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9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撒下十九1】「有人告诉约押说:『王为押沙龙哭泣悲哀。』」

【撒下十九2】「众民听说王为他儿子忧愁,他们得胜的欢乐却变成悲哀。」

【撒下十九3】「那日众民暗暗地进城,就如败阵逃跑、惭愧的民一般。」

【撒下十九4】「王蒙着脸,大声哭号说:『我儿押沙龙啊!押沙龙,我儿,我儿啊!』」

  • 虽然神赐下了得胜,但大卫却被肉体的感情所辖制,一时忘记了神的旨意和应许,只看见押沙龙给他感情上的满足,却看不见押沙龙已经成为神的仇敌。因此,大卫只顾「为他儿子忧愁」(2节),却不顾神的百姓和神的公义;只顾作一位失败的父亲,却忘了得胜君王的职责,以致「他们得胜的欢乐却变成悲哀」(2节)。
  • 押沙龙失败了(十八17),但撒但还没有失败;大卫外面的争战得胜了,但里面的争战却还没有得胜。作为国度的君王,大卫有许多恢复的工作要做:同工的弟兄需要鼓励,愚昧的弟兄需要挽回,无知的仇敌需要赦免。但是,大卫却陷在肉体的感情里不能自拔,国度的破口不但没有被堵住,反而出现了更可怕的破口:一面是以色列还没有合一;一面是众民在得胜中失去了喜乐(3节),若不及时堵住,正如约押所说的:「这祸患就比你从幼年到如今所遭的更甚」(7节)。
  • 从十九到二十章,撒但继续在神的百姓中间制造纷争,破坏神的国度。但神的计划绝不会因着人的失败而落空,所以神自己负责一面堵住破口,一面建立起新的秩序,把祂所拣选的王和百姓从失败中一步一步地挽回过来。

【撒下十九5】「约押进去见王,说:『你今日使你一切仆人脸面惭愧了!他们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儿女妻妾的性命,」

【撒下十九6】「你却爱那恨你的人,恨那爱你的人。你今日明明地不以将帅、仆人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龙活着,我们都死亡,你就喜悦了。」

【撒下十九7】「现在你当出去,安慰你仆人的心。我指着耶和华起誓:你若不出去,今夜必无一人与你同在一处;这祸患就比你从幼年到如今所遭的更甚!』」

【撒下十九8】「于是王起来,坐在城门口。众民听说王坐在城门口,就都到王面前。以色列人已经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 「仆人」(5节),指大卫的战士。「众民」(8节),指跟随大卫的百姓。「以色列人」(8节),指支持押沙龙叛乱的百姓。
  • 神借着环境一步一步地显露大卫的本相,不是为了败坏他,而是为了造就他,把他的生命带到成熟的地步。因此,神没有任凭大卫继续沉溺在伤痛中,而是使用约押把大卫从愚昧中唤醒。虽然约押常常体贴大卫的肉体,但也最了解大卫的肉体本相、最敢在大卫面前说话,所以就被神用作唤醒大卫的器皿。约押一番言辞激烈的话让我们看见:
  1. 血气的话语也能挽回属灵的人。约押的话句句在理(5-7节),但却满了血气(6节)。我们若用血气去对付血气,用肉体去碰肉体,通常都会遇到对方肉体的反弹,结果越想挽回人,越会把人推远;越想帮人脱离肉体,越会让人深陷肉体。但大卫却是一位属圣灵的人,他的生命在神面前是柔软、顺服的,虽然陷在肉体的软弱中,却不会长久地被肉体辖制。因此,无论神的光照是借着拿单(十二7)还是约押(6节),只要是神的光照,大卫都立刻在愚昧中苏醒过来,按下心中的哀痛,回到神的旨意之中:「于是王起来,坐在城门口」(8节)。
  2. 血气的话语只能暂时挽回人。虽然约押的话让大卫暂时脱离肉体的感情,后来他又继续娇纵「俊美」的四子亚多尼雅(王上一6)。约押激烈的言辞也让大卫暗暗记仇,又增加了新的难处(13节)。
  3. 属灵的人不必介意别人的血气。虽然约押是一位体贴肉体的人,但神也会使用了解我们肉体的「约押」作我们生命中的「拿单」(十二7)。因此,我们不必介意批评自己的是「约押」还是「拿单」。属肉体的人是刚硬的,总爱斤斤计较别人的语气和态度,介意别人的属灵程度和资历,结果却忽略了圣灵对自己所说的话;不但自己容易受伤,也容易伤害别人。但属灵的人却是温柔的,不会计较别人话语里的血气,只关心里面有没有圣灵的劝诫;结果是「温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太五5),不但自己不容易受伤,也不容易伤害别人。
  4. 不能因为血气而放弃彼此守望。我们越是与人亲密,越有责任彼此守望、提醒对方肉体的出头。因此,虽然我们都应当求主除掉自己言行里的血气,但不能一直纠结于自己是「约押」还是「拿单」,结果不肯劝诫弟兄。因为神说:「倘若守望的人见刀剑临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戒,刀剑来杀了他们中间的一个人,他虽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守望的人讨他丧命的罪」(结三十三6)。
上图:但城遗址(Tel Dan)城门口的座位,用于礼仪、诉讼。

上图:但城遗址(Tel Dan)城门口的座位,用于礼仪、诉讼。

上图:但城遗址(Tel Dan)城门口的座位,用于礼仪、诉讼。石台上原来可能有顶篷遮盖,上面可能设有宝座。

上图:但城遗址(Tel Dan)城门口的座位,用于礼仪、诉讼。石台上原来可能有顶篷遮盖,上面可能设有宝座。

【撒下十九9】「以色列众支派的人纷纷议论说:『王曾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又救我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现在他躲避押沙龙逃走了。」

【撒下十九10】「我们膏押沙龙治理我们,他已经阵亡。现在为什么不出一言请王回来呢?』」

  • 「以色列众支派的人」(9节)都是神的百姓,做起事来却只按着人的逻辑,而不是寻求神的心意。押沙龙说话好听、符合自己的利益,他们就跟随押沙龙,「膏押沙龙治理我们」(10节),完全不管他是不是神的受膏者。现在押沙龙已经阵亡,他们群龙无首,万一周围的仇敌再来怎么办?于是又想起大卫来。
  • 这些以色列人并没有反省自己参与叛乱的罪,却仍然以高姿态对请王回来(10节)的事情纷纷议论」(9节)、互相指责(10节)。因为他们没有在神面前认罪悔改,结果一旦有人振臂一呼,他们又参加了示巴的叛乱(二十1-2)。

【撒下十九11】「大卫王差人去见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说:『你们当向犹大长老说:“以色列众人已经有话请王回宫,你们为什么落在他们后头呢?」

【撒下十九12】「你们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为什么在人后头请王回来呢?”」

【撒下十九13】「也要对亚玛撒说:“你不是我的骨肉吗?我若不立你替约押常作元帅,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撒下十九14】「如此就挽回犹大众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们便打发人去见王,说:『请王和王的一切臣仆回来。』」

  • 为了争取犹大支派的效忠,大卫派祭司游说犹大长老们抢在其他支派之前「请王回宫」(11节)。大卫所属的犹大支派之所以犹豫,很可能因为他们曾在希伯仑参与押沙龙的叛乱,担心大卫回来以后报复。而大卫却不是劝百姓在神面前认罪悔改,而是刻意回避问题,让他们将功补过。大卫越是想掩盖问题,越是埋下了更大的隐患,甚至会「比押沙龙更甚」(二十6)。
  • 为了安抚犹大叛军的人心,大卫又立押沙龙的元帅亚玛撒(十七25)「替约押常作元帅」(13节)。大卫用贿赂来达成合一、用交易来代替公义,让这位并不称职的叛军元帅无功受禄,作了军队的统帅,结果差点延误了军机(二十5)。
  • 大卫撤了平叛功臣约押的职位,可能与他抗旨杀死押沙龙(十八14)、出言顶撞大卫(5-7节)有关。大卫一面顺从圣灵,接受了约押的忠告(8节),一面随从肉体,对他的顶撞耿耿于怀(5-7节)。当我们还没有完全脱离肉体的时候,也会像大卫一样在圣灵和肉体之间来回摇摆、起起伏伏,「因为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这两个是彼此相敌,使你们不能做所愿意做的」(加五17) 。
  • 大卫并没有像在希伯仑一样安静等候神,而是自己伸出手,运用手段「挽回犹大众人的心」(14节),一面推动冷淡的犹大支派来热心跟随神,一面也报复顶撞他的约押。大卫把这些政治手段运用得娴熟而老练,但却埋下了犹大支派与其他支派分裂的种子(43节;二十一1),也导致了亚玛撒被约押谋杀(二十8-10);更让大卫自以为聪明,还没有完全脱离肉体的感情,又陷入了肉体的骄傲。
  • 神从来都是重视人过于事奉,要得着的是工人而不是工作;我们的心思却常常相反,越是向着神火热的人,越容易用人的热心来帮神的忙、成全神的事。神百姓的合一不能倚靠人的政治智慧,而是神自己赐下的;教会真正的合一也不是牺牲真理的彼此包容,而是圣灵赐下合一的心,人的责任是不要破坏合一,「凡事谦虚、温柔、忍耐,用爱心互相宽容,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2-3)

【撒下十九15】「王就回来,到了约旦河。犹大人来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请他过约旦河。」

【撒下十九16】「巴户琳的便雅悯人、基拉的儿子示每急忙与犹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卫王。」

【撒下十九17】「跟从示每的有一千便雅悯人,还有扫罗家的仆人洗巴和他十五个儿子,二十个仆人;他们都蹚过约旦河迎接王。」

  • 大卫从玛哈念下到约旦河东岸,在吉甲的对面准备渡河的时候(15节),先目睹了世态炎凉的一幕。
  • 「犹大人」(16节)首先参与叛乱(十五10),现在却抢在其他支派前面首先迎接大卫(15节)。
  • 「示每」(16节)曾在大卫逃难的路上大义凌然地咒骂大卫(十六7-8),现在却召集了「一千便雅悯人」(17节),「急忙与犹大人一同下去迎接大卫王」(16节)。
  • 「扫罗家的仆人洗巴」(17节)曾用诡计从大卫得到了属于米非波设的所有产业(十六4),他知道算账的时候一定会来到,所以全家都抢先来迎接大卫(17节)。

【撒下十九18】「有摆渡船过去,渡王的家眷,任王使用。王要过约旦河的时候,基拉的儿子示每就俯伏在王面前,」

【撒下十九19】「对王说:『我主我王出耶路撒冷的时候,仆人行悖逆的事,现在求我主不要因此加罪与仆人,不要记念,也不要放在心上。」

【撒下十九20】「仆人明知自己有罪,所以约瑟全家之中,今日我首先下来迎接我主我王。』」

  • 大卫逃离耶路撒冷的时候,示每义正词严地凭公义审判大卫(十六7-8)、替神咒骂大卫(十六10),让大卫「去吧去吧」(十六7)。现在却急忙抢先来迎接大卫,谄媚之心溢于言。
  • 「约瑟全家」(20节),指约瑟的后裔以法莲支派和玛拿西支派(书十七17),也代表北方十个支派(王上十一28;亚十6),但却从来没有包括便雅悯支派。便雅悯支派的示每为了表功,特意把自己说成「约瑟全家」的代表,「首先下来迎接我主我王」(20节),但其他十个支派却根本不承认(41节)。

【撒下十九21】「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说:『示每既咒骂耶和华的受膏者,不应当治死他吗?』」

【撒下十九22】「大卫说:『洗鲁雅的儿子,我与你们有何关涉,使你们今日与我反对呢?今日在以色列中岂可治死人呢?我岂不知今日我作以色列的王吗?』」

【撒下十九23】「于是王对示每说:『你必不死。』王就向他起誓。」

  • 示每「咒骂耶和华的受膏者」(21节),妄称神的旨意(十六8),大卫当然知道应该怎样处理他(王上二8-9)。虽然不必现在惩罚他,但也不必「向他起誓」(23节)。可因为约押的弟弟亚比筛抢先说了话(21节),碰到了大卫肉体的骄傲,所以大卫就没有必要地向示每起了誓。结果,他安抚「一千便雅悯人(17节)的这个政治姿态,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因为这些便雅悯人里「恰巧有一个匪徒」(二十1)示巴,他不吃这一套,掀起了新的叛乱。
  • 21节「洗鲁雅的儿子」是单数, 22节的「洗鲁雅的儿子」是复数。大卫虽然是回答亚比筛,但同时也回答约押;明着是拒绝亚比筛,暗地却是警告约押。大卫借着赦免示每,一面安抚人心,一面也宣告自己是「以色列的王」(22节),谁也不能像过去的约押一样替他作主了。

【撒下十九24】「扫罗的孙子米非波设也下去迎接王。他自从王去的日子,直到王平平安安地回来,没有修脚,没有剃胡须,也没有洗衣服。」

【撒下十九25】「他来到耶路撒冷迎接王的时候,王问他说:『米非波设,你为什么没有与我同去呢?』」

【撒下十九26】「他回答说:『我主我王,仆人是瘸腿的。那日我想要备驴骑上,与王同去,无奈我的仆人欺哄了我,」

【撒下十九27】「又在我主我王面前谗毁我。然而我主我王如同神的使者一般,你看怎样好,就怎样行吧!」

【撒下十九28】「因为我祖全家的人,在我主我王面前都算为死人,王却使仆人在王的席上同人吃饭,我现在向王还能辨理诉冤吗?』」

【撒下十九29】「王对他说:『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我说,你与洗巴均分地土。』」

【撒下十九30】「米非波设对王说:“我主我王既平平安安地回宫,就任凭洗巴都取了也可以。”」

  • 自从大卫逃走后,米非波设冒着被押沙龙惩罚的危险,一直「没有修脚,没有剃胡须,也没有洗衣服」(24节),证明他是忠于大卫的。如果他像洗巴所说的想自立为王(十六3),必然会刻意打扮,此时也来不及装出一脸乱须。
  • 如果米非波设讲的是真话,就应该取回合法财产;如果是假话,就应该被剥夺所得。但从政治的智慧看,大卫此时不能惩罚雪中送炭的洗巴(十六2)。过去一时冲动的决定(十六4),现在让他骑虎难下,只能说「你何必再提你的事呢」(29节),放弃真相、各打五十大板,让米非波设「与洗巴均分地土」(29节)。
  • 大卫用「和稀泥」的裁决来达成合一,实际上是偏袒了洗巴,牺牲了米非波设,保护了自己。但米非波设并没有坚持自己的权利,而是以神的受膏者「平平安安地回宫」(30节)为满足,以神的旨意不受拦阻为喜乐。虽然米非波设是「瘸腿的」(26节),但正是这根加在他肉体上的刺(林后十二7),不但使他脱离了肉体的感情,也使他脱离了肉体的骄傲,超脱了地上的是非恩怨。因此,在这件事里,最不容易受伤的是最软弱的米非波设,因为他是一位灵里真正柔软的人。
  • 虽然大卫这件事做得很愚昧,但神却借着这事叫他看见了一位对的人。

【撒下十九31】「基列人巴西莱从罗基琳下来,要送王过约旦河,就与王一同过了约旦河。」

【撒下十九32】「巴西莱年纪老迈,已经八十岁了。王住在玛哈念的时候,他就拿食物来供给王;他原是大富户。」

【撒下十九33】「王对巴西莱说:『你与我同去,我要在耶路撒冷那里养你的老。』」

【撒下十九34】「巴西莱对王说:『我在世的年日还能有多少,使我与王同上耶路撒冷呢?」

【撒下十九35】「仆人现在八十岁了,还能尝出饮食的滋味、辨别美恶吗?还能听男女歌唱的声音吗?仆人何必累赘我主我王呢?」

【撒下十九36】「仆人只要送王过约旦河,王何必赐我这样的恩典呢?」

【撒下十九37】「求你准我回去,好死在我本城,葬在我父母的墓旁。这里有王的仆人金罕,让他同我主我王过去,可以随意待他。』」

【撒下十九38】「王说:『金罕可以与我同去,我必照你的心愿待他。你向我求什么,我都必为你成就。』」

【撒下十九39】「于是众民过约旦河,王也过去。王与巴西莱亲嘴,为他祝福,巴西莱就回本地去了。」

  • 巴西莱八十岁就被认为「年纪老迈」(32节)。在摩西的时代,人类的平均寿命就已经比雅各的时代(创四十七9)大大下降,「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诗九十10)。而到了南北分裂的时候,最长寿的犹大王亚撒利雅只有六十八岁(王下十五2)。
  • 「金罕」(37节)可能是巴西莱的众子之一(王上二7)。
  • 神不但叫大卫看见了「瘸腿的」(26节)米非波设,又叫大卫看见了「年纪老迈」的巴西莱。虽然巴西莱是一位「大富户」(32节),但此时地上的荣耀和享受对他却不再有意义(34-35节),所以他不再把地上的「恩典」(36节)放在心上,而是「只要送王过约旦河」(36节)、只求神的受膏者平安。巴西莱的柔和谦卑与一无所求,使大卫与他说话时完全不用政治思考,心里却充满了平安与温馨。「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诗一百三十三1),这才是神的百姓彼此相交的样式。
  • 神借着米非波设和巴西莱,让大卫的生命更深地蒙光照。到了「大卫王年纪老迈,虽用被遮盖,仍不觉暖」(王上一1)的时候,他就能脱离肉体的感情,也脱离肉体的骄傲,果断处理亚多尼雅(王上一32-35),让神的旨意得以成就(王上一17)。

【撒下十九40】「王过去,到了吉甲,金罕也跟他过去。犹大众民和以色列民的一半也都送王过去。」

【撒下十九41】「以色列众人来见王,对他说:『我们弟兄犹大人为什么暗暗送王和王的家眷,并跟随王的人过约旦河?』」

【撒下十九42】「犹大众人回答以色列人说:『因为王与我们是亲属,你们为何因这事发怒呢?我们吃了王的什么呢?王赏赐了我们什么呢?』」

【撒下十九43】「以色列人回答犹大人说:『按支派,我们与王有十分的情分;在大卫身上,我们也比你们更有情分。你们为何藐视我们,请王回来不先与我们商量呢?』但犹大人的话比以色列人的话更硬。」

  • 「犹大众民和以色列民的一半」(40节),指大卫渡河回宫主要由犹大支派和便雅悯支派参与,北方十个支派只有一半出席。
  • 「以色列众人」(41节)指犹大和便雅悯之外的北方十个支派。
  • 「为什么暗暗」(41节)原文是「为什么偷了你」。
  • 「王与我们是亲属」(42节),意思是大卫出身于犹大支派。
  • 「不先与我们商量」(43节),原文是「不是我们首先提议的吗」(英文ESV、NASB译本)。
  • 以色列其他支派早已商议迎接大卫回宫(9-10节),比犹大支派还要热心(11节),现在看到被犹大支派抢了先,热心就变成了愤怒(41、43节);犹大支派好像是无私付出(42节),「但犹大人的话比以色列人的话更硬」(43节),奉献却成了骄傲的资本。他们表面上是为了神的受膏者热心,实际上都是为了满足自己肉体的骄傲,甚至用与王的「情分」(43节)彼此争吵。今天,许多人也像这十二支派一样热心奉献、事奉、传道,但也像十二支派一样经不起批评拒绝、坐不得冷板凳,甚至连事奉的机会、与主的关系也会成为纷争的原因(42-43节;林前一12)。这样的事奉实际上是在喂养自己的肉体,成就越大、肉体越肥,离主耶稣「柔和谦卑」(太十一29)的样式越来越远。
  • 神膏立大卫是做以色列十二支派的王,而不只是犹大的王。但大卫只顾游说犹大支派带头来迎接自己(11-2节),却忽略了提醒他们注意言行,免得破坏十二支派的合一。因此,犹大支派此时炫耀「王与我们是亲属」,结果这句充满血气的话惹动了同样血气的其他各支派,让其他各支派觉得自己不被尊重,制造了更大的破口,导致了示巴的叛乱(二十1)。
  • 大卫没有专心等候神,却靠自己的聪明去挽回人心、促成合一(11-14节),结果把百姓肉体里面的骄傲、嫉妒和纷争都引动了起来,十二支派不但不能合一,反而埋下了所罗门之后南北分裂的因素。人最大的仇敌不是来自外面,而是来自里面。所以神允许大卫自作聪明,又把他的自作聪明一件一件地变成了作茧自缚;这既是让大卫彻底暴露肉体,也是帮助大卫彻底脱离肉体。同样,当我们像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时候,才能像大卫一样呼求:「我心里发昏的时候,我要从地极求告祢。求祢领我到那比我更高的磐石」(诗六十一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