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四1】「所罗门作以色列众人的王。」

【王上四2】「他的臣子记在下面:撒督的儿子亚撒利雅作祭司,」

【王上四3】「示沙的两个儿子以利何烈、亚希亚作书记,亚希律的儿子约沙法作史官,」

【王上四4】「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作元帅,撒督和亚比亚他作祭司长,」

【王上四5】「拿单的儿子亚撒利雅作众吏长,王的朋友拿单的儿子撒布得作领袖,」

【王上四6】「亚希煞作家宰,亚比大的儿子亚多尼兰掌管服苦的人。」

  • 本章记录了所罗门王的行政改革,他没有「一朝天子一朝臣」地另起炉灶,而是聪明地使用了许多大卫时代忠诚的官员和后代。
  • 大卫的内阁名单是元帅排名在前(撒下八16-18;撒下二十23-26),而所罗门的内阁名单是祭司排名在前,大卫的近身卫队「基利提人和比利提人」(撒下二十23)不再存在,可见所罗门时代已经没有那么多的争战。名单中又多了「家宰」、「众吏长」这两个职位,表明王室越来越庞大、百姓的负担也越来越重。
  • 「亚撒利雅」(2节)是大卫的祭司长撒督的孙子或第四代玄孙(代上六8-10)。在希伯来文中,「儿子」(2节)经常用来指后代。撒督的玄孙亚撒利雅「在所罗门于耶路撒冷所建造的殿中,供祭司的职分」(代上六10)。
  • 「书记」(3节)负责管理外交公文,相当于外交部长。所罗门使用了大卫的书记示法(撒下二十25)的两个儿子以利何烈、亚希亚先后作书记。
  • 「史官」(3节)负责记录国家大事、管理政府的档案和文件,兼作传令官。所罗门留用了大卫时代的约沙法继续担任史官(撒下八24)。
  • 「元帅」(4节)是军队的统帅。所罗门使用了大卫的护卫长比拿雅(撒下二十23)代替约押作了元帅(二35)。
  • 「撒督和亚比亚他作祭司长」(4节),指所罗门刚登基的时候。亚多尼雅谋反后,亚比亚他被解职了。
  • 「众吏长」(5节)是所罗门新设立的职位,负责掌管在「以色列全地」(7节)的十二个官吏。「领袖」(5节)原文与「祭司」(八18)相同,可能指「王室顾问」。「王的朋友」(5节)可能是类似资政、顾问一类的职位。「拿单」(5节)可能是大卫时代的先知,也可能是大卫的儿子(撒下五14),或其他人。
  • 「家宰」(6节)是新设立的主管王宫事务的官员,在希西家的年代,这个职位已经相当重要,超过了书记。
  • 「服苦的人」(6节),指服劳役的以色列人(王上五13-14)。押沙龙叛乱后才出现了这个职位(撒下二十24)。所罗门留用了大卫时代的亚多尼兰继续掌管服苦的人(撒下二十24)。
  • 1-6节列出了所罗门的内阁成员,刻意列出了十二个名字,与以色列全地的「十二个官吏」对应。

【王上四7】「所罗门在以色列全地立了十二个官吏,使他们供给王和王家的食物,每年各人供给一月。」

【王上四8】「他们的名字记在下面:在以法莲山地有便·户珥;」

【王上四9】「在玛迦斯、沙宾、伯·示麦、以伦·伯·哈南有便·底甲;」

【王上四10】「在亚鲁泊有便·希悉,他管理梭哥和希弗全地;」

【王上四11】「在多珥山冈(或译全境)有便·亚比拿达,他娶了所罗门的女儿她法为妻;」

【王上四12】「在他纳和米吉多,并靠近撒拉他拿、耶斯列下边的伯·善全地,从伯·善到亚伯·米何拉直到约念之外,有亚希律的儿子巴拿;」

【王上四13】「在基列的拉末有便·基别,他管理在基列的玛拿西子孙睚珥的城邑,巴珊的亚珥歌伯地的大城六十座,都有城墙和铜闩;」

【王上四14】「在玛哈念有易多的儿子亚希拿达;」

【王上四15】「在拿弗他利有亚希玛斯,他也娶了所罗门的一个女儿巴实抹为妻;」

【王上四16】「在亚设和亚禄有户筛的儿子巴拿;」

【王上四17】「在以萨迦有帕路亚的儿子约沙法;」

【王上四18】「在便雅悯有以拉的儿子示每;」

【王上四19】「在基列地,就是从前属亚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之地,有乌利的儿子基别一人管理。」

  • 「以色列全地」(7节),指犹大支派之外十一个支派的地区。示巴领导下的北方支派已经尝试过脱离中央政府(撒下二十1-2),因此,所罗门在「以色列全地」设立了十二个直属于朝廷的行政区。这十二个地区并没有完全按照十一支派的边界划分,强化了中央的集权管理,以便于收税和劳役。
  • 这十二行政区没有包括犹大支派。所罗门区别对待犹大支派和其他支派,成为以后北方十个支派背叛大卫家的原因之一(十二16)。
所罗门划分的行政区

上图:所罗门划分的行政区。

【王上四20】「犹大人和以色列人如同海边的沙那样多,都吃喝快乐。」

【王上四21】「所罗门统管诸国,从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边界。所罗门在世的日子,这些国都进贡服事他。」

  • 所罗门的疆界虽然很大,但都是大卫留给他的。所罗门时代以色列的版图是「从大河到非利士地,直到埃及的边界」(21节),应验了神的应许:「自埃及河直到幼发拉底河」(创十五18),「从旷野和这黎巴嫩,直到幼发拉底大河,赫人的全地,又到大海日落之处」(书一4)。
  • 「大河」(21节)指幼发拉底河。「埃及的边界」(21节)指埃及小河。「非利士地」(21节)指地中海沿海平原。
  • 「统管诸国」(21节),指所罗门帝国包括一些半独立的藩属小国,如非利士、亚兰、亚扪、摩押、以东等。
上图:大卫和所罗门的王国,及所罗门的国际贸易。

上图:大卫和所罗门的王国,及所罗门的国际贸易。

【王上四22】「所罗门每日所用的食物:细面三十歌珥,粗面六十歌珥,」

【王上四23】「肥牛十只,草场的牛二十只,羊一百只,还有鹿、羚羊、狍子,并肥禽。」

【王上四24】「所罗门管理大河西边的诸王,以及从提弗萨直到迦萨的全地,四境尽都平安。」

【王上四25】「所罗门在世的日子,从但到别是巴的犹大人和以色列人都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安然居住。」

  • 「歌珥」(22节)为 10 伊法或 10 罢特,等同于1贺梅珥,约等于220升。大约能供应1万人。
  • 「细面」(22节)是指特别加工研磨的上好面粉,「粗面」(22节)指一般的面粉。
  • 「肥牛」(23节)是特选养肥的牛,「草场的牛」(23节)指一般的牛。
  • 所罗门的王宫每年要消耗1252吨细面、2505吨粗面,3650只肥牛、7300只草场的牛、36500只羊,大约能供应1-1.5万人。
  • 「鹿、羚羊、狍子,并肥禽」(23节)是野味,无法定量供应,所以没有记录供应数量。
  • 「提弗萨」(24节)位于幼发拉底河南岸,是所罗门王国的东北边界。「迦萨」(24节)位于非利士地,是所罗门王国的西南边界。「从提弗萨直到迦萨的全地」(24节),是从美索不达米亚的方向来看所罗门所统治的版图。
  • 「从但到别是巴」(25节)指以色列地的最北到最南端。这个短语从士师时代开始出现,到撒母耳、扫罗、大卫、所罗门的日子一直使用,来表示以色列全境。南北分裂之后,这个短语就不再使用了,直到希西家呼吁百姓「从别是巴直到但」(代下三十5)来耶路撒冷参赴逾越节。
  • 「在自己的葡萄树下和无花果树下」(25节),是以色列人经常使用的形容安宁富足的一句短语(弥四4;亚三10;王下十八31)。
  • 和平的君王管理着和平的国度,百姓「都吃喝快乐」(20节)、「安然居住」(25节),应验了神赐给所罗门的「富足」(三13)。这样的光景正是将来弥赛亚国度的影儿。但作者却只字不提百姓的属灵光景,暗示物质的丰富中隐藏着属灵的危机。作者也两次提到「所罗门在世的日子」(21、25节),表明这些盛况在本书完成的时候已经不复存在。这些先知笔法不住地提醒我们:所罗门的国度只是「将来美事的影儿,不是本物的真像」(来十1),地上的物质无论如何极大丰富,都不能使亚当的后裔脱离罪的捆绑。以人为王,永远也不能实现神的国度;只有在以基督为王的弥赛亚国度里,「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赛十一9)。

【王上四26】「所罗门有套车的马四万,还有马兵一万二千。」

【王上四27】「那十二个官吏各按各月供给所罗门王,并一切与他同席之人的食物,一无所缺。」

【王上四28】「众人各按各分,将养马与快马的大麦和干草送到官吏那里。」

  • 「套车的马」(26节)指拉战车的马。「四万」(26节)原文可能是「四千」(代下九25)。所罗门「有战车一千四百辆」(十26),「还有马兵一万二千」(26节)轮流当值,所以「四千」匹马比较符合比例。这些战车和马都是从埃及进口的,价值一百四十四万舍客勒银子(十29),相当于全国一百三十万成年男子一个月的工资(撒下二十四9)。在和平时期维持这么多的马匹和车辆,给百姓增加了极大的负担(28节)。
  • 「一切与他同席之人」(27节)包括所罗门的妃七百、嫔三百(十一3),加上她们的子女、仆人,宫廷开支非常庞大。
  • 「大麦」(28节)是穷人的食物(士七13;约六9),也用来喂马。「马与快马」(28节),可能分别指拉战车的马和送信的马。
  • 神早已吩咐以色列的王「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申十七16),但所罗门却不放心神为自己争战,自作聪明地大量加添马匹,倚靠军事力量来获得安全感。神又吩咐以色列的王「不可为自己多立妃嫔」(申十七17),但所罗门却对庞大的军事力量还不放心,又立了一千妃嫔(十一3),用政治联姻来建立关系网。实际上,当时以色列周围的列国都陷入青铜时代崩溃时期(Bronze Age Collapse,主前1200-900年):南方的埃及进入后王朝时期,国力衰弱,无力对外扩张;北方的亚兰分裂成许多小国,臣服于以色列;而美索不达米亚的亚述正处于衰弱时期,要到九十年后新亚述帝国的那西尔帕二世(Ashurnasirpal II,主前883-859年在位)时期才开始对外扩张。因此,神已经使所罗门「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五4),并且早已应许「必坚定他的国」(撒下七12)。既然所罗门执意要建立庞大的军队,神后来就兴起以东的哈达和亚兰的利逊与所罗门为敌(十一25),证明这些马兵只是摆设,毫无用处。
  • 所罗门有智慧,却没有「敬畏耶和华的灵」(赛十一2),所以一面建立庞大的军事力量,一面到处政治联姻,国度一时非常稳固。但好景不长,神很快宣告:「你既行了这事,不遵守我所吩咐你守的约和律例,我必将你的国夺回,赐给你的臣子」(十一11)。
上图:青铜时代崩溃(Bronze Age Collapse)期间的入侵、破坏和可能的人口流动。从主前1200-900年的青铜器时代崩溃是整个中东、北非、小亚细亚、高加索、爱琴海和巴尔干地区的黑暗时代。这一地区的古代青铜文明曾经创造过几个世纪的灿烂文化,许多帝国、城邦通过通商、联姻,建立了一个互相依存的世界体系。但从主前12世纪开始,爆发了一系列的干旱、饥荒、海侵、移民和战争,这一地区的诸多文明在几十年内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崩塌,从主前1200-1150年,几乎东地中海世界的每一个重要城市都被摧毁。迈锡尼王国(Mycenaean Kingdoms)、巴比伦第三王朝(Kassite Dynasty)、赫人帝国(Hittite Empire )、乌加里特(Ugarit)、亚摩利城邦(Amorite States)等文明纷纷土崩瓦解,贸易路线中断,识字率大大下降,只有亚述、埃及和以拦等少数强国生存下来,但已经非常衰弱。 历史学家们对导致青铜时代崩溃的原因争论不休,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提出的因素包括:火山爆发、干旱、外族入侵、冶铁技术的扩散、军事武器和战术的发展,以及政治、社会和经济系统的各种失败。但在这之上,是神的手在管理,为要使所罗门「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王上五4),预备开始建造圣殿。

上图:青铜时代崩溃(Bronze Age Collapse)期间的入侵、破坏和可能的人口流动。从主前1200-900年的青铜器时代崩溃是整个中东、北非、小亚细亚、高加索、爱琴海和巴尔干地区的黑暗时代。这一地区的古代青铜文明曾经创造过几个世纪的灿烂文化,许多帝国、城邦通过通商、联姻,建立了一个互相依存的世界体系。但从主前12世纪开始,爆发了一系列的干旱、饥荒、海侵、移民和战争,这一地区的诸多文明在几十年内如多米诺骨牌般接连崩塌,从主前1200-1150年,几乎东地中海世界的每一个重要城市都被摧毁。迈锡尼王国(Mycenaean Kingdoms)、巴比伦第三王朝(Kassite Dynasty)、赫人帝国(Hittite Empire )、乌加里特(Ugarit)、亚摩利城邦(Amorite States)等文明纷纷土崩瓦解,贸易路线中断,识字率大大下降,只有亚述、埃及和以拦等少数强国生存下来,但已经非常衰弱。
历史学家们对导致青铜时代崩溃的原因争论不休,没有达成任何共识,提出的因素包括:火山爆发、干旱、外族入侵、冶铁技术的扩散、军事武器和战术的发展,以及政治、社会和经济系统的各种失败。但在这之上,是神的手在管理,为要使所罗门「四围平安,没有仇敌,没有灾祸」(王上五4),预备开始建造圣殿。

【王上四29】「神赐给所罗门极大的智慧聪明和广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测量。」

【王上四30】「所罗门的智慧超过东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

【王上四31】「他的智慧胜过万人,胜过以斯拉人以探,并玛曷的儿子希幔、甲各、达大的智慧。他的名声传扬在四围的列国。」

【王上四32】「他作箴言三千句,诗歌一千零五首。」

【王上四33】「他讲论草木,自黎巴嫩的香柏树直到墙上长的牛膝草,又讲论飞禽走兽、昆虫水族。」

【王上四34】「天下列王听见所罗门的智慧,就都差人来听他的智慧话。」

  • 「广大的心」(29节),指博学多才。
  • 「东方人」(30节)指住东方沙漠中的阿拉伯人和美索不达米亚的亚述、巴比伦人。「东方人和埃及人」(30节),包括古代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两大文明发源地。
  • 「以斯拉人以探,并玛曷的儿子希幔、甲各、达大」(31节)可能是当时智慧人的代表,背景不能确定。
  • 所罗门「作箴言三千句,诗歌一千零五首」(32节),只有一部分保留在《箴言》中。传统认为他也是《传道书》和《雅歌》的作者。
  • 「黎巴嫩的香柏树」(33节)非常高大,「牛膝草」(33节)非常矮小。「昆虫」(33节)原文是「爬行生物」。33节描写他知识之广,对各类花草鸟兽,不论大小,均了如指掌。
  • 「天下列王听见所罗门的智慧,就都差人来听他的智慧话」(34节),原文直译是「列国的人都来听所罗门的智慧,并从听见他智慧的地上列王那里来听所罗门的智慧」。这应验了神赐给所罗门的「尊荣」(三13)。
  • 所罗门蒙神赐下「极大的智慧聪明和广大的心」(29节),能够治理国度,但这样的「智慧」却没有阻止他的心背离神(十一9)。因此,「智慧」并不能使人得救,人若没有敬畏顺服神的心,拥有「智慧」,也不一定能行出「智慧」。
  • 即使是所罗门这样的「智慧」,列王也愿意寻求,「都差人来听他的智慧话」;因此,「当审判的时候,南方的女王要起来定这世代的罪;因为她从地极而来,要听所罗门的智慧话。看哪,在这里有一人比所罗门更大」(太十二42),我们若「信基督耶稣」,就能「有得救的智慧」(提后三15)。
上图:黎巴嫩阿尔寿夫雪松自然保护区(Al Shouf Cedar Nature Reserve)的香柏木。

上图:黎巴嫩阿尔寿夫雪松自然保护区(Al Shouf Cedar Nature Reserve)的香柏木。

 上图:耶路撒冷西墙石缝里生长的刺山柑(Capers),可能就是牛膝草(Hyssop)。牛膝草生长于石缝和牆上(王上四33),有人认为是以色列常见的墨角兰(Origanum Marjoram),也有人认为是刺山柑(Thorny Capers),它们都是普通平凡的植物,枝条和厚叶多毛。 出埃及时,以色列用牛膝草把逾越节祭牲的血涂在门楣和两边门柱上(出十二22)。西奈山立约时,摩西用牛膝草蘸血和水洒在约书上和百姓身上(来九19)。为消除了痲疯病的人或房子进行洁淨礼时,也用到牛膝草(利十四4、6、49、51)。牛膝草也用来制作红母牛灰做的除污秽的水(民十九6),并用来蘸这水去洁净人和器皿(民十九18)。

上图:耶路撒冷西墙石缝里生长的刺山柑(Capers),可能就是牛膝草(Hyssop)。牛膝草生长于石缝和牆上(王上四33),有人认为是以色列常见的墨角兰(Origanum Marjoram),也有人认为是刺山柑(Thorny Capers),它们都是普通平凡的植物,枝条和厚叶多毛。 出埃及时,以色列用牛膝草把逾越节祭牲的血涂在门楣和两边门柱上(出十二22)。西奈山立约时,摩西用牛膝草蘸血和水洒在约书上和百姓身上(来九19)。为消除了痲疯病的人或房子进行洁淨礼时,也用到牛膝草(利十四4、6、49、51)。牛膝草也用来制作红母牛灰做的除污秽的水(民十九6),并用来蘸这水去洁净人和器皿(民十九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