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7章逐节注解、祷读

Standard

【撒下十七1】「亚希多弗又对押沙龙说:『求你准我挑选一万二千人,今夜我就起身追赶大卫,」

【撒下十七2】「趁他疲乏手软,我忽然追上他,使他惊惶;跟随他的民必都逃跑,我就单杀王一人,」

【撒下十七3】「使众民都归顺你。你所寻找的人既然死了,众民就如已经归顺你;这样,也都平安无事了。』」

【撒下十七4】「押沙龙和以色列的长老都以这话为美。」

  • 此时大卫的拥护者们还没有组织起来准备反击,亚希多弗的策略是立刻追击大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只要杀了大卫一人,百姓群龙无首,以色列人必然全部归顺押沙龙。
  • 大卫被押沙龙追赶是神的管教,但亚希多弗的计谋却是撒但的插手。这计谋的目的是要彻底除掉大卫,中断神国度的建立,阻拦圣殿的建造,阻止基督的显出,让神的旨意完全落空。因此,这事表面上是出于人,实际上是出于撒但。这和法老要除灭以色列人(创一16)、耶洗别的女儿亚他利雅要剿灭犹大王室(王下十一1)、哈曼要除灭犹大人一样(斯三9),都是撒但的手在背后操纵,为要阻挡神的救赎计划。
  • 神使用押沙龙的背叛来管教大卫,但「押沙龙和以色列的长老」(4节)赞同这计谋,却是甘心把自己放在撒但的手里,成了撒但对付神的工具。押沙龙故意杀暗嫩,在律法上已经死了一次(民三十五36);跟大卫的妃嫔同寝,在律法上死了第二次(利十八8);现在要杀父亲,在律法上死了第三次(民三十五36)。他还要取代神的受膏者,阻挡神永远计划的执行,就直接站在了与神为敌的地位上。所以神「要降祸与押沙龙」(14节),也要「向以色列人发怒」(二十四1)。

【撒下十七5】「押沙龙说:『要召亚基人户筛来,我们也要听他怎样说。』」

【撒下十七6】「户筛到了押沙龙面前,押沙龙向他说:『亚希多弗是如此如此说的,我们照着他的话行可以不可以?若不可,你就说吧!』」

【撒下十七7】「户筛对押沙龙说:『亚希多弗这次所定的谋不善。』」

  • 每次神做工的时候,撒但也会跟着做工。神的管教是有界限的,因为管教的目的是为了挽回人、造就人。但每次神借着难处来管教儿女的时候,撒但总会伸出落井下石的手,把难处加重一点,不但不能挽回人、反而把人推远;不但不能造就人,反而把人败坏。
  • 在我们属灵成长的道路上,常常看到撒但的对付掺杂在神的管教中;但是,神绝不允许祂所选召的人受到任何损害。虽然撒但的手伸出来了,但神永远的计划绝对不能让撒但破坏,所以神必定会负责干预,好成就祂自己的旨意。
  • 亚希多弗的计谋惟一的弱点,就是他要自己负责「起身追赶大卫」(1节),独自完成大功。可能这使自命不凡的押沙龙觉得会失去威信。因此,虽然「亚希多弗所出的主意,好像人问神的话一样」(十六23),而「押沙龙和以色列的长老都以这话为美」(4节),押沙龙却突然想起来要征求一下户筛的意见。结果「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二十一1),神借着户筛的建议,阻挡了撒但的计谋(7节)

【撒下十七8】「户筛又说:『你知道,你父亲和跟随他的人都是勇士,现在他们心里恼怒,如同田野丢崽子的母熊一般,而且你父亲是个战士,必不和民一同住宿。」

【撒下十七9】「他现今或藏在坑中或在别处,若有人首先被杀,凡听见的必说:“跟随押沙龙的民被杀了。”」

【撒下十七10】「虽有人胆大如狮子,他的心也必消化;因为以色列人都知道你父亲是英雄,跟随他的人也都是勇士。」

【撒下十七11】「依我之计,不如将以色列众人——从但直到别是巴,如同海边的沙那样多——聚集到你这里来,你也亲自率领他们出战。」

【撒下十七12】「这样,我们在何处遇见他,就下到他那里,如同露水下在地上一般,连他带跟随他的人,一个也不留下。」

【撒下十七13】「他若进了哪一座城,以色列众人必带绳子去,将那城拉到河里,甚至连一块小石头都不剩下。』」

【撒下十七14】「押沙龙和以色列众人说:『亚基人户筛的计谋比亚希多弗的计谋更好!』这是因耶和华定意破坏亚希多弗的良谋,为要降祸与押沙龙。」

  • 户筛知道押沙龙并不是一位勇敢的战士,所以刻意强调「你父亲是英雄,跟随他的人也都是勇士」(10节),让押沙龙不敢立即追击大卫,必须等大军聚集后再出击(11节)。
  • 户筛又知道押沙龙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所以又强调押沙龙应当「亲自率领他们出战」(11节),独得荣耀(12-13节)。
  • 「骄傲在败坏以先」(箴十六18),骄傲使押沙龙不甘心继续等待,而急于造反篡位;骄傲也使押沙龙爱慕虚荣,没有足够的智慧去判断哪一个是「良谋」(14节),结果否决了亚希多弗的计谋。这是神应许了大卫的祷告,「使亚希多弗的计谋变为愚拙」(十五31),「定意破坏亚希多弗的良谋,为要降祸与押沙龙」(14节)。

【撒下十七15】「户筛对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说:『亚希多弗为押沙龙和以色列的长老所定的计谋是如此如此,我所定的计谋是如此如此。」

【撒下十七16】「现在你们要急速打发人去,告诉大卫说:“今夜不可住在旷野的渡口,务要过河,免得王和跟随他的人都被吞灭。”』」

  • 「人心多有计谋;惟有耶和华的筹算才能立定」(箴言十六9)。户筛并没有把握押沙龙究竟会采取哪个计谋,也不能确定押沙龙是否会改变主意,所以将两个计谋都告诉了大卫,请他当夜「务要过河」(16节)。
  • 因此,并不是户筛高明的计谋拯救了大卫,而是神自己「定意破坏亚希多弗的良谋」(14节),拯救大卫脱离撒但的手。正如大卫所祷告的:「求祢把我隐藏,使我脱离作恶之人的暗谋和作孽之人的扰乱」(诗六十四2)。

【撒下十七17】「那时,约拿单和亚希玛斯在隐·罗结那里等候,不敢进城,恐怕被人看见。有一个使女出来,将这话告诉他们,他们就去报信给大卫王。」

【撒下十七18】「然而有一个童子看见他们,就去告诉押沙龙。他们急忙跑到巴户琳某人的家里;那人院中有一口井,他们就下到井里。」

【撒下十七19】「那家的妇人用盖盖上井口,又在上头铺上碎麦,事就没有泄漏。」

【撒下十七20】「押沙龙的仆人来到那家,问妇人说:『亚希玛斯和约拿单在哪里?』妇人说:『他们过了河了。』仆人找他们,找不着,就回耶路撒冷去了。」

  • 「隐·罗结」(17节)位于汲沦溪谷和欣嫩子谷会合之处,是基训泉南面的一个水泉。这里打水的人来人往,约拿单和亚希玛斯在此等候,比较不会引人注目。
  • 「童子」(18节)可能是押沙龙派来监视这两位祭司的人。
  • 「巴户琳」(18节)是橄榄山东北面的第一个便雅悯村。这里是咒骂大卫的示每居住的村庄(十六5),应该是最敌对大卫的。但人算不如天算,神却幽默地在这里安排了一位愿意帮助大卫的妇人,为拯救大卫起到了关键作用。
  • 「过了河了」(20节),指渡过附近的一条小溪,不是指渡过约旦河。
上图:隐·罗结位于基训泉的南面。

上图:隐·罗结位于基训泉的南面。

上图:19世纪隐·罗结的井。

上图:19世纪隐·罗结的井。

【撒下十七21】「他们走后,二人从井里上来,去告诉大卫王说:『亚希多弗如此如此定计害你,你们务要起来,快快过河。』」

【撒下十七22】「于是大卫和跟随他的人都起来,过约旦河。到了天亮,无一人不过约旦河的。」

【撒下十七23】「亚希多弗见不依从他的计谋,就备上驴,归回本城;到了家,留下遗言,便吊死了,葬在他父亲的坟墓里。」

  • 当大卫在旷野「耐性等候耶和华」(诗四十1)的时候,与神的关系更加亲近了。当他离开了王宫,来到旷野的时候,灵里却得着了更新:「神啊,祢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祢,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祢;我的心切慕祢」(诗六十三1)。这时,约拿单和亚希玛斯就带着重要的情报赶到了。
  • 大卫趁夜渡河(22节),虽然环境极其黑暗,但他却知道神没有离弃他;因为当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神已经为他安排了一切的拯救和帮助。所以大卫说:「我躺下睡觉,我醒着,耶和华都保佑我。虽有成万的百姓来周围攻击我,我也不怕」(诗三5-6) 。
  • 亚希多弗出的计谋很极端,性格也很极端。他很聪明,「见不依从他的计谋」(23节),就知道押沙龙必然会失败,也知道自己绝没有好下场,所以畏罪自杀(《犹太古史记》卷7第9章228-229节)。这是神应允了大卫的祷告:「神啊,祢必使恶人下入灭亡的坑;流人血、行诡诈的人必活不到半世,但我要倚靠祢」(诗五十五23)。

【撒下十七24】「大卫到了玛哈念,押沙龙和跟随他的以色列人也都过了约旦河。」

【撒下十七25】「押沙龙立亚玛撒作元帅,代替约押。亚玛撒是以实玛利人(又作以色列人)以特拉的儿子。以特拉曾与拿辖的女儿亚比该亲近;这亚比该与约押的母亲洗鲁雅是姊妹。」

【撒下十七26】「押沙龙和以色列人都安营在基列地。」

  • 「玛哈念」(24节)位于约旦河东的基列地。
  • 押沙龙并没有耽延很久,也很快追「过了约旦河」(24节)、「安营在基列地」(26节)。但因着这短暂的耽延,大卫已经在「玛哈念」站稳了脚跟,重新集结了军队(十八1)。
  • 押沙龙的元帅「亚玛撒」(25节)是大卫的元帅约押的表兄弟(他们的目前可能是同母异父的姊妹)。这场战争不但是父子之战,也是表兄弟之战,让我们看到肉体的亲情是何等地虚幻。
上图:大卫逃避押沙龙,从耶路撒冷逃到约旦河东的玛哈念。

上图:大卫逃避押沙龙,从耶路撒冷逃到约旦河东的玛哈念。

【撒下十七27】「大卫到了玛哈念,亚扪族的拉巴人拿辖的儿子朔比,罗·底巴人亚米利的儿子玛吉,基列的罗基琳人巴西莱,」

【撒下十七28】「带着被、褥、盆、碗、瓦器、小麦、大麦、麦面、炒谷、豆子、红豆、炒豆、」

【撒下十七29】「蜂蜜、奶油、绵羊、奶饼,供给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吃;他们说:『民在旷野,必饥渴困乏了。』」

  • 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曾经以「玛哈念」(27节)为首都,与大卫对峙七年半(二8-9),但大卫并没有报复这里的百姓。现在,「玛哈念」反而成了大卫的避难所。大卫当年种下的是恩慈、接纳,现在收获的也是恩慈、接纳。
  • 「亚扪族的拉巴人拿辖的儿子朔比」(27节)可能是亚扪王哈嫩(十1)的弟弟,大卫的朋友拿辖(十2)的儿子,被大卫委派管辖拉巴城。亚扪人过去无故与大卫争战(十6),大卫征服了亚扪(十二29-31),却没有苛刻地对待他们,所以现在他们主动来帮助大卫。
  • 「玛吉」(27节)曾经照顾过扫罗的孙子米非波设(九4),大卫并没有报复他,结果现在他主动来帮助大卫。
  • 「巴西莱」(27节)是当地的一位大富户,已经八十岁了(十九32)。他在危难中前来帮助大卫,不是为了荣华富贵,而是为了帮助神的受膏者。
  • 神借着押沙龙的追赶,让我们认识属灵的因果律。从拔示巴到暗嫩、押沙龙,大卫所遭遇的难处,都是之前随从肉体、妥协罪恶所导致的恶果;从耶路撒冷到旷野、玛哈念,大卫所得着的帮助,都是之前随从圣灵、恩慈待人所结出的善果。大卫从前在处理那些事情的时候,都面临着秉公行义还是照顾亲情、体贴圣灵还是体贴肉体的两难争战,有时他得胜了,有时却失败了。现在神借着押沙龙的追赶,把这些事情的后果全部揭露出来。我们也常常面临着各种两难的争战:读经还是娱乐?顺从神还是顺从人?坚持真理还是灵活变通?诚实无伪、甘愿受损,还是隐瞒事实、暂且脱身……。撒但和世界都很乐意提供各种体贴肉体的合理理由,但大卫却告诉我们:「我的罪孽追上了我」(诗四十12),对罪暂时的妥协,必然会带来更大的难处;因为罪会怀胎生子(雅一15),追着我们不放,让我们一步步越陷越深。因此,「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三国志·蜀书·先主传》)。
  • 神借着押沙龙的追赶,让我们学习合神心意的管教。大卫的「正面管教」是体贴肉体,他不肯惩罚、不愿让孩子生气,结果带来的却是娇纵、死亡。神的管教却是恩威并重,祂「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三十四6),但「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出三十四7),所以「祂打破,又缠裹;祂击伤,用手医治」(伯五18;撒下七14;来十二6;赛三十26)。当大卫在王宫里作王的时候,圣灵并没有提到他的饮食和日用品;当大卫经历了儿子的忤逆、朋友的背叛、同族的追杀、示每的羞辱,被神管教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圣灵却详细地列出了他在逃难中收到的一份体贴入微的礼物清单(28-29节),让我们看见:即使是在神的管教里,祂也没有停止过恩典、安慰和扶持;虽然撒但要叫我们在管教中无路可走,但神借着环境显明祂「不撇弃祂的圣民」(诗三十七28):「妇人焉能忘记她吃奶的婴孩,不怜恤她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赛四十九15)。
  • 神借着押沙龙的追赶,让我们学习脱离肉体的感情。大卫在从耶路撒冷到玛哈念的路上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尝尽了人生百味:有忠诚的众民、臣仆(十五17)、卫队(十五18)和祭司(十五24),有患难见真情的朋友户筛(十五32),有背后捅刀的朋友亚希多弗(十五31),有投机小人洗巴(十六1),有自以为义的审判者示每(十六5),有赶尽杀绝的逆子和以色列众长老(4节),有冒险帮助他的便雅悯妇人(19节)。而到了玛哈念,当大卫自己的儿子追赶他、自己的支派背叛他的时候,这些与大卫争战过的亚扪人、扫罗的支持者与河东的支派不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雪中送炭,带来安慰、同情和接纳。另一方面,大卫体贴肉体的感情,连律法的原则都可以不要;结果却是父子即将对阵沙场,双方的元帅还都是表兄弟。这些残酷的人生真相,正是神用来救拔大卫脱离肉体感情的功课,也帮助我们思想什么是属地的感情、什么是属天的感情,正如主耶稣所说的:「谁是我的母亲?谁是我的弟兄? ……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亲了」(太十二4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