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下十九1】「有人告诉约押说:『王为押沙龙哭泣悲哀。』」

【撒下十九2】「众民听说王为他儿子忧愁,他们得胜的欢乐却变成悲哀。」

大卫为着押沙龙而忧愁,以致众民在神所赐的得胜中没有喜乐,只有悲哀。大卫在体贴肉体的感情的时候,只看见押沙龙给他感情上的满足,却没有看到押沙龙所做的事是要对付神的计划。

【撒下十九3】「那日众民暗暗地进城,就如败阵逃跑、惭愧的民一般。」

【撒下十九4】「王蒙着脸,大声哭号说:『我儿押沙龙啊!押沙龙,我儿,我儿啊!』」

肉体的感情辖制了大卫,使他忘记了神的旨意和计划。

【撒下十九5】「约押进去见王,说:『你今日使你一切仆人脸面惭愧了!他们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儿女妻妾的性命,」

【撒下十九6】「你却爱那恨你的人,恨那爱你的人。你今日明明地不以将帅、仆人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龙活着,我们都死亡,你就喜悦了。」

【撒下十九7】「现在你当出去,安慰你仆人的心。我指着耶和华起誓:你若不出去,今夜必无一人与你同在一处;这祸患就比你从幼年到如今所遭的更甚!』」

神借着各样的环境继续显露大卫的本相,为的是造就他到达生命成熟的地步。所以神没有任凭大卫继续沉溺在肉体的感情中,而是使用约押,借着约押激烈的言辞,把大卫从愚昧之中唤醒。

【撒下十九8】「于是王起来,坐在城门口。众民听说王坐在城门口,就都到王面前。以色列人已经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于是王起来,坐在城门口」大卫是合神心意的人,不是因为他不曾愚昧过,而是他在愚昧中一旦蒙神光照,就愿意苏醒过来,立刻回到神的旨意之中。「以色列人」指支持押沙龙背叛的人。

【撒下十九9】「以色列众支派的人纷纷议论说:『王曾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又救我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现在他躲避押沙龙逃走了。」

【撒下十九10】「我们膏押沙龙治理我们,他已经阵亡。现在为什么不出一言请王回来呢?』」

这些以色列人都是神的百姓,做起事来却只按着人的逻辑,而不是遵循神的心意。押沙龙说话好听、做事有气魄,人就跟随押沙龙,完全不管是不是神的拣选。现在押沙龙死了,他们群龙无首,就又想起大卫来。我们的事奉先寻求神的旨意,还是这样从自己出发,从人的热心出发呢?

【撒下十九11】「大卫王差人去见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说:『你们当向犹大长老说:“以色列众人已经有话请王回宫,你们为什么落在他们后头呢?」

【撒下十九12】「你们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为什么在人后头请王回来呢?”」

大卫自己的支派犹大的长老们迟迟不请大卫回宫,很可能因为他们曾参与押沙龙的叛变,自觉有愧,怕大卫回来后报复。

【撒下十九13】「也要对亚玛撒说:“你不是我的骨肉吗?我若不立你替约押常作元帅,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大卫使押沙龙军队的元帅亚玛撒(一七25)取代约押担任元帅,以博得叛军的效忠。大卫早有意去掉约押元帅一职,大概是与他跋扈和违命杀死押沙龙有关。约押后因嫉妒,用不正当手段把亚玛撒杀害(二十4-13,23)。

【撒下十九14】「如此就挽回犹大众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们便打发人去见王,说:『请王和王的一切臣仆回来。』」

大卫暗暗地做了这些安排,挽回犹大众人的心,按人看是合理的。但这些安排却埋下了犹大和以色列分裂的种子,也造成了亚玛撒被约押谋杀。大卫没有安静等候神,等神伸出手,而是自己伸出手来,要推动不热心拣选神的犹大支派来拣选神,要帮神的忙成全神的事。神从来是重视人过于工作,要得着人过于工作,我们的心思却常常相反,这样的残缺常常是出在向神火热的人身上。

【撒下十九15】「王就回来,到了约旦河。犹大人来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请他过约旦河。」

大卫从玛哈念下到约旦河东岸,对着耶利哥渡口。犹大的代表来到西岸的吉甲,迎接大卫渡河。

【撒下十九16】「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急忙与犹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卫王。」

【撒下十九17】「跟从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悯人,还有扫罗家的仆人洗巴和他十五个儿子,二十个仆人;他们都蹚过约旦河迎接王。」

洗巴曾用诡计从大卫得到了属于米非波设的所有产业,他知道算账的时候一定会来到,所以抢先来迎接大卫。

【撒下十九18】「有摆渡船过去,渡王的家眷,任王使用。王要过约旦河的时候,基拉的儿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

【撒下十九19】「对王说:『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时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现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与仆人,不要记念,也不要放在心上。」

【撒下十九20】「仆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约瑟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来迎接我主我王。』」

示每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大卫逃离耶路撒冷时他还咒骂王,现在大部分以色列人都不知道大卫要过河,示每却抢先和犹大支派一起来迎接大卫。「约瑟全家」指以法莲支派和玛拿西支派(约瑟儿子的后裔),也代表北方十个支派。

【撒下十九21】「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说:『示每既咒骂耶和华的受膏者,不应当治死他吗?』」

【撒下十九22】「大卫说:『洗鲁雅的儿子,我与你们有何关涉,使你们今日与我反对呢?今日在以色列中岂可治死人呢?我岂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吗?』」

【撒下十九23】「于是王对示每说:『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示每咒骂神的受膏者,明明是歪曲神的旨意、对付神的计划,大卫当然知道应该怎样处理他,所以他后来遗命所罗门去处理他。但此时大卫却显得很宽容,既是为了安抚以色列人,更是因为约押的弟弟亚比筛抢先说话,碰伤了大卫的自尊。体贴肉体的感情、体贴自己,会遮蔽我们的眼睛看不见神的旨意。大卫一面希望透过赦免示每获得众人的拥戴,一面也宣示自己是王,他的臣下不能再像约押一样支配、反对他了。21节 「洗鲁雅的儿子」是单数, 22节的「洗鲁雅的儿子」是复数,大卫虽然是回答亚比筛,但同时也回答约押,明着是拒绝亚比筛,暗地却是向约押说话。

【撒下十九24】「扫罗的孙子米非波设也下去迎接王。他自从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来,没有修脚,没有剃胡须,也没有洗衣服。」

自从大卫逃走后,米非波设冒着被押沙龙惩罚的危险,一直持守着悼念大卫的记号,证明他是忠于大卫的。

【撒下十九25】「他来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时候,王问他说:『米非波设,你为什么没有与我同去呢?』」

【撒下十九26】「他回答说:『我主我王,仆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备驴骑上,与王同去,无奈我的仆人欺哄了我,」

【撒下十九27】「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谗毁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神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样好,就怎样行吧!」

【撒下十九28】「因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为死人,王却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饭,我现在向王还能辨理诉冤吗?』」

【撒下十九29】「王对他说:『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说,你与洗巴均分地土。』」

如果洗巴讲的是真话,他就该持有所有财产;如果是假话,他就该被剥夺他所获得的一切,此外还要受到刑罚。大卫这样的折衷既软弱又不公平。

【撒下十九30】「米非波设对王说:“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宫,就任凭洗巴都取了也可以。”」

大卫这件事做得愚昧,但神却叫他看见一位对的人。米非波设没有以他属地的所有为喜乐和满足,而是以王的平安为满足,也就是以神的旨意不受拦阻为喜乐。

【撒下十九31】「基列人巴西莱从罗基琳下来,要送王过约旦河,就与王一同过了约旦河。」

【撒下十九32】「巴西莱年纪老迈,已经八十岁了。王住在玛哈念的时候,他就拿食物来供给王;他原是大富户。」

「年纪老迈」巴西莱在80岁就被认为非常老了。自从先祖们的日子以来,平均寿命已经大大下降了。在王国分裂时期,所有犹大王达到的最大年纪也不过68岁(王下十五1,2)。

【撒下十九33】「王对巴西莱说:『你与我同去,我要在耶路撒冷那里养你的老。』」

【撒下十九34】「巴西莱对王说:『我在世的年日还能有多少,使我与王同上耶路撒冷呢?」

【撒下十九35】「仆人现在八十岁了,还能尝出饮食的滋味、辨别美恶吗?还能听男女歌唱的声音吗?仆人何必累赘我主我王呢?」

【撒下十九36】「仆人只要送王过约旦河,王何必赐我这样的恩典呢?」

神又叫大卫看见年纪老迈的巴西莱,地上的荣耀和富足,他都已不再放在心上,只求神的受膏者平安,只是仰望神的时间。神借着米非波设和巴西莱,让大卫的生命里更深地蒙光照,追求更完全的成熟。

【撒下十九37】「求你准我回去,好死在我本城,葬在我父母的墓旁。这里有王的仆人金罕,让他同我主我王过去,可以随意待他。』」

「金罕」可能是巴西莱的儿子。

【撒下十九38】「王说:『金罕可以与我同去,我必照你的心愿待他。你向我求什么,我都必为你成就。』」

【撒下十九39】「于是众民过约旦河,王也过去。王与巴西莱亲嘴,为他祝福,巴西莱就回本地去了。」

【撒下十九40】「王过去,到了吉甲,金罕也跟他过去。犹大众民和以色列民的一半也都送王过去。」

「以色列民的一半」以色列众人都想迎接大卫回来,但是现在只有一半出席,因为他们路途较远,得到消息也晚。

【撒下十九41】「以色列众人来见王,对他说:『我们弟兄犹大人为什么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并跟随王的人过约旦河?』」

「以色列众人」指犹大以外其余支派。他们对大卫的质询暗示大卫对犹大支派有偏私之嫌。

【撒下十九42】「犹大众人回答以色列人说:『因为王与我们是亲属,你们为何因这事发怒呢?我们吃了王的什么呢?王赏赐了我们什么呢?』」

「与我们是亲属」犹大声称特别拥有大卫是正当的,因为他属于他们的支派。然而神膏立大卫是做全以色列的王,应该十二支派一起去迎接神的受膏者。

【撒下十九43】「以色列人回答犹大人说:『按支派,我们与王有十分的情分;在大卫身上,我们也比你们更有情分。你们为何藐视我们,请王回来不先与我们商量呢?』但犹大人的话比以色列人的话更硬。」

大卫之前挽回犹大人的安排造成其他各支派觉得自己不被尊重,以色列人和犹大人的争执引起了下一章示巴的反叛。「更硬」更尖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