十四21),「少年人」乃是与前节的「老年人」对照而言。

【王上十二9】「说:『这民对我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你们给我出个什么主意,我好回复他们。』」

【王上十二10】「那同他长大的少年人说:『这民对王说:“你父亲使我们负重轭,求你使我们轻松些。”王要对他们如此说:“我的小拇指头比我父亲的腰还粗。」

【王上十二11】「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少年人的主意更糟,「蝎子鞭」为鞭头装有铁刺的皮鞭。

【王上十二12】「耶罗波安和众百姓遵着罗波安王所说『你们第三日再来见我』的那话,第三日他们果然来了。」

【王上十二13】「王用严厉的话回答百姓,不用老年人给他所出的主意,」

罗波安办事精明(代下十一23),并不是无能的纨绔子弟。但所罗门依靠自己的智慧而不是求问神的心意,给罗波安留下一个坏榜样:只知道求问人,不知道求问神。少年人的高压政策和老年人的怀柔政策都是人的聪明智慧,他们只注意人的需要,并不留心神的心意。高压政策只是加速了以色列国的分裂,离开了神,怀柔政策也照样要失败。

【王上十二14】「照着少年人所出的主意对民说:『我父亲使你们负重轭,我必使你们负更重的轭;我父亲用鞭子责打你们,我要用蝎子鞭责打你们。』」

【王上十二15】「王不肯依从百姓,这事乃出于耶和华,为要应验他借示罗人亚希雅对尼八的儿子耶罗波安所说的话。」

「出于耶和华」所罗门的罪以及罗波安的粗暴愚蠢都不是出自耶和华,但神允许这些事情发生,为要管教祂的百姓,成就祂的计划。

【王上十二16】「以色列众民见王不依从他们,就对王说:我们与大卫有什么份儿呢?与耶西的儿子并没有关涉。以色列人哪,各回各家去吧!大卫家啊,自己顾自己吧!于是,以色列人都回自己家里去了,」

北方各支派见罗波安的态度强硬,便决定脱离他的统治。示巴在他反对大卫时也说过类似的话:「我们与大卫有什么份儿呢」(撒下二十1),这句话可见撒在神管教的时候也在掺杂了。以色列人可以拒绝罗波安,但不可以拒绝大卫。因为在神的计划中,国度的宝座就是大卫的宝座,坐国度宝座的基督是大卫的肉身子孙。神允许以色列暂时分裂,但撒要使以色列永远不能恢复作神的见证。

【王上十二17】「惟独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罗波安仍作他们的王。」

神减少了罗波安的尊荣和权势,使他暂时回转归向神(代下十一17)。人常常要这样被神管教,才能回转过来。「住犹大城邑的以色列人」可能指便雅悯人,或者是前来归顺的利未人等。

【王上十二18】「罗波安王差遣掌管服苦之人的亚多兰往以色列人那里去,以色列人就用石头打死他。罗波安王急忙上车,逃回耶路撒冷去了。」

「亚多兰」在大卫和所罗门时代一直负责掌管服苦役的人。

【王上十二19】「这样,以色列人背叛大卫家,直到今日。」

所罗门不理会神的心意,罗波安也跟着不理会神的心意。做王的不看重神的见证,百姓也跟着不看重神的见证,也就不尊重在上做王的人。

【王上十二20】「以色列众人听见耶罗波安回来了,就打发人去请他到会众面前,立他作以色列众人的王。除了犹大支派以外,没有顺从大卫家的。」

神的百姓从此分裂了,虽然他们还是称为神的百姓,但他们所显明的见证是残缺不全的,不是神心意中所要的见证。「犹大支派」包括便雅悯人在内。

【王上十二21】「罗波安来到耶路撒冷,招聚犹大全家和便雅悯支派的人共十八万,都是挑选的战士,要与以色列家争战,好将国夺回,再归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

【王上十二22】「但神的话临到神人示玛雅,说:」

【王上十二23】「『你去告诉所罗门的儿子犹大王罗波安和犹大、便雅悯全家,并其余的民说:」

【王上十二24】「“耶和华如此说:你们不可上去与你们的弟兄以色列人争战。各归各家去吧!因为这事出于我。”』众人就听从耶和华的话,遵着耶和华的命回去了。」

神不赞同罗波安的高压政策,也不祝福十个支派的分裂,因为这破坏了神合一的见证。但人不对了,见证只是虚假的样式,神不会为了维持虚假的见证而任凭百姓犯罪悖逆。神暂时放弃这没有实际的见证,是为了重新坚定真正的见证。此时神允许以色列国家分裂,让神的百姓选择各自以为正的道路,将来他们就知道,人若是离开了神,走什么道路都不通。这样的分裂是暂时的,他们彼此仍然是兄弟关系,不可争战。罗波安因此醒悟到神的管教,这一点点回转,使犹大国在神面前蒙福三年(代下十一16-17)。

【王上十二25】「耶罗波安在以法莲山地建筑示剑,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

耶罗波安也很快的建立示剑当首都,也将毗努伊勒建立成第二首都或行宫,用以控制约旦河东,这件事情也显出其治国的干练。

【王上十二26】「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

耶罗波安心里想的只是自己的利益,完全不看重神的心意。人太容易象耶罗波安那样看重自己了。

【王上十二27】「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

【王上十二28】「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

神没有意思让神的百姓永远分裂(结三十七15-23),但撒却喜欢这样。所以当耶罗波安只看自己、看环境的时候,就被撒所使用,从北国建立之始就为神的百姓挖掘了属灵的陷阱。这金牛犊可能混合埃及的圣牛与对耶和华的敬拜,好像耶和华骑在牛犊之上,表面上还是敬拜神,只是「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所以用金牛犊代替神。以色列人在旷野就敬拜「金牛犊」(出三十二1-35),现在他们这样轻易又重蹈覆辙,可见他们在偏离神的所罗门四十年统治中,信仰已经越走越偏。

【王上十二29】「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

为了隔断以色列人到耶稣撒冷敬拜的路,耶罗波安聪明地把一只金牛犊安在「伯特利」,离自己很近,还是以色列人历史上著名的敬拜神的地方;另一只安在最北端的「但」,离耶路撒冷很远,却方便北方的人。

【王上十二30】「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

耶罗波安用金牛犊代替神,公然破坏诫命。后人变本加厉,到亚哈王时,以色列已经成为拜偶像和巴力之国。

【王上十二31】「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

利未人拒绝担任假神庙宇的祭司,因此被革除了圣职,来到了犹大的耶路撒冷(代下十一13-16)。

【王上十二32】「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

「八月十五日」原来「住棚节」是「七月十五日」。

【王上十二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

「上坛烧香」以色列周围的国家,国王也就是祭司,耶罗波安为了自己的利益,发明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新宗教,自己执行敬拜仪式。为自己筹算的背后,脱不了撒的挑动,带出的结果定然是与神作对。今天的信徒和教会,若离开了圣经,也会变成这样似是而非的「宗教徒」、「宗教团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