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4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下十四1】「洗鲁雅的儿子约押,知道王心里想念押沙龙,」

亲情让大卫想念儿子,但他回来就要面对神的律法,这样左右为难、体贴肉体的感情显露出来,就被约押看在眼里。约押要伸出手来为大卫解决感情上的难处,然而帮肉体的忙却为大卫增加了更大的难处。

【撒下十四2】「就打发人往提哥亚去,从那里叫了一个聪明的妇人来,对她说:『请你假装居丧的,穿上孝衣,不要用膏抹身,要装作为死者许久悲哀的妇人;」

约押知道不能直接为押沙龙说话,押沙龙连进逃城的资格都没有。约押只有用人的常情引发大卫的感情。他就找到一位妇人,先用人的道理把大卫套牢,然后反过来说:「王啊,你为什么不让你的儿子回来?」

【撒下十四3】「进去见王,对王如此如此说。』于是约押将当说的话教导了妇人。」

【撒下十四4】「提哥亚妇人到王面前,伏地叩拜,说:『王啊,求你拯救!』」

【撒下十四5】「王问她说:『你有什么事呢?』回答说:『婢女实在是寡妇,我丈夫死了。」

【撒下十四6】「我有两个儿子,一日在田间争斗,没有人解劝,这个就打死那个。」

【撒下十四7】「现在全家的人都起来攻击婢女,说:“你将那打死兄弟的交出来,我们好治死他,偿他打死兄弟的命,灭绝那承受家业的。”这样,他们要将我剩下的炭火灭尽,不与我丈夫留名留后在世上。』」

这个案子看起来有「报血仇」与「为丈夫留名」的冲突,实际上神在律法里已经有了明确的安排。如果「打死兄弟的」不是故意杀人,可以逃到逃城,但如果是故意杀人,必须处死(民三十五16-32)。「一日在田间争斗,没有人解劝」表明很可能不是故意杀人。「治死他」家族近亲有报血仇的责任或权利(民三十五19-21)。

【撒下十四8】「王对妇人说:『你回家去吧!我必为你下令。』」

大卫并没有明确承诺什么,相当于「要研究研究」,避免立刻做决定。

【撒下十四9】「提哥亚妇人又对王说:『我主我王,愿这罪归我和我父家,与王和王的位无干。』」

这个「聪明的妇人」果然很有人的聪明,她说「愿这罪归我和我父家」,其实是要用激将法逼大卫做决定。

【撒下十四10】「王说:『凡难为你的,你就带他到我这里来,他必不再搅扰你。』」

【撒下十四11】「妇人说:『愿王记念耶和华——你的神,不许报血仇的人施行灭绝,恐怕他们灭绝我的儿子。』王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的儿子连一根头发也不致落在地上。』」

「愿王记念耶和华你的神」这妇人知道大卫是敬畏神的人,所以就用属灵的话来激他,让大卫指着神的名来起誓。大卫在询问证人之前,做出这样的判决是不合适的(民三十五30)。

【撒下十四12】「妇人说:『求我主我王容婢女再说一句话。』王说:『你说吧!』」

【撒下十四13】「妇人说:『王为何也起意要害神的民呢?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来,王的这话就是自证己错了!」

表面上,这妇人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大卫赦免她应该死的儿子,为什么不能赦免押沙龙呢?实际上这妇人是在偷换概念,因为押沙龙是故意杀人,连进逃城的资格都没有。「起意要害神的民」可能指押沙龙是王位继承人,王位继承人不回来对百姓不利。

【撒下十四14】「我们都是必死的,如同水泼在地上,不能收回。神并不夺取人的性命,乃设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为赶出、回不来的。」

「我们都是必死的」暗示苛刻地对待押沙龙也不能使暗嫩起死复生。「神并不夺取人的性命」神是慈爱、怜悯的神,赦免悔改的罪人,大卫深有体会,所以这妇人的话很能打动大卫的心。但神也是公义、圣洁的,押沙龙故意杀人,没有资格到逃城去,必须面对神严肃的律法惩罚。人的感情已经把大卫套牢了,这个妇人又用似是而非的道理帮大卫找了个台阶,于是大卫就坡下驴,顺从肉体的感情,对押沙龙连一点惩罚都没有了。

【撒下十四15】「我来将这话告诉我主我王,是因百姓使我惧怕。婢女想,不如将这话告诉王,或者王成就婢女所求的。」

这些话模棱两可,好像是说她惧怕邻人们的行动,又像是关于押沙龙和整个国家。但她已经直接说到王心里了。

【撒下十四16】「人要将我和我儿子从神的地业上一同除灭,王必应允救我脱离他的手。」

【撒下十四17】「婢女又想,我主我王的话必安慰我;因为我主我王能辨别是非,如同神的使者一样。惟愿耶和华——你的神与你同在!』」

这个妇人的结束语好像是奉神的名讲话一样。我们不能以为话听起来属灵,事情就合神心意。每个人都要自己直接面对神,用祷告的心从圣经那里领受神的旨意,不能人云亦云。

【撒下十四18】「王对妇人说:『我要问你一句话,你一点不要瞒我。』妇人说:『愿我主我王说。』」

【撒下十四19】「王说:『你这些话莫非是约押的主意吗?』妇人说:『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王的话正对,不偏左右,是王的仆人约押吩咐我的,这些话是他教导我的。」

大卫一点也不糊涂,他听懂了妇人的意思,也猜出这是约押的计谋。此时他属灵的心是明白还是糊涂?亦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撒下十四20】「王的仆人约押如此行,为要挽回这事。我主的智慧却如神使者的智慧,能知世上一切事。』」

【撒下十四21】「王对约押说:『我应允你这事。你可以去,把那少年人押沙龙带回来。』」

大卫顺从肉体,不执行神的律法,埋下了祸根。

【撒下十四22】「约押就面伏于地叩拜,祝谢于王,又说:『王既应允仆人所求的,仆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

大卫揭穿了约押的计谋,但仍同意他的建议,所以约押「祝谢于王」。

【撒下十四23】「于是约押起身往基述去,将押沙龙带回耶路撒冷。」

【撒下十四24】「王说:『使他回自己家里去,不要见我的面。』押沙龙就回自己家里去,没有见王的面。」

因着体贴肉体的感情,大卫叫押沙龙回来。但大卫又不见他,因为见押沙龙而不处理他,那就说不过去。所以大卫在这事上不是无知,而是因着体贴肉体明知故犯。大卫最大的难处就是体贴肉体的感情,这个难处一直在缠着他,叫他不能进到完全的地步。因为「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罗八6)。在我们追求属灵成长的过程里,往往最难脱离的就是肉体的感情,最后脱落的才是肉体的感情。神巴不得我们都感情丰富,以致能爱我们的邻舍、爱我们的仇敌。但我们自己的生命里没有这样大的爱,我们必须摆脱肉体的感情,接上爱的源头,才能支取神的爱去爱人如己。所以主耶稣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7)。因为当我们把这些代替了神的位置,我们就会发觉,自己要爱却爱不来了,只能爱自己所想爱的,不能爱自己所不想爱的。大卫就是来到这样的挣扎里,他知道该把神放在首位,但他又舍不得儿女私情,结果就种下了一连串的大难处的祸根。

【撒下十四25】「以色列全地之中,无人像押沙龙那样俊美,得人的称赞,从脚底到头顶毫无瑕疵。」

和扫罗一样,押沙龙相貌堂堂,他的形象赢得了百姓的景仰,很符合肉体的感觉。扫罗是外人,押沙龙是大卫肉体生命的延续,从前扫罗的对付是外面的,现在的押沙龙的对付是里面的。

【撒下十四26】「他的头发甚重,每到年底剪发一次;所剪下来的,按王的平称一称,重二百舍客勒。」

【撒下十四27】「押沙龙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名叫她玛,是个容貌俊美的女子。」

押沙龙为女儿取名她玛,或为纪念遭暗嫩污辱的妹妹(十三1)。押沙龙的众子可能早逝( 一八18)。

【撒下十四28】「押沙龙住在耶路撒冷足有二年,没有见王的面。」

【撒下十四29】「押沙龙打发人去叫约押来,要托他去见王,约押却不肯来。第二次打发人去叫他,他仍不肯来。」

【撒下十四30】「所以押沙龙对仆人说:『你们看,约押有一块田,与我的田相近,其中有大麦,你们去放火烧了。』押沙龙的仆人就去放火烧了那田。」

放火烧田是一个有效的办法,但只有肆无忌惮、不负责任的人才会使用这种激烈的手段。押沙龙急着与大卫修复关系,决不是见不见面的问题,乃是要获得王位继承人的位置。

【撒下十四31】「于是约押起来,到了押沙龙家里,问他说:『你的仆人为何放火烧了我的田呢?』」

【撒下十四32】「押沙龙回答约押说:『我打发人去请你来,好托你去见王,替我说:“我为何从基述回来呢?不如仍在那里。”现在要许我见王的面;我若有罪,任凭王杀我就是了。』」

「我若有罪,任凭王杀我就是了」表明押沙龙完全没有悔改,反而觉得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应该恢复他认为理所当然的特权。押沙龙知道大卫没有处在执行公义的位置,他自己在谋杀乌利亚的罪上也问心有愧,所以既没有惩罚、也没有教育自己的儿子。

【撒下十四33】「于是约押去见王,将这话奏告王,王便叫押沙龙来。押沙龙来见王,在王面前俯伏于地,王就与押沙龙亲嘴。」

「亲嘴」是和好的表示。大卫允许押沙龙回来,已经是一个破口,他再与押沙龙见面,就把破口弄得更大。难处接踵而来,最后王位被押沙龙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