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撒下十八1】「大卫数点跟随他的人,立千夫长、百夫长率领他们。」

  • 「大卫数点跟随他的人」(1节),意思是检阅、集结军队。从耶路撒冷到玛哈念,大卫一路体会了罪债的后果,也一路经历了神的恩典和扶持。到了玛哈念,神的供应和安慰(十七27-29)更使他重新得力,从挫折中出来准备争战(1-2节),并且凭着信心宣告:「那些寻索要灭我命的人必往地底下去;他们必被刀剑所杀,被野狗所吃」(诗六十三9-10)。我们在生命成长的道路上,也会有挫折、有低谷,但神也不会让祂所拣选的人永远消沉下去,祂必「引我到平坦之地」(诗一百四十三10),「将我从患难中领出来」(诗一百四十三11)。
  • 大卫并没有主动与押沙龙争战,而是远避到当前伊非波设作王的玛哈念(二8-9),但却不能像伊非波设那样偏安一隅;因为押沙龙不像当年的大卫那样能等候七年,而是迅速追击过河(十七24)。正如大卫所说的:「我的罪孽追上了我」(诗四十12),罪的后果也不会给我们喘息的计划。所以大卫不得不「数点跟随他的人」,重新集结军队、抵抗叛军。

【撒下十八2】「大卫打发军兵出战,分为三队:一队在约押手下,一队在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兄弟亚比筛手下,一队在迦特人以太手下。大卫对军兵说:『我必与你们一同出战。』」

【撒下十八3】「军兵却说:『你不可出战。若是我们逃跑,敌人必不介意;我们阵亡一半,敌人也不介意。因为你一人强似我们万人,你不如在城里预备帮助我们。』」

【撒下十八4】「王向他们说:『你们以为怎样好,我就怎样行。』于是王站在城门旁,军兵或百或千地挨次出去了。」

  • 大卫的军队并不多,数目约有四千(《犹太古史记》卷7第10章233节),而押沙龙至少有两万人(7节)。大卫兵分三路,交给三位忠心的部下带领:「约押」(2节)是大卫的元帅,押沙龙叛乱后,他可能立刻前往河东召集军队(十七27)。「亚比筛」(2节)是约押的弟弟,一路保护大卫(十六9)。「迦特人以太」(2节)是最近从迦特城来的雇佣军,是大卫近身侍卫的外邦人首领(十五18-22)。
  • 「或百或千」(4节),指以色列的军队以千人和百人为单位,由「千夫长、百夫长率领他们」(1节)。
  • 大卫此时年届六十,已经不适合亲自上阵;但为了鼓舞士气,他却坚决要与军兵「一同出战」(2节)。但军兵却坚决劝他「不可出战」(3节),因为押沙龙的目标就是大卫,敌军一定会全力对付大卫本人;如果大卫被杀,战争就结束了。大卫和军兵都甘愿舍己,彼此为对方着想,显明了合一的见证。但出于圣灵的舍己并不是盲目轻率的冲动,所以大卫头脑清醒地接受了建议,留在城里稳定民心。他们这样火热而冷静、舍己而又明智的美好配搭,是今天教会事奉的榜样。

【撒下十八5】「王嘱咐约押、亚比筛、以太说:『你们要为我的缘故宽待那少年人押沙龙。』王为押沙龙嘱咐众将的话,兵都听见了。」

  • 押沙龙不只是篡位,更是抵挡神,使神的国度受损,至少导致两万神的百姓丧命(7节),绝对不可「宽待」(5节)。但大卫还不能完全地脱离肉体的感情,所以在开战前故意大声说了这番体贴肉体、公私不分的话,好象押沙龙的叛乱只是父子争吵,可以透过彼此道歉来恢复关系。
  • 然而,「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言十六9),大卫的这番话,反而加强了约押彻底铲除押沙龙的决心,成就神救拔大卫彻底脱离肉体感情的旨意。大卫越是没原则地怜恤儿子,神越要替他除去押沙龙;我们越是体贴肉体,神越是要兴起更多的刺扎在我们的肉体上。

【撒下十八6】「兵就出到田野迎着以色列人,在以法莲树林里交战。」

【撒下十八7】「以色列人败在大卫的仆人面前;那日阵亡的甚多,共有二万人。」

【撒下十八8】「因为在那里四面打仗,死于树林的比死于刀剑的更多。」

  • 「以法莲树林」(6节)可能位于约旦河东、雅博河两岸山峦起伏的丘陵地带,这里可能是耶弗他带领基列人打败以法莲人的古战场(士十二4)。挑选这个战场的是经验丰富的大卫,而不是自命不凡的押沙龙,所以大卫尽可能地利用了当地的有利地形,使押沙龙人多的优势化为乌有。
  • 押沙龙的大军大部分都是临时召集的各支派民兵(十七11),在树林中各自为战时,就在职业军人「大卫的仆人」(7节)面前变成了乌合之众。「死于树林的比死于刀剑的更多」(8节),表明这正是神的手干预的结果。
上图:约旦河东雅博河两岸山峦起伏,「以法莲树林」(撒下十八6)可能位于这片丘陵地带。

上图:约旦河东雅博河两岸山峦起伏,「以法莲树林」(撒下十八6)可能位于这片丘陵地带。

【撒下十八9】「押沙龙偶然遇见大卫的仆人。押沙龙骑着骡子,从大橡树密枝底下经过,他的头发被树枝绕住,就悬挂起来,所骑的骡子便离他去了。」

  • 「他的头发被树枝绕住」,原文是「他的头被橡树夹住」。大卫的军队都是步兵,押沙龙却骄傲虚荣地骑着豪华坐骑骡子,还顶着两公斤重的头发,使自己被挂在茂密的树枝上(《犹太古史记》卷7第10章239节),越发显得愚蠢。
  • 押沙龙荣耀的头发成为他的羞耻和绝望,王者专用的骡子离弃了自立为王的人,任凭他挂在天地之间,而「被挂的人是在神面前受咒诅的」(申二十一23)。这讽刺的一幕无声地证明:「夏天落雪,收割时下雨,都不相宜;愚昧人得尊荣也是如此」(箴二十六1)。
  • 押沙龙的一头秀发让他「得人的称赞」(十四25),也让他引以为荣,结果这天然的荣耀就要了他的命。因此,人如果要脱离肉体,不但要放下肉体里的丑陋,也要放下肉体里的荣耀,因为肉体的原则都是高举自己、体贴自己、倚靠自己;只要是出于肉体的,即使人自以为美、自以为对、自以为好,在神眼里都是可憎的:因为「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八7),结局「就是死」(罗八6)。

【撒下十八10】「有个人看见,就告诉约押说:『我看见押沙龙挂在橡树上了。』」

【撒下十八11】「约押对报信的人说:『你既看见他,为什么不将他打死落在地上呢?你若打死他,我就赏你十舍客勒银子,一条带子。』」

【撒下十八12】「那人对约押说:『我就是得你一千舍客勒银子,我也不敢伸手害王的儿子;因为我们听见王嘱咐你和亚比筛并以太说:“你们要谨慎,不可害那少年人押沙龙。”」

【撒下十八13】「我若妄为害了他的性命,就是你自己也必与我为敌(原来,无论何事都瞒不过王。)』」

【撒下十八14】「约押说:『我不能与你留连。』约押手拿三杆短枪,趁押沙龙在橡树上还活着,就刺透他的心。」

【撒下十八15】「给约押拿兵器的十个少年人围绕押沙龙,将他杀死。」

  • 「短枪」(14节)原文是「棍子」(出二十一20;代上十一23)。「刺透」(14节)原文是「打击」。约押可能是用三根树枝打在押沙龙的胸口,把他从树上打下来,然后由十个助手将他杀死。
  • 约押知道,如果杀死押沙龙,这场叛乱就结束了;但如果留下押沙龙,大卫很可能会再次赦免并娇纵他,以后押沙龙就有机会报复或叛乱。因此,约押先斩后奏、果断杀死押沙龙,实际上是大卫自己不肯管教儿子造成的。这也是因为神定意要除去押沙龙,替大卫管教儿子。
  • 当初不顾王命,热心促成押沙龙回来的是约押;现在不顾王命,坚决杀死押沙龙的也是约押。而神当初没有阻止约押带回押沙龙,因为神要借着押沙龙的叛乱管教大卫;现在神也没有阻止约押杀押沙龙,因为神要借着押沙龙的死继续拆毁大卫。随从肉体的动机、情感、关系都是不可靠的,正如押沙龙成也约押、败也约押,昨天的盟友成了今天的仇敌;只有随从圣灵所做的事、所建立的关系,才能存到永远。

【撒下十八16】「约押吹角,拦阻众人,他们就回来,不再追赶以色列人。」

【撒下十八17】「他们将押沙龙丢在林中一个大坑里,上头堆起一大堆石头。以色列众人都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撒下十八18】「押沙龙活着的时候,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因他说:“我没有儿子为我留名。”他就以自己的名称那石柱叫押沙龙柱,直到今日。」

  • 「约押吹角」(16节),表示立即停战。反叛的首领既然被除掉了,就没有必要进一步流血内战了。
  • 押沙龙没能埋入祖坟,「一堆大石头」(17节)是可耻的永久纪念,与押沙龙生前为自己留名而立的「押沙龙柱」(18节)成了鲜明的对照。
  • 「王谷」(18节)位于欣嫩子谷与汲沦溪的汇合处。押沙龙的三个儿子(撒下十四27)可能早死了,所以说「没有儿子」(18节)。
  • 「押沙龙柱」是为了自我炫耀。天生就长得帅的押沙龙,有许多炫耀的资本,但这些资本却要了他的命。他不肯等候继位,急着叛乱篡位,是要炫耀自己秉公行义的能力(十五4);他放弃亚希多弗的计谋,亲自率领大军追击大卫,是要炫耀自己军事指挥的才华(十七11);他在战场上顶着二百舍客勒的头发,是要炫耀无人可比的仪表(十四25)。最后,这一切的炫耀都变成了「一堆大石头」(17节),「押沙龙柱」已经踪影全无,这就是倚靠肉体的结局。

【撒下十八19】「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说:『容我跑去,将耶和华向仇敌给王报仇的信息报与王知。』」

【撒下十八20】「约押对他说:『你今日不可去报信,改日可以报信;因为今日王的儿子死了,所以你不可去报信。』」

【撒下十八21】「约押对古示人说:『你去将你所看见的告诉王。』古示人在约押面前下拜,就跑去了。」

【撒下十八22】「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又对约押说:『无论怎样,求你容我随着古示人跑去。』约押说:『我儿,你报这信息,既不得赏赐,何必要跑去呢?』」

【撒下十八23】「他又说:『无论怎样,我要跑去。』约押说:『你跑去吧!』亚希玛斯就从平原往前跑,跑过古示人去了。」

  • 「亚希玛斯」(19节)是曾经冒险给大卫报信的祭司撒督的儿子(十五36;十七17)。
  • 约押非常了解大卫的肉体本相,所以他知道大卫最关心的是押沙龙的平安,所以劝亚希玛斯不要前往报信(20节)。但亚希玛斯年少气盛、邀功心切,坚持抄近路跑回去报信(23节)。他没想到自己所认为的好消息,却是大卫心中的坏消息。
  • 「古示人」(21节)可能是古实黑人,约押希望由地位比较低的古示人报信,以免大卫的反应过于激烈(一16;四12)。

【撒下十八24】「大卫正坐在城瓮里。守望的人上城门楼的顶上,举目观看,见有一个人独自跑来。」

【撒下十八25】「守望的人就大声告诉王。王说:『他若独自来,必是报口信的。』那人跑得渐渐近了。」

【撒下十八26】「守望的人又见一人跑来,就对守城门的人说:『又有一人独自跑来。』王说:『这也必是报信的。』」

【撒下十八27】「守望的人说:『我看前头人的跑法,好像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的跑法一样。』王说:『他是个好人,必是报好信息。』」

  • 「城瓮」(24节)原文是「两门中间」,即内城门与外城门之间的阴影里。
  • 「他若独自来,必是报口信的」(25节),因为许多人分散跑来,是打败仗逃跑的表现。
  • 大卫认为亚希玛斯这样身分的人,一定只会带来好信息。但没想到亚希玛斯所认为的好消息,却是自己心中的坏消息。
上图:19世纪末法国画家詹姆斯·迪索(James J. Tissot)的油画:大卫正坐在城瓮里,等待报信的人。

上图:19世纪末法国画家詹姆斯·迪索(James J. Tissot)的油画:大卫正坐在城瓮里,等待报信的人。

【撒下十八28】「亚希玛斯向王呼叫说:『平安了!』就在王面前脸伏于地叩拜,说:『耶和华——你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祂已将那举手攻击我主我王的人交给王了。』」

【撒下十八29】「王问说:『少年人押沙龙平安不平安?』亚希玛斯回答说:『约押打发王的仆人,那时仆人听见众民大声喧哗,却不知道是什么事。』」

【撒下十八30】「王说:『你退去,站在旁边。』他就退去,站在旁边。」

  • 大卫此时只关心押沙龙「平安不平安」(29节),却不关心军兵的伤亡。按着律法,押沙龙已经有三重死罪了,但大卫却还念念不忘保全他的生命,暴露出肉体感情的真相。亚希玛斯没想到大卫的肉体这么可怕,军兵的生命和神的得胜(28节)在他心里竟然完全没有地位。当我们不小心发现自己景仰的属灵前辈暴露出肉体本相的时候,也不要奇怪,因为亚当的后裔都是如此。只是人「不要夸口说骄傲的话」(撒上二3),自以为刚强的人必会自取其辱,所以「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林前一31)。
  • 虽然亚希玛斯没有约押那样世故,所以争着跑回来报信(23节)。但他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所以立刻听出了大卫的心思,也马上想出了对策,就是以诡诈对付肉体,谎称「不知道」(29节)。
  • 大卫肉体感情的真相是可怕的。出于肉体的母爱可能非常伟大,但西西拉母亲只爱自己的儿子,却不爱被俘的女奴(士五30);出于肉体的感情可能非常感人,但大卫只关心儿子的死活,却不关心为他争战的军兵。人若不肯脱离肉体的感情,必然会高举爱心来抵挡公义,结果必然是溺爱伪善、包容罪恶,「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四1)。因此,神要继续拆毁大卫,彻底破碎他肉体的感情,使他越来越被炼净。

【撒下十八31】「古示人也来到,说:『有信息报给我主我王!耶和华今日向一切兴起攻击你的人给你报仇了。』」

【撒下十八32】「王问古示人说:『少年人押沙龙平安不平安?』古示人回答说:『愿我主我王的仇敌,和一切兴起要杀害你的人,都与那少年人一样。』」

【撒下十八33】「王就心里伤恸,上城门楼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说:『我儿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龙啊,我儿!我儿!』」

  • 大祭司的儿子亚希玛斯有智商、有情商,所以在情急之中还能想出巧妙的谎言(29节)。但古示人却没有那么高的情商听出大卫的心思,也没有那么高的智商现编谎言,所以只好含糊其辞地报告押沙龙已经死了(32节)。人的智商越高,撒谎越有智商;人的情商越高,撒谎越有情商;出于肉体的智商和情商,没有一样可以让我们能蒙神悦纳,全部都要被神弃绝、被神拆毁。
  • 大卫的年纪已经大了,众子中最有才华的就是押沙龙,押沙龙是他肉体生命最成功的延续。从耶路撒冷到玛哈念,大卫虽然一路受到拆毁和对付,但基本上还能沉得住气,在神在人面前都能得体应对、举止恰当。但押沙龙一死,大卫最寄以希望的肉体延续破灭了,一下戳穿了大卫灵里那个巨大而可怕的破洞。这个破洞掩盖了公义,让大卫沉溺于老年丧子的悲痛之中,不顾神的百姓、不顾神的国度,更不顾神永远的计划,只顾哭喊「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33节)。
  • 大卫听到押沙龙死后的失态,与听到拔示巴儿子死后的冷静(十二20)判若两人。这不是因为中年的大卫比老年的大卫更刚强,而是因为大卫深处的肉体此时才得着暴露的机会。因此,人过去的刚强,不等于将来就不会软弱;我们若不用神的话语每天更新自己、警戒自己,却躺在过去的属灵经验、事奉成就上倚老卖老,神也会像破碎大卫一样,亲自把我们的肉体在日光之下显露出来。
  • 大卫撇开受膏者的责任,「心里伤恸,上城门楼去哀哭」(33节),不能继续「秉公行义」(八15)、带领百姓行在神的旨意里。大卫这次肉体的彻底破碎,既是神管教的结果,又让撒但正中下怀。但神的目的是拆毁旧人、建立新人,撒但的目的却是「拆毁!拆毁!直拆到根基」(诗一百三十七7)。因此,神不允许大卫继续失态,更不允许撒但得逞;祂将再次使用约押,帮助大卫再次「灵魂苏醒」(诗二十三2)过来。
上图:押沙龙叛乱:1、押沙龙因暗嫩玷辱了他的妹子她玛,就请暗嫩到巴力夏琐去,在那里将暗嫩杀了(撒下十三23-29);2、押沙龙逃到基述,投靠外祖父基述王,在那里住了三年(撒下十三37-39);3、约押请了提哥亚的妇人来为押沙龙说情,押沙龙获准回耶路撒冷(撒下十四1-25);4、押沙龙到了希伯仑,开始谋反(撒下十五7-12);5、大卫闻押沙龙谋反,就逃到玛哈念(撒下十五13-十七24);6、押沙龙的军队也过了约旦河,到了以法莲树林(撒下十七24);7、大卫军分成三队与押沙龙交战,押沙龙兵败被杀(撒下十八1-16)。

上图:押沙龙叛乱:1、押沙龙因暗嫩玷辱了他的妹子她玛,就请暗嫩到巴力夏琐去,在那里将暗嫩杀了(撒下十三23-29);2、押沙龙逃到基述,投靠外祖父基述王,在那里住了三年(撒下十三37-39);3、约押请了提哥亚的妇人来为押沙龙说情,押沙龙获准回耶路撒冷(撒下十四1-25);4、押沙龙到了希伯仑,开始谋反(撒下十五7-12);5、大卫闻押沙龙谋反,就逃到玛哈念(撒下十五13-十七24);6、押沙龙的军队也过了约旦河,到了以法莲树林(撒下十七24);7、大卫军分成三队与押沙龙交战,押沙龙兵败被杀(撒下十八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