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母耳记下第3章逐节注解、祷读

标准

【撒下三1】「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许久。大卫家日见强盛;扫罗家日见衰弱。」

大卫在希伯仑做王七年零六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候神,没有主动进攻以色列。所以这里说是「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而不是「大卫家和扫罗家争战」。这节经文换句话说就是「被神废弃的和被神选立的争战许久,被神选立的日见强盛,被神废弃的日见衰弱」。站在神那边的结果就是得胜,不站在神那边的早晚要完结,但是暂时被神废弃的还要继续和被神选立的相争。我们重生得救的人身上也还会有「情欲和圣灵相争,圣灵和情欲相争」(加五17),大卫家和扫罗家持续争战了七年半,在我们身上的属灵争战却是一生之久。愿我们身上属灵的生命都能日见强盛!

【撒下三2】「大卫在希伯仑得了几个儿子:长子暗嫩是耶斯列人亚希暖所生的;」

摩西曾警告以色列人所立之王「不可为自己多立妃嫔,恐怕他的心偏邪」(申十七17),但大卫没有遵守,结果让争夺、不和、嫉妒与辛酸临到了大卫的家庭。神没有阻止大卫和所罗门娶很多妻子,因为人不吃点苦头,通常是学不到功课的。大卫在希伯仑所生的儿子中,暗嫩、押沙龙和亚多尼雅后来给他的家庭和国家带来了大量的烦恼与灾祸。

【撒下三3】「次子基利押(在历代志上三章1节作但以利)是作过迦密人拿八的妻亚比该所生的;三子押沙龙是基述王达买的女儿玛迦所生的;」

【撒下三4】「四子亚多尼雅是哈及所生的;五子示法提雅是亚比她所生的;」

【撒下三5】「六子以特念是大卫的妻以格拉所生的。大卫这六个儿子都是在希伯仑生的。」

【撒下三6】「扫罗家和大卫家争战的时候,押尼珥在扫罗家大有权势。」

伊施波设作王有名无实,事实上大权落在押尼珥手上。

【撒下三7】「扫罗有一妃嫔,名叫利斯巴,是爱亚的女儿。一日,伊施波设对押尼珥说:『你为什么与我父的妃嫔同房呢?』」

押尼珥亲近扫罗的妃嫔不但是道德的出问题,更含有篡夺王权的意思。

【撒下三8】「押尼珥因伊施波设的话就甚发怒,说:『我岂是犹大的狗头呢?我恩待你父扫罗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将你交在大卫手里,今日你竟为这妇人责备我吗?」

「犹大的狗头」即属于犹大的狗头,指叛逆者。

【撒下三9~10】「我若不照着耶和华起誓应许大卫的话行,废去扫罗的位,建立大卫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犹大,从但直到别是巴,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照着耶和华起誓应许的大卫的话」神拣选大卫显然已经广为人知,押尼珥完全知道神要做什么,却不愿意顺服接受,这就是押尼珥的愚昧。我们也常常落在这样的愚昧中,不是不知道神的旨意,而是不愿意去行。「从但直到别是巴」指以色列从北至南的全地。

【撒下三11】「伊施波设惧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

【撒下三12】「押尼珥打发人去见大卫,替他说:『这国归谁呢?』又说:『你与我立约,我必帮助你,使以色列人都归服你。』」

「这国归谁呢」押尼珥自认为是以色列国的实际控制者。「我必帮助你」时候到了,神会亲自把这国交给大卫,但现在押尼珥却出于自私的动机要「帮助」大卫成就这件事,就像撒在试探中要把世上的王国赐给主耶稣一样(太四8,9)。

【撒下三13】「大卫说:『好!我与你立约。但有一件,你来见我面的时候,若不将扫罗的女儿米甲带来,必不得见我的面。』」

押尼珥的建议不是正好成全神的旨意吗?我们常常有这样的想法,以为只要「万事互相效力」达到目的就可以了,何必管什么方法呢?大卫索回他的妻子可能有政治目的,这样可以使自己以前王女婿的身份继承扫罗的王位,也可以表明他与扫罗家并无怨恨,使以色列人更加接纳他。大卫好像被七年半的等待拖得有点焦急,所以心动了,开始想办法「推动」神的计划。

【撒下三14】「大卫就打发人去见扫罗的儿子伊施波设,说:『你要将我的妻米甲归还我;她是我从前用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所聘定的。』」

【撒下三15】「伊施波设就打发人去,将米甲从拉亿的儿子、她丈夫帕铁那里接回来。」

【撒下三16】「米甲的丈夫跟着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户琳。押尼珥说:『你回去吧!』帕铁就回去了。」

「押尼珥说」表明归还米甲的谈判是由押尼珥负责的。「巴户琳」在耶路撒冷到耶利哥的路上,可能是路上最后的一个便雅悯村庄。大卫要回自己的妻子,好像只是打了申二十四1-4节的擦边球,但拆散别人家庭总是不光明的,在神的见证上是有瑕疵的。

【撒下三17】「押尼珥对以色列长老说:『从前你们愿意大卫作王治理你们,」

「从前你们愿意大卫作王治理你们」暗示扫罗死在基利波后,以色列人曾希望由大卫做王,但押尼珥拒绝了这种要求,表面上是忠于扫罗,其实是自己想掌权。

【撒下三18】「现在你们可以照心愿而行。因为耶和华曾论到大卫说:“我必借我仆人大卫的手,救我民以色列脱离非利士人和众仇敌的手。”』」

当我们活在肉体中的时候,也常常和押尼珥一样,神的旨意是知道的,但不合自己心意的时候,就找出貌似合理的借口偏行己路,合乎自己心意的时候,就高举神的大旗,显得自己特别属灵。

【撒下三19】「押尼珥也用这话说给便雅悯人听,又到希伯仑,将以色列人和便雅悯全家一切所喜悦的事说给大卫听。」

扫罗是便雅悯支派的,押尼珥亲自开展与便雅悯人的协商,看起来是为了神的旨意奔忙,其实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热心。

【撒下三20】「押尼珥带着二十个人来到希伯仑见大卫,大卫就为押尼珥和他带来的人设摆筵席。」

【撒下三21】「押尼珥对大卫说:『我要起身去招聚以色列众人来见我主我王,与你立约,你就可以照着心愿作王。』于是大卫送押尼珥去,押尼珥就平平安安地去了。」

【撒下三22】「约押和大卫的仆人攻击敌军,带回许多的掠物。那时押尼珥不在希伯仑大卫那里,因大卫已经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押尼珥在约押回来之前离开,很可能不是一个巧合,而是大卫安排避免这两个死对头碰面,以免破坏了与押尼珥的协议。

【撒下三23】「约押和跟随他的全军到了,就有人告诉约押说:『尼珥的儿子押尼珥来见王,王送他去,他也平平安安地去了。』」

约押恰好在这时赶回来,也不是一个巧合。若不是神允许,这件事不会发生。神允许约押不早不晚在这个时候回来,因为神不愿意押尼珥用不光明的方法成就神的旨意,神不允许大卫用不合神性情的方法坐上以色列的宝座。

【撒下三24】「约押去见王说:『你这是做什么呢?押尼珥来见你,你为何送他去,他就踪影不见了呢?」

【撒下三25】「你当晓得,尼珥的儿子押尼珥来是要诓哄你,要知道你的出入和你一切所行的事。』」

约押义正言辞地指责大卫,其实是为了自己和押尼珥之间的杀弟之仇。

【撒下三26】「约押从大卫那里出来,就打发人去追赶押尼珥,在西拉井追上他,将他带回来,大卫却不知道。」

【撒下三27】「押尼珥回到希伯仑,约押领他到城门的瓮洞,假作要与他说机密话,就在那里刺透他的肚腹,他便死了。这是报杀他兄弟亚撒黑的仇。」

亚撒黑之死发生在战斗中,押尼珥是出于不情愿和自卫才勉强杀了他,因此约押不应该未经审讯就在希伯仑这座逃城(书二十7)里杀人。约押这样做不但为弟报仇,而且除去了对自己统帅地位的威胁。

【撒下三28】「大卫听见了,就说:『流尼珥的儿子押尼珥的血,这罪在耶和华面前必永不归我和我的国。」

约押轻率鲁莽的行动,使和平统一全国的计划陷入危机,也使大卫的好名声受到了威胁,所以大卫尽其所能要宣告自己与此事无关。

【撒下三29】「愿流他血的罪归到约押头上和他父的全家;又愿约押家不断有患漏症的,长大麻风的,架拐而行的,被刀杀死的,缺乏饮食的。』」

「他父的全家」约押的兄弟亚比筛也参加了暗杀押尼珥的阴谋(30节),因此他也被包括在这一咒诅中。

【撒下三30】「约押和他兄弟亚比筛杀了押尼珥,是因押尼珥在基遍争战的时候杀了他们的兄弟亚撒黑。」

属灵的事情,不仅要与神的目的配合,更要与神的性情相配合。凡是与神的性情不配合的,一定是不光明的。神要在祂名下的人都行在光里,所以神没有让押尼珥的办法成功,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允许押尼珥被约押杀掉。约押杀了押尼珥,好像做了合神心意的事,但他的动机不对、目的不对、手段也不对,所以他还是要承担自己的罪,后来被大卫遗命所罗门除掉(王上二5)。

【撒下三31】「大卫吩咐约押和跟随他的众人说:『你们当撕裂衣服,腰束麻布,在押尼珥棺前哀哭。』大卫王也跟在棺后。」

押尼珥是约押杀死的,但大卫却要求约押要披麻带孝,公开地宣告自己的罪行。大卫可能穿着王服跟在棺后,所以被称为「大卫王」。

【撒下三32】「他们将押尼珥葬在希伯仑。王在押尼珥的墓旁放声而哭,众民也都哭了。」

通过将押尼珥葬在京城,有助于使以色列人相信大卫对押尼珥没有恶意。

【撒下三33】「王为押尼珥举哀,说:押尼珥何竟像愚顽人死呢?」

【撒下三34】「你手未曾捆绑,脚未曾锁住。你死,如人死在罪孽之辈手下一样。于是众民又为押尼珥哀哭。」

「你手未曾捆绑,脚未曾锁住」表示押尼珥并非是罪犯,不应被杀。

【撒下三35】「日头未落的时候,众民来劝大卫吃饭,但大卫起誓说:『我若在日头未落以前吃饭,或吃别物,愿神重重地降罚与我!』」

「日头未落」以色列人是以日落为一天的开始,表明大卫要为押尼珥之死禁食一整天。

【撒下三36】「众民知道了就都喜悦。凡王所行的,众民无不喜悦。」

【撒下三37】「那日,以色列众民才知道杀尼珥的儿子押尼珥并非出于王意。」

大卫的目的达到了,以色列人知道他不是故意设谋害死押尼珥。

【撒下三38】「王对臣仆说:『你们岂不知今日以色列人中死了一个作元帅的大丈夫吗?」

【撒下三39】「我虽然受膏为王,今日还是软弱;这洗鲁雅的两个儿子比我刚强。愿耶和华照着恶人所行的恶报应他。』」

大卫抱怨自己实力有限,未能惩办约押和亚比筛两人,只有求神施行报应。他忘了神既然膏立他,神就会负责让他来显明神的权柄。他只看见约押兄弟破坏了自己的安排,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安排不合神心意。神拦阻了押尼珥的计划,大卫心里却还没有醒悟,他还需要学习更多的生命功课。我们要学会越过人事的关系而看见神的手,当神把一个难以应付的人事关系加在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不应该抱怨,而应该知道神是要借着这样的环境来造就我们。