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1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下十三1】「大卫的儿子押沙龙有一个美貌的妹子,名叫她玛。大卫的儿子暗嫩爱她。」

暗嫩是大卫的长子,是王位第一继承人。二子基利押没有被提及,可能已经去世,这样三子押沙龙就是第二顺位继承人。押沙龙和她玛都是大卫所娶基述王女儿玛迦所生,暗嫩和她玛是同父异母兄妹。暗嫩玷污她玛,犯了乱伦罪(利十八9;二十17)。这件事可能发生在大卫做王40年的中期。

【撒下十三2】「暗嫩为他妹子她玛忧急成病。她玛还是处女,暗嫩以为难向她行事。」

「她玛还是处女」她玛还未出嫁,不可随意走动,深居简出,暗嫩难得见她一面。

【撒下十三3】「暗嫩有一个朋友,名叫约拿达,是大卫长兄示米亚的儿子。这约拿达为人极其狡猾;」

一个狡猾的朋友,不是给暗嫩忠告,而是助长他犯罪。

【撒下十三4】「他问暗嫩说:『王的儿子啊,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请你告诉我。』暗嫩回答说:『我爱我兄弟押沙龙的妹子她玛。』」

【撒下十三5】「约拿达说:『你不如躺在床上装病;你父亲来看你,就对他说:“求父叫我妹子她玛来,在我眼前预备食物,递给我吃,使我看见,好从她手里接过来吃。”』」

【撒下十三6】「于是暗嫩躺卧装病。王来看他,他对王说:『求父叫我妹子她玛来,在我眼前为我做两个饼,我好从她手里接过来吃。』」

【撒下十三7】「大卫就打发人到宫里,对她玛说:『你往你哥哥暗嫩的屋里去,为他预备食物。』」

【撒下十三8】「她玛就到她哥哥暗嫩的屋里;暗嫩正躺卧。她玛抟面,在他眼前做饼,且烤熟了,」

【撒下十三9】「在他面前将饼从锅里倒出来,他却不肯吃,便说:『众人离开我出去吧!』众人就都离开他,出去了。」

【撒下十三10】「暗嫩对她玛说:『你把食物拿进卧房,我好从你手里接过来吃。』她玛就把所做的饼拿进卧房,到她哥哥暗嫩那里,」

【撒下十三11】「拿着饼上前给他吃,他便拉住她玛,说:『我妹妹,你来与我同寝。』」

【撒下十三12】「她玛说:『我哥哥,不要玷辱我。以色列人中不当这样行,你不要作这丑事;」

「以色列人中不当这样行」暗嫩的行为虽常见于迦南人中,但以色列人却不可这样,同父异母兄妹结合已被律法禁止(利二十17)。

【撒下十三13】「你玷辱了我,我何以掩盖我的羞耻呢?你在以色列中也成了愚妄人。你可以求王,他必不禁止我归你。』」

「他必不禁止我归你」她玛这样说只不过希望拖延时间。

【撒下十三14】「但暗嫩不肯听她的话,因比她力大,就玷辱她,与她同寝。

【撒下十三15】「随后,暗嫩极其恨她,那恨她的心比先前爱她的心更甚,对她说:『你起来,去吧!』」

暗嫩的「爱」只是一种情欲,这情欲得到满足后,随即就变成憎恨。

【撒下十三16】「她玛说:『不要这样!你赶出我去的这罪比你才行的更重!』但暗嫩不肯听她的话,」

「这罪……更重」侵犯了处女的人要缴交聘金,并且要娶这女人,终生不可休弃她。(申二二29)。

【撒下十三17】「就叫伺候自己的仆人来,说:『将这个女子赶出去!她一出去,你就关门,上闩。』」

【撒下十三18】「那时她玛穿着彩衣,因为没有出嫁的公主都是这样穿。暗嫩的仆人就把她赶出去,关门上闩。」

「彩衣」指长袖长袍的外衣,是身份的象征(百姓穿的是短袖衣服)。

【撒下十三19】「她玛把灰尘撒在头上,撕裂所穿的彩衣,以手抱头,一面行走,一面哭喊。

她玛极度悲伤,没有企图遮盖已经临到她身上的羞耻。要是她保持沉默的话,她就可能被认为与这罪行有

【撒下十三20】「她胞兄押沙龙问她说:『莫非你哥哥暗嫩与你亲近了吗?我妹妹,暂且不要作声,他是你的哥哥,不要将这事放在心上。』她玛就孤孤单单地住在她胞兄押沙龙家里。」

「暂且不要作声」押沙龙没有寻求合法的解决办法,反而密谋复仇。押沙龙是大卫满有才干的儿子,但是这位儿子成了大卫的网罗。

【撒下十三21】「大卫王听见这事,就甚发怒。」

七十士译本于本节末加上:「但他不愿伤暗嫩的心,因为他是长子,格外爱他」。如果大卫在神面前真正有一个无亏的良心,就不能只是发怒,押沙龙的反叛可能就不会发生。但大卫一面是自己良心的控告,一面是体贴肉体的感情,舍不得按律法处理继承王位的长子。两个情形并在一起,大卫在挣扎中就没有办法抬头,也没有办法伸手。但是,神是轻慢不得的,你不对付,神就对付,神所宣告的咒诅就这样成就了。在神永远的鉴察里,祂看见大卫没有办法能脱出良心的控告和肉体感情的缠累,所以神就按着祂的鉴察来宣告祂的咒诅。

【撒下十三22】「押沙龙并不和他哥哥暗嫩说好说歹;因为暗嫩玷辱他妹妹她玛,所以押沙龙恨恶他。」

【撒下十三23】「过了二年,在靠近以法莲的巴力·夏琐有人为押沙龙剪羊毛;押沙龙请王的众子与他同去。」

每年初夏剪羊毛的时候,是欢宴庆祝的日子。「巴力·夏琐」靠近以法莲边界,在耶路撒冷以北32公里。

【撒下十三24】「押沙龙来见王,说:『现在有人为仆人剪羊毛,请王和王的臣仆与仆人同去。』」

押沙龙不希望他父亲去,但是这样有助于减轻猜疑从而鼓励暗嫩出席。

【撒下十三25】「王对押沙龙说:『我儿,我们不必都去,恐怕使你耗费太多。』押沙龙再三请王,王仍是不肯去,只为他祝福。」

【撒下十三26】「押沙龙说:『王若不去,求王许我哥哥暗嫩同去。』王说:『何必要他去呢?』」

暗嫩是长子,可以在宴席上代表他父亲。大卫应该知道他们两人不合,所以说「何必要他去呢?」。

【撒下十三27】「押沙龙再三求王,王就许暗嫩和王的众子与他同去。」

【撒下十三28】「押沙龙吩咐仆人说:『你们注意,看暗嫩饮酒畅快的时候,我对你们说杀暗嫩,你们便杀他,不要惧怕。这不是我吩咐你们的吗?你们只管壮胆奋勇!』」

押沙龙为大卫第三子,杀死暗嫩后,不只可为妹妹她玛雪恨,也消除了自己成为王位继承人的障碍。大卫次子基利押可能早夭;因圣经中除了他的出生(三3),无其他记载。

【撒下十三29】「押沙龙的仆人就照押沙龙所吩咐的,向暗嫩行了。王的众子都起来,各人骑上骡子,逃跑了。」

「骡子」是当时显赫之人的坐骑。

【撒下十三30】「他们还在路上,有风声传到大卫那里,说:『押沙龙将王的众子都杀了,没有留下一个。』」

【撒下十三31】「王就起来,撕裂衣服,躺在地上。王的臣仆也都撕裂衣服,站在旁边。」

【撒下十三32】「大卫的长兄,示米亚的儿子约拿达说:『我主,不要以为王的众子——少年人都杀了,只有暗嫩一个人死了。自从暗嫩玷辱押沙龙妹子她玛的那日,押沙龙就定意杀暗嫩了。」

约拿达是一个「极其狡猾」的人,作为暗嫩的朋友,他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还是给暗嫩出了邪恶建议(3-5节)。现在却若无其事地置身事外,在大卫面前显摆聪明。

【撒下十三33】「现在,我主我王,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以为王的众子都死了,只有暗嫩一个人死了。』」

【撒下十三34】「押沙龙逃跑了。守望的少年人举目观看,见有许多人从山坡的路上来。」

【撒下十三35】「约拿达对王说:『看哪,王的众子都来了,果然与你仆人所说的相合。』」

「果然与你仆人所说的相合」约拿达念念不忘的是显摆自己的聪明。

【撒下十三36】「话才说完,王的众子都到了,放声大哭;王和臣仆也都哭得甚恸。」

【撒下十三37】「押沙龙逃到基述王亚米忽的儿子达买那里去了。大卫天天为他儿子悲哀。」

基述王亚米忽的儿子达买是押沙龙的外祖父。押沙龙为了暗杀暗嫩,预备了两年,耗费金钱,还放弃自己的产业与继承权流亡到外国,并且没有滥杀无辜。这时候的押沙龙,还算让人同情的。大卫可能为暗嫩悲哀,也为押沙龙悲哀。

【撒下十三38】「押沙龙逃到基述,在那里住了三年。」

【撒下十三39】「暗嫩死了以后,大卫王得了安慰,心里切切想念押沙龙。」

暗嫩早就该死,大卫因为良心上受控告,伸不出手来自己去处理。现在押沙龙替他处理了,大卫觉得心事了结,所以就得了安慰。他也知道押沙龙是不能回来的,因为他是故意杀人,连进逃城的资格都没有,只能一生流浪在外面。于是大卫又想念押沙龙,体贴肉体的感情上,就种下了接二连三的难处,也就更明确应验了神第二个咒诅:「刀剑永不离开你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