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王纪上第1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王上一1】「大卫王年纪老迈,虽用被遮盖,仍不觉暖。」

【王上一2】「所以臣仆对他说:『不如为我主我王寻找一个处女,使她伺候王,奉养王,睡在王的怀中,好叫我主我王得暖。』」

【王上一3】「于是在以色列全境寻找美貌的童女,寻得书念的一个童女亚比煞,就带到王那里。」

【王上一4】「这童女极其美貌,她奉养王,伺候王,王却没有与她亲近。」

  • 此时大卫已经年届七十,「年纪老迈」(1节),肉体的生命越来越衰微,但属灵的生命却越来越兴旺。
  • 古代犹太史学家约瑟夫指出:当时大卫身体感觉寒冷,麻木没有感觉,医生们建议用童女帮他暖身(《犹太古史记》卷7第14章343节)。
  • 「书念」位于以萨迦境内(书十九18),以利沙后来在此地曾使书念妇人的儿子复活(王下四12-36)。
  • 「王却没有与她亲近」(4节),指亚比煞与大卫并没有夫妻之实,只是名义上属于大卫,因此身分暧昧,后来被卷入权力斗争之中(二13-21)。

【王上一5】「那时,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自尊,说:『我必作王』,就为自己预备车辆、马兵,又派五十人在他前头奔走。

【王上一6】「他父亲素来没有使他忧闷,说:『你是做什么呢?』他甚俊美,生在押沙龙之后。」

  • 亚多尼雅是大卫的第四个儿子(撒下三4)。大卫的长子暗嫩和三子押沙龙已死,次子基利押可能早夭,按照列国的惯例,剩下年龄最大的亚多尼雅应该是王位继承人。但神并没有安排亚多尼雅作王,祂已经拣选了所罗门来执行祂荣耀的计划(代上二十二8-9;二十八5-7)。因此,亚多尼雅强自出头、争夺王位,并不是一场简单的宫廷争斗,而是在干扰神的计划。
  • 亚多尼雅和押沙龙一样生得「甚俊美」(6节),又「为自己预备车辆、马兵,又派五十人在他前头奔走」(5节),自负嚣张的行为也和押沙龙一样(撒下十五1)。他们都是大卫肉体生命的杰作,但肉体的「俊美」都没能让他们蒙神喜悦。
  • 「他父亲素来没有使他忧闷」(6节),指他父亲从来都没有管教、惩罚过他。大卫过去体贴肉体的感情,不但没有好好管教长子暗嫩、三子押沙龙,也没有好好管教四子亚多尼雅,结果这三个儿子都狂妄自大、不受约束,最后都死于自作自受。所以说:「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箴十三24)。

【王上一7】「亚多尼雅与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和祭司亚比亚他商议;二人就顺从他,帮助他。」

【王上一8】「但祭司撒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先知拿单、示每、利以,并大卫的勇士都不顺从亚多尼雅。」

  • 王宫之内是大卫年纪老迈(1节)、卧病不起(47节)。王宫之外却是热闹非凡(5节)、分为两派(7-8节):一派以为亚多尼雅是王位的当然继承人,急于「顺从他,帮助他」(7节);另一派却「不顺从亚多尼雅」(8节),忠心等候王的旨意。
  • 「约押」(7节)是大卫的外甥、军队的元帅,「祭司亚比亚他(7节)是亚伦的四子以他玛的后代、祭司以利的后裔(撒上十四3;二十二11;二十二20;二十四3」),兼作王的谋士(代上二十七34)。这两个人跟随亚多尼雅、抵挡神的旨意,后来约押被杀(二34),亚比亚他被解职(二26)。
  • 「祭司撒督」(8节)是亚伦的三子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的后裔(代上六4-8)。在大卫的时代,撒督和亚比亚他同时担任祭司长(撒下二十25)。到了所罗门的时代,撒督代替亚比亚他作大祭司(王上二35;代上二十九22),应验了神弃绝以利家的预言(撒上二35-36)。
  • 「比拿雅」(8节)是祭司的儿子(代上二十七5),他是大卫三十勇士之一(撒下二十三20)、大卫外邦人卫队的护卫长(撒下二十23),并担任大卫第三军的军长,每年第三个月服役(代上二十七5-6),兼作王的谋士(代上二十七34),后来代替约押担任所罗门的元帅(二35)。
  • 「拿单」(8节)是先知,神向他启示了大卫之约(撒下七4),也借着他向与拔示巴行淫的大卫宣告了审判(撒下十二7),还借着他赐给了所罗门一个名字(撒下十二25)。
  • 「示每」(8节)可能是「以拉的儿子示每」(四18),并非咒骂大卫的「基拉的儿子示每」(二8)。
  • 「大卫的勇士」(8节),指大卫军队中的高级将领( 撒下二十三8-39)。

【王上一9】「一日,亚多尼雅在隐·罗结旁、琐希列磐石那里宰了牛羊、肥犊,请他的诸弟兄,就是王的众子,并所有作王臣仆的犹大人;」

【王上一10】「惟独先知拿单和比拿雅并勇士,与他的兄弟所罗门,他都没有请。」

  • 「隐·罗结」(17节)位于汲沦溪谷和欣嫩子谷会合之处,是基训泉南面约半公里的一个水泉。这里是便雅悯支派和犹大支派产业的交界处(书十五7;十八16),亚多尼雅的支持者大部分来自犹大支派(9节),可能他因此在这里大摆筵席。亚多尼雅可能已经听说大卫并没有安排他继位(13节),所以要乘大卫年老体弱,要自立为王(11、25节)。
  • 亚多尼雅的政治手段比押沙龙相差甚远,只邀请了「所有作王臣仆的犹大人」(9节);押沙龙却笼络了十二支派,「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撒下十五6)。亚多尼雅在「王的众子」(9节)中单单没有邀请所罗门赴宴,表明他知道所罗门是王位的竞争对手。
  • 「所罗门」(10节)这个名字的意思是「平安」,是大卫与拔示巴所生的第四个儿子(撒下五14),神「借先知拿单赐他一个名字,叫耶底底亚,因为耶和华爱他」(撒下十二24)。神爱他,不是因为他特别可爱、敬虔,而是因为神将使用他来承受大卫之约、建造圣殿,以显明神对罪人的爱。「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罗九11),无论所罗门将来的行为是得胜还是失败,都将在神的管理之下(撒下七12-15)。
上图:19世纪隐·罗结的井。

上图:19世纪隐·罗结的井。

【王上一11】「拿单对所罗门的母亲拔示巴说:『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作王了,你没有听见吗?我们的主大卫却不知道。」

【王上一12】「现在我可以给你出个主意,好保全你和你儿子所罗门的性命。」

【王上一13】「你进去见大卫王,对他说:“我主我王啊,你不曾向婢女起誓说:你儿子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坐在我的位上吗?现在亚多尼雅怎么作了王呢?”」

【王上一14】「你还与王说话的时候,我也随后进去,证实你的话。』」

  • 亚多尼雅大摆筵席的目的早已众所周知,所以拿单说「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作王了」(11节)。所罗门是亚多尼雅王位的竞争者,亚多尼雅一旦自立为王,一定会首先铲除他们母子,所以拿单说要「给你出个主意,好保全你和你儿子所罗门的性命」(12节)。
  • 拿单所要「证实」(14节)的不是大卫所起的誓(13节),而是亚多尼雅在隐·罗结自立为王的事实(24-27节)。
  • 拿单是被神使用的先知,他曾经谴责大卫与拔示巴行淫的罪,但却没有因此对拔示巴有偏见,而是在关键时刻帮助拔示巴母子。因为他知道耶和华喜爱所罗门(撒下十二24),所以以神的心为心,而不是以自己的经验和成见来论断人。
  • 在这关键的时刻,神却没有说任何话,而是由体贴神心意的拿单与神同工、推动此事。如果拿单是出于私心,他本可以假借神的名义向大卫说话。但拿单是一位敬畏神的先知,虽然他早已知道神拣选了所罗门作王(13节;撒下十二25),但神现在没有说话,他就绝不编造神的话,而是设法提醒大卫遵行神的旨意、果断做出决定。事奉神的人,绝不能用不合神心意的手段来成就神的旨意,也不能假传「神的话」来帮神的忙。

【王上一15】「拔示巴进入内室见王,王甚老迈,书念的童女亚比煞正伺候王。」

【王上一16】「拔示巴向王屈身下拜;王说:『你要什么?』」

【王上一17】「她说:『我主啊,你曾向婢女指着耶和华——你的神起誓说:“你儿子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坐在我的位上。”」

【王上一18】「现在亚多尼雅作王了,我主我王却不知道。」

【王上一19】「他宰了许多牛羊、肥犊,请了王的众子和祭司亚比亚他,并元帅约押;惟独王的仆人所罗门,他没有请。」

【王上一20】「我主我王啊,以色列众人的眼目都仰望你,等你晓谕他们,在我主我王之后谁坐你的位。」

【王上一21】「若不然,到我主我王与列祖同睡以后,我和我儿子所罗门必算为罪人了。』」

「算为罪人」(21节),指亚多尼雅一旦继位,就会立刻铲除王位的竞争对手所罗门和他母亲。

【王上一22】「拔示巴还与王说话的时候,先知拿单也进来了。」

【王上一23】「有人奏告王说:『先知拿单来了。』拿单进到王前,脸伏于地。」

【王上一24】「拿单说:『我主我王果然应许亚多尼雅说:“你必接续我作王,坐在我的位上”吗?」

【王上一25】「他今日下去,宰了许多牛羊、肥犊,请了王的众子和军长,并祭司亚比亚他;他们正在亚多尼雅面前吃喝,说:“愿亚多尼雅王万岁!”」

【王上一26】「惟独我,就是你的仆人和祭司撒督,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并王的仆人所罗门,他都没有请。」

【王上一27】「这事果然出乎我主我王吗?王却没有告诉仆人们,在我主我王之后谁坐你的位。』」

  • 25节原文以「因为」开始,25-27节是解释拿单为什么催问大卫谁是王位继承人。
  • 「军长」(25节)原文是复数,亚多尼雅不但有元帅约押的支持,还得到了许多「军长」的支持,势力很大。

【王上一28】「大卫王吩咐说:『叫拔示巴来。』拔示巴就进来,站在王面前。」

【王上一29】「王起誓说:『我指着救我性命脱离一切苦难、永生的耶和华起誓。」

【王上一30】「我既然指着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向你起誓说:你儿子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坐在我的位上。我今日就必照这话而行。』」

【王上一31】「于是,拔示巴脸伏于地,向王下拜,说:『愿我主大卫王万岁!』」

  • 先知拿单进来见大卫的时候,拔示巴可能已经回避,因此大卫要再次「叫拔示巴来」(28节)。
  • 大卫坚定地向拔示巴起誓「你儿子所罗门必接续我作王」(30节),不是因着肉体的私情,而是因为神亲自拣选了所罗门(代上二十二8-9;二十八5-7)。

【王上一32】「大卫王又吩咐说:『将祭司撒督、先知拿单、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召来!』他们就都来到王面前。」

【王上一33】「王对他们说:『要带领你们主的仆人,使我儿子所罗门骑我的骡子,送他下到基训;」

【王上一34】「在那里,祭司撒督和先知拿单要膏他作以色列的王;你们也要吹角,说:“愿所罗门王万岁!”」

【王上一35】「然后要跟随他上来,使他坐在我的位上,接续我作王。我已立他作以色列和犹大的君。』」

  • 大卫虽然年纪老迈,但灵里却越来越清醒,所以没有像过去一样怜恤儿子、姑息纵容,而是立即行动、运筹帷幄。这种光景与他当年听到押沙龙叛乱时的表现判若两人(撒下十五14)。因为那时大卫知道自己是落在神的管教之中,现在却知道自己是行在神的旨意里,所以有勇气雷厉风行地遵行神的旨意。
  • 「基训」(33节)位于大卫城南面的山谷里,这里的基训泉是耶路撒冷的主要水源。大卫特地指示所罗门在这里受膏,可能是为了让半公里外「隐·罗结」(17节)的亚多尼雅一伙听到,兵不血刃地瓦解他们的势力。这个精明的安排,表明大卫虽然身体软弱 ,但头脑却依然清楚。
  • 「骡子」(33节)是公驴和母马杂交的后代,比马和驴的力气更大、寿命更长。律法禁止培育骡子(利十九19),但并没有禁止使用骡子。所以以色列人不培育骡子,但会从埃及或腓尼基进口骡子,只有国王、王子或有身份的富贵人家才会骑着骡子。「我的骡子」(33节)指大卫专用的坐骑,如果所罗门骑上大卫专用的骡子,百姓就知道他已经继承大卫作王。
  • 「吹角」(34节)是新王登基的信号(王下十一14;撒下十五10)。
  • 「以色列和犹大」(35节)指犹大支派和其他十一个支派。大卫先是在希伯仑作犹大王(撒下二4),后来以色列的长老拥立他为以色列王(撒下五1-3)。
  • 大卫城建在山坡上,所罗门在基训受膏后要回到王宫登基(46节),所以说「要跟随他上来」(35节)。
上图:隐·罗结位于基训泉的南面。亚多尼雅在隐·罗结称王,所罗门则在基训泉称王。

上图:隐·罗结位于基训泉的南面。亚多尼雅在隐·罗结称王,所罗门则在基训泉称王。

【王上一36】「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对王说:『阿们!愿耶和华——我主我王的神也这样命定。」

【王上一37】「耶和华怎样与我主我王同在,愿祂照样与所罗门同在,使他的国位比我主大卫王的国位更大。』」

  • 「阿们」(36节)原文意思是「回应、作证」,代表法律上的见证和认可(申二十七15-26)。
  • 所罗门的王位并不是自己争取来的,面临危机,还要靠先知拿单和母亲拔示巴向大卫报告。因此,这是神赐给他的王位。神允许亚多尼雅的愚昧在神的百姓中间制造难处,借着这难处把人催进神的旨意里,好把神所拣选的所罗门显明出来。

【王上一38】「于是,祭司撒督、先知拿单、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和基利提人、比利提人都下去使所罗门骑大卫王的骡子,将他送到基训。」

【王上一39】「祭司撒督就从帐幕中取了盛膏油的角来,用膏膏所罗门。人就吹角,众民都说:『愿所罗门王万岁!』」

【王上一40】「众民跟随他上来,且吹笛,大大欢呼,声音震地。」

  • 「基利提人、比利提人」(38节)是大卫的克里特岛人近身侍卫,由比拿雅统管。
  • 「帐幕」(39节)指大卫建于大卫城中用来存放约柜的会幕(撒下六17)。
  • 「用膏膏所罗门」(39节),指把膏油倒在所罗门的头上,将他分别为圣献给神,作管理神产业的君王。此时来不及举行隆重的仪式,后来举行了盛大的受膏典礼(代上二十九22)。

【王上一41】「亚多尼雅和所请的众客筵宴方毕,听见这声音;约押听见角声就说:『城中为何有这响声呢?』」

【王上一42】「他正说话的时候,祭司亚比亚他的儿子约拿单来了。亚多尼雅对他说:『进来吧!你是个忠义的人,必是报好信息。』」

  • 所罗门受膏的「基训」(33节),离亚多尼雅大摆筵席的「隐·罗结」(17节)只有半公里,比「隐·罗结」地势高、离城更近。所以亚多尼雅和宾客都能听到众民的角声和呼声,约押还以为是城里发出的声音(41节)。
  • 「亚比亚他的儿子约拿单」(42节)曾经在押沙龙叛乱时立过功(撒下十五36),现在却和他的父亲跟错了人。

【王上一43】「约拿单对亚多尼雅说:『我们的主大卫王诚然立所罗门为王了。」

【王上一44】「王差遣祭司撒督、先知拿单、耶何耶大的儿子比拿雅,和基利提人、比利提人都去使所罗门骑王的骡子。」

【王上一45】「祭司撒督和先知拿单在基训已经膏他作王。众人都从那里欢呼着上来,声音使城震动,这就是你们所听见的声音;」

【王上一46】「并且所罗门登了国位。」

【王上一47】「王的臣仆也来为我们的主大卫王祝福,说:“愿王的神使所罗门的名比王的名更尊荣;使他的国位比王的国位更大。”王就在床上屈身下拜。」

【王上一48】「王又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祂赐我一人今日坐在我的位上,我也亲眼看见了。”』」

  • 所罗门坐上了王位,圣殿的建造才能开始,才能带进神与人更荣耀的同在。大卫离世前能亲眼看见所罗门按着神的心意坐上王位,心里欢喜,「就在床上屈身下拜」(47节),就像当年雅各「在床头上敬拜神」(创四十七31)一样。
  • 这是大卫一生灵里最明亮的时候,他不但顺利移交了王位,还设立了敬拜的制度(代上二十三-二十六),交代了建殿的一切事项(代上二十八-二十九),然后才安然向神交帐。

【王上一49】「亚多尼雅的众客听见这话就都惊惧,起来四散。」

【王上一50】「亚多尼雅惧怕所罗门,就起来,去抓住祭坛的角。」

  • 新王已经登基,亚多尼雅的宾客都怕受连累成为叛党,所以「就都惊惧,起来四散」(49节)。
  • 祭坛的四面都有角,误杀人的可抓住坛角求神庇护,以获得公平的审讯(出二十一13-14),所以亚多尼雅「去抓住祭坛的角」(50节)。

【王上一51】「有人告诉所罗门说:『亚多尼雅惧怕所罗门王,现在抓住祭坛的角,说:“愿所罗门王今日向我起誓,必不用刀杀仆人。”』」

【王上一52】「所罗门说:『他若作忠义的人,连一根头发也不至落在地上;他若行恶,必要死亡。』」

【王上一53】「于是所罗门王差遣人,使亚多尼雅从坛上下来,他就来,向所罗门王下拜;所罗门对他说:『你回家去吧!』」

  • 所罗门虽然年轻,但做事果断机敏。他答应只要亚多尼雅保持忠心,便会饶过他的性命;而亚多尼雅也承认所罗门的王权,这样所罗门就顺利登基了。
  • 所罗门登基时大约二十岁左右,作王四十年(十一42),大约是主前970-930年。此时对应于中国周穆王执政的时期(按《竹书纪年》是主前962-908年)。

《列王纪》背景

《列王纪》的希伯来名是「列王 ספרמלכים/ Melakhim」。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列王纪上、下》是同一卷书,紧接在《撒母耳记》之后。七十士译本为了方便,将《撒母耳记》和《列王纪》各分为上下两册。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把《撒母耳记上、下》和《列王纪上、下》合称为《王国记一、二、三、四卷》,拉丁文武加大译本称之为《列王纪一、二、三、四卷》。本书的内容承接《撒母耳记》,记录了从所罗门继位(主前970年)到犹大王约雅斤被释(主前560年)大约四百年的历史。这是一部国度的兴衰史,神的百姓从所罗门的盛世开始,很快盛极而衰,经历南北分裂、起起落落,最终北国以色列被亚述掳去,南国犹大被巴比伦掳走。

在《撒母耳记》的时代,神抑制了列国的势力,南方的埃及第二十一王朝停止对外扩张,大卫的国度得以扩展到整个应许之地:「从哈马口直到埃及小河」(王上八65;民三十四1-12)。而在《列王纪》的时代,神允许周围许多强权此起彼落、互相争霸,作为管教和造就百姓的工具(赛十5)。当时的中国是从西周的周穆王时代,一直到春秋时期孔子(约主前551-479年)出生之前;而美索不达米亚则相继崛起了亚述和巴比伦两个与埃及争霸的大帝国,在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属灵上都对位于「世界十字路口」的百姓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神的百姓在列强环伺中屡败屡战、苦苦挣扎。

《士师纪》所记录的三百年,是「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二十一25)的失败历史。而《列王纪》所记录的四百年,虽然百姓有了王,但北国的以色列王都带头拜偶像,「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王上十四16);南国的犹大王则在顺服神与拜偶像之间来回摇摆,即使是努力带动国度复兴的希西家和约西亚,也不能阻止百姓属灵光景的每况愈下;最后,南北两国都落到神公义的审判里。这四百年,也是神彻底对付偶像的四百年,有了这四百年惨痛的教训,被掳回归的百姓再也不敢拜偶像了。

《列王纪》不但是历史的记录,更是先知的话语,所以在希伯来圣经《塔纳赫》(תנ״ך‎‎ / Tanakh)中被列为《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的最后一卷。《早期先知书》记录了神的百姓从进迦南到被掳巴比伦的历史,但先知的作品从来都不是为了写历史而记录历史,他们更关心的是神借着历史所显明的心意,好作为后人的鉴戒。因此,《列王纪》中人物、事件所占的篇幅,并不是根据其政治地位、执政时间或治国成就,也没有罗列所有的历史资料,而是按照属灵的意义加以取舍、整理,评价君王的标准是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王上十五5),还是「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王上十一6)。例如:北国的暗利当时在国际上很有影响,但在本书中却没有什么存在感;北国亚哈王的夸夸之战(Battle of Qarqar)是以色列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却被作者完全无视;南国玛拿西五十五年漫长的统治,被一笔带过;而忠心顺服神的希西家、约西亚,神差遣挽回百姓的先知以利亚、以利沙,则着墨甚多。本书所记录的历史可分成八个阶段:

  1. 所罗门继承大卫的王位(王上一二章);
  2. 所罗门的荣耀(王上三十一章);
  3. 南北分裂(王上十二十三章);
  4. 先知以利亚之前的历史(王上十四十六章);
  5. 以利亚先知时期的历史(王上十七王下一章);
  6. 以利沙先知时期的历史(王下二十三章);
  7. 北国以色列被掳之前的历史(王下十四十七章);
  8. 南国犹大最后的历史(王下十八二十五章)。

《列王纪》是在圣灵的管理下,根据《犹大列王记》(王上一5315处提到)、《以色列诸王记》(王上十四1918处提到)、《所罗门记》(王上十一41)等已经失传的古代文献编撰而成。本书的内容强调先知的工作,特别着重描述以利亚和以利沙的工作,因此,作者可能是一位先知。书中所用的语言和写作风格与《耶利米书》相似,内容资料也互相补充、相辅相成,犹太传统认为耶利米是《列王纪》的编撰者。本书大约在主前560年约雅斤被释(王下二十五27)之后、主前538年从巴比伦回归之前最后完成,先知要回答被掳的百姓心中的疑问:神的选民为什么会沦落到如此可怜的光景,神对大卫宝座的应许到底还算不算数?先知所要传达的信息是:一方面,国度的兴衰取决于百姓是否忠于圣约、遵守神的律法(申二十八);另一方面,不管人怎样软弱、失败,神都有办法挽回自己的百姓,因为神才是历史的掌管者。一切都在神的管理之中,神借着百姓四百年的挣扎,让我们不得不承认,亚当的后裔已经全然败坏,即使所罗门那样最有智慧的人,也不可能倚靠肉体顺服神、遵行律法;这四百年又让我们认识:「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传一9),百姓并没有从失败的历史中学到教训,正如黑格尔(G. W. F. Hegel,1770-1831年)所说的:「我们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我们从来没有从历史中学到教训。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这四百年更让我们看到,神给大卫永远国度和宝座的应许实际上是无条件(撒下七16),它并不能倚靠人的热心来实现,也不能根据人的努力来维持,只能倚靠神自己亲自来成就(撒下七14-15)。

因此,《列王纪》的重点不是神的赏善罚恶,因为人实在是乏善可陈。圣灵既让我们看到亚当后裔的绝望和全然败坏,也要我们看到神的信实和力挽狂澜,「祂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诗一百零三19),却是在公义之中存留恩典:「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赛四十二3)。即使是在北国都拜巴力的时候,神也能「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十九18);即使是耶洗别的女儿亚她利雅几乎剿灭犹大王室(王下十一1),神也能保存大卫的后裔;即使是玛拿西的五十五年执政期间罪恶「充满了耶路撒冷」(王下二十一16),神也能让百姓重新「在耶和华殿里得了律法书」(王下二十二8)。而当这段失败的历史即将结束在黑暗里的时候,神亲自宣告:「日子将到,我要与以色列家和犹大家另立新约」(耶三十一31),向绝望的百姓指明了光明的前途;又借着犹大王约雅斤的被释与高升(王下二十五30),让被掳的百姓看到了希望:神「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摩九11)。因此,《列王纪》向我们展现的不是遥远的历史,而是永不改变的神在我们身上工作的法则;虽然我们和过去的以色列人一样软弱、败坏,但圣灵必然会挽回神所拣选的人,因为「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腓一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