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8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下十八1】「大卫数点跟随他的人,立千夫长、百夫长率领他们。」

「数点跟从他的人」大卫集合跟从他的人,为迫近的攻击组织他的军队。

【撒下十八2】「大卫打发军兵出战,分为三队:一队在约押手下,一队在洗鲁雅的儿子、约押兄弟亚比筛手下,一队在迦特人以太手下。大卫对军兵说:『我必与你们一同出战。』」

约押是元帅。以太来自非利士的迦特城,只是最近才来到以色列加入了大卫的军队,他既忠于大卫又忠于以色列的神。

【撒下十八3】「军兵却说:『你不可出战。若是我们逃跑,敌人必不介意;我们阵亡一半,敌人也不介意。因为你一人强似我们万人,你不如在城里预备帮助我们。』」

押沙龙的主要目标是大卫,如果敌军知道大卫出战,就会尽力对付他本人。如果大卫被杀,战争就结束了。

【撒下十八4】「王向他们说:『你们以为怎样好,我就怎样行。』于是王站在城门旁,军兵或百或千地挨次出去了。」

大卫头脑清醒了,没有轻率地坚持与他的部下一同出战,反而接受了他们的请求。

【撒下十八5】「王嘱咐约押、亚比筛、以太说:『你们要为我的缘故宽待那少年人押沙龙。』王为押沙龙嘱咐众将的话,兵都听见了。」

押沙龙得胜,大卫就会丧失王位和性命,神的拣选就会落空。但是在战斗开始前,大卫却说了这番体贴肉体、没有原则的话。然而这番话只会加强约押和众将将押沙龙斩草除根的决心。

【撒下十八6】「兵就出到田野迎着以色列人,在以法莲树林里交战。」

「以法莲森林」此处应该是在约旦河东。押沙龙的大军被树林分开,各自为战,在经验丰富的大卫军面前一片混乱。

【撒下十八7】「以色列人败在大卫的仆人面前;那日阵亡的甚多,共有二万人。」

【撒下十八8】「因为在那里四面打仗,死于树林的比死于刀剑的更多。」

由于地势崎岖,以色列人在森林里追赶所造成的死伤,比在战役中更多。

【撒下十八9】「押沙龙偶然遇见大卫的仆人。押沙龙骑着骡子,从大橡树密枝底下经过,他的头发被树枝绕住,就悬挂起来,所骑的骡子便离他去了。」

押沙龙夸耀自己的头发,结果头发就要了他的命。我们如果要得着救赎,必须放下我们自以为是的聪明、自以为美的肉体。肉体的原则是高举自己、信任自己、体贴自己,体贴肉体的结局就是死,唯有体贴圣灵的,才是生命和平安。

【撒下十八10】「有个人看见,就告诉约押说:『我看见押沙龙挂在橡树上了。』」

【撒下十八11】「约押对报信的人说:『你既看见他,为什么不将他打死落在地上呢?你若打死他,我就赏你十舍客勒银子,一条带子。』」

约押明白押沙龙如果除掉了,这场叛乱也就结束了。但如果押沙龙还活着,大卫一定会赦免他,留下后患。

【撒下十八12】「那人对约押说:『我就是得你一千舍客勒银子,我也不敢伸手害王的儿子;因为我们听见王嘱咐你和亚比筛并以太说:“你们要谨慎,不可害那少年人押沙龙。”」

【撒下十八13】「我若妄为害了他的性命,就是你自己也必与我为敌(原来,无论何事都瞒不过王。)』」

如果这个士兵取了押沙龙的性命,就是违背了王命,将会被杀。

【撒下十八14】「约押说:『我不能与你留连。』约押手拿三杆短枪,趁押沙龙在橡树上还活着,就刺透他的心。」

【撒下十八15】「给约押拿兵器的十个少年人围绕押沙龙,将他杀死。」

【撒下十八16】「约押吹角,拦阻众人,他们就回来,不再追赶以色列人。」

「约押吹角」这角声是战争结束的信号。反叛的首领既然被除掉了,就没有必要进一步流血了,所以约押立即停战了。

【撒下十八17】「他们将押沙龙丢在林中一个大坑里,上头堆起一大堆石头。以色列众人都逃跑,各回各家去了。」

押沙龙没能埋入祖坟中,「一堆大石头」是可耻的永久纪念。这个石堆和押沙龙生前为自己留名在王谷立的石柱成了对照。押沙龙一死,历史的发展就回复到单纯的神的管教上。押沙龙的事显露出了大卫肉体的感情还没有被完全地破碎,所以神在押沙龙死了以后,继续让大卫接受拆毁。

【撒下十八18】「押沙龙活着的时候,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因他说:“我没有儿子为我留名。”他就以自己的名称那石柱叫押沙龙柱,直到今日。」

押沙龙是一位非常显露自己的人,他对抗神的旨意,自己要作王。「王谷」位于欣嫩子谷与汲沦溪的交会处。「没有儿子」押沙龙的三个儿子(撒下十四27)可能早死了。

【撒下十八19】「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说:『容我跑去,将耶和华向仇敌给王报仇的信息报与王知。』」

「亚希玛斯」就是十七15-22 拼命报信给大卫的祭司儿子之一。

【撒下十八20】「约押对他说:『你今日不可去报信,改日可以报信;因为今日王的儿子死了,所以你不可去报信。』」

约押看出将要带给大卫的消息不会被他当作是好消息,大卫只会关心押沙龙的命运。

【撒下十八21】「约押对古示人说:『你去将你所看见的告诉王。』古示人在约押面前下拜,就跑去了。」

约押希望由那古示人奴隶向大卫报告这事件,惟恐大卫的反应过于激烈。

【撒下十八22】「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又对约押说:『无论怎样,求你容我随着古示人跑去。』约押说:『我儿,你报这信息,既不得赏赐,何必要跑去呢?』」

【撒下十八23】「他又说:『无论怎样,我要跑去。』约押说:『你跑去吧!』亚希玛斯就从平原往前跑,跑过古示人去了。」

【撒下十八24】「大卫正坐在城瓮里。守望的人上城门楼的顶上,举目观看,见有一个人独自跑来。」

【撒下十八25】「守望的人就大声告诉王。王说:『他若独自来,必是报口信的。』那人跑得渐渐近了。」

「他若独自来,必是报口信的」因为多人分散跑来才是打败仗逃返的表现。

【撒下十八26】「守望的人又见一人跑来,就对守城门的人说:『又有一人独自跑来。』王说:『这也必是报信的。』」

【撒下十八27】「守望的人说:『我看前头人的跑法,好像撒督的儿子亚希玛斯的跑法一样。』王说:『他是个好人,必是报好信息。』」

大卫假设有亚希玛斯这种地位的人,必定只会带来好信息。

【撒下十八28】「亚希玛斯向王呼叫说:『平安了!』就在王面前脸伏于地叩拜,说:『耶和华——你的神是应当称颂的,因祂已将那举手攻击我主我王的人交给王了。』」

【撒下十八29】「王问说:『少年人押沙龙平安不平安?』亚希玛斯回答说:『约押打发王的仆人,那时仆人听见众民大声喧哗,却不知道是什么事。』」

此时大卫心里所留意的不是军兵伤亡的情况,好像军兵的伤亡在他心里完全没有地位,只注意押沙龙的平安。按着律法,押沙龙已经有几个死罪了,但大卫此时只关心押沙龙的平安,人肉体的感情在此暴露无余。

【撒下十八30】「王说:『你退去,站在旁边。』他就退去,站在旁边。」

【撒下十八31】「古示人也来到,说:『有信息报给我主我王!耶和华今日向一切兴起攻击你的人给你报仇了。』」

【撒下十八32】「王问古示人说:『少年人押沙龙平安不平安?』古示人回答说:『愿我主我王的仇敌,和一切兴起要杀害你的人,都与那少年人一样。』」

古示人不像亚希玛斯那样撒谎,他清楚而有礼地告诉王,押沙龙已经死了。

【撒下十八33】「王就心里伤恸,上城门楼去哀哭,一面走一面说:『我儿押沙龙啊!我儿,我儿押沙龙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龙啊,我儿!我儿!』」

押沙龙的死引出了大卫体贴肉体的那一份感情。人的自我中最后被神挪走的是肉体的感情。大卫的儿子当中,最有才华的可能就是押沙龙,因此他就很舍不得押沙龙,亲情就遮盖了神的计划。

上图:押沙龙叛乱:1、押沙龙因暗嫩玷辱了他的妹子她玛,就请暗嫩到巴力夏琐去,在那里将暗嫩杀了(撒下十三23-29);2、押沙龙逃到基述,投靠外祖父基述王,在那里住了三年(撒下十三37-39);3、约押请了提哥亚的妇人来为押沙龙说情,押沙龙获准回耶路撒冷(撒下十四1-25);4、押沙龙到了希伯仑,开始谋反(撒下十五7-12);5、大卫闻押沙龙谋反,就逃到玛哈念(撒下十五13-十七24);6、押沙龙的军队也过了约旦河,到了以法莲树林(撒下十七24);7、大卫军分成三队与押沙龙交战,押沙龙兵败被杀(撒下十八1-16)。

上图:押沙龙叛乱:1、押沙龙因暗嫩玷辱了他的妹子她玛,就请暗嫩到巴力夏琐去,在那里将暗嫩杀了(撒下十三23-29);2、押沙龙逃到基述,投靠外祖父基述王,在那里住了三年(撒下十三37-39);3、约押请了提哥亚的妇人来为押沙龙说情,押沙龙获准回耶路撒冷(撒下十四1-25);4、押沙龙到了希伯仑,开始谋反(撒下十五7-12);5、大卫闻押沙龙谋反,就逃到玛哈念(撒下十五13-十七24);6、押沙龙的军队也过了约旦河,到了以法莲树林(撒下十七24);7、大卫军分成三队与押沙龙交战,押沙龙兵败被杀(撒下十八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