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2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二1】「大卫的死期临近了,就嘱咐他儿子所罗门说:」

【王上二2】「『我现在要走世人必走的路。所以,你当刚强,作大丈夫,」

在这个世界上要遵行神的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必须「刚强作大丈夫」。

【王上二3】「遵守耶和华——你神所吩咐的,照着摩西律法上所写的行主的道,谨守祂的律例、诫命、典章、法度。这样,你无论做什么事,不拘往何处去,尽都亨通。」

大卫用一生的经历告诉所罗门,也告诉我们:遵行神的话,是个人和国家蒙福的唯一道路。

【王上二4】「耶和华必成就向我所应许的话说:“你的子孙若谨慎自己的行为,尽心尽意诚诚实实地行在我面前,就不断人坐以色列的国位。”」

所罗门必须遵守神的律例,神才会执行大卫之约(撒下七:7-17)。

【王上二5】「你知道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向我所行的,就是杀了以色列的两个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益帖的儿子亚玛撒。他在太平之时流这二人的血,如在争战之时一样,将这血染了腰间束的带和脚上穿的鞋。」

太平时无故杀人是有罪的(民三十五31)。约押因私人仇恨和嫉妒,谋杀了两个元帅押尼珥(撒下 三22-27)和亚玛撒(撒下二十4-10)。

【王上二6】「所以你要照你的智慧行,不容他白头安然下阴间。」

按照公义的原则,必须追讨约押所犯的罪行。但正如主耶稣所说的:「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约八7) 。在约押的眼里,大卫不止一次做过愚昧的事,没有资格手里清洁地执行神的公义。但大卫并没有放弃神的公义,正如他虽然不能为神建造圣殿,却竭尽心力地为建造圣殿做好准备一样,大卫承认自己的软弱和失败,不配做个彰显神公义的人,但他把惩治约押和示每的事交给所罗门,至死仍要满足神的心意。「照你的智慧行」指在适当时机下手杀约押。

【王上二7】「你当恩待基列人巴西莱的众子,使他们常与你同席吃饭;因为我躲避你哥哥押沙龙的时候,他们拿食物来迎接我。」

巴西莱众子所行的事见撒下十七27~29,他们接待大卫,就是持定神的拣选。「同席吃饭」即享受朝廷的长俸。

【王上二8】「在你这里有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我往玛哈念去的那日,他用狠毒的言语咒骂我,后来却下约旦河迎接我,我就指着耶和华向他起誓说:“我必不用刀杀你。”」

示每咒诅神的受膏者(撒下十六5-13),是抵挡神的严重罪行,但大卫知道自己那时是落在神的管教中,不是惩罚示每的合宜时机(撒下十九16-23)。但神的公义必须彰显,所以留待所罗门去执行刑罚。

【王上二9】「现在你不要以他为无罪。你是聪明人,必知道怎样待他,使他白头见杀,流血下到阴间。』」

【王上二10】「大卫与他列祖同睡,葬在大卫城。」

大卫逝世时年七十,大约为主前970年(周朝穆王时)。

【王上二11】「大卫作以色列王四十年:在希伯仑作王七年,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

【王上二12】「所罗门坐他父亲大卫的位,他的国甚是坚固。」

所罗门统治初期国内存在骚动的因素,所罗门坚决果断地处理了这些骚动和叛乱的祸首,使全国得以坚定在他的统治之下。

【王上二13】「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去见所罗门的母亲拔示巴,拔示巴问他说:『你来是为平安吗?』回答说:『是为平安』;」

拔示巴的问句,显出她对亚多尼雅来访的动机是有疑虑的。

【王上二14】「又说:『我有话对你说。』拔示巴说:『你说吧。』」

【王上二15】「亚多尼雅说:『你知道国原是归我的,以色列众人也都仰望我作王,不料,国反归了我兄弟,因他得国是出乎耶和华。」

「国原是归我的」这是因为在当时仍生存的大卫儿子中,亚多尼雅排行最长,他仍对此耿耿于怀。「出乎耶和华」亚多尼雅不是不明白神的旨意,而是不甘心顺服神的旨意。

【王上二16】「现在我有一件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辞。』拔示巴说:『你说吧。』」

【王上二17】「他说:『求你请所罗门王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我为妻,因他必不推辞你。』」

古时国王死后由继位者承受妃嫔,如今亚多尼雅求娶大卫妃嫔亚比煞为妻,可见亚多尼雅并未放弃夺取王位之念头。在以色列众人眼前,与他父的妃嫔亲近,这就等于公开宣称他已继承了他父的王位。

【王上二18】「拔示巴说:『好,我必为你对王提说。』」

【王上二19】「于是,拔示巴去见所罗门王,要为亚多尼雅提说;王起来迎接,向她下拜,就坐在位上,吩咐人为王母设一座位,她便坐在王的右边。」

「王的右边」是尊贵的位置。

【王上二20】「拔示巴说:『我有一件小事求你,望你不要推辞。』王说:『请母亲说,我必不推辞。』」

【王上二21】「拔示巴说:『求你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给你哥哥亚多尼雅为妻。』」

【王上二22】「所罗门王对他母亲说:『为何单替他求书念的女子亚比煞呢?也可以为他求国吧!他是我的哥哥,他有祭司亚比亚他和洗鲁雅的儿子约押为辅佐。』」

所罗门即刻洞悉了亚多尼雅的阴谋,答应他的要求就等于鼓励他的骄傲和野心。那些同情他的人势必要主张他兄长的地位,应该作王。何况他身边有大祭司亚比亚他和元帅约押支持他。

【王上二23】「所罗门王就指着耶和华起誓说:『亚多尼雅这话是自己送命,不然,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亚多尼雅的要求无异于反叛理应受到死亡的刑罚,所罗门的理智告诉他决不容许亚多尼雅的阴谋威胁国家的稳定。

【王上二24】「耶和华坚立我,使我坐在父亲大卫的位上,照着所应许的话为我建立家室;现在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亚多尼雅今日必被治死。』」

「耶和华坚立我」亚多尼雅的阴谋不仅直接伤害人,更是敌对神。

【王上二25】「于是所罗门王差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将亚多尼雅杀死。」

比拿雅是宫廷护卫长,先后奉命杀了三个人:亚多尼雅(本节)、约押(34节)和示每(46节)。

【王上二26】「王对祭司亚比亚他说:『你回亚拿突归自己的田地去吧!你本是该死的,但因你在我父亲大卫面前抬过主耶和华的约柜,又与我父亲同受一切苦难,所以我今日不将你杀死。』」

亚拿突在便雅悯境内,是个利未人城邑(书二十一18),先知耶利米也兴起于此城(耶一1)。

【王上二27】「所罗门就革除亚比亚他,不许他作耶和华的祭司。这样,便应验耶和华在示罗论以利家所说的话。」

神预言以利家将不再有分于大祭司的职务(撒上二27-36 )。

【王上二28】「约押虽然没有归从押沙龙,却归从了亚多尼雅。他听见这风声,就逃到耶和华的帐幕,抓住祭坛的角。」

亚多尼雅的另一同党约押,因先前杀死了两个比他忠义的人 (32),虽然逃到祭坛那里,仍被所罗门处死。这是因为祭坛所提供的庇护,不适用于蓄意谋杀。

【王上二29】「有人告诉所罗门王说:『约押逃到耶和华的帐幕,现今在祭坛的旁边。』所罗门就差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说:『你去将他杀死。』」

【王上二30】「比拿雅来到耶和华的帐幕,对约押说:『王吩咐说,你出来吧!』他说:『我不出去,我要死在这里。』比拿雅就去回复王,说约押如此如此回答我。」

抓住祭坛的人到底可不可以杀,这连比拿雅也没把握,所以要去问大法官所罗门。

【王上二31】「王说:『你可以照着他的话行,杀死他,将他葬埋,好叫约押流无辜人血的罪不归我和我的父家了。」

东方习俗,人死后曝骨荒野是最大的羞辱,也是可怕的刑罚(王下九10;耶十六4),因此连敌人和死囚也给一个葬身之地(申二十一22;王下九34;撒下二十一14)。所罗门所以答允埋葬约押,但不理他抓住坛角,仍把他杀了,因为只有无意杀人犯才可用此法寻求公道(出二十一14)。

【王上二32】「耶和华必使约押流人血的罪归到他自己的头上;因为他用刀杀了两个比他又义又好的人,就是以色列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和犹大元帅益帖的儿子亚玛撒,我父亲大卫却不知道。」

【王上二33】「故此,流这二人血的罪必归到约押和他后裔的头上,直到永远;惟有大卫和他的后裔,并他的家与国,必从耶和华那里得平安,直到永远。』」

【王上二34】「于是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上去,将约押杀死,葬在旷野约押自己的坟墓里(原文是房屋)。 」

【王上二35】「王就立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作元帅,代替约押,又使祭司撒督代替亚比亚他。」

【王上二36】「王差遣人将示每召来,对他说:『你要在耶路撒冷建造房屋居住,不可出来往别处去。」

所罗门把示每软禁在耶路撒冷,担心示每越过汲沦溪回去便雅悯支派的土地叛乱。

【王上二37】「你当确实地知道,你何日出来过汲沦溪,何日必死!你的罪(原文是血)必归到自己的头上。』」

汲沦溪在耶路撒冷东城墙外。不允许示每过汲沦溪,是为了防止他回到便雅悯支派,在他自己的势力范围挑起事端。

【王上二38】「示每对王说:『这话甚好!我主我王怎样说,仆人必怎样行。』于是示每多日住在耶路撒冷。」

【王上二39】「过了三年,示每的两个仆人逃到迦特王玛迦的儿子亚吉那里去。有人告诉示每说:『你的仆人在迦特。』」

迦特曾经属于非利士人,后被大卫攻取(代上18:1)。这个王很可能是在以色列的控制之下。

【王上二40】「示每起来,备上驴,往迦特到亚吉那里去找他的仆人,就从迦特带他仆人回来。」

迦特位于耶路撒冷西南约48公里,示每违反了不能离开耶路撒冷的命令。

【王上二41】「有人告诉所罗门说:『示每出耶路撒冷往迦特去,回来了。』」

【王上二42】「王就差遣人将示每召了来,对他说:『我岂不是叫你指着耶和华起誓,并且警戒你说“你当确实地知道,你哪日出来往别处去,那日必死”吗?你也对我说:“这话甚好,我必听从。”」

【王上二43】「现在你为何不遵守你指着耶和华起的誓和我所吩咐你的命令呢?』」

【王上二44】「王又对示每说:『你向我父亲大卫所行的一切恶事,你自己心里也知道,所以耶和华必使你的罪恶归到自己的头上;」

【王上二45】「惟有所罗门王必得福,并且大卫的国位必在耶和华面前坚定,直到永远。』」

【王上二46】「于是王吩咐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他就去杀死示每。这样,便坚定了所罗门的国位。」

杀死亚多尼雅、约押、示每不是报私仇,而是除去拦阻神计划的因素。经过这一连串行动,国权就在所罗门手中得坚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